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50章 .漯城至柳家新宅

第050章 .漯城至柳家新宅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路赶来大半天的马车,柳老夫人年纪大了,把她迎进了缀锦院,冯妈妈忙前忙后陪着,众人也就没有多留,李氏还要带着二房的人前去他们的院子。

    二房这边人多,光是姨娘就有五个,二房主院含芳院旁边还辟了几间小院子用来安置这几个姨娘。

    跟着去过了含芳院,柳青芜后被带到了嫱妩阁,没有外墙所隔,这是花园小径绕过来,旁边辟了个亭落,亭落旁一座不大的假山,贴着栽种了十几株的竹子后就是她的住所,两层所立的阁楼,旁边两间小厢房,后头还有几间杂屋。

    阁楼外是个不大的花坛,一直绕到假山竹林那边,两头相连,厢房边的矮墙上这季节还有墨绿的藤绕了半墙,十分别致。

    “我娘心心念念着想要个女儿,如今有了三个儿子,她说那就疼侄女多一些。”柳思祺在她旁边笑着说道,“这院子的名字也是我取的,你可喜欢?”

    “喜欢。”柳青芜很喜欢这阁楼和屋外的景致,笑眯眯的看着柳思祺,“也谢谢大哥。”

    “你喜欢就好。”柳思祺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来了漯城相互都有照应。”

    “大哥说话如今是越来越有官范儿了。”柳青芜眨了眨眼,走入堂屋,这里的桌椅都已经添置好了,还简单的放了对襟的花瓶和案花,左侧是寝屋,右侧的书房没有安门,只用了一道屏风相隔,后面是镂空的木雕花装饰门边。

    “还有最后一场。”春秋各一场,入了秋这场过后就出最后的成绩,过了的入宫面圣,之后是留在这儿还是外任都会有公文下来。

    “大哥必定能过的。”柳青芜从内屋折身出来肯定道,继而望着窗台上一盏琉璃灯盏有些发愣,傍晚的天色还有些余光照进屋内,尚未点灯的琉璃灯面上折射出漂亮的灯花,顶上四角坠着小的琉璃珠,也闪闪的发着光。

    “可喜欢。”柳思祺跟着进了内屋,见她望着灯盏,含笑问她。

    “多谢大哥!”柳青芜对这琉璃灯有些爱不释手,“外面可都买不到这么漂亮的。”琉璃灯的好坏除了工艺还要看琉璃的品质,这样一盏小的要比大盏的琉璃灯更废功夫,女孩子都喜欢漂亮的东西,柳青芜也不例外。

    “你知道是我送的?”柳思祺替她打开顶上的小盖子,那个凹槽处恰好能放两到三块小的熏香,柳青芜这才发现那盖子四周都有出烟的空隙,只要灯内点了烛火,热气上来刚好能融着熏香。

    “烧起来的快,这般的几小块都能熏上一夜。”柳思祺示意给她看,柳青芜微俏红着脸颊听的十分认真,末了,抬头看他,“大哥,这可不是在漯城买的吧。”工艺可赶不上这个。

    “西边来的商队带来的,凑巧得了一个,那儿的人擅长做这个。”柳思祺大致的说了几句,此刻外面的天渐暗,桑妈妈和张妈妈已经带人把箱笼都抬到了嫱妩阁,前院那边,李氏派了人过来请她们过去。

    柳尚荣也才刚刚回来,忽然有事拖了些时辰,前厅旁的小阁楼中摆了两桌,李氏和许氏扶着柳老夫人坐下,等着长辈们上了坐,小辈们才纷纷坐下。

    这算是两个儿子外任回来第一次吃团圆饭,一晃过去这么些年,长孙出生的时候柳老夫人还记忆犹新,如今长孙都到了要说亲的年纪。

    尽管少了三房,这一顿饭还是吃的很和乐,两个儿子都在,孙子孙女们也都在,柳老夫人还稍微喝了两杯酒,笑呵呵着脸色微红,有了些醉意。

    这边两岁大的磊哥儿就像小时候的柳思煜一样,坐不住,跑到了主桌子这边,柳老夫人往他嘴里送了一口酒,后者皱着眉头啧着味道,啧了一会儿吐着舌头赶紧伸手扇扇着自己,“辣,辣死我了。”

    妈妈端过来一杯水替他漱口,磊哥儿咕噜的喝了两口,噗一下吐在了地上,没一会儿时间,脸竟开始泛红,睁着眼睛看着祖母,又看看爹和娘,忽然靠在了柳老夫人怀里,“啊,我醉了。”

    他的行径逗乐了两桌的人,过去柳思煜还是孩童时也是如此,只是如今他看七弟这样不免觉得他傻乎乎,不过坐在柳思衡旁边的柳思霖今天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尤其是磊哥儿在那儿逗着大家,他颇为怨气的看着自己碗碟中的青菜,扭头看给他夹菜的丫鬟,“我不要吃这个。”

    丫鬟有些为难,她是奉了二老爷的话,今日晚饭时让五少爷少吃些肉,多吃些菜,可五少爷把她夹的菜统统都给挑拣出来了,不断的要让她夹肉。

    “吃鱼吧,二哥给你拿。”柳思衡看着他的肉脸,确实该克制些,笑着替他夹了一筷鱼肉到他碗里,柳思霖依旧是一脸的嫌弃,指了指就在柳思衡前面些的炖蹄子,“我要吃这个。”

    柳思霖胖不是没有道理的,小的时候就生了那么一回病之后许氏就对他的身子紧张的不得了,想吃什么要吃什么都给他,吃的东西也都是好的,不爱吃菜那就不吃,喜欢吃肉就多吃,饿了就喂,饱了就睡。

    本来就壮实的小身板,怎么能不胖呢,到如今养成了偏食的坏习惯,本来就拧的脾气,他说了什么就是什么,别人说了都不肯听。

    “夜里吃多了容易积食,还是吃些容易消化的东西好。”柳思衡劝着他,就是他自己夜里都不会吃这么多的肉,五岁大的孩子更不能多吃。

    “不行,我就要吃这个,别的我都不要吃。”柳思霖盯上那肉了,丫鬟犹豫着想要不夹一些给五少爷,否则等会儿肯定是要闹的,正要伸着筷子过去,这边柳思煜手长一些,把大的那块直接夹到了自己碗里,张口啃了一下,吃了满嘴的油,朝着柳思霖这边看了一眼,也没说话,就用行动表明了意思,再来一口,好吃。

    柳思霖激不得的性子,明知三哥是估计气着自己,撒手就要摔筷子,柳思衡挡的快,忙从那盘子里给他夹了炖蹄子肉到他碗里,柳思霖这才气鼓鼓的停歇。

    这边主桌上柳老夫人喝过几杯微醉醺,冯妈妈过来扶着她回缀锦院,柳老夫人摆了摆手,“都没收拾妥当,让青芜今夜来我这儿睡。”

    这边柳尚义起来扶她,“娘,我扶您回去。”

    “你与你大哥好好聊聊,不必送我过去。”柳老夫人推她坐着,这边秋霜过去和柳青芜身边伺候的翠玲说了声,回来扶起柳老夫人,先离了席位。

    一样是孙女,柳老夫人就没有提到平姐儿,许氏眼神闪了闪,一旁柳尚义拍了拍她的手,“等会儿我和大哥去书房里,你早些回去休息,孩子们也累了。”

    许氏点点头,敛了心思柔声劝,“别太晚了,明天不是还有要事。”

    “我省的。”柳尚义应了下来,端着酒杯喝了余下的酒,起身出了小阁,往后头的小书房走去,过了一会儿,柳尚荣也起来了...

    柳青芜到缀锦院的时候柳老夫人刚刚洗漱毕,靠在新铺的锦绣团子上,冯妈妈正往香炉里添安神香。

    “来。”柳老夫人招了招手让柳青芜过去,柳青芜靠在她身上,柳老夫人这般环抱着她,祖孙俩很久没有这么靠着了。

    “慕家那儿你小舅舅在这边,等这儿事情忙过了,你想去的话就去走走。”柳老夫人摸摸她的头发,养三年,又两年,一晃十岁,再过几年就到了议亲的年纪了。

    “今天一路过来思煜说到处都是好玩的,下回要让祖母带着我们出去呢。”柳青芜抬起身替她捶腿,把白天来的时候弟弟说的话挑着有趣的说给柳老夫人听。

    “可不止带你们去外头玩。”柳老夫人笑了,“到了这儿,还能带你去那里。”柳老夫人抬了抬头,入宫也不是只为了做妃子去的,但凡能入宫参加宫宴的身份上都说过去,“趁着祖母这老骨头还能走动,多带你出去走走。”也是时候多带孙女出去走动走动。

    柳老夫人大约是能想到孙女的婚事儿媳妇不会很上心,如今走动个几年,到了十四五岁就该好好呆在闺中等着如意的上门说亲,选选看看,就要出嫁。

    冯妈妈端了解酒茶进来,柳老夫人喝了几口,柳青芜前去洗漱。

    等祖孙俩躺下,时候已经不早,内屋中的熏香点的十分宜人,大床榻这边分了两床被子,底下垫着薄薄的软席,秋霜进来把屋子里两个冰盆撤去了一个,还有一个挪了外面些以免着凉。

    祖孙俩又说了一会儿夜话,安神香点的人很快有了睡意,大半天的路途,祖孙俩很快睡去了。

    前院这边,柳尚荣柳尚义兄弟俩还在书房内夜谈,柳尚义神情微凝,柳尚荣则是一脸的严肃,半响柳尚义敲着桌子也有些疑惑,“大哥,难不成圣上真不打算立后了。”

    郑皇后去世有一年多了,这一年两年不立后还能说,长此以往肯定不行,后宫蠢蠢欲动也就罢了,这朝堂之上多少人暗地里得较劲,想去做那太子养母,想去坐皇后的位子。

    “圣上的心思何以是我们能揣测的。”柳尚荣看了他一眼,“这次调任是许家人帮的忙,你心中也要有数,许家如今与沈家走的近。”

    “按着如此,不论是资历还是身份,沈贵妃是如今宫中最有资格坐那位置的妃子。”柳尚义自然清楚大哥警告的意思,有资格不代表最后能坐上,沈家这些年活动些什么许多人也看得清楚。

    “明年宫中选秀,郑家肯定还会送人进去。”柳尚荣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太子殿下年幼,如今还无人抚养,独自在太子宫中,沈贵妃想要养他,圣上没答应,圣上心思捉摸不定,柳家亦不是朝堂之上够分量的,凡事你自己掂量些。”

    他柳尚义的这调任说是托了许家的帮忙,实际上其中还是沈家暗中帮的忙,但柳家立场一直很鲜明,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也就更得掂量清楚,听大哥如此告诫,柳尚义点点头,“大哥放心,这事儿我绝不糊涂!”...

    夜月星辉,盛夏的夜空很漂亮,无云晴朗的夜空中泛着星星点点,很快东方一抹白露出现,黎明驾着马车从那段把黑夜的纱揭开,夜的空渐渐灰白,很快那边有红色滚滚的从地平线升起,伴随着不知谁家的一声鸡鸣,第二天的清晨到来了。

    这一番搬迁收拾了两日才妥当,二房这边进进出出的人多,光是几个姨娘的安排就要耗费不少,也是二房这边最为热闹,还没外任时也就胡姨娘和王姨娘两个人,年纪大,人又老实,根本不会闹。

    如今外任回来带了三个年轻貌美的,其中一个童姨娘如今还怀着身孕,怀着也就罢了,娇滴滴的总是说着身子不舒服要柳尚义过去看,来了才两天就去了三躺。

    许氏怀两个孩子的时候都没娇滴滴成这样过,可这童姨娘长的就是江南女子婉约动人的模样,个儿小巧,看人都是水灵灵的,这不舒服起来是真招人心疼。

    许氏气归气,好汤好药的送过去,明面上这主母和姨娘之间相处的还融洽,暗地里不知早就锤了几回墙了。

    等上下都通点清楚了,柳老夫人这儿也有话要说,把两个儿媳妇叫到缀锦院里来,还让李氏带上了这宅子的地契房契。

    “这宅子是大郎他们拿自己的银子买的,并不从公中出,既然着都搬来了,那也不能单让你们出了这银子,二郎媳妇,你说是不是。”

    柳老夫人把这房契上最后买卖的银两给许氏看,“仪都的国公府那是老国公留下的,自然不与这一块儿论说,如今可这么办,公中出了银子给大郎他们,这宅子也就算是公中的,大郎媳妇掌着中馈,以后各院的月银照例着发,或者也不从公中出,既然都住了,银子各出一些,我这儿出一份,二郎家出一份,算是一齐置办的宅子,将来分了家也算得清楚。”

    左右是不能让大房吃了这亏,白住了。

    许氏刚刚看的仔细,房契上写着的这宅子可值不少银子,若是和老夫人一块儿摊着付怎么也得出了三百两,许氏也不是拿不出这三百两银子,就是觉得心里怪不舒坦,当初也没要求一块儿住,二房完全能自己在外置办宅子,可柳尚义说还没分家得住一起。

    住一起就住一起罢了,大房买宅子的时候没和二房商量,如今搬过来了这银子要一块儿出,许氏听着就别扭的很。

    “娘,都是亲兄弟也不提这个,宅子空着也是空着,您和弟妹都不必出这银子。”李氏笑着拒绝,“老爷是大哥照顾弟弟也是应当,孝敬娘更是应当,怎么还能让您出这银子,万万不可,这即便是不搬过来,将来思祺他们娶妻生子,这宅子也得住人不是。”

    “那就从这公中支银子给你,到时候分家时你再把这银子回上,既然住一块儿现在也没道理全让你们出,大郎到漯城不过才半年,哪里不需要银子。”这官当的越大,花销就越大,光是李氏和那些夫人们来回打点的都不是小数目,很多官员最初的时候都还买不起宅子,只能是租的,还租不大,小小的四合小院,漯城西边儿的有很多这样的宅子。

    有些租了宅子最后还当不起这官,一来当不顺,自身平庸的永远在一个位子上,而来俸禄太低,没有点家底,升迁又慢的,根本供不起这逢年过节的送礼打点。

    尽管儿子和儿媳妇什么都没说,柳老夫人也知道置办了这宅子后大房那边银子吃紧了不少,更何况长孙这边最后一场考试过后很快要面临的就是任职和说亲,这里面哪一样不需要银子,且不论当官打点,就是柳家长孙成亲这一样,肯定得最好的操办,否则底下的弟弟妹妹们怎么办。

    说是一家人,这一家人也是要一块儿付出的才叫一家人,柳老夫人怎么都不能让二房那边就空坐,当起这甩手掌柜,说起来二房那儿的人才是最多。

    许氏思来想去,最后同意了从公中出,让她如今私出这银子,以后拿不拿的回来还不知道呢,这就像是付了租金似的,三百两住些年。

    她也算的清明,从公众出的,将来分了家,大房要这宅子也得如数还回去,于是她笑看着李氏,“娘说的是,来了漯城这边哪里不需要花销,大嫂要打点的地方也多,就按娘说的,从公中出。”

    “若是从公中出了,过些时候府里还要宴客,这半年的用度可能需要弟妹你担待些了,到时这宴会也得弟妹一块儿帮忙。”李氏算了算,和气着说道。

    “都是一家人,这是自然。”许氏笑着再点头,这一副和乐的模样,仿佛刚刚她心里那些小九九都是梦罢了...

    六月末,这边柳家准备着新落户后的第一场邀客宴会,柳家收到了来自涂家的宴客邀请,帖子上请的是柳老夫人和柳家的两位夫人,邀请着一块儿去涂家在漯城外的山庄里赏荷...

    作者有话要说:肥肥一章,下章还要肥肥~~~

    注:皇帝绝不会是男主~所以大家不需要担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