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72章 .一朝升心比天高

第072章 .一朝升心比天高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家二房留在仪都没有前来漯城,这些年凭借着许家大房的提拔混的也不错,论说起许家二老爷的官职,那还比柳尚义高了一些,所以许家觉得这身份上也挺合适的。

    可人家前头还有个国公府嫡长孙女的身份呢。

    柳老夫人听到许家的事儿就头疼,撇清关系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让孙女和许家结亲,再加上这层层的关系,柳青芜许给许鹤庭,亏许家也想的出来。

    可这许大夫人卯足了劲是要来说亲的,媒婆夸的是许鹤庭的好,许大夫人说的是两家之间的亲络,“老夫人,有多少人是像咱们许家柳家这样的,这可是亲上加亲的大好事,您想啊,这柳姑娘嫁去了许家,咱们许家可不得好好待她,咱们家两家人也就更亲了。”

    “确实是没几家像我们两家这样的。”柳老夫人同意了她前半句话,尽管表达的还不是一个意思,,“不过我们家大丫头年纪还小,说亲尚早,暂时还不打算,等她及笄后再说也不迟。”

    “迟了,等及笄了别人家可都准备着成亲了,老夫人啊,我也说句大实话,这姑娘家的年纪最拖不得,十四十五,过了就是十六,别人十六成了亲要当娘,咱却还留在家里,就算是多留孩子两年,这好人家可都被挑没了。”许大夫人陈氏夸着,大有两家人不结亲就不罢休的势头。

    “不急。”柳老夫人摇摇头,“你们回去吧。”

    “老夫人,亲事定下过个两年成亲也正正好,咱们两家人再做亲家,绝不会亏待了你家大姑娘,我们雅婷还是你儿媳妇呢,这等子亲近关系,可寻不着。”许大夫人洋洋的说着许二老爷一家子在仪都的情况,包括这侄子许鹤庭,“那孩子很快也要来漯城,明年就应试了,定能取一个好成绩,届时得了赏识,怎么都是一桩好亲事。”

    “许夫人,是不是好亲事我们也瞧着,如今孩子还小,确实没这心这么快把她说出去,你说我这老婆子想多留她几年也好,家里舍不得也好,总之啊,你们啊就回去吧。”

    柳老夫人摆手,一回两回拒绝,三回四回还拒绝了,许大夫人那一腔子热情也退了大半,“老夫人那您啊好好考虑考虑,您这么疼孙女,咱们家可不会委屈了她。”

    派人送了媒婆和许大夫人出去,柳老夫人半响拍了拍腿,“这都是什么事儿!”

    “亏的把人请到您这儿来了,若是去含芳院那儿,说不定这事就成了。”冯妈妈给她抚背,柳老夫人不禁沉了脸,“我早就说了青芜的婚事我要拿主意,二郎他也不敢做了决定,真是什么样的都敢往兜里揣,沈贵妃生下二皇子,许家的头都快要抬上天了。”

    德妃和沈贵妃双双生下皇子,许家因此也鸡犬升天了,在别人眼里看着这不是跳梁小丑是什么。

    “您何必和他们一般子见识,来了这婚事您也不会答应。”冯妈妈顿了顿,“就怕这许家上门口别人瞧见了,会熄了前来打听的心。”

    许家人如今招摇的人,努力想挤入世家行列呢,许大夫人给两个儿子做主的婚事选的都是勋贵人家,以许家的条件,选不上人家的嫡长女,大房出的,那就选二房的,许家这求切的心,若是大勋贵的人家,庶女他们估计都娶了。

    话说若是柳青芜再年长两岁,许大夫人还看不上柳青芜来做她自己的儿媳妇,她觉得小姑子许氏是个麻烦,这姑爷的官职也不算高,将来又不能继承国公府的一切,若是大房出的她还会多瞧几眼。

    现在许家大房两个儿子都娶亲的,那就二房来,挑来挑去柳家二房显得门当户对,于是这就上门来了,她这上门也不低调啊,别人第一次前来打听有没有意愿,请个媒人或者托个认识的人来,子丑寅某总要知道人家有没有这意思,没有的话自己都不用再来。

    做不成亲家的以后还是要打交道,亲自过来被拒脸面上多少不好看,许家倒好,大摇大摆的过来了,等她们走后,不知情的肯定会以为柳家这是要与许家结亲了。

    想到这茬,那些许老夫人送来的东西柳老夫人多一秒都不想留,“派人把她们送来的东西都送回去,她们怎么送来的。”

    “马车后盖了红绸送来的。”冯妈妈扶起她。

    “那就让人装了车,原模原样的送回去,她们要让人知道这事,咱们也不惧让人知道柳家把这婚事给拒了,大大方方的把东西还回去。”柳老夫人走到屋外,“让严妈妈去办这事。”

    在旁的秋霜很快跑去找严妈妈了,柳老夫人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转身折回屋内,“二老爷回来了让他过来我这儿一趟。”...

    许家大夫人回许家还没多久呢,柳家就派人把她送过去的东西给送回来了,送去时拿什么东西盖着的,送回来还是这样,纹丝未动。

    这样就是明摆着不愿意结这门亲事了,若是放了几天再送回来,或者留下了一些送了一半回来,那都还有点余地。

    许家大夫人脸色不甚好看,让人把东西收起来,许老夫人这边问她说的如何,她摇头,“娘,这事儿成不了,您看我一去柳家,门口的人就把我请去他家老夫人院子里了,我是想去小姑子那边的,恐怕柳家大姑娘这婚事,小姑子做不了主。”

    “婚姻大事肯定是父母做大头的主意。”许老夫人似乎还觉得自己女儿在女婿跟前还是能说上话的,再者就算是派人去仪都打听,自己孙子也是个不错的。

    殊不知柳家根本没管这许鹤庭人好不好,听到许家俩字就不愿意了。

    “这又不是小姑子生的,是前头留下的,在柳家老夫人跟前养着的,婚事怎么可能会由小姑子他们拿主意,娘,这婚事我也想成,现在看看是成不了,一早兴轰轰的抬过去,前脚抬进后脚又把东西送回来了,摆明了是不想。”许大夫人也是授了丈夫的意思去的,妇道人家见识短,她好歹也看得清结亲背后意味着什么,只是许家看得清,人柳家会看不清楚么,她也不想再上门去讨腥了。

    许老夫人想起女儿没了孩子之后在许家这状况,听半响下来也叹了一声,“改天我去看看。”...

    许家这厢开了个头,后头陆陆续续有人向柳家打听意向来了,别人打听的低调,婚事这种事,只有两家人下定后传出去才是喜,还没成的到处让人知晓,哪里值得说了。

    柳老夫人一概以柳青芜年纪尚幼拒绝了,尚未及笄,这年纪说亲不算太早,可也不必这么急,好女百家求,又不是嫁不出了急着往外送,何必来一个都眼巴巴的瞅着合不合适。

    不过柳青芜的婚事还早着,柳思衡的婚事却不早了,李氏最后看中了一家,和柳老夫人商量后准备要去那一户人家说亲时,柳思衡早一步得到消息,到柳老夫人这儿求情来了。

    挑着家里最能说的上话的,可以说服爹和娘的人,柳思衡第一选择就是柳老夫人,本来他还想再等等,可李氏都要准备替他去说亲了,他也不能等了,急着到柳老夫人这儿表心意,他有中意的姑娘,他想让柳老夫人和爹娘说说,允了他。

    漯城中有沐王府,这沐王府和贺郡王府一样不是皇亲国戚,不过人家沐王府的人有出息,比贺家和涂家都要混得好,所以沐王府到现在这王位还在。

    沐王府的老王妃生了两个儿子,没有女儿,沐老王爷年轻时是个风流倜傥的人物,这种风流一直持续到现在,所以他有一群的姨娘侍妾歌姬,也就有了一群的庶子女,老王妃不喜那些庶子,但因为自己没女儿,对这群庶女倒还是宽容,请人来好好教导,都记在了自己名下,还养了其中几个在自己膝下。

    所以上沐王府求亲的也不少,好歹能攀上沐王府不是。

    但是庶女的身份也分高低,沐王府有十一个庶女呢,老王妃养过的几个自然能说的好亲事,但是没养过的呢,排行后头的呢,虽然老王妃宽容,但后院这种事,年纪越小,越容易被忽略,肯定也说不着好亲事。

    柳思衡中意的姑娘就是沐王府的庶女姑娘,排行第九,今年十五了,没被老王妃养到膝下过,也不是最受宠的几个,十五岁还没说亲的缘故就是她前头还有两个姐姐比她大了半岁一年排着等说亲呢,她们出嫁了才能轮到她。

    柳老夫人听孙子说完,半响才开口,有些不确信,“你说你中意谁家的姑娘?”一门子这么多的庶女,就算是沐王府,这也不般配啊,那老王爷还能记得自己有多少个女儿多少个儿子么。

    “祖母,我知道这事儿有些难,可孙儿好不容易遇上一个中意的女子,您就答应了我,替我和爹娘说说,您不信可以先去打听打听,那沐王府的九姑娘真的很好,祖母,您就答应了吧,否则我心里头就不痛快了啊。”柳思衡的请求没有引起柳老夫人的心软,反而她有些反感起这沐王府的九姑娘,柳思衡这般求情的样子让老夫人想起了谁呢,想起了当年自己儿子也是这么个求法要娶许家的女儿。

    那沐王府这么多的庶女,除了最初几个能说的好一些之外,其余的只会一个比一个不如意,这关系到下半辈子的事,想要嫁的好无可厚非,那地方出来的,岂能是无心计之人。

    可柳老夫人转念一想,她今日若是不答应,儿媳妇去给孙子说了一门亲事回来,门当户对的结了,孙子会不会重蹈自己儿子的覆辙呢。

    这几乎要成了柳老夫人的心病。

    柳思衡认真执着的模样和当年的柳尚义又有何分别,一样是一桩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一样是铁了心想娶,而她若是一样的不答应,娶回来的孙媳妇会不会像晚秋那样。

    尽管柳老夫人很清楚人都不一样,即便是一样的情况下结果也会是不同,放在当年她肯定不会有犹豫,但现在,柳老夫人的看法改变了很多。

    “你是怎么和她认识的。”柳老夫人看着孙子,柳思衡见柳老夫人有些许松动,挨着一股脑都说了,“我和她是朝花节的庙会上认识的,是孙儿主动上前和她说话的,后来一些朋友办的游园会又见过她两回,祖母,她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子。”

    “那你们私下可见过面。”柳老夫人打断了他的话,柳思衡摇摇头,“她说男女之间应当要避讳,我们没有私下相约。”柳思衡和她见面的时候都不是单独的,这点忌讳他还是清楚的。

    “真的没有?”柳老夫人重复了一次。

    “祖母,真的没有,我们也没有私相授受,书信往来都没有。”柳思衡赶紧保证,“我知道这样做传了出去会毁她名声,她说亲本来就不易。”

    柳老夫人听见他这一嘟囔,看着孙子脸上那恳切的神情,叹了一声,到底是不一样的人。

    柳思衡生在柳家,长在柳家,对二叔一家的事很清楚,尽管他有中意的女子,该避讳该忌让的他都时刻记得,其实若真的不成,祖母和娘不答应,他也就是心中遗憾,不会再去打搅她。

    但是此时他看祖母这反应,柳思衡自觉的把这句话给省略了,他不能让祖母觉得娶不到也没关系,否则这事儿肯定成不了了啊。

    “行了,你娘也不是这两天就派人去说亲了,我再看看。”柳老夫人拍了一下他的头,柳思衡嘿嘿的笑着,“那祖母,您可得好好看着才行,保管您看了会答应。”

    “混小子,说的什么话。”柳老夫人被他逗乐了,伸手要打他,柳思衡脖子一缩,也不躲,讨饶道,“您打吧打吧,打完可得好好看。”

    “走走走,赖皮猴一个,看着你就心烦。”柳老夫人笑着把他赶了出去,等柳思衡离开,她这笑也维持不住,脸色又沉了下来,像是在思索什么...

    要打听沐王府的事儿很容易,沐王府的两位嫡出的爷很有出息,是沐王府的骄傲,沐王府另一大光彩点就是一府的庶子女。

    柳老夫人打听来的消息,沐王府十一个庶女,六个已经出嫁,两个孩子议亲,孙子说的沐王府九姑娘的亲事确实还没被提上议程。

    而沐王府这么多的孩子,最小的庶子女年纪还是沐王府嫡长孙的年纪大,一大家子,光是这辈分外人看着也头晕了。

    沐王府九姑娘人品尚可,有个庶出的哥哥,已经成亲生子分出沐王府,像这样的王府,若是只有一两个庶女,出嫁后王府还会帮衬,一群的庶子女,出嫁后那就多等着关门自己过日子就成了,有个庶出的兄弟还稍微好一点,沐王府九姑娘的这个哥哥如今是春坊中允,正六品的官。

    打听完了这些,柳老夫人还打听了这沐王府对他们的态度,庶女出嫁,嫁妆肯定是丰厚不到哪里去了,不过柳家来结这门亲,沐王府肯定是愿意的,在这上头因着亲家的家世也不会给的太差。

    之后,柳老夫人把长子和长媳妇一起请到了缀锦院里说起了这事。

    李氏已经把去说亲的礼都备好了,老夫人让她等两天,她起初也不知是何意思,如今把丈夫和自己都叫来,一听是沐王府庶女,她当下就不答应了。

    “娘,且不论老爷任的是什么官职,我们好歹是国公府,思衡不是长子那也是嫡出的二少爷,这一个庶出的。”还是一群中的一个,李氏早前是想都没有想过的,“思衡现在还年轻,他不懂这些,我们能为了他不好。”

    “你说的这些我怎么会不明白,不过你儿子是什么性子,不用我说你也清楚。”柳老夫人自然是知道这不是一桩好婚事,门不当户不对,“思祺从小到大没让你操过心,思衡那孩子虽然顽皮,但也是省心的,这是他第一回到我这儿来求,若不是心念着想求娶,这孩子也不会说出口。”

    “可是。”李氏默了声,儿子什么性子当娘的她自然清楚,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对什么都不甚在意的样子,越是如此,一旦有想要的,就越难放手。

    “沐王府我也派人打听过了,你们若不放心可以再去打听打听,主要还是你们拿主意,我也就是替他和你们说说。”柳老夫人看着他们,大房这边的婚事她一向不插手,若是儿媳妇还坚持的,那她也不会站出来说什么。

    柳尚荣严肃着脸想了一会儿,转头看妻子,“派人去打听一下。”这就是要顺了儿子的心意,李氏脸上有不赞同的神情,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等着夫妻二人离开了缀锦院李氏才道,“思衡如今还年少,这件事怎么能顺了他的意思,娘疼他没有错,怎么你也。”

    “你别忘了二弟的事。”柳尚荣看着她淡淡道,李氏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脸上的神情也有些变幻,“我没想到这层上去。”她一直觉得自己儿子不会做出小叔子这样的事来。

    “娶妻娶贤,思衡也不是要靠妻族来走这官场,沐王府好歹谁都不沾,以思衡的性子,按你的意思来,以后少不得磨合。”柳尚荣这个做哥哥的,其实对弟弟那一堆子糟心事早已经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

    “谁家没有磨合的,我们最初做夫妻时不也磨合了一阵子,他年少考虑不周全不懂事,娶妻娶贤是没错,我和娘替他选的也不差,他会明白咱们的苦心的。”李氏兀自坚持,沐王府家的九姑娘再好,那这漯城比她好的姑娘,家世也好的多了去了。

    “慕侯府当时也是一桩好亲事,慕家姑娘在仪都当时还有美名的,娘给二弟定下亲事是,说的话和你一样。”柳尚荣看着李氏缓缓道。

    李氏脸色微变,这些她也都是记得的,当初给小叔子说亲时她也已经加入柳家。

    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李氏心中有些松动,可还未完全的同意这件事,她始终觉得儿子和小叔子是不一样的人,再者许多人说亲都这么过来的。

    直到她接连五六天看着儿子茶不思饭不想,看书都能把书那倒了,精神萎靡的样子,李氏心中这坚持一下就松掉了大半。

    后来,李氏在柳思衡的书房里发现了许多儿子写的诗,其中还有半张纸上面写着这么一句诗:君欲绝尘弃人间

    永伴伊魂游黄泉。

    再后来,李氏就答应了前去沐王府说亲...

    等到五月的时候柳家和沐王府把这婚事定下来,柳思衡的相思病一下全好了。

    李氏后来也发现了儿子是装的,就是想着法子让自己答应下来,此时再去说他,也没能说什么了,亲事都定了。

    派人把婚书送去了沐王府,日子定在了第二年开春三月。

    柳家这边柳思祺的院子里,柳青芜逗着刚刚牙牙学语的默哥儿,拉着他的小手在软席上走,一面道,“你很快就有婶婶啦,二叔啊可是个羞羞羞。”

    柳青芜几个小的都知道柳思衡的这把戏,装病装忧郁,其中的忧郁还是柳思煜想出来的,大伯娘看到的那一句诗是大哥友情提供,小辈们为了帮他也费了不少心思。

    默哥儿吖了一声,小手指着门口,柳思衡就站在那儿,柳青芜把默哥儿抱起来,点点头,“没有错,那个就是二叔,羞羞羞。”

    柳思衡厚着脸皮进来了,伸手逗默哥儿,默哥儿十分嫌弃的撇过脸去不理他,外头言氏走进来,柳思衡不好意思的看着她,“大嫂,我有件事想麻烦你。”

    “坐吧,什么事。”言氏让人给他倒茶,默哥儿看到娘来了,不愿意走,爬着到她旁边坐下,仰起头也看着对面的柳思衡,一副我也听着的神情。

    “就是,和沐王府的婚事定了,小九她哥哥搬出府外,不知她那儿会不会缺什么。”柳思衡是想拜托大嫂替他备一些东西,成亲过多少知道些,沐王府里这么多女儿,就算是备了也会忘记些,他知道娘心里还有芥蒂在,所以不想在这头上再让娘挑刺。

    “二哥,小九是谁?”柳青芜笑着问他,默哥儿转头看了姑姑一眼,转过去看柳思衡,跟着吖了一声。

    “去去,别添乱。”柳思衡没好气的瞪她。

    “我拟单子给你,不过你大可以放心,沐王府好歹是出嫁了五位姑娘了,在这上头肯定不会有什么缺的。”言氏也笑了,小叔子无所不尽其用,那金家九姑娘也算是有福了。

    柳思衡神情有些不自然,点了点头,“那麻烦大嫂给我拟一份。”说罢不愿多呆了,赶紧离开了屋子。

    柳青芜笑呵呵着把默哥儿抱到自己怀里,亲了亲他的脸,言氏命人备执笔,揶揄她道,“你还取笑你二哥,再过一年,可等他来说你了。”

    “我才没他那么厚脸皮。”柳青芜微红了脸,怀里的默哥儿小手回捏她的脸,她蹭了蹭他的小手,“我还早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