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79章 .年初一丫鬟爬床

第079章 .年初一丫鬟爬床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进宫后在朗坤殿中谢恩后柳青芜就被带去了太子宫,门口候着的是长生,太子刚刚习剑过,要等沐浴后才能出来接见。

    长生带着柳青芜进了屋子,在旁有宫女侍奉上茶盏和点心,不一会儿,门口那边出现了一抹身影,和几年前相比,十岁的萧钰嫣然已经有了君主风范,若是沉下脸孔和当今皇上十分的相像。

    “本宫听闻父皇要给霍家和柳家赐婚,让长生准备了一些贺礼送过去,你可喜欢。”萧钰坐了下,凛着的神情松散了许多,在外人面前才要装呢。

    “多谢殿下恩赐。”大约是长生参谋的,太子赐的东西很实际,不是什么尤为名贵的,就是女儿家都用得到的熏香和上好布匹,太子还额外送了一对掌上云珠。

    “都是长生准备的。”萧钰往后靠了靠,看着柳青芜,“霍将军成婚后就要回漠地,本宫会派人给你送信。”

    柳青芜微怔,太子派人给她送信。

    萧钰朝着进来的长生笑了笑,“要是哪天在宫中呆的闷了,漠地那么远,逃出去应该也不会被追回来。”

    柳青芜不明白太子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若是太子和她通信,那严重的就会被冠以结党营私的罪名,柳家和霍家都逃不过了。

    “太子的意思是让我无聊的时候可以和柳姑娘书信往来。”长生轻轻按了按柳青芜的肩膀看向太子,“殿下,花园里准备妥当了。”

    这已经不是四年前那个说两句话还要和人撒娇的太子,他的许多话里都藏着意思,尽管对柳青芜还算和煦,但她清楚这皇家出来的,哪一个能是简单的人呢。

    跟着太子去了太子宫外的一个花园,亭子外已经备好了桌子布了茶点果子,此时是午后,今天的阳光正好,无风的天里正午的阳光晒的还有些暖意。

    花园里的四季海棠开的正好,宫中开培育着晚时凋零的木芙蓉,午后的阳光好,花盆都端了出来放在路边装点。

    柳青芜他们坐下没多久,远远的有笑声传来,转头看去,一个三四岁年纪的男孩朝着这边跑来,身后跟着一群侍奉的人,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深怕他摔着磕着。

    男孩看到了他们,蹬蹬的往这边跑来,他身后伺候的几个宫女却吓坏了,有些紧张了看了太子一眼,忙跪下行礼,这同时,男孩已经到了桌子旁,仰头看着太子,口中含糊不清的吐出两个字,“蝈蝈。”

    四年前沈贵妃生下一个儿子,大喜,皇上赐名允,十分讨喜可人。

    十个月早早学步走路,养到两岁半才开口说话,到四岁时尚不利索,古有人曾说,有慧着能成大才开口既晚,是上天妒其才能,二皇子开口的这么晚也是这缘故。

    这些话在宫外已经传了许久了,向着沈家想拍马屁的,都是竭尽全力的夸赞二皇子,就算是他晚开口说话,三四岁了还说不利索听着糊涂,还是有人想着法子夸。

    等着跪着的宫女起来,二皇子萧允仰头看萧钰,眼底尽是亲近的意思,萧钰看起来并不排斥这个弟弟,而是伸手抱了他一把,纠正他的发音,“是哥哥。”

    “蝈蝈。”萧允又说了一遍,看到桌子上有吃的,伸手拿起来往嘴里塞,塞的满嘴都是也不介意,那边的几个宫女看到二皇子殿下在吃太子准备的东西,个个是担心的不得了,其中一个道,“二皇子殿下,娘娘正在宫中等着您呢。”

    “凉。”萧允听到要去母妃那里,萧钰放下他,他有些不舍,还是跟着那几个宫女走了,末了还回头朝着他们捏手说再见。

    等着二皇子离开,萧钰这才露出颇为嫌弃的神情,伸手拍开二皇子吃东西时掉在他身上的渣,拿过长生手里的帕子在衣服上使劲的擦了几下,看的柳青芜有些怔,萧钰却直直的开口说了一句,“本宫倒是不讨厌他,就是讨厌生他的那个人,恨屋及乌。”

    末了,他那嫌弃的神情又转玩味,他看着柳青芜,语气里亲近了一些,“你说,沈贵妃要是知道二弟在本宫这儿吃了东西,会不会即刻找太医让二弟催吐。”

    萧钰极其玩笑的一句话,听在柳青芜耳中却带着些寒意,这宫中难道兄弟之间的情谊就只到这程度了,碰巧遇到吃了东西都怕下毒被害。

    “殿下,您不该这么说。”长生和声劝道,萧钰瘪了瘪嘴没继续往下说...

    之后过了半个时辰,花园里没再出现任何人,太子还要去太傅那儿,长生送她到了宫门口,笑看着柳青芜,“殿下所说的话柳姑娘别放在心上,殿下其实很高兴皇上赐婚给霍将军和柳姑娘。”

    “殿下真性情。”柳青芜含蓄道,长生往她身后看了一眼,那儿接应她回去的人已经过来了,长生轻轻拍了拍柳青芜的肩,“宫中便是如此,若是有机会,我会派人送信给柳姑娘。”

    柳青芜并没有全然明白过来,她跟着接应的人到了外宫门,那边柳尚义和许氏已经等她有一会儿了。

    太子就只接见了柳青芜,这是宫中,柳尚义和许氏只有等的份。

    许氏这一路来一路去的,脸色看上去都不太好,从赐婚圣旨下来的那刻起她就在算应该给柳青芜备多少嫁妆。

    柳青芜出嫁,国公府会出一份,其余的这边不算柳老夫人给她添的,慕氏留下的,二房这边柳尚义和许氏是她的父母亲,他们出的不能少。

    再者国公府嫡长孙女出嫁,也是第一个,底下还有两个姑娘,不去说童姨娘庶出的那个,就是平姐儿,若是柳青芜嫁妆薄了,那平姐儿的就更不好把握了。

    如今国公府尚未分家,银子都是掌在公中,嫁妆的大头李氏这边会按着例来给,其实之前和乔家说亲的时候柳青芜的嫁妆早已经备好,如今既是圣旨赐婚,李氏想着等霍家的聘礼抬来了再看看要添多少。

    许氏之所以纠结,是舍不得自己那点银子拿来给继女添嫁妆。

    柳尚义的俸禄几年来就没怎么变,官员俸禄是远远不够支撑的,加上点明的暗的东西,柳尚义一年拢共也不过几百两银子,算上公中出的,还要到处打点,这么算下来没分家前二房也没多少留下。

    许氏作为母亲,即便是填房,她都要为柳青芜准备嫁妆,只是要从她自己的库房里拿自己的嫁妆来添那绝对不可能,后来许氏就打算定了,大件什物由府里安排,她直接拿出了三百两银票交到了李氏的手中,算是父母给孩子的。

    李氏虽执掌中馈,二房的事她也是能不搀和尽量不搀和,但看着这三百两银票,李氏实在是忍不住要说,“弟妹,你就这样准备了三百两银票给青芜,当时你和二弟的添嫁?”

    许氏点点头,“是啊大嫂,不瞒你说,这二房上下就这么个情况,如今尚义这上不上下不下的,每年银子花销都不少,我本来想着替她准备些别的,不过有什么比银子更实在,想买什么买什么。”

    不是没有直接拿银子做添嫁的,可连五百两都拿不出来,三百两放到她面前来,李氏看着也无语了,拿出一张单子放在了许氏面前,“弟妹,出嫁的是青芜,是你的孩子,我把这公中的银子出了,其余的还没采买的也该有你这个当母亲的去替她做,你把银子拿回去,替青芜把这些东西添足了吧。”

    许氏看了一眼单子,低呼了声,“这么多。”

    “多么,思祺娶亲的时候言家抬过来的嫁妆都不止这个数,当年姑奶奶出嫁,她的嫁妆都值的上三千两,这一辈青芜是第一个出嫁的,姐姐低了,底下的妹妹也不能高了。”言下之意,柳家给柳青芜备的少,给平姐儿备的只会更少。

    许氏惺惺笑了笑,“既然大嫂这么说了,单子上的就我替青芜备上。”

    “就这些天了,别等下了雪,事儿都不好办,老夫人那儿还要看。”李氏点点头把银子推给她示意她收回去...

    十一月底时,柳家这边给柳青芜的嫁妆备齐了,仪都那儿慕家的添嫁在十二月初时也送过来了,当柳老夫人拿到慕家送来的添嫁单子,直接就叫了儿子过来,放在了他面前让他看看,慕老夫人家慕家三个舅舅东西加银两送了近千两。

    “我给你钥匙,你自己去库房里翻翻,那一箱箱你媳妇准备的,底下到底填的是些什么东西。”到这份上柳老夫人其实也不想为这点事再置气,只是这些东西以后是要抬去霍家的,到时候等人家那边打开来看还来得及么。

    “娘,这件事我也知道,只是二房那边雅婷又不掌这中馈,实在是拿不出多的银子,晚秋当初不是留下了很多,给青芜添上,不也算是。”许氏在置办这些东西的时候是和柳尚义提起过的,二房缺银子,年末了他打点又要不少。

    “所以你也是答应了她这么做。”柳老夫人忽然不气了,看着儿子,语气淡了许多,“你是不是觉得晚秋的嫁妆够,二房那边你们就不用出了。”

    “青芜这些也比得上漯城中许多的姑娘出嫁了。”柳尚义是心底里就这么觉得,所以嘴巴上也就这么说了出来,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柳老夫人大意也是不想与他多说了,她计较的根本不是儿子这边多出一两百两银子的事,而是儿子有没有这份心,现在看来都及不过大郎一家对孙女的关心。

    “金家九姑娘进门的时候还是带了这么多的嫁妆,她还是沐王府的庶女,当年霍家娶明蓉郡主的时候,康安大长公主为其备的嫁妆是万两来计,你莫说那是皇亲贵族,青芜和思煜那两个孩子都是瞧着眼里是什么就记在心里的人,将来他们不亲近你,你也没的好怨。”

    柳老夫人说完这句就让柳尚义离开了,而于柳尚义而言呢,当初女儿名誉受损时他会质问妻子,会责备许家,会为女儿鸣不平,可当许氏告诉他能给女儿出的嫁妆银子不多时,要用于他的打点,柳尚义转眼想到的不是父女情会不会随着这添的银子一样掉价,而是前妻留下的这么多,足够给孩子了。

    这样的父爱,实在是太廉价!

    到了十二月中,府中要忙着年礼的事,十二月十七这天,霍家来人送聘礼了。

    大雪的天路上扫了不到一会儿时间就又积累起了雪,送聘礼的人抬马车装,走的也满,红艳艳的在这皑皑白雪中显得格外突兀。

    周遭街上早早挂起的红灯笼与之相称,霍家二少爷负责前来送聘,他比柳思煜还大了一岁,十五的年纪从小就是过着比别人更富庶的生活,和孪生的妹妹霍冬楹相比,霍靖霖要更像霍夫人一些。

    霍家当年值的一提的就是娶明蓉郡主那一幕,那嫁妆,到现在还有人说呢,若不是大长公主嫁女,谁能有这般势头。

    如今霍家长子娶亲,聘礼也不逊色,其中有霍靖祁这些年来宫中的赏赐,还有霍家为他准备的,抬到柳家时,柳老夫人和大儿媳妇盘算过后,从这聘礼中拿出两成随到柳青芜的嫁妆中,这样正好。

    送聘礼这一幕成了漯城年末为之乐道的一件事,人们总喜欢把事儿说大,添的人多了才说的有趣味。

    秦家那早早再嫁的女儿如今过的不算好,她和离后再嫁只能是填房,嫁去何家三年多,前头留下着一双儿女,而三年多来秦向彤一直未有生育。

    再如今瞅瞅霍家,秦家约莫心里头也是悔的。

    这一年的雪下的格外的大,到了十二月二十七八时,那雪就像是从天空倒下来似的,几米之外就见不清人了。

    别说漠地,就连从仪都到漯城的路都被堵了一截,这雪又下的有趣,一整夜大雪过后,人们以为不会停,二九这天雪停了,天还开起艳阳来了,云层中照射下来的阳光像是要把雪融化天空像奇观。

    一早嫱芜阁外在清扫雪堆,玲珑阁那边柳青芜的嫁衣送过来了,从定亲到嫁衣送过来一个多月的时间,玲珑阁那边赶制,冬雪把人请过来后要柳青芜试试,若有差池还能修改。

    屋子里烧着暖盆,翠玲替柳青芜披上最外套着的一件,接过知绿手中的腰束系上,“整好呢。”

    “小姐可真漂亮。”知绿在一旁夸道,柳青芜转过身看着大铜镜中的自己,脑海里响起霍大哥说过的话,衬着这一身的嫁衣,脸颊微微发烫。

    玲珑阁的师傅见无需修改,领了银子后就走了,知绿和知叶两个人小心的把嫁衣挂到内厢房,出来时院子里的雪已经扫赶紧了。

    “翠玲姐姐去账房了,我们一起去厨房把东西领过来。”两个人走着小路去往厨房,就快年三十,柳府中也有给下人们的赏赐,主人家团团圆圆过新年,年夜饭后这各院中也有丫鬟婆子一块儿开个小灶,坐在一块儿喝热汤,酌一杯小酒。

    两个人到了厨房,这边的管事崔妈妈把她们带到了屋子中,前头已经用大篮子装好了,指着那边嫱妩阁的份例,“雪天路滑,你们可小心些,年初大小姐出嫁,老夫人在其中还放了两斤明虾,你们可有的尝了!”

    一个院子分了两斤明虾,这可是海货,外头酒楼里三两明虾都得赶上十两银,崔妈妈看着她们抬到屋外,见这俩丫头都快把大篮子瞧穿了,笑道,“是外头送来的,今年还多放了几个肘子,沉着可别打翻啊。”

    “崔妈妈您放心吧,我们啊,自己倒了都得护着这。”知绿笑呵呵的搓了搓手,和知叶一块把东西抬到了大厨房外,积雪踩的瑟瑟,知绿哈着气道,“漠地那儿可比这儿还要冷得多,前天桑妈妈说寻了个方子,暖身子御寒的,让我们也跟着喝呢。”

    “你说霍夫人会不会不让姑爷带着小姐去。”知叶提了一把手,往下瞧,大篮子里好东西还真不少。

    “我觉得姑爷一定会带小姐去。”知绿甩了甩一只手,换着另外一只甩了甩,一路抬回嫱妩院,远远的知绿先看到了嫱妩院外站着个人。

    走过去知叶也看到了,小兰站在那儿,冻的脸色有些发红,搓着手望着知叶的方向。

    “哼,又来找你做什么。”东西抬到了门口可以喊人过来帮忙,知绿重重的放了下载搁在了扫起来的雪堆上,没好气的朝着小兰那边瞥了一眼。

    “你先进去。”知叶拍了拍她的肩朝着小兰那边走去,刚走近,小兰拉着她到了角落里,冰冷的双手下了知叶一跳,“怎么不多穿点。”

    “姐姐,马妈妈想逼我嫁给她外甥。”小兰拉住她求道,“姐姐你要帮帮我。”

    “你的婚事也不是她能做主的,她哪里能逼着你嫁。”尽管姐妹俩如今关系越来越淡,但听到她说要被逼嫁人,知叶还是会担心她。

    “马妈妈去向崔妈妈求了,崔妈妈在大夫人面前说得上话,只要大夫人点头,我的身契都在柳家,我不想嫁也得嫁,我求了马妈妈都没用。”小兰说的十分急切。

    马妈妈是柳家的家生子,为人不怎么样,但在厨房里算的上是有一手,做的菜老夫人爱吃,自然混的也不错,马妈妈有个外甥在柳家外院做活,人称马三赖,二十好几的年纪,媳妇还没娶上,别的大缺点没有,就是人长的难看了些,还有些歪嘴,其实做事也挺勤恳的,是个老实相,一手木匠活做的巧,就是长这幅样子娶不到媳妇。

    眼看着外甥年纪越来越大,外甥那早去的爹妈嘱托着马妈妈好好照顾外甥的,马妈妈琢磨着在柳家寻一个丫鬟给外甥做媳妇,这瞧来瞧去年纪上能配,她又能做主的,就只有在厨房里了,后来看中了小兰。

    “那你想怎么办。”在这府中,主人家做主,配好一些是恩赐,配的不好,那也得嫁了,不过也没有妈妈逼迫丫鬟嫁的,她们姐妹二人当初签的是死契,没有年满岁数就能接出府去机会,知叶看她难过成这样,低声道。

    “大小姐不是快出嫁,她总要带小厨房的人去,姐姐,你和大小姐说说,把我带去吧。”小兰说完,知叶抓着她的手松了下来,小兰有些慌,抬头看她,知叶指了指她手上的镯子,“这个谁送你的。”

    小兰一怔,忙收了另外一只手去捂着手腕想把镯子遮挡起来。

    “我不给你东西,以厨房里的月银,你可够银子买这个,还有这个。”知叶手快从她头上拔下了一根钗,那钗上端是银子做的,下段竟然是金的。

    “这一支东西没有二十两银子下不来,你月银才八钱,买那些胭脂水粉都不够,你哪来的银子买这些,你是不是收了别人的东西。”若非如此,强逼着配人即便是告到了夫人那边也是会做主的。

    “我没有,这是我自己攒下的银子托人买的。”小兰摇头把钗抢了回来拿在手中,“我怎么也来了七年了,难道还不能自己攒银子买么,姐姐你也太小看我了。”

    “手上的镯子起码十几两银子,你说自己买的我姑且信你,我现在就去马妈妈那里打听,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要是你收了别人的东西却反过来说逼着把你配人,没人会给你做这个主。”知叶怎么会算不出这其中的价格,来了七年月银加起来是多少,她身上戴着这两样就不少银子了,虽然一个在厨房一个在嫱妩阁中,妹妹的事知叶偶尔也是在问别人,每月胭脂水粉不比别的丫鬟少,她这银子还能翻倍不成,怎么够她花剩下还能买这么贵的东西。

    “那也是他自己送给我的,我要还给马妈妈的时候马妈妈不肯收回去了。”小兰脱口而出,死死的护着手里的镯子辩解。

    知叶的视线直逼着她,小兰躲闪不过,反驳道,“他自己要送给我,我怎么知道收了这个就要嫁给他,后来我把这个退给马妈妈,马妈妈说我东西已经收了,就要许配给她外甥,我一开始又不清楚,要是知道我肯定不会收。”

    “你收东西的时候没想清楚么,几十两的东西是一个在外院做活的人能随便送人的,他把这东西送给你那是相当于给你下聘想娶你,你贪这点东西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收下的后果是什么,即便是你自己想不透,你怎么不去问问别人,这件事我帮不了你。”知叶甩开她的手,转身要走回去。

    “你还是不是我姐了,这样你都不帮我,你只要帮我把东西退了我就不用嫁给他,你自己在大小姐院子里享福,我呢,奶奶让你好好照顾我,你就是这么照顾我的。”小兰蹲下身子在那儿呜呜的哭了,她就算是贪怎么了,她过的不如姐姐,这么多年了,她都没有拉过她一把。

    “我劝过你多少回了,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回过头来要说是我这个当姐姐的不是,祖母让我好好照顾你,不是让我陪着你折腾,你说想去哪儿做事我就要帮你办妥,我哪来的能耐,当初让你在仪都,我全部的银子都给你了,你倒好,都给了马妈妈,就为了带你来漯城,你怎么都觉得眼下的日子不好,怎么都觉得应该过的更好一点,你怎么不想想你自己努力过没有。”

    “我怎么没有努力了。”小兰仰起头反驳。

    知叶气笑了,“是,歪门邪道的努力倒是做了不少,正正经经的你跟在马妈妈身边可学到她几成的手艺了,什么都不愿意做,还想着想要过更好的日子,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事让你捡不成,你在收他东西的时候可有想过这是人家攒了多少年下来的,你收了收了,可想过要付出什么,这件事我没法帮你,也没脸去求崔妈妈和小姐。”

    知叶转身走开,再也没理会她的叫喊,回到嫱妩阁的时候知绿在门口等着她,看到她这眼眶红红的,忙拉她回自己屋子,“这还值得你流泪。”

    “我就觉得对不起奶奶的嘱托,没那办法照顾好她。”她没法满足妹妹的愿望,愧对的就是当初奶奶离开前的嘱托,姐妹俩要在这府中相依为命的活下去。

    “她还用你照顾?”知绿把帕子递给她,“你奶奶要是知道她这样肯定不会再说那句话了,缺银子有事的时候才来找你,寻常逢年过节可有想到你,我看她有她要过的大日子。”...

    知绿劝着知叶说着那样的话,谁也没料到,小兰真的是过她的大日子去了。

    年三十团圆饭后,柳尚义多喝了点酒醉了,守夜到午时过后没有回主屋睡,在偏房里就躺下了,大年初一这天大早,许氏派人来叫柳尚义起来,丫鬟一进门就惊叫了出来,就在柳尚义睡的床上还多了一个人,衣衫不整的睡在床内,地上还散着几件衣服,那个人被丫鬟的惊叫声吵醒坐了起来,看清样子,竟然是大厨房里马妈妈身边的丫鬟小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