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85章 .冬灵的复杂情绪

第085章 .冬灵的复杂情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霍冬灵知道哥哥在漯城成亲了,还是圣上赐婚,但她并不知道大哥还把她一起带来了漠地,霍靖祁快到漠地时给她送的信中也没具体提起,所以霍冬灵看到柳青芜时有些不敢相信。

    就像当初不喜欢秦向彤一样,她看到柳青芜的这一面同样也没产生什么好感,那秦向彤就是在漯城时就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一月当中半个月的时间脸色都是苍白的,整天呆在屋子中也不怎么出门,这柳家小姐还跟来漠地,能受得了么。

    再看柳青芜带来的下人,霍冬灵自己随身伺候的也就一个妈妈三个丫鬟,这个大嫂光是妈妈就带了三个,丫鬟有八个,哪里是用得着这么多,一看就是病娇难伺候的主,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带来漠地,到底是别人伺候她还是她来照顾大哥的。

    霍靖祁哪里知道就门口这一面自己妹妹心里就对妻子产生了这么多的意见,他带着柳青芜回了住的院子,早前霍冬灵已经派人打扫过,霍府并不大,霍靖祁住的院子比起漯城的霍府要小很多,主屋之外左侧几间小厢房,后头还有一排的小屋。

    桑妈妈带人收拾东西去了,柳青芜看了一下这院子四周,这儿的房子要比漯城的低矮一些,屋子里除了床之外墙边还有一张炕床,这儿家家户户都有炕床,到了大雪封山的日子屋子里点暖盆子根本不够。

    四月底的日子,院子里几株树才堪堪冒新芽,这儿的天和漯城二月的差不多,还冷着。

    霍靖祁要赶去军营里,他和柳青芜说了一声,到了霍冬灵这边,霍冬灵正在命厨房多添一些菜,见哥哥来了,性子直的她就直接开口问了,“大哥,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

    “什么她,那是你大嫂。”霍靖祁不赞同的看着她,霍冬灵撇了撇嘴,“那也是圣上赐婚的,难道大哥你还要违抗圣旨不成。”

    “我求圣上赐婚的。”霍靖祁大约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以为他又是被逼无奈,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不是被逼的。”

    霍冬灵一怔,看到大哥脸上浮现的笑意,轻哼了一声,“大哥那是喜欢她了,她还没我高呢,这么柔弱能在这儿生活么,到时候生病了我可不会照顾她。”

    “你们以前还相识的,得好好相处,不可以为难她。”深知妹妹是什么脾气的霍靖祁出言警告,虽然霍冬灵不是有坏心眼的人,但是她这脾气,有什么不开心的都直冲出口了,难免会引起一些不愉快。

    “你还是不是我大哥了,怎么是我为难她,不是她为难我呢。”霍冬灵瞪了他一眼,刚刚心底里还有些疑惑,不过此时是有些确信大哥真的不是被逼的,能让大哥自己求皇上赐婚,这个大嫂在大哥心中还是有些分量,不过分量归分量,霍冬灵对柳青芜的印象还是没变,病娇柔弱,不适合呆在漠地,会拖累大哥。

    “等会儿我不回来吃午饭,你和墩哥儿与你大嫂一起吃。”在霍家时都没养好霍冬灵的脾气,到了漠地更是没人管,泼辣的很,霍靖祁无奈吩咐,“好好认识认识,你大嫂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不行,墩哥儿还养在我院子里,谁知道她会不会对孩子好。”霍冬灵可记得十分清楚当初秦家姑娘对墩哥儿的态度,她对要做人继母的女子都没好感。

    “胡闹!”霍靖祁敲了她的头一下,“这么先入为主的观念看别人是谁教你的,你是不是也这么和他说过。”

    “我怎么会和一个孩子说这些。”霍冬灵不满意他打她,她就算再不喜欢和不会和墩哥儿说这些。

    霍靖祁又好好嘱咐了她一番这才离开家去军营里,那边院子里桑妈妈她们收拾的差不多了,霍靖祁原本显得空荡荡的屋子有了她的到来显得充实了许多。

    屋子里的桌绸铺垫都换上了新的,床帏也都换了一套,桑妈妈她们新整了被褥铺上,把屋子里摆放的东西收拾到架子上,抬进来一张梳妆台,打开窗户透风,屋子里显亮堂了许多。

    柳青芜让冬雪拿出一包花种,在漯城开春二三月得种了,到了这儿四五月种是刚好,把花种放到温水中先浸泡几个时辰,到时候可以在院子里开一小片花圃出来。

    “小姐,院子里没有小厨房,烧水房内可以搭两个炉子,府中只住了姑爷和姑小姐,那边厨房也够用了。”张妈妈进来,这点时间走了一圈府中上下,比起霍家柳家确实小了很多,但在青岭这边算得上是好宅子了。

    “那就一块儿吃着,又没多少人。”柳青芜换过一身衣服,“后头的屋子可够你们住的。”

    “够了,屋子里都有暖炕,就算是入了冬也不会冷。”张妈妈感叹了一句,“一路过来看这青岭也十分的热闹,怎么都想不到关外那情形。”

    关内的百姓看起来安居乐业的,就是一墙之隔的距离...

    临近中午,霍冬灵那边派人来请柳青芜过去吃午饭,就在霍冬灵的院子里,主屋外间布好了桌,柳青芜进去的时候霍冬灵从内屋出来,看到她眼底闪过一抹不自然,转头唤墩哥儿出来吃饭。

    五岁大的墩哥儿走了出来,瞧见柳青芜,脸上的笑怯怯的,他等着柳青芜和霍冬灵都坐下了才自己坐上凳子,也不用人抱,十分的乖巧。

    墩哥儿三岁时才有了名字,他是下属唯一的儿子,他让他随了父姓取名叫茂子泽,在这边还好,很多人都会照顾他,但在漯城,他的身份一定是尴尬的,霍冬灵不愿意让他回去的缘由也包含了这个,所以柳青芜的到来让霍冬灵起了些戒心,怕她对孩子不好。

    “在这儿没漯城那么多的忌讳,也没漯城讲究。”霍冬灵给墩哥儿夹了一筷子的菜淡淡道,“若是凡事都要和在漯城讲求的一样,那还不如回去的好。”

    霍冬灵的语气没有不善,就是听上去硬巴巴的让人感觉不舒服,柳青芜抬头看她,霍冬灵又夹了一筷菜给墩哥儿,补充道,“还有你带来的人太多了,我与大哥加起来伺候的人都没你一个人带来的多。”

    似乎是觉得自己说话语气可能重了点,“不过你都已经带来了那就算了。”

    柳青芜筷子放了放,看她脸上那几经转变的别扭神情,脸上带着一抹笑,“你在这儿住了有四年了,对这儿一定很熟悉吧。”

    “差不多。”霍冬灵自己添了一碗汤,见她只动了半碗,“你只吃这么多?”

    柳青芜初到确实有点水土不服,进城时霍靖祁还下车给她买了饼,所以中午并没有多大的胃口,半碗已经撑底,不过在霍冬灵看来,新嫂子鸡胃一样的食量,这身子骨,等到十一月份冷风一吹估计就病了。

    “这儿可没这么多的吃食,青岭这边物资匮乏的很,你不多吃点病倒了可没人照顾你。”明明是关心的话,霍冬灵能说出让人生气的口气来,柳青芜笑眯眯的看着她,要不是早几年认识过她,相公又和她说起过,保不准此时要置气了。

    “早上吃的有些晚,并不饿,你们多吃点。”柳青芜舀了汤慢慢喝着,视线落到墩哥儿身上,后者害羞的低了低头,拿着筷子夹了眼前的豆子很快塞到嘴里,吃赶紧了一碗饭后抬头看霍冬灵,得到她的首肯了,下了凳子朝着柳青芜鞠了个躬,去院子里玩了。

    “你墩哥儿教的很好。”柳青芜顺着他出去的背影回头和霍冬灵说道,霍冬灵拿着筷子的手一顿,“都是大哥教的。”

    “相公他在军营里的时候多,家中都是你照顾他的,比起许多同龄的孩子,墩哥儿懂事多了。”柳青芜不着痕迹的垮着,霍冬灵吃着菜,用力的嚼了两口,脾气这么好,还柔柔的夸奖自己,显得自己刚刚的样子特别凶啊。

    柳青芜看了翠玲一眼,翠玲出去了,过了一会儿翠玲带着知绿过来,两个人拎着一个箱笼拿到了屋子中,霍冬灵刚刚吃完,瞥了一眼,“什么东西。”

    “也是凭着我想的替你挑的。”翠玲打开箱子,里面放着的是几匹布,还有几本这几年漯城的新绣图,零零碎碎的都是姑娘家用得到的东西,柳青芜知道她当年跟着离家时走的急,并没有带多少东西。

    若是金银首饰霍冬灵还不屑了,可偏偏是一些她看得上的,青岭这边没什么好看的布匹也没有新颖的绣图,女孩子都是爱美的,谁不喜欢这些东西,柳青芜还给她带了不少话本,霍冬灵神情闪了闪,憋了半响说了一句,“带这么多东西不嫌累么,难怪你们走的这么慢。”

    “嗯,我带的还要多。”柳青芜坦诚的承认了,笑看着她,“这些你要是喜欢,我那儿还有。”

    柳青芜生的比霍冬灵娇小,从小到大也养成了柔和待人的脾气,若是她板下脸孔,和慕氏十分相像的模样中还是会带上几抹凌厉,只不过她不惯把情绪都表露在脸上,习惯了敛藏。

    此刻她笑盈盈的看着霍冬灵,后者反倒是不好意思再继续挤兑,等柳青芜离开后才让人把箱子抬进内屋,坐在榻上看着桌上的箱子,一旁的丫鬟说道,“小姐,少夫人给您送来的这些不正解了您的燃眉之急,您还说让大少爷带的一定不如您的意。”

    “云巧,你说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她那样的女子。”半响霍冬灵喃喃的说了一句,看向守在她旁边的丫鬟,神情有些恍惚,“连大哥也是,我知道他待她和秦姑娘是不同的,她说话柔柔的,总是笑眯眯迎人,我这么说她都不生气,你说她是不是心里已经气坏了,只是脸上装着,还送了我东西。”

    “小姐,大少爷是什么人您也知道,少夫人一定也是心善的大少爷才会觉得她好。”云巧指了指那箱子,“这些东西要买齐也得花心思呢,您能说那都是大少爷让少夫人替您准备的嘛。”

    “大哥是粗人,哪里知道这些。”霍冬灵嘁了声,“我问你呢,男人是不是都喜欢温温柔柔的,好脾气的。”

    “也不是啊,每个人喜欢的都不一样。”云巧看小姐这神情就知道不对劲了,忙转口,“小姐您要不要看看这绣本,开春能做几身衣裳呢。”

    霍冬灵不理她,脸上的神情闪过一抹难过,一定是的,否则他怎么会那样说自己...

    午后时柳青芜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尽管是陌生的地方,但一个多月来难有如此安稳的午觉,她睡的熟,醒来时霍靖祁已经回来了。

    三四月时狼族偷偷派人来捣乱过,青岭这边严防死守,没有大的损失,柳青芜听闻他说起狼族的手段,笑了,“兵不厌诈一说真是在他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打的时候凶,做起小动作来也一点都不含糊,蒙混入关去破坏百姓的农田这种事儿做的一点都不手软,别人还有些士兵气概,他们可一点儿都没。

    “所以这群人称之为最狡猾的狼族,就连他们毗邻一些族都会遭到他们的骚扰。”若是真把漠地给他们,他们就还会得寸进尺的想去更好的地方,哪有止尽。

    霍靖祁看变了个模样的屋子,以前他住的时候都没发现还能温馨成这般,铺在小桌子上布很多都是柳青芜自己绣的图案,包括他现在穿的,里衬还有柳青芜亲手做的衣服。

    “冬灵可有为难你。”霍靖祁看着她放缓了声音。

    “小姑子很直爽。”柳青芜替他倒了茶,“她把墩哥儿养的很好,思煜这么大的时候还没这么乖巧呢。”

    “就是胆子小了点。”霍靖祁教导的日子不多,大都是妹妹带着,霍冬灵性子强势,墩哥儿什么都听他的,性子就懦了许多,“我倒是希望他能像他爹一样,将来也算是茂家有后。”

    “现在还小。”柳青芜并不觉得,“教导他学什么可以后面补上,孩子的天性养的好不好才是最重要的。”为人谦和善良的,怎么都不会走歪路。

    “他爹娘都是好人。”霍靖祁眼底露出一抹怀念,越过了这个话题,“我要忙上一阵子,这些天让冬灵带你出去走走,严大人一家就在隔了这条街东边,并不远。”

    “你忙你的,不必担心我。”柳青芜看天有些暗,“要不要前去和冬灵她们一起用饭。”

    “这么些天你也累的,别过去了,就在这儿吃。”

    翠玲去厨房里拿食盒,回来布桌,加上炖的汤七八个菜。

    在漯城的时候就是吃早饭,粥食还配有五六个小菜,还有卷心糕点炸品,每样量不大,加起来有十来个,在这儿中午时候她们三个人吃着也就十来个菜。

    “你有什么爱吃的,直接吩咐厨房替你做。”霍靖祁看她小口吃着以为她不喜欢,柳青芜摇摇头,“一直没觉得饿,刚刚还喝了些鸡汤。”

    之前在路途中柳青芜的胃口还是不错的,今天到了青岭后早上吃了他买的饼后就一直没怎么饿,下午睡了一觉桑妈妈给她送来了鸡汤,喝下之后就更不觉得饿了,柳青芜替他夹了一筷子的炖肉,“你多吃点。”

    霍靖祁还是不放心,“等会儿让人请个大夫替你瞧瞧。”

    “不要紧,我身子也没有不舒服,不用这么大费周章。”柳青芜拦住他嗔了一眼,“我才来第一天呢,就得请大夫了。”

    霍靖祁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再看她脸色确实没有什么不好,柳青芜连连保证,他给她舀了汤,“若是过几天还这样就得看大夫。”

    直到晚饭后一个时辰,翠玲端了一碗燕窝进来给柳青芜,霍靖祁看着她喝下去才稍微放心,想着她应该是吃不惯这儿的吃食,明天派人去青岭外看看,能不能买到些活鲜回来。

    柳青芜洗漱后从屏风后出来,霍靖祁倚在床上看她带过来的话本,看她过来侧了侧身让她靠到自己怀里,指了指话本的封面,“你喜欢看这些。”

    柳青芜带来的话本多是一些民间怪谈,还有茶楼里神传的所谓江湖故事,柳青芜看了一眼,“正经的话本和书并没有什么区别,看着也不解闷,早些年在家里是他们喜欢听我念这些故事。”

    柳青芜从一旁小桌子上取了罐子挑了些凝露涂在手上,发现拿多了,往霍靖祁的手上擦了一通,霍靖祁松开手,她两手包裹他一只手,前前后后替他涂了个遍,发现还少了,又拿了一些过来替他把另一只手也涂了一遍。

    霍靖祁的手常年拿武器,这点东西根本不起效用,军中用的都是厚重的羊油来防止干裂,不过他没说,任由小妻子替他涂了一通,反握住她的手,无骨似的柔软,还有一股淡淡的芬芳,沁人心脾。

    “不如你念给我听。”霍靖祁轻轻说道,从床内柜子上放着的数本话本中任意抽出了一本翻开来给她看,柳青芜没瞧着封面,仰头看了他一眼揶揄,“弟弟妹妹小的时候识不全字,你也没识全?”

    “嗯,小时候没好好念书,整天捱夫子打手心,没认得几个字,所以我才来从军的。”霍靖祁十分淡然的说着扯话,仿佛刚刚他翻话本看都是错觉,当看鬼画符似的每一个字认得。

    柳青芜噗嗤一声笑了,“说的跟真的似得。”

    “就是真的。”霍靖祁把话本拿到她面前,柳青芜这才正眼去瞧,看了两页就推开想要伸手去换一本,“这本不行。”

    霍靖祁翻过来一看,青/楼御史四个字写在封面上,讲的是一个江湖大侠在青/楼里遇见的几段情缘和江湖事,故事情节是很不错,不过凡是写到这个大侠到青楼/里见红颜知己时都写的很香艳,霍靖祁刚刚翻开的第一页写的就是这个大侠在青楼中会见头牌的画面。

    “就这个。”霍靖祁把她拉了回来,坚定的要求她就念这个,这些话本都是新淘的,她都没看多少,自己看看也就罢了,还要念给他听,柳青芜闹了个脸红。

    “睡了。”柳青芜眼睛一眯,霍靖祁低头靠在她耳边轻轻道,“真不念?”

    柳青芜缩了缩身子,飞快的从他手里那过了话本往床内侧的柜子上一扔,一手下意识的勾了他的脖子。

    霍靖祁顺势就压下来了,十分赞同她的行为,“嗯,此时还有更要紧的事,是不大合适念这个。”...

    五月初,柳青芜到漯城快半个月,写回漯城的信差不多也已经到了,她也渐渐的适应了青岭这儿的生活,不过唯独有一样她不能适应,就是她的口味似乎越来越刁钻了。

    其实府中准备的吃食并不差,但柳青芜每一餐吃的都不多,眼看着柳青芜的小日子迟了差不多有十来天,桑妈妈派人出去请大夫,请来了青岭镇上的一个老大夫替柳青芜把脉。

    屋子内老大夫替柳青芜把了好两回脉,转而起来笑着恭喜,“夫人,您这是有喜了。”脉象显示差不多有一个月,冬雪她们很快就替柳青芜推算出了日子,在来漠地的途中有的。

    途中一个多月的日子柳青芜来过一回月事,因为赶路的缘故还迟了好几天,当时也以为是有身孕,正准备找大夫月事就来了,险些闹了笑话,所以这回才迟了这么多天才去请。

    桑妈妈听闻柳青芜有身孕后第一件事就是让翠玲去隔壁收拾出一间屋子给姑爷睡,来的路上有了身孕,那这半月姑爷小姐还同床房事,以后可要不得。

    “夫人放心,脉象很稳,夫人的身子骨不错,若是夫人不放心,我可以开几贴稳固的药先服用。”听问之前赶路了一月多,大夫又仔细替柳青芜把脉问诊。

    “有劳大夫了。”冬雪请大夫出去写方子,柳青芜伸手覆在了腹上,她是想过能早点为他生下孩子,没想到这孩子来的这么快。

    想起这半个月来自己稀奇古怪的口味,柳青芜不自觉的笑了,她还稀里糊涂呢,这不正是这个小家伙在提醒自己么。

    霍冬灵知道大嫂那边请了大夫,想了想还是过来看看,带着墩哥儿到这边,发现屋子里进出的几个丫鬟脸上都高兴着,心下有些奇怪。

    知叶笑着把她和墩哥儿请进屋,柳青芜靠在坐榻上,见她来了,让知绿去准备些吃的。

    霍冬灵在柳青芜对面坐下,“你身子不舒服?”

    柳青芜伸手摸了摸墩哥儿的头,“不是呢,让你担心了。”

    霍冬灵脸上闪过一抹窘促,谁担心她了,才来半个月就请了大夫,她还以为她能多坚持些日子呢,这么下去岂不是要三天两头请大夫。

    “那你请大夫来做什么。”知绿端了些点心上来,给霍冬灵倒了一杯茶,柳青芜这边却是一杯温水,不过霍冬灵一个未出嫁的姑娘自然看不出端倪来。

    “有小弟/弟了。”吃着点心的墩哥儿忽然开口说道,霍冬灵一怔,看向柳青芜,柳青芜也觉得奇怪呢,墩哥儿伸手捂着自己的肚子,“碧珠姐姐也是这样。”

    碧珠是霍冬灵的丫鬟,许配给了府中的管事,如今有了五个多月的身子,还在霍冬灵身边替她做些轻松的事,所以墩哥儿时常能看到她一手抚着肚子的姿势。

    “你真的有身孕了?”霍冬灵见柳青芜没有否认,瞥了一眼她放在腹上的手,柳青芜点点头,“还想亲口告诉你的,不料被这小家伙给识传了,你怎么这么聪明呢。”柳青芜轻捏了捏墩哥儿的脸,他害羞的笑着,往霍冬灵怀里躲藏。

    霍冬灵看着柳青芜,眼神里有高兴,也有复杂,她替大哥高兴终于能有自己的孩子了,可她看着柳青芜弯弯着眉宇笑靥的模样,心里头那一股情绪又浮现了上来,是不是温柔亲和的女子才遭人喜欢,而她这样的,只能被他说成是恶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