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87章 .中途拦截的缘分

第087章 .中途拦截的缘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霍冬灵不是一个懂得敛藏情绪的人,很多时候她都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可此时此刻,她却有些慌乱,慌乱的想要掩饰,但又掩饰不过去,在别人眼中,她的神情尤为的古怪。

    她没有回应牧夫人的打招呼,而牧大人推着牧夫人已经进了屋子中,牧夫人笑的十分温和,“冬灵,你这是有急事要走么。”

    霍冬灵此时就站在门口附近,她是打算要走,可牧夫人这样一句话,显得她像个十足的逃兵。

    脚步如灌了铅一般沉重,她不去看牧夫人脸上的神情,身后传来了柳青芜柔柔的声音,“冬灵,你不是替我拿杯子,还愣着想什么呢。”

    霍冬灵朝着一旁桌子上瞥了一眼,那儿放着备着的茶盏和果盘,她顺着柳青芜的话倒了一杯温水,转身时神情淡然了许多,到柳青芜身边递给她,柳青芜接过杯子笑着拉她坐下,对管氏说道,“姐姐,这会儿人可齐了,我饿了。”

    管氏瞧出了这点不同,笑着吩咐人去端菜上来,“才来了多久你就开始讨吃的了。”

    牧夫人这才发现柳青芜微微隆起的小腹,她并不认识柳青芜,但看她和霍冬灵的亲密也能猜到几分,一手轻轻的扶了扶身后的牧大人,“想必这就是将军夫人吧,身子不便没能前去拜访,今儿才初见面呢。”

    霍冬灵的盯着她握着牧大人手的目光柳青芜都能感受到了,柳青芜点点头,“也不必特地前来拜访,如今我身子也不便,怕是会招待不周。”

    “我与冬灵也是相熟,认识好几年了,若是真去府上,也不算是叨唠。”牧夫人抿嘴笑着,生的是和霍冬灵两样的美,她笑起来柔柔的,说话也轻声细语。

    末了,牧夫人的视线落到柳青芜的腹上,眼底一抹羡慕,转头看着牧大人,“相公,我若是能为你生一个孩子就好了。”

    霍冬灵低下了头去,柳青芜不动声色的伸手捏住了她放在榻上的手,笑看着那个牧大人,牧大人只轻轻拍了拍牧夫人的手,“这是凭缘分,身子要紧,不必强求。”

    她握着的霍冬灵的手颤抖着,仿佛是压抑着什么。

    很快这儿的菜上齐了,牧大人推着牧夫人到桌子旁,他坐在她帮忙,柳青芜捏住霍冬灵的手拉她起来,两个人坐下后管氏才坐下,这边桌子上放了好大一盆菜,林林种种的放了许多东西,勾起了柳青芜的吸引力,管氏看着她好奇的模样,“我啊生自南方,这是咱们那儿的盆菜,我见漯城这儿有人称它为杂烩,可没我们做的正宗,这次过来我也提前做了准备,带了不少干货,都是新鲜买来晒的,泡开了一点都不失这味儿。”

    翠玲给柳青芜夹了些菜过来,闻着就满满的香了,偌大的盆子里添了鸡鸭肉,还放了许多干虾子干鲍贝,底下是自家腌渍的切片肉肠,在下头白菜垫着顿,无需再加什么汤头,光是这样就已经十分的鲜美。

    “这可真像古董羹。”区别的是这么上来时已经是放满了一大盆子,古董羹是烧着汤头,往下添加生的料,天冷时围一锅古董羹,取暖又热闹。

    柳青芜说完之后神情顿了顿,霍冬灵有些熟悉她这样的表情,“嫂子,改天在家我们吃古董羹。”

    “好。”柳青芜点点头,视线转到对面,牧大人正替牧夫人夹着菜,她粗粗打量了一下牧大人,比军营中的将士要生的更加清隽一些,但似乎性子也有些清冷,不怎么爱笑,予以人淡淡的疏离感。

    从头到尾就听到他和牧夫人说过几句话,柳青芜只看到了牧夫人对牧大人的眷恋神情,却看不到牧大人对牧夫人有那样的回应,他的眼中没有相公看自己那样的神情...

    霍冬灵在严家的这两个时辰里都显得心不在焉,起初她看到牧大人夫妇时有愤然,但后来,她却都是低着头来掩饰自己。

    回去的路上霍冬灵没有说一句话,她装不好,总是泄露情绪,柳青芜看过去,她望着窗外,眼神有些伤感。

    回到府中时下马车后霍冬灵都没说话,直到进了院子里,两个人要分别,霍冬灵忽然问了一句,“大嫂,牧大人和她看起来是不是很相配。”

    柳青芜一怔,霍冬灵又自古着说了一句,“他们两个看起来很相配吧,他不爱说话,她那么温柔,两个人也不会起争执,更别说闹别扭了。”

    柳青芜是看着她这么一面说着一面落泪,一旁的云巧都快吓到了,柳青芜刚要开口安慰,霍冬灵看到她抬起来的手,忽然瞪了她一眼,“我不要你同情,最讨厌你这样的眼神。”

    霍冬灵说完就跑回院子去了,柳青芜站在那儿有些发怔,她觉得小姑子这个样子,有点像关家小姐当初求而不得的样子。

    倒不是说小姑子说了什么伤害别人的事,而是那种神情,特别的绝望。

    入夜霍靖祁回来,洗漱过后桑妈妈没来催,他看她在灯下做针线,手里拿着一本书慢慢的翻着。

    半响柳青芜放下了手,把做了一半的虎头鞋放在了篮子里,霍靖祁注意到她的动作,放下书,“怎么了。”

    “今天严夫人邀请我和冬灵去严家,在那儿遇见了牧大人夫妇。”柳青芜无心继续做鞋子,干脆问他,“冬灵似乎有些反常,听那牧夫人的语气,之前像是熟识。”

    “冬灵刚来青岭时和牧夫人关系很好,她常常去副都统家,牧夫人是罗副都统的女儿。”霍靖祁听闻妹妹在严家遇到牧家夫妇时神情微动,从柳青芜怀里拿过篮子放到一边,握住她的手,“牧大人是罗副都统手下的协领,相当于军师,冬灵来的时候牧大人正好调到了我这边,经常出入霍家,日子久了,冬灵就常在我面前提起他。”

    霍冬灵直爽的性子,对一个人有好感了,想遮掩都会有所流露,作为兄长的霍靖祁就派人好好查了查牧协领,他是罗副都统的远亲,很小的时候就来这儿了,聪慧过人,进了军营后替罗副都统出了不少主意,年少时候他还在罗家住了一段日子,后来自己单独出来住了。

    牧协领生性淡薄,不怎么爱说话,在商量军情时他会畅所欲言,在除了这场合之外他在和别人相处时都有些冷淡,性子所定,倒不是说他故意在别人面前高傲。

    “他在我手下一年多,人品如何我也清楚,只是后来我还听说,他和那罗小姐是青梅竹马长大的,罗副都统有意让他做自己女婿时,我就歇了那心思。”若是别人青梅竹马,他何必要以自己的身份去为难牧协领,再者还有罗副都统的意愿在,霍靖祁就把这件事给放下了。

    后来他忙于军中的事,那时狼族来犯频繁,他并不知牧协领和妹妹有过几次接触,更不知道冬灵对他已经情衷。

    “两年前,冬灵十六岁,漯城那边父亲已经派人送信过来许多回了,要冬灵回去定亲,这年纪再不把亲事定下以后就更难了,我劝过她,她不肯回去,五月时牧协领忽然来找我,向我表达了他想娶冬灵的意愿。”

    柳青芜惊讶的张了张嘴,霍靖祁点点头,“也算是略识得他的秉性,他向我来开口必定是有这决心的,我问过他关于罗家的事,他说罗副都统对他有恩,但他不能说娶他的女儿来报答此种恩情,我当时说考虑一下。”

    既是两情相悦,霍靖祁自然是想看着妹妹以后过的好,回到漯城谁知父亲会替她定什么样一门亲事,再者她不肯回的话年纪越来越大,霍靖祁也愁这事。

    但是后来,没等他答应,牧协领向他求娶霍冬灵的事传了出去,军营里有铁律,不会到处言传这样的事,但是青岭这边及几家人熟识的就不一定了,当时罗副都统还找过牧协领。

    中间到底又发生过哪些事霍靖祁也不清楚,霍冬灵当时听到这样的事后跑来问他,十分的高兴,甚至还跑去找过牧协领确认。

    “那段日子,冬灵她真的很开心,我从未见过她这样。”霍靖祁叹了一声,“只是在那之后出了一次意外。”柳青芜抬了抬头,霍靖祁触碰了一下她的额头。

    七月时霍冬灵和罗家小姐一起出游,其中还有牧协领的陪同,回来的时候他们在逛集市时忽然前面有失控的马车朝着他们冲过来,当时牧协领先是推开了霍冬灵,继而要去救罗小姐时,罗小姐猛的把他推开,自己被失控而来的马车撞飞了。

    “罗小姐当场昏迷,双腿伤的十分严重,请了无数大夫都说没办法,很大可能她是一辈子都没办法站起来,只能坐轮椅,以她那样的状况,将来也不适宜有孕。”

    接下来的无需霍靖祁说柳青芜也能猜到了,罗小姐推开了牧协领自己被马车撞飞出去伤至如此,今后还难再做母亲,牧协领负起了这个责任,娶了罗小姐为妻。

    这就勿怪当时柳青芜看不到他眼底对牧夫人应该有的夫妻眷恋,只是他的情绪深,柳青芜看不到他对冬灵的态度。

    “冬灵她觉得就算是要负起责任照顾罗姑娘一辈子她都愿意,但不能是娶了罗姑娘,对不对。”柳青芜缓缓说道,霍靖祁点头,“是啊,她就是这么觉得。”

    两年过去,霍冬灵一直都没放下,这其中还发生过什么也只有当事人才清楚,自从牧邵越娶了罗姑娘之后霍冬灵就再也没和他们联系,每每提起她都会不开心,霍靖祁也不在她面前提起牧邵越。

    “若是可以,你替我劝劝她。”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霍靖祁摸了摸她的肩膀说道...

    时间过去的很快,霍靖祁说完后没多久桑妈妈就进来提醒他该去隔壁睡了,霍靖祁只得下床,素日里再威严,面对桑妈妈这有理有据时他也不好说什么,柳青芜无辜的看着他,之前她和桑妈妈提了,可又让妈妈好一番说教。

    等着霍靖祁出去后翠玲端来了漱口水,柳青芜洗漱后躺下睡觉,入睡前还想着该怎么劝小姑子。

    困意来袭很快就睡着了,这边桑妈妈在炕上躺下,屋里还有知叶一起守夜,这边灯熄灭后没多久隔壁屋子里霍靖祁起身喝了一杯茶,熄灯躺下,闭着眼睛酝酿睡意。

    半响就在他快睡着的时候屋外有动静了。

    霍靖祁睡眠浅,警惕睁开眼看去,那边传来门打开的声音,一抹身影闪了进来,似朝着这边打量。

    霍靖祁没出声,那一抹身影快走到床边时不动了,开始脱衣服,直到脱的只剩下亵衣亵裤后又朝着床边走来。

    紧接着,一双手轻轻的拉开了床上的帷帐,继而这人坐在了床上,侧身躺了下来。

    她做这些动作时霍靖祁都没出声,直到她转过身来想要抱霍靖祁,正撞上了他的视线,钗玉惊讶的低呼了一声,“少爷!”

    霍靖祁看到她穿的这般□□躺在自己身边,眼底满是厌恶,钗玉还壮着胆子想要勾引一下他。

    “少爷,夫人怀有身孕,不如让钗玉来好好服侍你吧,钗玉一定会服侍好您的。”十八岁的钗玉生的一股妩媚,身材尤其的好,穿着的肚兜都快要遮不住她胸前的澎湃,她还一直往霍靖祁这儿挤,哪个男人能抵挡这样的美色。

    就在钗玉即将把手搭上霍靖祁的腰时,霍靖祁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钗玉吃痛的低□□,“少爷,疼。”说话间,那腿已经勾上了他的腿,轻轻的蹭了蹭,顺着裤子还想往上,轻咬着嘴唇,朝着霍靖祁抛出了一个媚眼,“少爷,您放开我。”

    话音刚落,只听见砰的一声,连隔壁的睡着了的柳青芜都被惊动了,这边屋子内,被霍靖祁直接从帷帐内踹出来的钗玉撞在了对面的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桌子上的茶盏都掉了下来摔碎在地。

    守在柳青芜屋外的冬雪她们赶紧过来,打开门,蜷缩在桌子边上的钗玉只会闷哼了,她抱着肚子,神情痛苦。

    这边点了灯,桑妈妈进来看到这情形,立马作出了决定,“把她拖出去关到柴房里去。”屋外进来两个婆子,直接把痛的都站不起来的钗玉拖了出去,此时她的肚兜都端了一根带子,半挂在那边,胸口一片都露出来了,垂在那儿实在是有伤风化,桑妈妈赶紧捡起地上的衣服扔在她身上,“拖出去,快拖出去!”

    拖到门口时钗玉似是缓过点神了,看到那边柳青芜从主屋出来,竟冲着她喊,“夫人,夫人,钗玉服侍过少爷了,唔,唔!”

    婆子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把扔在她身上的衣服卷了一截塞到她嘴巴里,两个婆子抬着她飞快的去了柴房。

    走到屋内,霍靖祁坐在床边,看她来了脸色缓和了不少,“什么都没发生,你睡着就好,这儿没事了。”

    “还是得安排人守在屋外。”霍靖祁不喜有人在屋内外呆着,柳青芜本想着离主屋也近,喊一声守在她门口的人也能听到,谁能想这样还放了人溜进来。

    “就算是安排了人,你就不怕安排的人再进屋子?”霍靖祁替她拉紧身上的外套。

    “那你说如何。”柳青芜摸了摸他的脸颊,再看一旁倒着的桌子和一地碎掉的茶盏回头看他,霍靖祁拉住她的手,“让我住回去,这儿我睡的不安稳。”

    本来就难以入眠,再来这样一桩事,那就更睡不安稳了,霍靖祁趁此机会提出要住回主屋,柳青芜好笑的看着他,“何不再坚持一下,说不定那眉儿也会过来。”

    霍夫人给她的一个妈妈两个丫鬟,柳青芜正愁不能把她们合理处置,如今这个钗玉熬不住来爬床,那个眉儿说不定也是有此意。

    “真得逞了你乐意?”霍靖祁气笑了,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拿他当诱饵。

    “常妈妈这几月外出走动的勤,前些天她终于找了人送信回漯城,不用多时那边就会回信,我有身孕的事都不用我们派人报喜。”柳青芜已经带足了人,霍夫人非要再添三个人给她,柳青芜可不觉得是来帮忙的,平日里她的吃穿都是桑妈妈她们严格把控,常妈妈几个也进不了她的屋子,没做什么并不代表她们没打算做,只是做不了罢了。

    “我来处理就行了。”霍靖祁安抚她道...

    霍靖祁很快处置掉了钗玉,在柴房里关了一晚上之后霍靖祁把钗玉送人了,送去了漠地的总督家,连带着钗玉的好姐妹眉儿也送走了,两个人在总督府家也算是有伴儿。

    在外任职送府中丫鬟来去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即便是这两个丫鬟身契不在柳青芜手上,霍靖祁都有办法让她们逃不开总都督,至于和霍夫人,没什么不好交代的,总督看上了两个丫鬟,为了交好,送过去也是正常。

    过了几天总督府那边派人送了些东西过来,意在感谢霍靖祁送过去的美人,柳青芜清点了一下送来的礼,选了其中几样让翠玲她们拿着,送去了霍冬灵的院子,自己也顺着过去了一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