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91章 .大雪封山战触发

第091章 .大雪封山战触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霍冬灵带着柳青芜准备的东西去了军营,大雪的天马车还不如走路来得快,霍冬灵在距离军营还有几里路时候下了马车,云巧几个拿好东西,往军营里走去。

    从这儿开始已经是三步一守五步一纲,守卫的士兵看到霍冬灵的身份牌后放她们进去,霍冬灵熟门熟路的找到了大哥的帐篷,霍靖祁不在,她把柳青芜准备的衣服放下之后又替大哥收拾了一下,这才出来问外面的士兵,傅非宁的住处在哪里。

    霍冬灵本不想亲自去的,可思来想去,礼数还是得尽到,士兵指给她看落在靠山位置的一排木屋,霍冬灵朝着那边走去,门口的小厮远远看到霍冬灵过来,打开门朝着里面喊道,“少爷,霍小姐来了。”

    原本在屋内喝鸡汤的傅非宁即刻放下了碗,抹了一把嘴,把鸡汤的碗藏到了篮子里,又把篮子放到角落里盖上了一块布,继而飞速转回了被窝,摆出一副高烧不退,病怏怏的模样。

    这一切傅非宁做的快速,小厮在门口愣了半响,回过头去霍冬灵已经走到了台阶下,他忙高喊了一声,“霍小姐!”来提醒屋子里的少爷。

    霍冬灵狐疑看了他一眼,小厮笑着替她拉开了帘子,“昨天傍晚少爷忽然觉得难受,额头发烫原来是发热了,请大夫过来说感染了风寒,如今霍小姐来看少爷,少爷的病一定很快就能好了。”

    霍冬灵走进屋子,觉得味儿有点怪,有中药味,又似有什么香味,看了一下桌子上也就是一碗喝过的药碗,霍冬灵没有多想,让云巧把东西放下,准备不说一句话就走了,但视线过去看到床榻上脸色发烫,神情憔悴的傅非宁,她的脚步顿了顿,终是没有离开。

    “身子骨这么差就不要呆在这里了,赶紧回你的封地去。”霍冬灵没好气的瞪他,傅非宁可怜兮兮的看过来,“冬灵,我生病了。”

    “不准喊我冬灵!”霍冬灵气呼呼的看他,“生病就吃药啊。”

    “我都生病了你就不能对我好点儿。”傅非宁更委屈的看着她,他都病了啊,大雪天里生病别提多难受了。

    “谁让你总说那样的话啊。”霍冬灵扭过头去,语气缓和了一些,“你要是不那样说话,我也不会这么对你。”

    “我说的都是真的啊。”傅非宁十分认真的看着她,霍冬灵气急败坏,“你还提!”说罢转身要离开,傅非宁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跳下床拉住了她的手,只穿了这单薄的衣服,站在那儿不肯让她走。

    霍冬灵羞红了脸,“傅非宁你!你不要脸啊,还不快回去!”

    “那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一下从炕床上下来,傅非宁冷的打了个颤栗,赤脚站在地上,脚板缩在那儿十分的可怜,霍冬灵看他冻的都发抖了,一面烧还没退,这么下去都好不了,忙说道,“你回去躺下,我不走。”

    “说好了别反悔啊。”傅非宁拉着她的手,不太相信的看着她。

    “那你冻死算了!”烫人的手拉着自己,霍冬灵又气又羞,想打他可他现在是个病人,挣扎不脱他的手,霍冬灵跺脚喊道,“回不回去!”

    “我这就回去。”傅非宁松开她的手飞快的钻到被窝中,接连打了四五个喷嚏,神情显得越发的可怜,“冬灵你听我说,我说的都是真的。”

    “你为什么想娶我。”霍冬灵把手藏到身后,站在那儿看着他,不再生气了,眼底闪着一抹复杂,“你不是知道我有心仪的人。”

    “那你现在还心仪么。”傅非宁终于不抖了,呼了一口气看着她,霍冬灵神情一顿,“这和你无关。”

    “怎么会和我无关,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想娶你么,那这有天大的关心了。”傅非宁见她没有走的意思,慢慢说道,“不去论喜欢不喜欢,开春你父亲要派人接你回去,说不准已经替你选了亲事,父母之命,这是大道理,若是对方不差,纵使你再不愿意,霍将军也没法强硬的去违抗你父亲,这是孝,尤其是在朝中为官,极容易惹人闲话落下诟病。”

    “若是和我成亲,你不是没了许多后顾之忧,你既不用回漯城,以我们的家世,高嫁低娶,门当户对啊,我家就大哥与我,大哥将来要继承封地,父王和母妃就指望着我早点成亲,所以你进门了他们一定会非常喜欢你,而且对你比对我好,再者,嫁给我这么一个带的出去身份又高的人,有几家的姑娘夫家是王府的,你说对吧,你就能狠狠的压一压他们的气势。”傅非宁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天上难得,地上难寻的十佳好夫婿了。

    霍冬灵被他这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语气逗笑了,一面气他,一面也无奈,“你没说你为什么想娶我。”

    “想就想了呗,哪来这么多为什么。”傅非宁抬了抬头,“我觉得相处的挺好的。”

    霍冬灵脑海中不自觉响起了当初她跑去问牧邵越为什么向大哥求娶自己的缘由,当时他是怎么说的来着,因为她是个特别的女子。

    其实到现在霍冬灵都没想到自己哪里的特别让他喜欢了,而听到傅非宁这随意的话语,她心中怎么会没有感概呢。

    “我经常打你。”

    “我皮厚。”

    “那要是忽然相处不来了呢。”霍冬灵看着他,傅非宁一脸严肃,“怎么会,我可是百搭的,你什么性子我就能陪着你转换个性子,没有相处不来的道理。”

    霍冬灵一怔,他今天正儿八经的说几番话,她反而不习惯了。

    “再说了,到时候亲也成了,孩子也生了,都是当爹娘的人,你再后悔也来不及了啊。”转而傅非宁咧嘴一笑,发热导致的一张脸红透在那儿,额外显眼。

    霍冬灵没能忍住,笑出了声。

    “我要不答应呢。”

    “那我就只能写信给父王,让他派人去漯城和你爹提亲,这么好的婚事你爹一定会同意,反正他要派人带你回漯城,你不走也得走,抓回去刚好和和我成亲,你大哥能让皇上下圣旨,我也能啊。”

    “......”

    傅非宁说的一副无赖相,霍冬灵无言以对。

    有个人几个月来是不是在你身边晃悠,动不动就招惹你,气的你跳脚不已,揍了他许多回了他还是那副样子跑来你面前逗弄你,接着他说要娶你,理由就是相处的来那就娶了呗,软泡硬磨,什么法子都使尽了,他千方百计就是想要娶你。

    牧邵越的身影渐渐的在霍冬灵心中淡去,就像是一个背影越走越远,傅非宁这几个月在她身边的频率太高了,过过于这几年来她和牧邵越见面的次数。

    她讨厌他,他一样晃悠,厌恶他,他还一副很高兴的样子,他闯入的太快了,根本来不及让她捋清楚心中的思绪,他就这么野蛮的挤了进来,把她对牧邵越的执着给越挤越小。

    “好啊,你这么有本事,那你求皇上下旨去啊。”霍冬灵轻哼了一声,“皇上下旨了,你还图我答不答应做什么,那可是欺君之罪。”

    “那不一样啊,皇上下旨是喜上加喜。”傅非宁看着她,又想掀开被子起来和她说,霍冬灵瞪了他一眼,“你敢起来试试,冻死了算谁的。”

    傅非宁的手即刻缩回去了,笑嘻嘻看着她,心里美滋滋的。

    看他笑这么开心,霍冬灵哼了声,“我回去了。”

    霍冬灵转身朝着门口走去,背后传来他的喊叫,“那我让我父王去漯城提亲去了,我病好了就去你家找你大哥。”

    “你敢去你试试,看不打断你的腿!”霍冬灵扭头恶狠狠的说,傅非宁看着她出了屋子,嗫嗫了一句,“只是打断腿么。”忽然眼前一亮,忙叫了小厮进来,让他备笔墨,他要趁着这两天大雪还没封山,赶紧写信回封地让父王和母妃派人去漯城提亲。

    “少爷,霍小姐说您要去提亲就要打断你的腿,那您还去。”小厮还是依言去替他备了笔墨。

    “你懂什么。”傅非宁披了一件衣服坐下来写信,教诲的看着小厮,“只是打断腿而已,不是有大夫治么,真是笨,还不快把鸡汤给我拿来。”

    “那个牧夫人的腿不是一直没好么,少爷您可真是赌得起,万一残废了,您可是连孩子都不能生了。”小厮端来了鸡汤认真的说道。

    傅非宁一个暴栗打在了他头上,“有你这么诅咒自家少爷的么。”末了,他沉凝了神情,说的也对,牧邵越的妻子腿一直没好,这冬灵心底里总是有没拔干净的刺,“找人查查两年前的事。”低头又在信上多添了几行字...

    霍冬灵要是知道自己这么一句话会引起这样一番效应,她绝不会说这话。

    几天后傅非宁的身子好了,漠地这边也正式进入了大雪封山的时日,他备了厚礼前往霍府,趁着霍靖祁在的时候说明了来意,还说了他已经写信回了封地,也送去总督大人府上,诚意十足。

    霍靖祁看了一眼他送来的东西,再看病了好之后精神十分不错的傅非宁,“我听闻前几日冬灵去看过你。”

    “是啊,还给我送了药,霍大哥,要我说吧,我们就是有缘分,按理来说这时候我来青岭,以霍姑娘的年纪早就该成亲了,可偏偏让我遇上了不是,本来我在这年纪也该成亲了,可偏偏我还没有,所以这就是缘分啊,我和霍姑娘的缘分就像霍大哥和嫂子的缘分一样,你说是不是。”

    傅非宁一张嘴甜的,把自己和霍冬灵的相遇比作霍靖祁和柳青芜,霍靖祁想不承认都不行。

    “照你的意思,那边三王爷就派人去霍家提亲了是不是。”霍靖祁不理他这番话,“若是霍家不同意婚事呢。”

    “这么好的婚事你爹还能不答应?”傅非宁不信,可看霍靖祁的神情不像是开玩笑,“要是霍家那儿不答应,我父王会进宫求皇上去的。”他一把年纪好不容易看上个姑娘,三王爷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他成亲。

    傅非宁回去之后柳青芜也听说此事了,她看了霍靖祁递给她的礼单,“若是只向你来开口,那也许还有变数,他都写信去了封地王府,三王爷派人去提亲,这事儿也会是玩笑话。”其实走的程序并不是在霍靖祁这儿,若是两兄妹上无父母,那么霍冬灵的亲事可由霍靖祁做主,如今的话还是要去漯城霍府提亲那才算数。

    夫妻二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牧邵越,当时他已经和霍靖祁提起来过,预备过几天就要提亲,却中途出了那意外。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关于傅非宁的事,天色不早,霍靖祁准备去隔壁休息,忽然前院那边有人来报,军营那边派人请他过去,说是城墙那边有动静。

    霍靖祁穿上外套即刻出门了,柳青芜起身送他到门口,霍靖祁怕她着凉,摸了摸她的脸颊,“赶紧进去休息。”

    柳青芜在门口站了有一会儿,夜里的雪越下越大,大雪才刚刚封道关外的狼族就开始有动作,年年如此,这儿守着的人都不敢松懈。

    “小姐,我们进去吧。”翠玲扶了她一把,柳青芜转进屋内,“到了融雪的日子才是最冷,每年府中都有施粥,早些把棉衣备起来。”

    “桑妈妈已经派人在办了,小姐您就放心吧。”翠玲把她扶回屋内,柳青芜躺下后并没有睡意,这是她来青岭之后霍靖祁第一次连夜赶过去,尽管相信丈夫,可她还是有些担心...

    这边军营内,霍靖祁急急赶到,傅非宁本就在这里,及早一步到了帐篷内,几个副将都等着霍靖祁过来后再作定夺,罗副都统已经派人前去城墙查看。

    “晚上的雪只会越下越大,派出去的人回来没。”霍靖祁走到沙堆地图边上,雪下的大了,能见度就非常低,狼族那边的人过来对他们来讲是有优势,此时也只能防。

    “还没回来。”

    霍靖祁拿起一旁的小旗子插在东南的墙边,“去年才修复好的,派一队人到这里守着,牧大人呢!”

    “他跟着巡逻队伍一块儿去外面了。”下面的副将说道,霍靖祁眉头一皱,“谁让他去的。”

    “将军,是他自己要求跟出去的,他说这儿的地形他熟悉。”

    “糊涂!”霍靖祁即刻拿上佩剑,“你们跟我走,派一队人守城门口,两队人上城门,弓箭手预备,范副将,除非是看到手势,否则不论谁来犯,发箭拦截。”

    “我跟你一起去。”傅非宁跟了出去,霍靖祁看了他一眼,“你留在这里,等会儿罗副都统回来,告诉他注意东南向。”

    霍靖祁说话向来是说一不二,傅非宁只得留在营中,霍靖祁带着两队人出了城门,关外的大雪更是肆意,远远的望出去除了光亮照到的地方外其余都是黑漆漆一片,雪下的很大,来回的对风中吹在人脸上能冻结了眉宇,霍靖祁拿起布蒙面,朝着发现情况的西北方向走去,一路依稀有脚印,踩的浅的早就被大雪盖住了。

    耳畔都是风吹大雪的声音,寂静的夜里漫天都是它的声音,狼嚎一般朝着行人肆虐,霍靖祁一脚一脚踩着深雪往西北的外城墙走去,就快走到靠山时,这儿的脚印深了许多,后面的士兵上前查看,“将军,应该不多时前留下的。”

    霍靖祁走到靠山边上,抬脚往上走了几步,看了看四周围,不少树上都悬挂了冰晶,唯独有一个方向的比较少,霍靖祁看掉在雪地里没有被深埋的树枝,捡起来指了指这方向,“走。”

    其实是沿着西北城墙往上,若是能够翻过这座山,那么也就能到青岭了,只不过简单的一句话要做起来很难,这边的守卫是最森严的,别说有没有命从山上下来,就是有,也到不了青岭。

    他们往上走,脚步都很轻,还要趋利避害别踩到空处,否则陷下去随时都可能丢性命,再往上一些时雪地里的痕迹越发的深,终于,他们在半山腰的地方夹杂着风雪听到了前面的打斗声。

    霍靖祁他们赶到,两方人都打的差不多了,各自抓了能威胁的筹码,霍靖祁发现被牧邵越抓住的是一个女子时愣了愣,这么多年交战下来,第一次看到狼族派出来的人中有女子。

    “霍蒋军,我认识你。”那女子看到霍靖祁,不再挣扎,而是朝着霍靖祁喊道,“我们不是来打探消息的,我是来找你的。”

    霍靖祁身后的将士们上前就把剩余的一些狼族士兵拿下了,霍靖祁看着这个身穿皮裘的女子,“找我。”

    “若是我们来刺探军情,何必只带这么些人,还让你们这么轻而易举的擒获,不过我倒是可以提供给霍将军一个消息,两天后深夜他们会刺探你们东南方向的城墙。”那女子扬眉看着霍靖祁,先以军情示好,降低霍靖祁他们的警惕性。

    “带回去。”霍靖祁眯眼打量着这个女子,半响下令,士兵过去把她制住往山下推,霍靖祁看着牧邵越肃声道,“你是我手下的协领,没我的命令谁让你私自出关的。”

    “当时情况紧急,我熟悉这边关外一带。”牧邵越就解释了这么一句,继而道,“请将军责罚!”

    “回去自领军棍。”霍靖祁没再看他,跟着下山...

    把人带回了军营内,罗副都统他们已经在了,一共才八个狼族人,就算是要来刺探军情,也对自己太有自信了些,其中除了一开始被牧邵越擒获的女子外,还有一个女子,霍靖祁看着她,“不是刺探,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合作。”女子跪在地上,看了一圈帐篷里的人,自报家门,“九年前鹤王的九夫人,现在我是勇王的的三夫人。”狼族人的习俗,父亲死了,继承的儿子能够挑选父亲的夫人做自己的夫人,如今这女子看起来不过二十二三岁,九年前她也才十三四岁的年纪。

    “两族战事已久,相信你们也想尽快结束,勇王好战,只要他活着的一天就不会停止要侵占这漠地,狼族兵英勇善战,相信你们也吃了不少亏。”女子看起来十分的傲气,仿佛她不是俘虏,而是与他们平起平坐的人。

    “你不是狼族人。”霍靖祁看着她,半响说道。

    “我是祁族人。”女子坦诚的认了,“十一年前狼族进攻祁族,如今这世上已经没有我族了。”当年勇王还没继位,还是王子时第一个试刀的就是相对弱小的祁族,这件事霍靖祁也有所耳闻。

    “你要复了祁族。”罗副都统在霍靖祁身后说道。

    “没剩下几个祁族人了,要光复做什么,我是想让你们打退了他,最好是生擒,这样狼族就不属于他了。”

    “要他死你是他夫人,有多少机会下手。”

    女子看向说话的副将,笑了,“你错了,勇士是要死在战场上的,要让他死得其所。”

    “你们要在天亮前放我回去,否则他醒来看不到我,你们就会永远错失这一次的机会。”女子看着霍靖祁他们,“信不信由你们。”

    这女子出现的突然,出乎了他们的预料,而她说的这些他们自然是不肯信,一个女子贸贸然闯过来,说是要和他们合作。

    霍靖祁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生擒勇王之后呢。”

    “我就是狼族的新王。”女子嘴角勾起一抹笑,与那脸上的图纹一起,显得有几分妖娆,“你们的好处是今后不必再打仗了,要让狼族臣服于你们,不是你们多年来的夙愿么,我们各取所需,有合作的目的,也各不冲突。”

    好大的诱饵。

    霍靖祁挥手让人把她放出了城,看着她和那七个狼族人顶着风雪离开,罗副统领转身看他,“霍将军可信?”

    “罗副都统可信?”

    两个人相视,罗副都统笑了,“后生可畏啊,不过霍将军真的不感兴趣,若是她来意是真,那今后漠地这儿可是能太平了。”

    霍靖祁目光落在那黑夜中,城墙上风雪极大,吹的那罗副都统的话像是远远飘到他耳朵里来的,他信不信呢,既没有不信,也没有信...

    两天后深夜,大雪依旧下的疯,霍靖祁在入夜前就让人在各个点增派了人手,留在军营中等到了夜里,东南面的城墙那边果真是有了动静。

    来人静悄悄,批的是雪狼裘衣,迎着大风雪,从上往下看,他们前进的十分隐蔽。

    若不是早有警惕,怕是要到了城墙下才会发现,年年如此,有狼族的人来了,那肯定逃不开一个打字。

    很快城墙上射箭下去,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远远的就传来了蹄踏雪的声音,城墙上戒备,霍靖祁带人走上去,那边是上百头雪狼群拉着大的战车过来。

    还有上千人的狼族士兵。

    为首的就是女子口中的勇王,他喜好杀戮,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亲征,霍靖祁和他有过几次对战,下手极其凶残,传闻他喂养着一匹狼王才能号令这么多的雪狼为他所用,而他喂养这些雪狼的食物就是活的牲畜和生擒的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