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096章 .伤亡惨重战事平

第096章 .伤亡惨重战事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场仗,一打就是一年多。

    等到了漠地的大雪天来临,漯城那边霍冬灵已经出嫁,霍家二少爷成亲,两桩喜事过后,这边的青岭战事越来越凶。

    皇上两次调兵前来,包括沈老将军手下的将士带兵前来支援,十一月时大雪很快要封山,霍府中霍靖祁已经长达有半个月的时间没有回来,柳青芜吩咐翠玲她们去青岭乡下买一些农家新鲜的菜回来,那边院门口知叶和知绿两个人带人抬着几个箱子回来,说是漯城柳家派人送过来的。

    箱子里放的都是一些日常用的东西,还有许多送给孩子的东西,年初生下硕哥儿后报喜回去,这是柳老夫人第二趟派人往这边送东西了。

    柳老夫人总是担心孙女在这边会吃苦,一年多时间未见,心里也想的紧,一同带过来的几封信中,字里行间都交代她要好好的,家中大嫂又生了个哥儿,青妍头胎生了个女儿,如今又有了身孕,小日子过的也十分的好。

    十个月大的硕哥儿还不会说话,正在学步,喜欢在床上爬来爬去,看到柳青芜低头看信,他趴过来趴在了她的腿上,伸手啪一声把信从她手上拍落,然后踩着柳青芜的腿开始攀,拉着她的衣服站起来后咿咿呀呀的要她抱,柳青芜放下信把他抱起来,硕哥儿又指门口,他要出去。

    “外头冷,下雪呢。”柳青芜拉回他的手,硕哥儿不依,啊啊着非要出去,墩哥儿进来看他,硕哥儿就更高兴了,不要柳青芜抱,要哥哥带着他玩。

    奶娘进来给他穿上小斗篷,带上帽子,这边冬雪打开窗子,没有风吹进来也不算冷,墩哥儿坐上去,再把他也抱上去,硕哥儿爬到哥哥怀里,做好,继而仰头看窗外,就算是白皑皑的一片,他也看得高兴。

    墩哥儿的性子很软,向来话不多,宠着弟弟,他要什么都依着他,弟弟要站起来,他扶着,坐下了,他就抱着他,还小心的握着他的手,以免窗框上的小刺扎着他的小嫩手。

    柳青芜这才有空清点祖母送过来的东西,知道她爱吃鲜味儿,新鲜的这儿送不到,柳老夫人命人晒了许多上好的干货给她带过来,走出屋子,外面雪大的有些大,柳青芜去了一趟厨房,那些干货多存在了屋子里架起来放着防止起霉,等她回来,这边兄弟俩已经靠在卧榻上睡着了。

    睡着的是硕哥儿,偏着脸趴在哥哥身上,墩哥儿怕吵醒他,也躺在那儿不动,就让他做靠背了。

    奶娘把硕哥儿抱到床上,柳青芜摸了摸墩哥儿,“雪下的大了,夫子来去不方便,明天可以邀请严家二少爷过来与你一起玩。”

    “那我派人给他送信去。”墩哥儿高兴的点点头,好不容易有同龄的朋友,又能说得上话,他和严家的二小子关系十分的好。

    “去吧。”柳青芜拍拍他的肩膀,墩哥儿回屋子写信去了,柳青芜回头看躺在炕床上的儿子,如今是以四叉八仰的睡姿躺在那儿,柳青芜上前给他盖了小被子,伸手轻轻的拍着被子,无忧无虑,还是做孩子好啊...

    十一月低时,和狼族之间的战争进入了白热化,一年之中接连不断的打其实是一件极度劳民伤财的事,大雪封山,狼族卯足了劲派兵前来,勇王更是数次亲征,誓要拿下青岭,再拿下漠地,完成他这么多年以来心愿。

    十二月初八,腊八这天,天还未亮,各家中都煮着腊八粥,大街小巷中更是飘起了香气,忽然东南城墙那边一声巨强,就连这边住的远的人都听见了,紧接着没有过多久,灰蒙蒙的天色又是接连几声巨响,东南城墙被炸出了个洞,数头雪狼身上扎着药弹冲进了城墙内,四处窜了开来。

    爆炸声肆起,那些雪狼身上绑着的药弹都是点了绳索的,一旦绳索烧尽,药弹就会爆炸,这时就是跑到哪儿,炸到哪儿的情形。

    守城的官兵很快派遣去追在城中乱窜的雪狼,还有的堵住了被炸的洞口,但狼不是人,速度惊人不说,伤人也十分迅猛,东南城墙被炸,那边勇王带着狼族士兵也已经到达城门之下。

    远远的柳青芜都听见了爆炸声,而且这些爆炸声越来越近,其中还掺杂了百姓的哭喊,一部分雪狼身上绑着药弹,一部分跟随者窜进来在城中作乱,见人就咬,雪狼闯入民宅,随之而来就是院子中的爆炸声,街上,巷子中,惊叫声一片。

    赶紧让人出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柳青芜让翠玲把墩哥儿带到自己屋子里来,命桑妈妈集合府中所有人,守住大门口和各个后门,把家里的能抗的刀具武器都找了出来。

    门口的管事很快就打探来了消息,东南城墙破了,大街小巷到处都是雪狼,爆炸声就是那些狼身上缠着的药弹,那些雪狼像是训练有素一般。

    柳青芜走出屋子抬头看去,靠近东南城墙那边都有了火光,随即吩咐,“狼怕火,何管事,快去准备一些火把,还有没有可以烧起来的东西。”

    “夫人,前院还有一些火油。”

    “都备起来。”

    外面的爆炸声渐渐停息下来,大概是那些帮着药弹的雪狼都已经死了,余下的尽是百姓的呼叫声,还有雪狼的嘶嚎,天未亮时听起来尤其渗人。

    柳青芜记得相公说起过那次炸死了两百多匹雪狼,如今闯进来的数目可能远不止这个,青岭镇并不大,如今大雪封山,镇子中更是无外援,除了军营里的人之外各家之间也难有人出来支援,那么就唯有自保。

    前院忽然传来一声惊呼,桑妈妈赶紧把柳青芜推回了院子,只见两匹雪狼闯进了府中,何管事他们手中拿着火把不停的吓唬那雪狼,雪狼伏低着身子,慢慢的靠近他们,在他们四周转圈着试探,试图找到可以进攻的机会。

    染了火油的布团点燃之后被扔了出去,雪狼嘶吼的吓退了几步,其中一匹朝着天空嚎叫了几声,何管事暗叫不好,它这是在召唤同伴前来。

    没多久,又有几匹雪狼窜上了墙角进入府中,其中一匹快速的窜上离他最近的一个管事,一口咬在了他的腿上,整个人被它拖着往后,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反应。

    那个管事反应过来,忍着痛把火把王那狼头上扎,都能闻到皮毛烧焦的味道,何管事赶紧上前帮忙,几颗火球下来,雪狼痛的松了口,朝着他们嘶喊,空气里的血腥味更加助长了他们的暴虐。

    零头的一匹狼抬脚趴了趴地上的雪,它似乎是有意识何管事是这几个人中的领头,深幽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何管事,张嘴露出了锋利的牙,冲着何管事低吼了一声,蓄势待发。

    正当那狼飞起朝着何管事扑过来,忽然墙上一支飞箭射来,直接射在了那狼的脖子上,本来冲向何管事的雪狼直接掉在了地上,重重的砸出了雪坑,旁边四匹狼吓的后退了好几步,低声呜呜着,那边墙上站着一个士兵,还有十来个士兵从外院冲了进来,手中拿着绳子和刀。

    看到同伴死去其余的狼警惕后退,远处传来高亢的狼嚎声,青岭城中的所有狼开始抬头叫唤回应,士兵即刻动手,抓住了其中三匹,还有一匹逃走了。

    城中的雪狼开始有组织一般朝着东南城墙那窜去,而此时,关外打起来,那些狼族士兵不再选择攻城门,而是往东南城墙那边的弱点处派兵前来,想要和雪狼来一个里应外合,直接攻入城内。

    城内外都打了起来,有些狼族士兵还想闯入民宅抓青岭中的百姓,他们其实是想再往内攻,攻到官府和那些将领家中是最好的,但城中守卫森严,哪里是这么容易打进来的,那个城墙的洞口厮杀成了一片,雪地里血迹斑斑,到处是尸体。

    这一场仗一直打到了第二天的下午,狼族这一回是倾尽全力的进攻,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兵力,第二天傍晚时还有第二匹绑着药弹的雪狼要冲进来,城中的百姓帮忙运了无数的雪过来堵住了东南城墙,要让这些药弹无法入城爆炸。

    天又黑了,大雪纷纷扬扬的下着,城内不论远近都能听到那嘶喊声,狼族攻不破城就会一直继续,直到耗尽全力,而若是大业军先被耗尽了,那么之后狼族的士兵就会对青岭进行屠城。

    狼族的勇王从继承王位开始就在打,他肖想漠地这个地方已经十几年,人会老,他也是,在最年轻力壮的时候没有夺下这里,等他年老,这就更不能实现了。

    第二天入夜之后城中的雪狼已经几乎杀尽,东南城墙那边架起了倒刺的木桩关卡,还是有狼族士兵冲进来,打的十分惨烈,而城外的雪地中,勇王下了战车亲自提武器上阵,他的身旁就跟着那能指挥万千狼群的狼王,他几乎是杀阵无敌,一人一狼直接朝着城门口冲过来。

    青岭中的百姓都在数着时间过去,柳青芜带着两个孩子留在霍府中,她的一颗心悬在那儿没有落下来过,第三天,第四天。

    直到第四天的傍晚,城外忽然一声狼嚎,紧接着青岭四周山野里响起一阵悲鸣的狼叫声,是夜,雪停了,勇王倒在狼王身侧,一腿中箭,他的刀插在了霍靖祁右肩膀上,霍靖祁的剑没入他的腹部三寸。

    昏迷之前他还能用欣赏的眼光看着霍靖祁,仿佛在说这个对手不错,任谁都看不懂这个好战狼族到底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首领被捕,战争结束,狼族带来的人没剩下几百,而青岭这边的伤亡并不比他们少,霍靖祁回到城中,这一片狼藉的青岭,大雪都掩盖不去这四天发生的一切,残破的民宅,满地的尸首,还有城外那渗入地下的鲜血...

    他们打赢了。

    很快这胜仗的喜悦盖过了城中的伤亡,消息传到霍家,柳青芜悬了几天的心终于能够放下,听闻霍靖祁受了伤,柳青芜赶紧让桑妈妈去准备衣物和药,不放心两个孩子留在家中,带着他们一块儿去了军营里。

    沿街的路上,柳青芜再一次见识到了战争残酷所带来的侵害。

    很多低矮的民宅都被炸掉了半边,墙面毁了,街边的铺子酒楼有些都倒坍了下来,街上的士兵来来回回都在运送尸体,柳青芜不让两个孩子出窗外看,耳边都是失去亲人失去家的痛苦声。

    很快马车到了军营,柳青芜抱着硕哥儿走进去,一路上受了伤的士兵被人扶着进出,柳青芜拉低硕哥儿的斗篷,牵牢了墩哥儿的手,到了霍靖祁的帐篷前,里面的军医正端着一盆满是血水的盆子出来,看到柳青芜,看着的士兵给她拉开了帘子,烧了炭火的屋子中散着一股浓重的药味,另一个军医在给霍靖祁包扎伤口。

    本来早就该处理的,一回来霍靖祁先和罗副都统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事,就一直拖到了现在才包扎。

    柳青芜怀里的硕哥儿看到爹爹,冲着霍靖祁那边咿咿呀呀了一阵,霍靖祁回头看到她们,“怎么过来了。”

    柳青芜把硕哥儿放到床上,小家伙自觉的往霍靖祁那边爬,霍靖祁伸手扶他,他攀着他的手就站起来了,看了一眼军医端走的盘子,阿了一声,又好奇的瞅着爹爹肩膀上包裹的白纱布。

    “来看看你。”柳青芜让奶娘抱着儿子,冬雪去外面拎来了热水,柳青芜小心的替他把外套脱下,看着渗血的伤口,心疼的很。

    这伤势并不能洗澡,柳青芜绞干了布巾替他擦身子,如今看到他好好的在自己眼前,柳青芜一腔想说的话都不必说了,她只要看到他好好的在她眼前,这就够了。

    不论是这几天如何提心吊胆的过,柳青芜现在心里都无比的安心,替他擦过身子,简单清洗了头发,小心的套上带来的洗换衣服,霍靖祁的气色看起来才好了些。

    “吃些东西。”拿出食盒里的粥,霍靖祁伤的是右手,柳青芜一勺一勺喂他,一旁硕哥儿看的可眼馋了,不肯呆在奶娘怀里,偏要下来和霍靖祁一起坐,坐着时那小脑袋往他怀里越凑越近,眼睛直盯着柳青芜手中的碗,看到她舀了一勺,看粥没有送到自己嘴里,不满的啊了一声。

    霍靖祁摸了摸他的头,硕哥儿觉得爹爹的臂膀好玩,站起来攀着他的左肩,在木板床上踩来踩去。

    “处理完接下来的事我就可以回家了。”尽管柳青芜什么都没说,霍靖祁也感觉的出来她在担心自己,他的伤并不轻,军营里如今实在是脱不开身,否则罗副都统早就赶他回去养病了。

    “好。”柳青芜点点头,拿起帕子给他擦了擦嘴,霍靖祁低眸看她,柳青芜淡淡的笑了笑,“家中一切都好。”

    “若是这儿安定了,再过一年我们能漯城了。”霍靖祁很想摸摸她的脸,但是腾不出手,硕哥儿不亦乐乎的攀着他的手臂,霍靖祁怕他摔着,左手还得扶着他。

    “到时候子瑜也能说话了。”柳青芜把儿子抱了过来,到了娘亲怀里,硕哥儿终于安分了一些,抱着她的脖子看旁边的哥哥,咿咿呀呀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自言自语。

    柳青芜在军营里一直陪着到了傍晚,天快黑了,柳青芜离开了军营回府中,也是第二天严夫人前来看她时她才听闻,雪狼入城那几天,严家隔壁的牧家也出事了,牧大人跟着在军营中忙,家中也没什么防范,严家这边只听一阵爆炸声,派人过去看时,牧夫人身边两个丫鬟被狼咬死了,牧夫人受了些轻伤,但是人吓的不轻,到现在都还有些精神恍惚。

    “那天可真是吓着我们了,我家也闯入了几头,还好我家老爷在,有个男人在家可真的是能镇定不少。”严夫人自己说起来仍旧是心有余悸。

    “管姐姐你可去看过了。”

    “昨天我去看了。”管氏看着柳青芜,“官府那事重审之后,牧大人再没有陪同牧夫人出来过,我邀请牧夫人那几回,牧大人也都不在家,牧夫人看着憔悴了许多。”

    再多的管氏也没有继续往下说,意思很明了,牧大人夫妇的感情不如从前了。

    “那我备些东西派人送过去。”依照着霍靖祁和牧邵越的上下属关系,牧夫人受惊,柳青芜人不去,备些礼过去也是要的,“她的腿上才刚刚有好转。”

    “好什么,不肯吃药。”管氏叹了一声,和柳青芜说话也没有藏着掖着,“要我说,这姑娘不知是心狠还是傻,这般子折腾自己,到底是心疼了谁。”

    柳青芜淡淡的笑着,“管姐姐,人各有志。”

    管氏一愣,随即也笑了,“是吧,人各有志。”这也算是志...

    接下去的几天,青岭中城门关闭,城中接连十来天每天都有士兵巡逻,已经是十二月底,距离过年并没有多少日子,城门口附近的百姓一面忙着修缮屋子,一面还要准备过年,官府中也送了不少粮棉出去,尽管伤亡惨重,但随着这一场仗的平息,人们心中都抱着从此以后都会安定下来的希望,再暗的天都不显得那么阴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