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103章 .长生,父皇病了

第103章 .长生,父皇病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钰站在那儿,十四岁的年纪,立挺的身姿像极了宫中那个比他还要高大挺拔的人,就连站在那儿望着长生的神情都有七八分的相似,只不过他的眼神要比那位柔和的多。

    “姑姑。”萧钰看着她过来,本肃着的神情忽然绽放开来一抹笑,和当年长生牵着他走进太子宫中的时候一模一样,长生莞尔,时间过去,很多东西还是不会变,“什么时候来的。”

    “到了没多久,宫中过子时,宴会散了我就出来了。”萧钰低下头去磨了磨屋檐下飘进来的雪花,长生叹了声,上台阶进屋,“进来吧,别着凉了。”

    萧钰跟着进了屋子,看着长生,踟蹰了一下,像个犯了错的孩子,“父皇问我你会去哪里,他知道了你可能回去找霍夫人。”

    长生看到他出现的时候就猜到皇上知道自己回来了,或者说他知道自己去了漠地找青芜,一路的行踪都清楚。

    “太晚了,明天一早宫里还要祭祖,你早点回去。”长生转过身缓和道,萧钰神情闪了闪,像是在下莫大的决定,半响低着头开口,“其实,那件事不是父皇的错,是我做的。”

    长生一愣,没有理解过来他的意思,萧钰抬起头看她,又怕她生气,声音低了很多,“那天在鸾华阁里,是我安排的。”

    屋子里安静了半响,长生看着他,有些不置信,“你在酒里下的药?”

    “我以为那个药只是让人睡一觉,过了出宫的时辰你还没走,那你就不会走了。”萧钰没有没有半点凌厉样子,而是慌张的解释,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我舍不得你走,我不想你出宫去。”

    那天她被人请去太子常去的鸾华阁,喝了桌子上的茶水之后人就不对劲了,昏昏沉沉的,没多久皇上出现在了那里,长生清楚的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在那之后她就有了身孕。

    事情来得太巧合,长生觉得那件事要么是皇上安排的,要么被人陷害,但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太子做的。

    “你。”长生动了动嘴不知道怎么问好,萧钰忙走到她面前,“长生,你不要生我的气,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那个药有问题,我只是不想你离开皇宫。”

    “后来知道鸾华阁里发生的事,父皇知道是我做的之后罚了我一顿,但他不让我告诉你。”

    “你说你要出宫,我就安排了人送你出去,不敢留你了。”

    “父皇派人去找你,我怕他会抓你回来,我求他若是告诉了他你在哪里他就不把你带回宫中。”

    萧钰很紧张,看着长生,像是小的时候做错了事哀求那样,“长生,我知道错了。”

    长生反应过来,看着太子脸上的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

    “长生,父皇病了。”萧钰可怜兮兮的看她,“十一月的时候寒潮来袭,父皇感染了风寒之症,本该好好歇着的,但是朝中繁忙,他的病一直没好,现在天又寒冷,他时常咳嗽,瘦了好些。”

    “你派谁去找的药,又是派谁在茶水里下的药。”长生吸了一口气看他,她生不起太子的气来,这个她照顾了十几年,从小看到大的殿下,长生心疼他的更多。

    “小喜子取的药,也是他下的,他是从太医署那边偷过来的药。”

    “偷过来的?”

    “是啊,我让他偷蒙汗药,这样你就可以睡上一天,出宫时辰过了之后你没离开,你就不会走了。”萧钰的声音越来越轻,他私心的想留下长生,并不想她出宫去,即便是就在漯城他也不愿意,她是他身边比父皇还要亲近的人,她保护了他十几年,她为了救他背上的伤疤到现在都还在,这个把他看做自己性命一样,像娘亲一样的人,他不想放她出宫。

    萧钰曾偷偷想过,长生的年纪真的当他娘亲也可以,所以在他得知鸾华阁的事情后他其实还兀自窃喜过。

    “之后小喜子拿错了药,是么。”内屋熟睡的曜哥儿忽然哭了,萧钰听到哭声愣了愣,跟着她进了内屋一面解释,“他去了太医署后找的是认识的太医,借让他配一副风寒药偷偷拿的,但是柜子外的牌子挂错了,他就...”萧钰没有继续往下说,他的视线定在了长生抱起来的孩子身上,看着那才几个月大的婴儿,“这...”

    萧钰何等聪明,往回一想就明白了长生怀里抱着的人是谁,脸上的神情又惊又喜,这可是他的弟弟啊。

    “皇上知道你出宫的事么。”耳畔传来长生的声音,萧钰点点头,凑过去看长生怀里的孩子,看他闭着眼睛只会哭,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长生,他长的和你很像啊。”

    长生转头看他,萧钰又换上了做错事的认错样,伸手敲了一下他的额头,“你都多大的人了,让别的官员看到你这样,还怎么忠信于你。”

    “我只在你面前这样啊。”萧钰有些委屈,他现在卖乖巧,长生就不会生他的气了,不生他的气说不定很快就愿意回宫。

    情窦未开的太子殿下还未想透彻其中的缘故,长生不愿意回宫不是因为他做错了事,而是因为怀里孩子的父亲。

    她本来就没想要留在宫中,更没想做皇上的妃子,鸾华阁那一次已经够意外,之后有了这个孩子,她不能理清楚心中的思绪,只能逃出宫来。

    “你该回去了,身为太子殿下,明天祭祖若是没有及时到场,会落人话柄的。”长生正色道,萧钰低低哦了一声,知道卖乖巧没有用,神情也跟着正经了起来。

    “长生,那我走了。”

    “去吧。”长生送他到了门口,萧钰回头看了她一眼,直朝着大门口走去,见到等候的侍卫时,笑容已经敛去,剩下的是疏远和冷淡。

    “殿下。”侍卫替他拉开了帘子,萧钰走进马车内,里面的小喜子替他来开了帘子方便他看大门口的情形,小声道,“殿下,您下回还能再来。”

    萧钰瞥了他一眼,小喜子缩了缩脖子,萧钰冷声道,“这件事任谁问起都不许提及。”

    “是。”...

    年初一的漯城清早就忙碌了起来,大街小巷间鞭炮声整日不断。

    霍靖祁一早出门把墩哥儿接回来,柳青芜带着他和硕哥儿去霍老爷的院子里拜年。

    霍老爷只在当初霍靖祁把襁褓中的墩哥儿带到漯城来时见过一面,那也是□□年前的事了,如今再见到这个孩子,霍老爷还是心生不起喜欢。

    不过拜年时该给的红包还是给了,硕哥儿跪下来拜年,奶声奶气的说了个新年快乐,霍老爷把他抱了起来,逗着他,“想要什么。”

    硕哥儿摊开手,“要红包。”

    霍老爷笑了,刮了刮他的鼻子,“谁教你的。”

    硕哥儿看向霍靖祁这边,又扭头过来看霍老爷,十分义气的打算不供出爹爹,嘟着嘴摇着头,“拿来拿来。”

    霍老爷反被他逗乐了,拿出一个大红包,硕哥儿抱在怀里,不吝啬的在霍老爷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谢谢祖父。”

    霍靖霖的儿子铭哥儿才几个月大,自然没有硕哥儿来的有趣,霍老爷再气霍靖祁也不会不喜欢这个嫡长孙,硕哥儿又是会讨巧的,霍老爷抱了他好一会儿才把他放下来,霍老夫人在一旁看着,脸上的笑意一直绷着。

    霍家拜年就是这么简单,拢共两个儿子,能够说话走路的就一个硕哥儿一个,勉强加上墩哥儿,那也才两个,很快夫妻俩带着他们回了厢院,霍府也无需接待什么亲戚,过年期间三房人不走动,他们就把回柳家的日子定在了初二。

    柳青芜让桑妈妈去收拾东西,她八个月的身孕本不应该走动,可一去漠地就是几年,她也想祖母他们了。

    第二天一早,外头备好了马车,霍靖祁和柳青芜带着两个孩子前往柳家拜年。

    刚到柳家门口,这边第一个冲出来的就是柳思煜,他可气着他们连几时回来的日子都不告诉他,没让他去接他们,可一看到霍靖祁抱下来的硕哥儿,和姐姐姐夫打过招呼之后,柳思煜把迎人的事交给了大哥,直接抱着硕哥儿到柳老夫人的院子去了。

    柳青芜哭笑不得,“几年不见,还是这么莽莽撞撞。”军营里的生活也没把他的性子给磨的沉稳一些。

    “他那是高兴,昨天开始就在念叨了。”柳思祺把他们迎进院子,柳青芜看着前院大门口前面的大石板屏,“还是没变呢。”

    “让你大嫂带你先去祖母那儿,都在呢。”柳思祺拍了拍霍靖祁的肩膀,“我们在前面聊聊。”

    言氏扶着柳青芜笑道,“让他们去吧,我们有些日子没见,他们可比我们还黏。”

    “大哥可是越来越精神了。”柳青芜看他们远去的背影和言氏说笑。

    她们走的慢,这时柳思煜早就把硕哥儿抱去柳老夫人那儿献了一通宝,等柳青芜和言氏到了缀锦院,柳老夫人抱着硕哥儿一口一个宝贝的喊着,硕哥儿还给她看年三十晚上弄伤的手心,把柳老夫人给心疼的。

    如今儿孙满堂,柳老夫人也是越活越淡定,家中的事有长房有孙媳妇,她含饴弄孙,有时候心性也随着几个小的去了。

    “瞧瞧我这大丫头。”柳老夫人看到柳青芜进来,高兴的和一旁坐着的李氏说道。

    “快到祖母这儿坐。”冯妈妈过来扶了一把,柳青芜坐到了柳老夫人的榻上,硕哥儿团在那儿看娘亲来了,黏到了她身旁,献宝似的给她看刚刚柳老夫人给的手珠。

    “这是曾外祖母的手珠,不能收。”柳青芜认得这是柳老夫人平日里带上手上转着静心的珠子,让儿子换回去,硕哥儿看了看她,转头把手珠换给了柳老夫人。

    “又不止这么一串,拿着就拿着了,你还让他还回来。”柳老夫人对几个小的十分宠,把手珠在硕哥儿的手上绕了两圈,拍拍他的小手,“让你娘回家收起来。”

    硕哥儿伸着另一只手在那儿拨弄珠子,柳青芜看屋子内,只有大伯娘和大嫂,二哥二嫂带着两个孩子外任去了,二房那边怎么也没来人。

    “你爹今天一早跟着你大伯一起出去了,含芳院那边,你母亲病了,思霖和青漾刚刚来过,又回去了。”柳老夫人见她环顾四周,没等她问直接说了出口,语气淡了几分,显然是对许氏十分的不满。

    “那我等会儿去看看。”柳青芜笑着让翠玲把东西带上来,分给大伯娘和大嫂看,“祖母,看看这回我从青岭带来的东西,这是已经处理好的雪狼皮裘。”

    李氏拿在手中摸了摸,“质地倒是柔和,比北岭那边买来的还要好一些。”

    “那儿一年到头下雪的日子就有四五个月,皮毛厚实的多。”柳青芜带来的不止这些,还有青岭那边商队中买的东西,“您别看青岭那儿战事多,进出关的商人也多,关外不少好东西在青岭倒是多见。”

    “我还担心你在那儿过的不习惯,你大伯娘说了,霍姑爷一定会把你照顾好的,现在看看确实如此。”柳老夫人如今对这些东西的兴趣不如过去大了,她拉着柳青芜的手,看她丰润的脸庞,又怀着身孕,如今不过也才成亲三年,可见霍姑爷是疼孙女的。

    “祖母您放心吧,他说等出了年开春,我们找机会搬出去住,到时候我就能接您过去住些日子了。”柳青芜挽着她笑地高兴,柳老夫人轻捏了一下她的手臂,对李氏说道,“瞧瞧这丫头,还真是没遮没掩的了。”

    “若是搬出来住,霍家那儿可答应?”李氏考虑的实际,毕竟还没分家,霍老爷也还健在,如今的霍家在外风评总是安定的,霍老夫人又是个会做脸的。

    “只是出来住,也没有说要分家,该尽孝的一样不会少,还是搬出来自在些。”柳青芜和霍靖祁也讨论过这个问题,拧巴着往外搬是办法,不让人挑着错往外搬也是办法。

    “还是自己过的好。”柳老夫人摸了摸硕哥儿的头,“如今你那小叔子不是也得了一子,硕哥儿毕竟比他大,里头牵扯着什么,明剑易挡暗枪难防,且不论别人是不是生了那心思,你也总是得往安心里的过。”

    柳老夫人之所以会这么想,那是因为霍家关于争家产这件事是有前科的,当年不就是霍家二房争了家产把大房三房赶出去,如今以霍老夫人的架势,谁晓得往后还会不会发生类似的事。

    “也不能让别人说这两个孩子不孝。”李氏替侄女想着主意,柳老夫人看了柳青芜一眼,“这有何难。”

    “你不是生下孩子出了月子才搬过去。”柳老夫人意有所指,柳青芜领会过来点了点头,“孙儿明白了。”...

    柳青芜在缀锦院里呆了许久才去含芳院看许氏,听带她过去的严妈妈说,不是忽然病的,已经有大半年了。

    许氏的身子本来就不甚好,生最后这个哥儿时亏损的厉害,这几年也不知怎么的,好汤好药的补着身子却不见好,半年前许家大老爷出了点事,连带着柳尚义都有些牵扯,许氏就是在那个时候病的。

    她怀着身孕不应去病榻前探望,柳青芜到了含芳院后柳青漾出来迎接了她,把她迎到了厢房内,抱歉道,“姐姐,娘这边一早吃了东西后吐了,我匆匆回来就没去祖母那儿看你。”

    “不碍事,以后有的是机会碰面的,现在好些了么。”柳青芜看柳青漾有些消瘦的面容,“就算是如此,你也得把自己的身子照应好,别累垮了自己。”

    柳青漾摇摇头,“娘还想亲自操办哥的婚事,哥不答应,娘又给气着了,爹本来替哥选了一门亲事,祖母说不好,三哥都还没急呢,娘就要哥先成亲。”

    许氏那点心思其实昭然若揭,儿子先成亲,先生下嫡子,那就早继子一步了,本来这事儿柳老夫人那边没打算插手,但是许氏替儿子选的几本亲事,柳思霖本人不答应,都给回绝了,许氏被丈夫气完又被亲儿子气,这病怎么都好不了了。

    “你三哥他是一点都不急。”柳青芜倒是觉得还能再等两年,等思煜的性子定了说亲也不迟,否则以他现在的脾气,不懂得疼人让人,成亲后日子还不得鸡飞狗跳。

    “其实五哥也不急,想等今年应试后再说。”柳青漾低了低头,“娘还想和爹商量我的婚事,祖母说我在她那儿养了几年,我的事她得过问。”

    到了许氏手里,不是亲生的她做不了主,两个亲生的现在也做不了主,心里头怎么能不憋屈,柳青芜看着妹妹,“过了年,你也有十五了。”

    “我其实也不急。”柳青漾微红着脸,柳青芜笑了,“祖母一定会给你寻一门好亲事的。”

    “不用太好。”柳青漾摇摇头,正要往下说,那边主屋那儿一个丫鬟匆匆出来,朝着厢房这边跑来,“小姐,夫人又在找您了。”

    “我这就过去。”柳青漾起来,抱歉的看着柳青芜,“姐姐,下回我去看你。”

    “去吧。”柳青芜走出厢房看着她跑去主屋,身形娇小纤瘦。

    主屋里还能传来许氏的声音,模糊的听不清楚,似乎是在骂人,还有杯碟摔碎的声音,柳青芜让翠玲和知绿把带来的东西留下,准备离开含芳院去祖母那里。

    到了门口这边,遇上了正往这边过来的兰姨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