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129章 番外一:长生

第129章 番外一:长生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3.

    太子宫中最常出现的就是这样的情形,一岁多的萧钰午睡起来,张开眼就喊长生,看不到长生鞋子都不肯穿,非要下地走到外面去找,等长生过来了,他就要她抱着自己出去,背着他去逛花园。

    从太子牙牙学语开始,他喊的最好的不是父皇,而是长生两个字,夜里有时候太子想皇后哭醒了,长生就会背着他在屋子里走上半夜,直到他睡去。

    而长生第一次反驳皇上,是在郑皇后去世两周年,太子殿下满三岁的时候。

    当时长生带着太子去了鸾凤宫,她并没有向太子隐瞒过任何关于皇后的事,这天才刚开始启蒙的萧钰为了去祭拜母后逃课了,太傅往皇上那边一说,下了朝后皇上亲自来了鸾凤宫找人,还说要罚他。

    三岁大的萧钰还不懂事,往长生身后一躲,害怕的看着萧烨,父皇从来都是待自己严厉。

    “皇上,恕奴婢直言,小殿下只是想来祭拜一下皇后娘娘,他并不是有心错过太傅大人的教课。”长生跪在那儿不卑不吭的替太子解释。

    “错过就是错过,何论有心无心。”萧烨看着还躲在长生背后的儿子,“还要强词夺理,钰儿可知错。”

    萧钰怯怯的走过来,低着头站在那儿,认错就要捱手心板子,好疼的,他只是想来祭拜母后,他没有错。

    “皇上,错也有千百种,有心无心自然要论,天若下雨,来不及收衣服都淋湿了,这也是错,可这就是无心之错。”长生抬起头,正撞上了皇上的视线,长生忙低下头来恭敬的跪着,萧烨哼笑了声,“从前就听皇后提起过她身边有个机灵的小宫女,你能得她如此这般信任,倒也是能说的主。”

    “长生愧对娘娘的信任。”长生半点没听出皇上有夸奖的意思,她没有近身伺候过皇上,可还是知晓一些皇上的脾气,对待后宫的人,皇上一向冷淡。

    “皇后能把太子托付给你,也算是肯信于你。”萧烨低头瞥了一眼恭恭敬敬的长生,再看一旁的儿子视线全落在她身上,眉头微蹙,对一个宫女如此亲近,未必是好事。

    “奴婢只是奉了皇后娘娘之命尽全力照顾好太子殿下,绝不辜负娘娘临终前的托付。”长生身子微抖,皇上在说她越矩了。

    “你也不必在朕面前发这些誓,做好你该做的就够了,错没错不是你说了算。”萧烨话未说完,刚刚怯怯的萧钰走到了他面前,仰头看着他,“父皇,您不要怪长生,是我自己要来看母后的,我想她。”

    “父皇我知道错了,我受罚,您不要怪长生。”萧钰还是怕他,可是他却勇敢的替长生求情,是他求长生带他来这里的。

    可萧烨脸上的笑却越发冷凝,一个宫女能够让太子都这么听话,这样的人如何能长留,就算是无权无势的宫女。

    “陈福,带太子过去见太傅。”半响,萧烨开口,身旁的公公过来牵着太子出了鸾凤宫,萧烨还没走,看还跪着的长生,“起来吧。”

    “谢皇上。”长生跪的膝盖都有些酸涩了,起来微低着头,萧烨随即吩咐,“收拾好你的东西,念在你当初护太子有功,提前放你出宫。”

    长生抬起头,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皇上所说的话,片刻停顿,长生再度跪在了地上,“皇上恕罪,奴婢不知做错了什么。”

    “太子为何来鸾凤宫。”

    “太子殿下是为了祭拜皇后娘娘。”

    “你若不在太子耳边说起去世的皇后,他何以会来此祭拜。”萧烨冷凝着神情看着她,高高在上,“即便是太子自己要来鸾凤宫,你作为宫人理当劝阻,何以跟随来此。”

    歪理。

    长生脑海里就只闪过这么一句话,她和郑皇后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又受郑皇后百般嘱托照顾太子,太子记得去世的母后在皇上眼里还是一件错事了?

    “奴婢不这么认为。”长生倏地抬起头看他,没再估计该避讳的身份,“太傅大人教导皇上要仁义信守,要礼仪孝道,皇上您又不许太子知道皇后娘娘的事,这不是和太傅大人所说的相悖。”

    “皇后娘娘为太子做了这么多,她并不是不能在太子面前言谈起的人,她的所作所为能够让殿下觉得骄傲,殿下年幼,需要的不止是太傅们的教导,他还需要更多的关心,娘娘在世时的牵挂就是殿下最好的慰藉。”

    萧烨不语,低头看着她,瞧见她脸上执拗的神情,不过是一个小宫女罢了,“你这胆识,是不是也是皇后赐给你的。”

    “奴婢不敢。”长生还没有糊涂到再多顶嘴几句,这又不是在现代,顶撞了领导顶多丢工作,在这里皇上不爽,她分分钟就掉脑袋了。

    可她就算是低着头,萧烨还是感觉的出来她压根没有认错的意思,身后太监搬来了椅子,他在她面前坐了下来,旧时听皇后提起过这个小宫女,这两年太子宫中上下她也都打理的不错,他应允了皇后去世前的要求,给了长生照顾太子,做主太子宫的权利,两年下来,这宫女的脾气,绝不止在他面前的这些,太恭顺的萧烨素来没兴趣。

    “不怪罪于你,说说看,哪里不对是要让太子从过世的皇后身上找慰藉。”萧烨冷峻着神情顿了顿,“说的好,你还能留在太子宫。”

    “皇上您不能把奴婢遣退出宫,这宫中上下,除了奴婢外没有人会如此真心待殿下。”长生哪敢挑皇上的不是,就算是心里头挑了无数次她也不敢说。

    萧烨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那你说说看,为什么除了你之外,没有人会比你更真心的对待太子,朕没有这耐心听你扯,皇后不是说你聪慧激灵,朕看看你如何聪慧,得以能留在太子身边。”

    刚才那忽然跪的一下长生膝盖震的有些发麻,她悄悄抬高了一些头,见皇上坐下了,规矩道,“奴婢说什么,皇上都不会降罪于奴婢。”

    “允。”

    长生深吸了一口气,要是真的被遣退还不如说痛快了再走,“皇后娘娘待奴婢有恩,奴婢答应过娘娘,待太子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太子住太子宫的这两年时间里不论是贵妃娘娘那儿还是淑妃良妃那儿都曾派人前去太子宫想要和太子亲近,但她们并不是真心要照顾太子,为的不过是太子养母的名分罢了。”

    萧烨眉宇微动,长生看不到他的神情,继而说道,“宫中的宫女,那些伺候的人也是如此,太子年幼,许多事情还不懂,只要是能在太子宫伺候,让太子亲近的,都能有莫大的好处,太子越是年轻就越容易被他们牵引,这些人哪里是真心待殿下,只不过是看上殿下的身份罢了。”

    “你难道不是。”

    “奴婢若是不伺候太子,奴婢也能在宫中寻得一处安置之地,奴婢还能如皇上刚刚所赐离宫去,奴婢这样的年纪还能嫁人,这些年皇后娘娘给奴婢的赏赐也不少,奴婢可以买几亩薄田置薄产,甚至还能买几个人回来照顾伺候奴婢,女婢的生活能比宫中自由很多。”她打心眼里不愿意这么伺候人,见哪个妃子都得跪,膝盖跪烂了换来一句这就是规矩,离开这皇宫,拿着这些赏赐,她周长生的日子不知道能过的多逍遥自在。

    萧烨也听出了她语气里对有所图这几个字的不屑,图太子利,就得在这宫中再留十年,甚至是一辈子,但他不能明白长生对离开皇宫的追求,宫中自然有宫中的好处,否则挤破门不愿意出去的人是为何。

    “你倒是够能舍弃。”萧烨笑了,笑意没进眼底,“除了你之外,所有人都图了。”

    “奴婢也图的,只不过奴婢图的和他们不一样。”长生摇头,视线微微往上,落在了他的身上,“奴婢图太子能够好好活下去,健健康康活下去,不被人害,不受人伤,奴婢图的是太子殿下纵使身上肩负重任也能够过的更好一点,更开心一点,不会因为娘娘早逝而觉得没有人关心他,皇上不也图太子能够聪明好学。”

    这些话要是萧烨信了,那他就不是皇上,活着这皇位早轮不到他来做,眼底里这个胆大包天的宫女,留在太子身边那更会成为祸害。

    “没有你,太子也能得到照顾。”

    “没有奴婢太子殿下早就不在人世了。”长生此话一出,身侧的一个太监只斥,“大胆!”

    “太子宫中混入了各宫的人,清都清不完,殿下的膳食的时常会出现一些东西,不致命却会导致殿下身子虚弱生病,当年皇后娘娘这么好的身子骨都垮了,难道不是有人在娘娘的身边动手脚,让娘娘早产不说,险些一尸两命,娘娘防的再牢都没有暗地里耍手段的人来得狠。”长生还想埋怨皇上呢,他能保护太子,怎么不保护好皇后,或者说,他不在意皇后的生死。

    长生抬头,迎上那视线,眼底的神情坚定的很,“奴婢走了是还有人照顾殿下,也只不过是少了一个事事为殿下着想,为了他的安危会不出纰漏排查的人罢了,皇上再惦记殿下,也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

    “奴婢若是又别的异想,皇上大可以把奴婢赶出宫去,在太傅和皇上的教导之下,奴婢又何来天大的本事左右太子。”长生最后低下头去跪在那儿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句。

    当皇帝的这点自信都没了,还怕一个宫女会左右了自己儿子?

    答案自然是不怕。

    “皇后还交代过你什么。”

    长生脑海里转了一圈,把皇上会担忧和皇后之前担忧的都捋了一遍,福底着身子,“娘娘嘱咐奴婢好好照顾太子,要劝住皇上,不能把他郑家送入宫的人来养,最好是,皇上能亲自教导。”

    这段话下来到最后一句这边才稍微有些让萧烨有兴趣,这番话,皇后当初倒也提起过,不要交给任何一个妃子抚养,更别交给郑家送入宫的。

    一个宫女知道的这么多,也出乎了萧烨的预料,皇后给她的权利很大,她刚刚说的那番话,他信的没几句,不过眼看着明年郑家的人就要送入宫,这宫女,是能留着。

    只是此刻的皇上还不会知道,留下了长生,将来祸害的不是太子,而会是他自己...

    长生有惊无险的得以无需离宫,还多得了一个恩赐,以后在这宫中,除了见皇上和皇后要下跪之外,其余的妃子可以不行跪礼。

    这恩赐还是以当初长生冒死救太子的名头得来的,可就算是妃子之间品级有差都要行跪礼,一个掌事姑姑凭什么不,最终是沈贵妃出面去问皇上,以一句你们还要和一个伺候太子的宫女计较驳了回来。

    最后沈贵妃暗中观察了长生许久,确认了这不是皇上想纳她为妃的前提动作这才放松了对长生的注意,是以,宫中女人之间最大的竞争是谁能得皇上喜欢,谁能伺候皇上,一个伺候太子的宫女,拿她当敌人做什么呢,再多恩赐也越不过宫女这道坎。

    只是长生出现在皇上面前的次数多了起来,第二年郑家人送郑如燕入宫为妃后,太子归谁养成了宫中妃子们想争的另外一件事,谁都想着法子要讨太子喜欢,讨皇上喜欢,还要讨长生喜欢,如此迂回战术,长生不得不时常前来朗坤殿和皇上禀明各种妃子的‘态度’。

    皇上不爱听多么官腔的话,长生当初是怎么说那些妃子的,禀明时也得怎么说,久而久之,皇上政务之余,听得多的就是各宫妃子如何献殷勤的故事。

    德妃送了什么去太子宫,沈贵妃派人做了什么,淑妃那边亲手制了糕点让太子来吃,二公主时常来太子宫这边和太子玩,玩着玩着,要拉着太子去明华宫。

    这些闹剧一样的事,皇上当笑话看了,由着后宫这么拼,直到德妃和沈贵妃同时有身孕,太子六岁,太子宫才渐渐没这么热闹。

    而这一年,长生十九岁,正是亭亭玉立的年纪,她当初有幸被选入宫当宫女就是因为生的模样好,这十几年来长开了越发好看,只是长生把自己往老里打扮,唯有如此才镇得住太子宫内外这些人,平日里也是不苟言笑,除了对近身的几个人之外,底下的宫人见到她都有些怕,所以并没多少人夸着太子宫的掌事姑姑漂亮,多说的都是那个长生姑姑有多严厉,在她手底下做事可半点都马虎不得。

    直到夏至八月,生下二皇子的沈贵妃举办避暑游园,长生跟随太子前去,意外遇到了一个人,此人最后还向皇上恳求,想要娶她为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