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青芜传 > 第130章 番外一:长生

第130章 番外一:长生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4.

    遇到成王世子是一场意外,避暑山庄前的春狩,太子年幼还不能参加,长生陪着他离开狩猎场去漯城内玩,当时换了衣服,看起来就是像富家子弟罢了。

    在陪伴太子游船时曾经遇到过成王世子的游船,成王世子先是认出了太子,才注意到他身旁侍奉的长生。

    出了宫不穿宫服,长生配合太子,穿着一身湖绿的折裙,梳着最简单的发髻,点缀着两支玉簪,湖光山景衬着装扮,更添了几分灵气。

    长生模样本来就好看,略施粉黛的容颜里不显骄纵,令人看的十分舒服,也许是萧墉看的那一眼注意到了,也许是他周身接触的没有这样的女子,后来同坐一艘船时,萧墉看了她好几眼。

    长生不是十四五岁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对他看的那几眼并不在意,太子又时不时叫她,长生顾着照顾太子,更没在意他。

    也就是游船上短暂的一个时辰,回到宫中也没有什么下文,谁都没往心上放,到了避暑山庄这天,皇上下午时到来,萧墉便开口向他求娶长生。

    这时前面湖中央的台上还有人在表演歌舞,音乐声起,这边诸位女眷妃子坐在之处却安静一片。

    萧墉先是前来献礼,献礼后才和皇上恳请赐婚。

    萧烨心情尚好,还想听听他究竟想求娶哪家的女子时,萧墉却说是太子身边伺候的一个掌事姑姑,她叫长生。

    一旁的沈贵妃只是略微一怔,随即笑着命人把长生带上来。

    长生并不知这件事,等到走上前行礼,沈贵妃看着她笑道,“你在皇后身边伺候多年,如今又照顾太子殿下,也算是宫中的老人了,并不比其他的宫人,过去皇后也信任于你,如今可是一桩好姻缘。”

    且不论成王和成王妃答不答应,要是皇上这边求到了,圣旨一下也没的反对,长生疑惑,什么好姻缘。

    “虽说身份上差了不少,不过皇上,前些日子成王妃进宫来也提起说成王世子不愿意成亲,如今他自己肯,咱们也能促成人之美。”这身份岂止是差了一点,沈贵妃却乐见得长生嫁人出宫,别留在这皇宫中,转头笑看着一直没说话的皇上,“皇上您看呢。”

    会想要求娶,之前总是见过面的,萧烨看着长生,“你可见过成王世子。”

    “曾有过一面之缘。”长生这才听明白传召自己过来是为了什么,她比别人更来得诧异,还未细想,耳畔传来皇上清冷的声音,“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长生跪了下来,“奴婢不知皇上传召奴婢前来所谓何事。”

    “下去吧。”萧烨挥手,长生起身退步离开,萧墉的视线追随了她离开,再回到这边恳请皇上时,沈贵妃这边又开口求情上了,“皇上,我看就是这一面之缘成王世子就能如此诚意,也是缘分。”

    “这件事你父王母妃可知道。”萧烨转而问萧墉,萧墉犹豫了一下,正欲点头,萧烨又说道,“婚姻大事父母做主,不是你父王来开的口,朕若做了主,也惹的他们对你们心存芥蒂。”

    这就是不答应了。

    要是沈贵妃身边伺候的宫人,沈贵妃也能做这个主,可恰恰长生是皇后生前身边的人,又隔着伺候太子这件事,除了皇上之外,她们还真做不了这个主。

    之后的事情更是出乎意料,过了一会儿湖中的表演结束,音乐声停止,周遭刚刚安静,只听见噗的一声落水巨响,坐在观景台这边都听到了,水声来源于湖中平台的后面,紧接着就是有人喊落水救命的声音。

    长生在被人推下水时就觉得冤,这都什么跟什么,而她因为没被及时救起来,在水里时候就晕过去了,晕过去的那一刹那,长生觉得冤到头了。

    她前一刻被成王世子拦下来说了几句话,下一刻就被人给推下了湖,亲临死亡的感觉太漫长了,比她当初死于车祸时还要漫长无数倍,当时车子被撞下高架时她被震晕过去,醒来后就到了这个世界,然而这次,晕厥过去前透不过气的窒息感,真切的让长生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死亡来临...

    再度醒来后长生已经回宫了,她昏迷了几个时辰,醒来后已是夜里,太子被服侍的宫女劝了又劝好说歹说去睡了,屋子里就惠姑一个人守着长生。

    “姑姑你醒了。”才九岁的慧姑端水过来给她喝,眼眶红红的,“姑姑您醒了就好,可吓死我和小喜子他们了。”

    长生喉咙里疼的很,喝了一杯水,“什么时辰了。”

    “亥时了,殿下刚刚去睡没多久,他说您一醒来就派人去通知他。”

    “这么晚别去了。”长生连个梦都没做乍然醒了过来,问及白天的事,惠姑气愤的很,“是礼部侍郎家的小姐把您推下去的,还说您自己自己跌下湖,皇上做主罚了她在家闭门思过,半个时辰前皇上才派人来询问过您的情况。”

    “宫里头有没有说起这赐婚的事。”长生头疼的靠到了身后的垫子上,真是怪事一出又一双,莫名其妙。

    “有说起来。”惠姑小心的看了长生一眼,声音低了许多,“说是礼部侍郎家的小姐把您推下去了,成王世子下水救了您,沈贵妃和德妃娘娘都替成王世子求着皇上赐婚,说是,说是若及不上世子妃,将来等世子继承王妃,做个侧妃也可以。”

    沈贵妃出面,德妃也跟着凑热闹了,真以为把她从宫中赶出去,这太子宫中就能由她们做主了,皇上压根没想让太子养到谁的名下去,借势折腾她一个宫女做什么。

    “还有呢。”长生微哑着声问,惠姑见她神情没什么变化,胆子也大了些,“淑妃娘娘她们也有说起,底下的人都在说,姑姑您赶上大好事了,就算是做侧妃也是让人伺候的份,比在宫中好多了。”

    “嫁给成王世子就是大好事?”长生哼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那命去享福。”成王世子跑过来和自己说上几句话,她这就被人给推下湖去了。

    “要是皇上答应了。”惠姑跟着担忧起来,长生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皇上不会答应的。”

    “皇上要是答应了,这太子宫中可找不出第二人这么好使。”长生眯了眯眼,就如她当初所说,太子交给谁皇上都不会全信,取其中的最为保险的,除了她之外也没别人了。

    “我去给您端点粥过来。”惠姑六岁入宫,七岁的时候被长生选到身边带着,就如当年菏泽姑姑照顾她一样,长生张开眼看她出去,视线落到床边的桌子上,那里放着几个锦盒,不知是哪一宫的人送过来的...

    成王世子求娶这件事直接让皇上回绝了,皇上不仅回绝,还给成王世子赐了另一桩婚事,就是礼部侍郎之女。

    这下宫里宫外都没话说,非要逼着皇上直接下一道圣旨没转圜余地,这些人才消停。

    到了九月,皇上开始亲自教导太子,上午太子要在几个太傅处学习,下午的时辰就去朗坤殿跟着皇上,长生几乎每天都会送太子过去,这一教导就是好几年。

    深秋的漯城很冷,下雪前迎来了寒潮,又夹着几场雨,宫中感染风寒之症的人不少,宫里宫外及早采取了措施没让这寒症变成疫病,这阵雨水过后,太子照常去朗坤殿,长生一早起来煮了姜茶给他喝,午后陪着他到了朗坤殿,不知是天气缘故还是路上受了寒,等到傍晚时太子就开始有了头疼发热的症状。

    皇上让太子留在偏殿休息,一路再回去又是一阵冷风,请太医过来看诊开药后,长生亲自去看了煎药的炉子,端药过来时天已经有些暗了,风很大,下起了雨夹雪,长生让惠姑回去拿两身太子的衣服回来,这边偏殿,萧钰看着黑漆漆的药,一面头晕乎乎的,不肯喝。

    在朝臣面前他还能学着和父皇一样面无表情的待人,可面对长生,他素来是自己什么德行就什么样,见长生进来,撒娇喊道,“长生我不要吃药。”

    “快些喝了,不苦。”长生端起碗喂他,萧钰扭头过去,眉头全拧在一块儿了,“不要,我睡一觉就好了。”

    “真不喝?”长生抿着笑意看他,萧钰点点头,“不喝。”

    “小喜子去御膳房拿鳕鱼糯粉糕,若是不喝药也不用兑味儿了,之前喝过粥,殿下您睡一会儿,明天起来就没事了,奴婢让人告诉小喜子,不必拿来。”长生端着药要放到桌子上去,萧钰转头过来从她手里接过了碗咕噜几口把药都喝了下去,末了还打了个药嗝,拧着眉宇把碗递给她,“让小喜子快点拿来。”

    “好。”长生也不说破,替他擦了嘴,笑道,“今天还特地多做了一份。”

    萧钰眼眸一亮,看着长生,“都给我吃的。”

    “若是皇上来看您,您给皇上尝尝,表表殿下您的孝心。”长生嘱咐他躺下,摸了摸他额头,还有些烫,一碗药下去见效也没这么快。

    “父皇不爱吃这些东西的。”萧钰嘟着嘴,喝了好几口水漱了药味,不肯睡了,眼巴巴的等着小喜子送东西过来。

    没多久小喜子就过来了,掸了身上的雪渣子,把食盒递给惠姑,“外头下了好大的雪。”

    拿银针试过吃食,长生先尝了一块,等了一会儿才端到萧钰面前,后者三两下就解决了一的碟子的糕点,还意犹未尽,“长生,等回太子宫,你做给我吃。”

    这边偏殿的一举一动都汇报给了萧烨,身边的太监不会说谎,李福的话一五一十,萧烨听着神情里不时有闪动。

    他放下奏章走出主殿,外头的雪很大,走向偏殿,还未进内殿,萧烨听到了里面太子的笑声,守在外面的宫人正要行礼,他抬手示意他们无需出声,走到门口,萧烨看到太子坐在床上,长生坐在床边,好似在说什么。

    这画面看上去温馨极了,看长生的侧脸,她笑的很暖,视线总是柔柔的投注给太子,时不时替他拉被子。

    萧烨有了片刻的失神,他从没见过儿子这么开心,在他成长的道路中,他扮演的永远是一个严厉的父亲,他甚至要把他的周身变的同样严厉,而恰恰忽略了很多东西。

    惠姑发现了门口的皇上,紧接着长生和太子都看到了,太子想起没吃的那一叠糕点,让惠姑拿出来给皇上,献宝似的说道,“父皇,长生做的还要好吃,您尝尝。”

    鳕鱼糯粉糕不是甜的,微咸,十分鲜美,宫中向来不缺好食材,萧烨拿起来尝了一块,难得评语,“不错。”

    屋子里的气氛没如刚刚那般欢快,太子的故事还没听完,他央求长生继续讲,皇上也没有要走的意思,长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讲,“后来,丁满和彭彭与辛巴成了好朋友,他们在丛林中开始了他们惬意的生活,很快的,他长大变成了和他父亲一样雄壮威武的狮子。”

    长生顿了顿,没好意思继续往下讲,太子见她不说了,转头看她,眨巴的眼睛,“然后呢。”

    “然后殿下您就应该早点睡了。”长生让他躺下睡觉,萧钰不满的嘟着嘴,“不是还没讲完。”

    “下次再讲,很晚了。”当着皇上的面讲孩子们听的童话故事,长生可顶着不小的压力,再者如何用那哄人的声调给太子讲故事。

    让惠姑在旁边守着,长生送皇上出了偏殿,入夜后屋檐下灯光亮处已经积累了薄薄的一层,如此下上一夜,明早起来这宫中就是白雪皑皑一片。

    “你从哪里听来的故事。”萧烨忽然开口,身侧的李福后退了几步,避开皇上和长生说话,长生微怔,脸颊微红,“奴婢从别人那里听来的。”

    “宫外的话本中可不曾有过这样的,你从谁那里听到的。”萧烨转头问她,长生本是想说听一个老人说的,可又怕皇上继续往下问,自己也答不上来,声音低了许多,“奴婢,奴婢胡想出来的。”

    沉默了片刻,屋檐下大雪的天寒风一过就冷的颤栗,长生耳畔传来皇上的声音,“既然是你想的,故事的之后呢。”

    长生愣在那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她是不是听错了,下意识抬头去看,萧烨正好收回了视线,长生没瞧见他的神情,也没判断出他说这话的意思。

    皇上没动,长生就要继续陪着,站在他的身侧,迎面是大风带进来的雪粒子,打在脸上冰冷的很,长生经不住打了个哈欠。

    第一声哈欠后接下来就是第二声,第三声,连打了八声,长生整张脸红扑扑的,双眼含着泪,看起来可怜极了。

    萧烨的眼底抿进了一抹微不可见的笑,她以最小的幅度偷偷动着腿取暖,双手藏在袖子里,冻红的鼻子轻轻吸着气,又不敢打搅他,打完喷嚏后低着头的样子极像是做错了事的样子。

    皇上转身离开,长生抬起头,看向那边的李福公公,李福朝着她轻轻挥了挥手,长生得令跪送后等皇上进了主殿,赶忙回了偏殿中去...

    自打那次之后,皇上去太子宫的次数频繁了许多,皇上常去太子宫,太子高兴,长生自然觉得好,有时候为了教导太子,皇上还会带奏章去太子宫批阅,入夜一起用饭。

    到太子八岁的时候长生不再给他讲故事,这两年里,皇上也听了不少,他就是坐在那儿长生也不能赶人,从和儿子的言谈中,萧烨渐渐发现儿子许多的观念都来自于长生,对她的便又多了一份关注。

    直到那一天,入夜后萧烨教的有些晚,萧钰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长生进来让人把太子抱回寝殿休息,见皇上靠在坐榻上,一只手还搁在小桌子上,轻手轻脚走过去想把他的手挪下来,替他把桌子拿开,扶他躺上去。

    这才刚刚碰到他的手他就醒了,墨色漆黑的眼眸深看着她,半点睡意都没有,长生已经拿起他的手了,放到卧榻上,避开他的视线,把小桌子搬到了床边。

    萧烨没有动,此时夜已深,长生知道晚上皇上在教太子论政事,轻声询问,“皇上,夜已深,奴婢在内殿收拾好了,您要不要留宿在此。”

    屋子里也没别人了,李福守在外头,长生身边就跟了一个小宫女,萧烨点点头,长生让小宫女出去端水过来,送皇上进了内殿,点灯后要出去,走到床边的萧烨伸出手,淡淡的吩咐,“更衣。”

    长生脚步一顿,折身过来走到萧烨面前,想像平时给太子更衣时一样,解开扣子脱下衣服就成。

    可事实并非如此,气氛有些奇怪。

    长生抬手解开扣子,周身属于皇上的气息太过于强烈,她摘下腰封上的挂坠放到一旁,顿了顿伸手环过了他的腰解开扣子,脸颊贴到了他的衣襟上。

    萧烨居高临下看到了她俏红的脸颊,长生很快解开了他的腰带,脱下外套,这边小宫女端来了水,长生替他卷起袖子,洗过面净过手,等长生再度进来,萧烨衣襟坐在床上了。

    “奴婢让李公公进来守门。”长生替他拉下一边的帷帐,走到另一侧时,掀开被子帮他抬脚躺上去,整个人却被他拉到了床上,背靠着床铺,睁开眼时他居高在自己的身上,双眸紧紧的盯着她。

    他的视线侵占意图十分明显,那气息充斥在她周身,诱惑着她一起沉沦。

    长生脑海里瞬间闪过许多画面和字眼,最终汇聚成了侍寝二字,她下意识伸手推向他的胸口,把刚刚撑稳的萧烨一下推到了床内侧。

    长生也没顾忌他是什么脸色,下了床之后直接跑出去了,这边萧烨从床上坐起来,神情微凝,低头看双手,刚才他怎么会把她拉到床上,压在自己身下。

    萧烨在那儿坐了良久,她恐慌的眼神,推开他时的坚决,还有头也不回逃离开去的背影,半响,他开口叫李福进来,“回宫。”...

    皇上有一段日子没有来了。

    那天深夜回朗坤殿后,皇上有长达两个月没有到太子宫来。

    没人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惠姑只知道这段时间姑姑的精神有些不大对。

    两个月之后皇上又像过去那样前来太子宫,长生心里或多或少产生了一些抵触,她怕皇上要宠幸自己,纳为妃,更怕因此要留在宫中一辈子,像沈贵妃,像德妃,像宫中诸多妃子一样,活在一个宫中,过那种日日夜夜就等着皇上来自己宫中,见则欢喜,不见则忧的日子。

    尤其是当她入宫以来见过李皇后去世,眼睁睁看着皇后娘娘殡天,皇上对宫中妃子的不在意,他宠幸谁不过是一时兴起,若要因此搭上一辈子,怎么值。

    她不敢尝试。

    长生甚至开始筹划起了太子长大后自己出宫的事,太子能独当一面时她就可以离开皇宫,届时这些赏赐足够她自己养活自己。

    长生唯一没有计划在内的就是留在宫中。

    四月初时游船,邀请了不少大臣以及官员女眷前往,长生陪着太子留在主船上,本是欢声笑语,欣赏歌舞的游船,在船到河中时忽然出现了混乱,主船上出现了一群黑衣人,目标直冲皇上和太子,那些舞女只敢蹲在地上尖叫。

    突如其来的状况,现场乱了一下很快侍卫们就把皇上和太子保护了起来,这是长生第二次这么靠近死亡,刀光剑影,船头那处还有箭矢射来,皇上受了轻伤。

    长生还看到有官员护驾受了伤,左右两侧的船只靠拢,侍卫越来越多,黑衣人渐渐不敌,除了擒获的那些,其余的都跳入河中试图逃离。

    很快侍卫跟着下水追捕,游船的计划因此打断,五艘船靠岸回去,留下一部分人继续搜索,皇上和太子即刻被护送回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青芜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小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小凉并收藏青芜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