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顶级兵王 > 944:我才不怕你动粗的

944:我才不怕你动粗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阙东进听见王雪柳的声音凶凶的,他心里觉得好笑,他知道,自己是不会去摸王雪柳的,她王雪柳也不会让人随意摸。

    “王雪柳,我真去摸你的胸,你真舍得把我的手剁掉么。你剁掉了我的手,我怎么打鬼子呀。”阙东进笑着说。

    “我们中国这么多人,你以为打鬼子就不能少了你。沒有你,我们照样打鬼子。你这个流氓无赖,不要再吵了,我真要睡觉了。”王雪柳说。

    “睡吧,睡吧。只是,我今天还真的睡不着了。王雪柳,我想,今天晚上是不是要我们睡在一张床上才能睡着了。”阙东进真的沒有睡意,他逗着王雪柳说。

    “你真睡不着,我告诉你一个好地方,你去哪里吧。”王雪柳说。

    “什么地方。”

    “李勇军带着我们去吃饭的那个酒店,你去哪里的舞厅找艳遇吧。”王雪柳说。

    “我干嘛要去那里找呀。我房间里有的是美人儿,我直接在这里艳遇不是更好么。”阙东进说。

    王雪柳想,这个阙东进还真不想睡觉了,看來还是不能跟他说话了,你要是老回答他,还真别想睡觉了。她忍着,不再跟阙东进说了。

    ……

    李梦曼感受到了李勇军的爱抚,呼吸急促起來,她真想李勇军情不自禁地剥开了她的衣服,使劲地“摧残”她,让她一夜之间成为残花败柳,她忍不住说,李勇军,你要了我,我会从了你。但是,李梦曼还是沒有说出口來。

    李勇军跟高薇岚激战过,现在正是苟延残喘的败兵,他的手虽然在不停地滚动着珍珠,但是,他自己却是情绪低落。

    李梦曼是心痒痒,情难自禁,却又落不到实处,她从渴望,到了烦躁,她本想化被动为主动,但是,长期以來的定性,让她丢不下架子,她终于难以自己,她沒有好气地说:“李勇军。够了。”

    李勇军以为李梦曼跟平时一样,到了关键处,又让自己停止了。他习惯性地停止了动作,说:“是。”

    职业性的回答让李梦曼的兴致荡然无存,她闭着眼睛说:“你下去吧。”

    “是。”李勇军走了,他有些累了,他盼着李梦曼让他离开这里,回去好好地睡一觉呢。

    ……

    阙东进见王雪柳不再回答自己,说了几句,也沒有逗她的兴致,他也闭上了眼睛。

    阙东进感觉到王雪柳的心跳很快,这是她的心跳,她竟然來到了自己的床前,看着自己,阙东进装着不知道,他想,王雪柳你不是说我摸摸你,你就把我的手剁掉么。我不逗你了,你來干什么。难道你被我玩笑了几句,你心动了。你想摸我了么。我看你到底想怎么接近我,怎么调戏我。

    王雪柳低下头,跟阙东进离得很近了。阙东进似乎感觉到了王雪柳口里呼出的热气。他悄悄地睁开了眼睛,只是睁开那么一丝儿,他相信,王雪柳是不知道他依旧睁开了眼睛的。

    阙东进看见了王雪柳的胸,她斜着身子在看自己,她的胸就显得更凶猛了,像是两座小山儿压向自己,他心里说,王雪柳,你是不是难耐寂寞了。你会拿着我的手模你的胸么。

    阙东进这样想着的时候,王雪柳的细嫩的手还真的拿着了阙东进的手,她蹲在了床前,身子不再斜着,她的胸已经跟躺着的阙东进并排着了。她拿着阙东进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阙东进感觉到了柔软。他沒有想到,王雪柳竟然主动地牵引着他的手,从她的领口进去了。

    阙东进还是装着不知道,让自己的手随着王雪柳的手的牵引,慢慢地爬着山丘儿,他感觉很舒服。

    王雪柳醒过來的时候,看见天已经大亮,她轻手轻脚地坐起來,看了看自己,知道昨天晚上是和衣而睡的,她下床,朝着卫生间走去,她路过阙东进的床边的时候,发现阙东进竟然顶起了一个小帐篷,再看他的脸上,露着微笑。

    这个阙东进,天亮了竟然做起了春梦。不知道春梦里的女人是谁。难道是昨天去跳舞了,他梦见了那个少妇。肯定是这样,这个家伙对少妇有着特殊的感情。真不要脸。王雪柳这样想着的时候,她进了卫生间,狠狠地摔门了。

    摔门声惊醒了阙东进,这时候,他的手正好轻轻地捏着王雪柳的胸呢。摔门声吵醒了他,睁开眼睛,看着天亮了,再响起刚才的梦,阙东进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怎么做春梦了。

    阙东进意识到自己顶起的小帐篷可能被王雪柳看见后,更是不好意思了。他赶紧侧着身子,让那个背着外面。他想,小弟弟,你别顽皮了,快点小下來。他想着王雪柳的摔门声,知道王雪柳肯定是看见了小帐篷,才故意摔门的。

    王雪柳出來的时候,看见阙东进朝着里面睡着,她心里暗自好笑。当然,除了笑,她的心里还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她重新躺在床上,说:“阙东进,醒过來沒有。我再睡会儿,你起來洗浴后喊我。”

    “知道了。”阙东进应答后转过身子,看见王雪柳真的躺下了,他赶紧下床,进了卫生间,不停地用凉水冲着自己的身体,同时,他小便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的小弟很听话地萎缩了。

    阙东进出來后坐在床上,说:“王雪柳,你洗嗽好了沒有。你沒有洗嗽起來洗嗽后,我们出去吃了早饭回去吧。”

    “我就等着你了。走吧。”王雪柳这下一个鲤鱼打挺站在了床上,下來看着阙东进似笑非笑。

    阙东进当是什么都沒有发现,说:“走吧,吃了早饭,我们回山寨。”

    “回山寨干什么。我们还是先到阁腊市去摸摸情况吧。”王雪柳说。

    “还是你想得周到。我们先去春园阁熟悉下地形,回到山寨后再做计划。”阙东进说。

    “这次去春园阁你一个人进去了,我在外面给你放风。阙东进,我告诉你,可别被那个醉花给迷住了。还有,注意别撞上了野狐太郎,打草惊蛇了。”王雪柳说。

    “你说什么。我就那么沒有品位么。醉花再怎么勾人,也是烟花女子。”阙东进这话一说赶紧打住了,他想起了赛花香,她不也是陪着日本人的烟花女子么。

    王雪柳意识到了阙东进说漏了嘴,她沒有接话,她只是笑着说:“阙东进,昨天晚上睡得还好么。”

    “睡得很好呀。”阙东进见王雪柳沒有揭自己的伤疤,很是感激地看了看王雪柳。

    “真的睡得很好,很香甜。”

    “真的。”阙东进笑着说。

    “是不是还做春梦了。”王雪柳笑看着阙东进。

    阙东进知道,王雪柳一定是看见自己顶起的小帐篷了,他想,我干脆承认了,免得你疑神疑鬼的。他笑着说:“还真是春梦了。梦里有你。”

    “胡说什么。”王雪柳想不到阙东进转眼间化被动为主动了。

    “真的。骗你是小狗。”

    “骗人,你阙东进是小狗。”王雪柳说。

    “行。我骗你,我阙东进是小狗。我的春梦里真的是你。”阙东进竟然笑起來,他想起了梦里的王雪柳牵引着他的手。

    “流氓。无赖。”王雪柳说。

    “说真话被人骂。王雪柳,你说,我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呀。”阙东进看着王雪柳的胸,他想把现实中看到的跟梦里的比较一下,他发现,梦里有些夸张。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你真想耍流氓么。阙东进,你再这样,我以后不会跟你单独出來了。更不会跟你同一个房间了。”王雪柳说。

    “我沒有耍流氓,我只是想看看,梦里的你,跟现实中的你,是不是完全一样。唉,不一样,梦里的你,更胸猛。”阙东进笑着说。

    “更凶猛。什么意思,我平时很凶猛么,我对你什么时候凶猛过了,”王雪柳说。

    “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胸猛不是说你的样子很凶,我说的是,你的胸,很猛。对,你的胸脯,梦里的猛些,大概是斜着身子的缘故。”阙东进说。

    “你找死呀。”王雪柳一脚踢过去,阙东进赶紧一跃,躲开了,看着王雪柳,“你别乱來,别人看见我们,以为干什么。好了,我不说了。”

    王雪柳看着阙东进,心里说,早知道你会这样,我今天早上真该一掌下去,把那个小帐篷给打塌下去了。看你怎么欺负我。

    “走吧。办正事也沒有一点正型了。你带着郑灿的时候也这样么,”王雪柳看着阙东进,想着他跟郑灿一个房间的时候,会不会也跟郑灿什么都说。

    “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不敢随便。我怕她误会,以为我真是流氓。”阙东进说。

    “哼。本來是流氓。”

    “这话不能乱说的。你这样说,别人听着,以为我真对你真的流氓了。到时候,你还怎么嫁人,我倒是无所谓。”

    “你。哼。你想对我流氓,敢么,我不是小女孩,一,不会上当受骗;二,我才不怕你动粗的,”王雪柳说,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顶级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满月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满月出并收藏顶级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