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代武修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阳火,火元之力

第一百九十八章 阳火,火元之力

作者:我是一支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娇笑声中,秦馨拉开殿门首先窜了出去,骤然间忽觉阳光白花花地有些刺眼,入目之处的景物显得格外的清晰亮丽,嗅着雨后晨间的清新空气,只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说不出的畅快惬意。

    走出观门放眼望去,只见大道在山脚蜿蜒而过,行人往来如蚁行色匆匆络绎不绝,姜敬之指着前方江边错落有致的几间茅棚瓦屋道:“那里就是远近闻名的乌凌渡,我们将在那里渡河,如若一切顺利,午前便可到达敝庄。”

    秦馨看着眼前的美景,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早已兴奋莫名,待听得姜敬之的话,更是兴致勃勃意兴高昂,不由欢呼一声,似脱缰的野马般向山下奔去。

    经过一夜的休息,姜坚果已能自己行路。杜奇见秦馨去远,招呼一声便向前追去,众人哪敢怠慢,纷纷跟在杜奇身后,呼啦啦地奔下山坡。

    到得渡口,杜奇才发觉渡口集镇远离大道,道旁只有一间硕大的茅亭,一帘酒旗斜挑,在风中不停地飞舞飘荡,似是在向过往的行人客商问候致意,又似在招呼他们进店稍息用餐。

    亭中有些杂乱地摆放着二十余套竹木桌椅,是典型的路旁的茶寮酒肆,但此处却不提供免费的茶水,只卖酒菜饭食。

    这间茅亭耸立在江边道旁一座微微隆起的土丘之顶,比四周的地面和稍远处所有的房屋都高出数尺,坐在亭中,既可回顾来路,也可观看河中的情形,既可欣赏四周的美景,也可掌握渡船的情况,不至于延误上船耽误行程。

    此时亭中已有不少人,只剩下五六张空桌。杜奇虽觉情形有些异样,但他们还是在伙计的引领下走入亭中,挑了一个中意的位置坐下,既能看到来路和河中的情况,又能看清亭中的情形。秦馨和姜坚果分坐他的左右,姜敬之和金大钏等六人又分坐在余下的座位上,枫林山庄余众自居一桌。

    杜奇刚刚坐下,金大钏便道:“公子,情形好似有些不对,此处至少有大半是武林人物,不知是否是冲着我们来的?”

    秦馨逞能道:“怕什么?大不了就与他们大干一场,就算他们全部是冲着我们来的也不怕,我才不信这些人能翻起多大的浪来?”

    杜奇早将亭中的情形了然于胸,见此处大概有三四十个武林人物,其中至少有十余高手,要是换在以前,杜奇根本不会将这些人放在眼中,但经过昨晚之事后,方知世上奇人异事层出不穷,名不见经传的人并不一定就是碌碌无为之辈,就如昨晚所见的苗老和方正明等三人,自己这点能耐与他们相较无异于萤火与烈日,确实羞于见人根本不值一哂,在芸芸人众中,说不定最不起眼的人往往就是最厉害的能人高手。

    因此,杜奇此时闻言道:“提高警惕,静观其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姜敬之道:“此处渡口河面虽不宽,但水深流急,是一处有名的险滩,以往每天都有三四条渡船渡河,可今天不知何故连一条渡船也没有呢?”

    正在桌旁等着他们点菜的伙计接口道:“昨晚收渡时渡船还在,可今早就不见了踪影,四处打听下也没有结果,连渡船上的船工都不知去向,这些客官都是等着过河的,还有一些人等不及回去了。”

    众人听到那伙计的话,皆不由面面相觑,无端地泛起一股惶惑之情,杜奇道:“姜老,此处距其它渡口有多远?”

    姜敬之道:“如果是走水路的话,上下游十余里之处皆有渡口,如果从陆路走,由于有山、沟阻隔,则需要绕一个大圈子,要走三四十里路才能到达。”

    杜奇又问仍未离去的伙计道:“小二哥可知那聋哑道人的下落?”

    伙计道:“死了,死了都快一年了,此事众所周知,客官不知道?”

    杜奇笑叹道:“我们前次经过去上香时他还在,昨晚去避雨时没见到他,还以为他外出了呢,不曾想他竟已远离人世,唉!”

    由于情况不明,又是早上,金大钏只要了几味小菜和一些包子馒头及稀饭之类的食物,这些皆是店里早备好的东西,不用等太长的时间。

    伙计刚刚转身离去,杜奇忽然面色一变道:“有大队人马正向此处而来!”

    金大钏与姜敬之闻言皆不由大惊失色,秦馨不信地道:“不会吧?”

    杜奇四下望了一望,果断地道:“快,往渡口集镇的方向撤走,姜老带山庄众人领路,金长老赶快去弄点馒头之类的干粮,徐长老、王长老、刘长老、吕长老、杨长老断后,姜少庄主跟在我身边。”说话的同时,杜奇不由分说地拉着秦馨就向渡口集镇内奔去。

    众人各依杜奇之言而行,他们刚刚走出茅亭,人喊马嘶及蹄声脚步声便隐隐传来,只瞬间便越来越清晰,不用人吩咐,众人皆争先恐后地向集镇内奔去。杜奇偶然回头一望,只见茅亭里的人纷纷跟在他们身后狂奔不止,不知是在追赶他们还是在躲避即将而来的人马,顿时引起一阵小小的喧嚣。

    此时已是蹄声如雷,只听有人大叫道:“站住!别跑!”

    众人哪肯听话停下,反而更加快了奔逃的速度,瞬即便已穿过集镇,此时金大钏已提着一袋馒头如飞一般赶了上来,在一丛浓密的修竹后避开后面众人的视线,杜奇急忙招呼大家拐下道路,在田地间的瓜果架下艰难地潜行了大约两三百丈的距离,杜奇又领着众人折向集镇的方向而行,最后伏卧在一间茅屋侧后方的竹林深处。

    他们刚刚藏好身形,透过浓密的枝叶便见到从集镇内涌出一彪人马,舞刀持箭地直向刚才尾随在他们后面的那群人追去。他们见这彪人马居然是官兵,皆不由大骇,急忙伏低身形,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众人惊魂未定,忽又听得从集镇内传来阵阵踢门打墙,鸡飞狗叫及男女老幼嘶叫的声音,他们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些官兵在集镇内打砸抢掠无恶不作。

    忽地几声惨叫传来,显是那些奔逃不及的人被追上来的官兵射杀,而这些被射杀的人很可能是一些不明就里跟着他们而逃的普通过客,要是那些武林人士,尽管前面那些官兵骑着战马,但在这野外的田地间,也不会那么轻易地让这些官兵追上。念及那些惨遭横祸的无辜之人,杜奇不由心下黯然。

    不知过了多久,官兵仍没完没了地从集镇内涌向集外,向前面那些人逃走的方向追去,听着官兵“扑哧扑哧”的脚步声,杜奇估计这队官兵绝不下于一万人,不知这些官兵如此大动干戈是否是为他们而来?

    正在众人正不明所以时,忽听官兵队中呼喝的口令由前向后传来:“贼人已逃到前面山上,快快前往围而剿之!”

    口令逐渐传向后边,一些官兵趁机说笑起来,只听一人道:“这股山贼真狡猾,我们追了多天才追到这里,把我的脚都跑大了,看来今天可以收工了。”

    另一个军士接着道:“是啊,前面那座山只有这一条路可上,其余三面皆是百丈高的悬崖,料他们插翅也难飞越。”

    又一个军士笑道:“对了,王老二你可是这一带的人,等把山贼剿灭后,我们哥几个到你家去打个牙祭可好?”

    那王老二喜滋滋地道:“要得要得,我叫你嫂子给你们炒几样拿手好菜,保证你们几爷子吃了一回还想着下一回!”

    一个军士接着笑道:“听说嫂子长得非常漂亮,你见我们去了别把她锁屋里了,让我们白跑一趟哦。”他的话顿时引起一阵哄笑。

    接着走过来不明就里的军士问道:“他们笑什么?”

    有人接着笑道:“听说那群山贼里有个小妞长得特水灵,是那山贼头的小妹子,将军大人传下话来,说谁将她捉住就把她奖给谁。”

    又有人驳斥道:“怪了,我可是听说那女贼长得青面獠牙,身长丈五,比普通男人还要高大粗壮,而且武功高强,别说我等拿她不住,即使拿住了,谁敢要那么一个骇人的玩意儿,没的弄得夜里睡不着觉。”众官兵又一阵哄笑。

    后面过来的人听到刚过去的人发笑,便又出口相询,稍前的官兵又解释一番,最后越说越离谱,竟扯上了诸路神鬼佛仙。

    众人听得这些稀奇古怪的对话,艰难地强忍住笑意,终不见再有官兵走过,有人禁不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正等放松神情说话和释放刚才积聚起来的笑意,杜奇却低声制止道:“别出声,又有官兵来了!”

    众人一听,想起刚才感受到的官兵人多势众的骇人气势,不由暗抽一口凉气,急忙趴伏在地,再也不思放声而笑和说话。

    那几人刚趴下,只见一列官兵队形不整地走了过来,有的用枪尖挑着几只鸡或鸭,有的牵着猪羊或牛,也有人提着、背着各类干肉、米面等粮食,一路说说笑笑打打闹闹,比对着手中的战利品相互吹嘘着自己的丰功伟绩。

    好不容易等这队官兵过去后,众人皆以为这下应该可以起身了,谁知杜奇凝神细听了一会,仍是低声说道:“不要动,又有一大队人来了。”

    众人凝神细听,却什么也没有听,特别是枫林山庄的人根本就不相信杜奇的话,但他们见姜敬之和姜坚果两人及最爱胡闹的秦馨皆依杜奇之言趴伏在地一动也不动,他们才不敢妄自行动,但心里却极不满意。

    没过多久,他们的不满意瞬间便被惊异所代替,只见一列列身着玄衣的汉子迅若电、轻如风地飘出集镇,向前面卷去。

    几名似是首领模样的汉子居然停身在杜奇等人藏身的竹林外间的道路旁,看着那些玄衣汉子从他们身边奔过,似是准备在此督战。

    杜奇等人不知来的是什么人,见几个似是头领的高手停在他们不远处,人人皆屏息静气,生怕给那些人发觉了他们的存在。

    此时只听一人道:“禀大当家,前方兄弟们已与官兵后队接战,请定夺。”

    另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道:“叫前面的弟兄们不要有什么顾忌,狠狠地杀!叫后面的弟兄们抓紧一点,不然没得他们杀的了。”

    先前说话那人和另一人分别高诺一声领命而去。一人问道:“大哥,不知三哥他们能否支持得住?”

    那大哥笑道:“五弟放心,你三哥是有名的智多星,武功高强,即使与官兵短兵相接,一时半刻也不会有事,更何况只是与他们在山上捉迷藏呢?”

    那五弟道:“可是官兵有一万五千之众,而三哥却只带了三十余人,确实叫人放心不下,大哥,让小弟到前面去助三哥一臂之力吧。”

    另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劝道:“大哥都这样说了,五弟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那些官兵仗着人多势从去围杀那些普通的武林人士还行,要与我们智计如海的铁山文大豪在山野之中兜圈子,他们还嫩了一点。”

    那大哥道:“四弟说得对,即便五弟你现在到前面去除了能多杀几个官兵外,根本于事无补,所以我们最好是在此静待消息。”

    那五弟道:“为了小弟的事让各位哥哥受累了,小弟又未曾出多少力,小弟实感过意不去啊!”

    那大哥道:“五弟你说这话就见外了,要知你们一再容忍那狗贼,那厮不但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竟害死五弟父兄家人等十余口,官府又处事不公,只知包庇那厮,我们做兄弟的不出面帮你谁帮你?宰了那厮还是便宜了他,为此官兵想要捉拿我们兄弟五人,哪有如此易事?”

    那五弟似有些担忧地道:“可是我们往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那大哥哂道:“大丈夫四海为家,何处不能安身立命,何处不能建功立业?要想轰轰烈烈,去投军打倭寇也行啊,实在不行,便趁机反他娘的。”

    那大哥话刚落音,忽然冲着杜奇等人的藏身处喝道:“谁?”

    本站域名修改为:请记住下,以前的域名不用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绝代武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我是一支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一支笔并收藏绝代武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