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舞飞扬 > 第七章 正一教道士

第七章 正一教道士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前来禀报的那位家丁出去后没过多久就见他带着另外几位家丁从外面走了进来,在他们身后果然还跟着一位道士。屋内众人此刻早已伸长脖子在往外张望,由于他们中很多人都没有见过那张天师长得是何模样,因此众人的注意力立刻被这位道长给吸引过去了。只见那道长头戴逍遥巾,身穿一袭天蓝道袍,年龄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面容俊秀,五官端正如雕刻般分明。远远看去,此人是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此等样的美貌似乎完全超越了男女之别,超越了世俗对美的定义,将那些盯着他看的人全部都看呆了。

    不过御飞儿倒是没有太在意这位小道士的长相,反而被这位小道士身上的几件东西给吸引住了。只见那小道士腰间左侧挂着一乾坤袋,袋子正反两面用朱砂分别写着“正”、“一”两字,而在他的腰间右侧则挂有一支紫金朱砂笔,身后还背有一把桃木剑。说起这三件东西,其实在道家的众多法器中也算是常见之物,但眼前这位小道士身上所佩戴的这三件东西看上去绝非平常之物,特别是挂在他腰间的那支紫金朱砂笔,即使是在这光线暗淡的房间内它也不时地在闪着金光,让人觉得在这支笔中似乎蕴含着无穷的法力。

    御飞儿从小道士左侧腰间挂着的那个乾坤袋上的“正”、“一”二字可以断定此人的确是从正一教来的,但从此人的年纪来看,他绝对不可能是正一教祖师张天师。御飞儿忍不住说了一句:“看此人年纪绝非是那张天师本人。”

    知府大人听到御飞儿这么一说立刻回过神来,对着那几个家丁质问道:“好大的胆子,你们几个真的是去龙虎山请那张天师下山除妖了吗?还是你们几个在半路请了个唱戏的回来糊弄本官。”

    那几个家丁吓的连忙下跪求饶:“大人不要生气,小的们哪里敢糊弄大人,这位小道士的确是从龙虎山上请过来的,大人要是不信,你可以细问与他。”

    那位年轻道士见状忙开口解释道:“大人无需为难他们几个,小道的确是从龙虎山而来,在下姓文,名奕扬,乃正一教张天师门下弟子。就在前几日,知府大人派来的这几位家丁来到了我龙虎山,想请我师尊张天师下山消灭那几个在仙霞岭上作乱的妖怪,不巧的是我师尊正在闭关之中,还远未到他老人家出关之日。不过师尊在得知此事后立刻传令我教执事长老玉虚道长,让他派小道下山助大人去消灭仙霞岭上的那几个妖孽,于是小道便随着大人派来的这几位家丁下了龙虎山一路赶到了这杭州城。”

    知府大人听了这位正一教小道士的话后将信将疑的又问道:“那仙霞岭上的妖怪个个法力超群,纵使我朝天子钦派大军都无法将其剿灭,甚至还连累了杨将军受了重伤,至今昏迷未醒,那张天师怎会让你教执事长老就派了你一人前来?”

    “大人是嫌龙虎山只派我一人前来人数太少呢?还是嫌小道年纪太小呢?要是这次单独下山来的是我师尊,那大人还会有这样的担心吗?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就仙霞岭上的那几个小妖怪,小道一人去对付足矣。”这位叫文奕扬的正一教小道士心高气傲的回道。

    知府大人听了忙赔不是道:“小道长你别生气,本官也是担心小道长的安危,毕竟那几个妖怪的本事十分的厉害,不过话已至此,本官也就放心了。哦对了,这里还有一位来自普陀山的小师父,他想随小道长一同前往仙霞岭,必要时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不知道小道长意下如何?”

    御飞儿一听知府大人在向文奕扬介绍自己,连忙站出来行礼道:“小道御飞儿乃普陀山普慈道人门下,今天能在此地与龙虎山正一教的道友相识真是三生有幸。”

    那文奕扬立刻回礼问道:“这位道兄真的是普陀山普慈道人的门下?我师尊张天师曾多次对我提起过你师父,我想他老人家与你师父一定非常的熟悉,今天能在此处与道兄相识也算是我们之间有缘,道兄如果愿意与文奕扬一同前往仙霞岭除,此行必能大获成功。”

    御飞儿见文奕扬如此看重自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立刻对那文奕扬如实说道:“你我都是同道中人,我们就不要如此客气了,奕扬兄直接称呼我御飞儿就是了。不瞒奕扬兄,御飞儿此次下山还是头一次离开普陀山,虽然在普陀山随师父普慈道人修炼法术已有十多年了,但从未有机会将所学之术用来降妖,也不知道自己所学的道家五行之术究竟有何等样的威力?此次前去仙霞岭除妖,一路上还望奕扬兄能对御飞儿多加指点。”

    文奕扬刚想再谦虚一番,一边的知府大人连忙插话道:“两位小道长莫要谦虚,虽然二位年纪轻轻,但都能将捍卫人界安宁作为己任,这一点着实让本官佩服,我相信二位此去一定能马到成功,除去那几个妖怪。”

    站在一边的白胡子老道听了知府大人的这番话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什么马到成功,我看这两个愣小子就是去送死的。”

    好在那文奕扬并没有听到白胡子老道说的这一句话,要不然他非和那白胡子老道理论一番。这时就见文奕扬指着屋内病榻上的杨将军说道:“对了知府大人,我师尊张天师在得知杨将军受伤后特意嘱咐我教执事长老让小道带一颗他亲自炼制的续命金丹下山,希望这颗由我师尊亲自炼制的续命金丹能治好杨将军的伤病。”说完文奕扬从自己腰间的那个乾坤袋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接着从瓶内倒出一颗药丸放在了自己手心中。

    “来人,速将这位小道长带来的金丹拿去给将军服下。”在知府大人的一声吩咐之下立刻有一位家丁上前取了文奕扬手中的那颗金丹给杨文广将军服下。那杨将军服下金丹后面色虽然有了些许好转,但整个人仍然是昏迷不醒。

    眼见杨将军服下了文奕扬带来的金丹之后病情并无明显的好转,众人不由面面相觑起来,这时就见白胡子老道捋着他那长长的白胡子不紧不慢的说道:“这续命金丹只能暂缓将军体内毒性的发作,却无法彻底根除他体内所中之毒。真要想彻底根除将军体内所中之毒,除老道之前说的那个方法之外再无其他。”

    文奕扬一进入这房间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位白胡子老道,不过他在看到这位白胡子老道一身普通游方道士的打扮后故意装作没看见,在他心中根本就不屑和这样的游方道士打招呼。在他听到白胡子老道突然说出这一番没头没尾的话时,文奕扬终于忍不住问御飞儿道:“这位莫非就是道兄的师父普慈道人?”

    御飞儿连忙将自己是如何与这位白胡子老道相识,又是如何激白胡子老道一起到了这知府府邸一五一十的向文奕扬说了一遍,然后他又将白胡子老道之前所说的那个解毒之法告诉了文奕扬。文奕扬在听到御飞儿说出的那个解毒方法之后也是连声称奇。这种以妖炼丹的法术他也只是听自己师尊说起过,但自己从来没有亲眼见过,想不到眼前的这位白胡子老道竟然会使用这种奇术,看来这位白胡子老道绝不是一般的游方道士。想到这里,文奕扬对那白胡子老道的态度立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只见他恭恭敬敬走到白胡子老道跟前行礼问道:“小道士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之前有怠慢老先生的地方,还望老先生宽宏大量。敢问老先生在哪修炼?隶属于哪个门派?又该如何称呼?”

    “老道只不过是一个四海为家,以算命看病为生的游方道士,哪能和小道长这样的从名门正派出来的人相比呢?你问到我该如何称呼?老道只记得许多年前有人称我为王道长,看来我应该是姓王,但到底叫王什么?老道年纪大了,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其实老道姓什么又有什么重要呢?这名字说穿了就是个代号而已,因此你们想怎么称呼老道就怎么称呼,要不你们直接叫我白胡子老道是了。”那白胡子老道其实早已注意到了文奕扬在进入这房间后的神情,知道这位小道士根本没在意自己,因此他故意这么回道。

    文奕扬见白胡子老道不仅不愿意将他的真实身份告诉自己,反而还在暗中数落了自己一番,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尴尬。好在文奕扬脑子转的还算快,他若无其事的像那白胡子老道又问道:“老先生的医术与炼丹术如此的高超,想必老先生的除妖之术也一定非常了得,为何老先生不愿替天行道与我二人一起去除掉那几个在仙霞岭上作乱的妖怪呢?不知老先生有何难言之隐?”

    “小道士你真是太抬举我了,老头子只不过学了些占卜炼药的皮毛本事,根本不会你们所说的什么道家法术,就算我去了也帮不了你们什么忙,反而还会拖累你们,倒不如让我留在这知府府内照看杨将军。不过现在杨将军已经服用了你带来的续命金丹,我想这半月之内他应该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既然如此,那老道就随你们两位小道士一起去一趟仙霞岭吧。”

    “老先生真的愿意随我们一起去仙霞岭?”御飞儿表面上看似心中十分地好奇,其实他心中已经明白了那白胡子老道为什么之前不愿意随自己去仙霞岭,原来他是怕杨将军的病情会有所反复。

    只听白胡子老道回道:“老头子随你们去仙霞岭我可不是去帮你们除什么妖的,只是为了能节省点时间。如果老道在这里等二位降妖回来之后再出发去龙虎山借正一教的八卦炉炼丹,这一来一去恐怕要超过半个月了,很可能会耽误了救治将军的时间,况且你们两个小道士并不知道那些妖怪身上究竟有哪些东西可以用来炼制解毒金丹,所以老道还是同你们一起去的好。不过老道有句话要说在前面,老道并不会施展什么法术,真要遇到什么危险你们两个可要保证我这个老头子的安全啊。”

    “老先生放心,你的安全就包在文奕扬身上。那仙霞岭距离我龙虎山不远,老先生想的的确很周到,那我们三人就一同前去。”文奕扬对白胡子老道的决定很是赞同。

    那杭州知府看到三位道长都愿意前去,心中自然非常高兴,对着三人客气道:“那还请三位神仙今日在本府府内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再动身也不迟。”说完便吩咐下人们收拾三间客房以及准备晚饭。等一切吩咐完毕,知府大人带着御飞儿他们三人出了杨将军休息的房间到知府大堂休息去了。

    等知府府内的下人们准备好晚饭之后,知府大人带着三人用过晚饭后便让三人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一晚转瞬间就过去了。第二天一大早,三人拜别杭州知府后由杨将军手下的那几个兵士带着他们直往仙霞岭而去。

    在前往仙霞岭的这一路上那杭州知府早已做好了安排,因此全程都有官家的马车专门接送,而且每到了一处官家驿站众人就会得到一次盛情的款待,然后换新的马车继续前行。

    就这样连续赶了三天的路,到了第三天傍晚,御飞儿他们一行人所坐的马车就已经来到了距离仙霞岭最近的一处官方驿站。随行的几位兵士连忙表示他们几个只能送三人到这里了,如果再往前走就进入仙霞岭的范围了,一旦进入了那里就随时都会受到那几个妖怪的攻击。御飞儿他们三人当然不想为难这几个兵士,立刻表示前面的这一段路由他们三人步行就可以了,兵士们只需在驿站等他们回来。由于此时天色已晚,三人决定在驿站先休息一晚,等明天一早再向仙霞岭出发。

    三人就这样在驿站休息了一晚。待第二天一早即将动身前,御飞儿回到自己屋内将菩萨托付给他的那封书信和师父交给他的那锦盒一起锁在了房间内的箱子之中,然后嘱咐随行的那个兵士头领,万一自己不能从仙霞岭顺利归来,就将自己锁在屋内箱子中的书信和锦盒一起送回普陀山,将它们交给普慈道人。

    待一切准备妥当,三人随身带了点干粮便告别了那几位兵士朝着仙霞岭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玄舞飞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玄妙观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玄妙观主并收藏玄舞飞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