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舞飞扬 > 第六十五章 灵魂出窍

第六十五章 灵魂出窍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奕扬和御飞儿二人随着这一位在天庆观外接引的天庆观弟子朝观内一路而来。[燃^文^书库][]乐文小说--..c-o-m。很快,三人就已来到了天庆观内的一座主殿跟前。虽然矗立在天庆观内的这座主殿的建筑面积不大,但它给人的感觉还是非常雄伟的。

    随着三人来到了观内的这座主殿的正门门口,一块悬在正门上方的牌匾立刻映入了御飞儿他们二人的眼帘,上面赫然写着“三清殿”三个大字。这时,走在前面带路的那位天庆观弟子停下了自己的脚步,随后转过身,示意二人在这主殿门外暂且等候,容自己先进去通报一声。

    文奕扬和御飞儿二人连忙回应了一声。随着这位天庆观弟子踏进主殿,身影完全消失在了二人的视野中之后,透过主殿正门,即使二人没有进入到主殿内,也能清楚的看到在主殿中间须弥座上供奉着三尊神像。不用猜,二人也知道,须弥座上的这三尊神像应该就是: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和道德天尊了。

    那一位前去通报的天庆观弟子在进入主殿之后去了没多久,就已看到他从主殿内跑了出来,并且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年逾古稀的道长。尽管他身后的这位道长已年逾古稀,头发和胡须也已花白,但他面色红润,走路轻盈,整个人给人一种气定神闲的感觉。

    二人料定此人一定就是天庆观内的观主玄玑道长了,等到主殿内的这位道长面露微笑地来到了他们二人跟前时,二人连忙上前行礼。文奕扬在行礼的同时,口中问道:“正一教弟子文奕扬拜见天庆观观主玄玑道长!小道此次前来贵观,是奉师尊张天师之命,要将他老人家的一封亲笔手稿当面呈给我教长老玉清道长。可就在小道来到天庆观外的时候,这位道兄告诉我,说我教长老玉清道长出事了。敢问观主,我教长老究竟出了何事?”

    听完了文奕扬提出的问题,这位道长一脸愁眉的回道:“二位小道友免礼了,贫道正是这天庆观的观主玄玑道人。小道友,你刚才问到你教长老究竟出了何事?依贫道看,还是让你的那几位师兄弟细细与你说来吧,他们几个与你教中的那位长老现就在我观中,贫道这就领你二人去他们休息的地方。”说完,玄玑道长便领着文奕扬和御飞儿二人一起朝着天庆观内的一处厢房而去。

    一路上,文奕扬在自己心中不停的嘀咕着,“那玉清长老身上究竟会出什么事呢?自己和御飞儿出龙虎山之后走的也是水路,这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异常事情出现,玉清长老他们一行人也就比自己早走了那么几天,他们的这一路上又能出什么样的状况呢?就算他们一行人真的碰到什么特殊事情了,凭着玉清长老的本事,他们一行人也理应能轻松化解才是啊?”就在不知不觉间,文奕扬等一行人已来到了玉清长老以及与他同行的那几位正一教弟子所在的那一间厢房门前了。

    随着一位天庆观弟子上前敲开了紧闭着的厢房房门,房间里面走出一位身着正一教服饰的道士来。这位开门的正一教弟子在看到玄玑道长背后的文奕扬之后,先是一愣,但很快他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急忙跑了出来,一把拉住文奕扬的手问道:“文师弟,是不是师尊知道玉清长老有难,特意派文师弟下山前来相助的?”

    文奕扬摇了摇头,回道:“师尊派我下山,是要我带一份他老人家亲笔写的手稿给玉清长老,并不是因为师尊知道了玉清长老出事之后,特意派我下山来相助的。”

    听了文奕扬的回答,这位正一教弟子有些失望的回道:“也对,我们几个才到这苏州城没几天,文师弟你也已经到了这里,从时间上推算,在你下山的时候,我们一行人还没碰到那件事情呢。对了,文师弟,你快进屋去看一下玉清长老吧,等你看完之后,你就知道在玉清长老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了?”

    文奕扬连忙点了点头,随后跟着自己的这位师兄进入了屋内。等到文奕扬进入到屋内后,只见屋内中央的地面上摆放着一张蒲团,蒲团上面盘坐着一位道长。这位道长面无表情,双目紧闭,微微颔首,双手立于胸前,同时双手食指朝天,其它手指则相互紧扣在了一起,整个人的身体微微弯曲,双腿盘坐于蒲团之上一动也不动,粗看上去就,这位道长的样子就像是在蒲团上打坐而已。

    盘坐在蒲团上的这位道长正是自己教中的那一位玉清长老。文奕扬连忙上前几步,伸出自己的左手往玉清长老的肩膀上搭了上去。等到自己的左手手掌碰到玉清长老的肩膀时,文奕扬心中不由得大吃了一惊。盘坐在蒲团上面的玉清长老,此刻不但体内没有了常人的体温,而且他的整个身躯也已变得僵硬无比,就如同一个已经死了很久的人似得。文奕扬急忙弯下自己的腰,仔细地查看起玉清长老的样子。经过一番仔细查看之后,文奕扬突然开口问了起来:“难道是玉清长老使用了我正一教中的灵魂出窍之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几个快给我说清楚。”

    听到文奕扬的这一连串问话,房间里的那几位正一教弟子竟然哭了起来,其中的那一位给文奕扬开门的正一教弟子一边哭,一边说道:“玉清长老真的用了灵魂出窍之术吗?这么说来,一定是玉清长老为了救我们几个才使出了这个法术的,要不然,我们几个人的魂魄早就不知道要被抓到哪里去了。”

    “一定是这样的,都怪我们几个学艺不精,连累了玉清长老。”其余的几位正一教弟子立刻附和道,随后,这几位正一教弟子哭得是更伤心了。

    听了几位师兄的这几句没头没尾的话后,文奕扬的脑子里一片糊涂,完全没弄明白整个事情的经过。这一下,文奕扬的火气又上来了,立刻指着自己几位师兄的鼻子大声训斥道:“亏你们几个还是我正一教弟子,作为一名修道之人,遇到点事情就哭哭啼啼的,这算什么?都给我停下了,不许再哭了。”发完心中的怒火,文奕扬立刻指着刚才那位开门的师兄说道:“在你们来苏州城的路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是由你这位师兄给我细细说来吧,千万不要漏过这其中的任何细节。”

    被文奕扬指着的正一教弟子连忙回应道:“既然文师弟要我来说,那就让我把整个事情的经过细细说来吧。我想文师弟应该知道,我们几个之所以会和玉清长老下山,其实是为了护送我教镇教至宝阴阳无极八卦镜到这苏州城内的天庆观这件事情吧?”

    “你们此行的任务,我在回龙虎山的时候就已从执事长老那里听说过了。此次下山,我就是为了来追赶你们的。你还是快说说你们下山之后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特殊状况?竟逼得玉清长老使用了灵魂出窍这个法术?”文奕扬立刻催促他的那位师兄,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几个随玉清长老出了龙虎山之后,选择走水路赶往苏州城。起初,这一路上还算顺利,可就在我们快要赶到苏州城的那一天晚上,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样的事情?”听到这里,文奕扬又忍不住他的性子了,不小心打断了那位正一教弟子的回忆。

    “文师弟,你别急,听我慢慢道来。”说完,这位正一教弟子又继续回忆起那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来:

    我记得那一天,我们一行人搭乘的客船才进入到苏州府地界不久,眼看着天色慢慢暗了下来,船上的船家只得将船停靠在了河岸边,然后对我们一行人建议道,“今晚只能在这岸边休息一夜了,等明天一早再继续行船,估计客船明日中午就可到达苏州城了。”大家一听到明日中午就可以到达苏州城了,心里非常高兴,完全不在意自己今天晚上只能在这河岸边暂歇一晚了。

    我们这一行人在船上用过晚饭之后,我们几个师兄弟便在船舱中休息了起来。等到我们这几个师兄弟进入了熟睡状态之后,突然,玉清长老的一声大喝将我们几个给吵醒了:“什么人?”我们几个立刻爬起身朝船舱外看去,果然,在客船的船头上,不知何时已站了一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

    随着玉清长老的一声大喝,站在船头上面的那位黑衣蒙面人跟着开口了:“快将那阴阳无极八卦镜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玉清长老怒声斥道:“哪里来的妖孽,竟敢觊觎我正一教至宝,甚至还口出狂言,看贫道如何降服于你。”说完,玉清长老快速取出一张符箓,准备施展出他的法术。

    可未等玉清长老施展出他的法术,那位黑衣蒙面人抢在玉清长老施法前先率先施展出了他的法术,同时在他的口中冷冷的回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也不知这位黑衣蒙面人使了什么样的法术?在他的法术影响下,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我们几个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阵恍惚,紧接着,我们几个的呼吸就变得困难起来,慢慢的,我们几个的神志也变得模糊起来,最后竟然完全失去了知觉。也不知道我们几个在失去自己的知觉后过了多久?我们几个突然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身体此刻居然处在了一个空空荡荡、完全陌生的世界里,而且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竟然有一个奇怪的人在远处不停的朝我们招着手。在这个怪人的不停招手之下,我们体内的魂魄竟然就这样离开了我们的身体,缓缓地朝着那一个向我们不断招手的怪人走了过去。我们几个惊恐万分的追了上去,想一把抓住我们的魂魄,可无论我怎么抓,都抓不住我们的魂魄,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魂魄越走越快,离我们的身体越来越远。

    就在我们几个不知所措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玉清长老的一声大喝:“休要伤我门下弟子。”话音一落,玉清长老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我们所处的那一个陌生世界里。随后,玉清长老飞身上前将我们几个渐行渐远的魂魄拉回到了我们的体内。随着我的魂魄重回到自己体内之后,我立刻又失去了自己的意识,之后又发生了些什么?我们几个是完全不知道了。

    等到我们几个再次醒来时,天空已经泛白,四周一片安静,昨天晚上出现在船头上面的那一位黑衣蒙面人早已不见了踪影。随着我们几个的目光落在了船舱内的玉清长老身上之后,玉清长老的身体就始终保持着现在的这个模样,坐在船舱内一动不动,之后仍凭我们几个怎么呼唤,也没能将玉清长老唤醒过来。我们几个师兄弟连忙将昨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互相说了一遍,想不到昨天发生在其他师兄弟身上的情况居然和发生在我身上的情况一模一样,并且我们几个的魂魄最后都是由玉清长老拉回来的。经过我们这几个师兄弟你一言我一句的讨论,最后我们一致认为,玉清长老一定是为了救我们几个,使出了自己教中的灵魂出窍之术。虽然我们几个以前只是听师尊说起过这种法术,并未看到过有谁真的施展过这种法术,更不曾有机会修炼过这种法术了,但我们几个相信,像玉清长老这样一位在教中有一定地位人,他肯定会施展这样高深的法术。

    听到这里,文奕扬忍不住又插起话来:“灵魂出窍之术可不是一般的法术,如果道行不够,强行修炼灵魂出窍法术,一旦魂魄出窍之后不能及时收回,修炼者将会元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像你们几个,就算是知道了这种法术中的奥秘,由于你们自身的道行不够,那也是无法修炼这种法术的,这也是为什么师尊没有将这种法术教你们的原因。当然了,以玉清长老的道行,他在施展出灵魂出窍法术之后理应能轻松收回他的魂魄。可为什么到了现在,玉清长老的魂魄都还没有回到他的体内呢?”

    “是啊!我们几个原以为玉清长老很快就会将他的魂魄收回来的,可直到我们搭乘的客船停靠到了苏州城外的码头上面,也没见玉清长老的身体上有出现任何地动静。迫不得已,我们几个只得将玉清长老的肉身带到了这天庆观,希望天庆观的观主玄玑道长能有什么好的办法。谁知这位天庆观的观主在看了玉清长老肉身之后,摇着头对我们几个说道,‘虽然灵魂出窍之术并非你们正一教的独门秘术,在其他的许多道教流派中也有相类似的法术,但在不同的道教流派之间,这些看似相同的法术,其中所隐藏的法术奥义却有着天壤之别,因此,要想帮助玉清长老收回他的魂魄,必须要由一位非常了解玉清长老所施展的这个灵魂出窍法术奥义的人才行。’听完了天庆观观主的这一番话,我们几个当机立断,决定将玉清长老的肉身带回龙虎山,找师尊相救。可从天庆观返回龙虎山,就算一路上没有耽搁,最快也要五天多的时间,加上事发后我们已在苏州城内耽搁了两天的时间,这就等于我们几个要在七天以后才能将玉清长老的肉身带回龙虎山了。我们几个记得师尊在说到灵魂出窍法术时还说过,‘施展灵魂出窍之术的人如果不能在七日之内将自己的魂魄收回,那么七日一过,他的魂魄将再也无法回到他的肉身内,同时,施法者的肉身也会开始腐烂。’想到师尊说过的这些话,我们几个心中立刻犯难了起来。正当我们几个在这天庆观内进退两难,不知自己该如何处置玉清长老的肉身时,没想到文师弟你今天突然来到了这里。文师弟,你快帮帮玉清长老吧。师尊以前经常独自教导你一些法术,不知他老人家有没有将这灵魂出窍法术中的奥义教给文师弟你呢?”

    文奕扬并没有直接回答自己的这位师兄的问题,转而问起了自己教中的那一块宝镜:“想不到你们一行人竟然在半路上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对了,那阴阳无极八卦镜现在何处?”

    听到文奕扬在问自己宝镜的下落,他的那位师兄立刻低下自己的头,吞吞吐吐地回道:“当我们几个醒来的时候,那宝镜就已不在玉清长老的身上了,我想……我想……那宝镜应该是被那位黑衣蒙面人给抢走了。至于宝镜现在的下落,我们……我们……”

    “看来这位黑衣蒙面人觊觎我教中的这块宝镜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要不然也不会在这宝镜一出正一教就让他给盯上了。如今,要想找回我教镇教至宝阴阳无极八卦镜,只有先将玉清长老救醒再说了。”文奕扬自言自语道。

    他的那位师兄在听到文奕扬这么一说之后,立刻兴奋地问道:“这么说来,文师弟你一定是知道这灵魂出窍法术中的奥秘了?”

    从文奕扬的这一番自言自语中听得出来,他应该知道自己教中的这个灵魂出窍法术中的奥秘,那么,他真的能助玉清长老将自己的魂魄收回肉身吗?而那一块丢失的阴阳无极八卦镜现在又会在何处呢?那位黑衣蒙面人抢走宝镜究竟要做什么呢?请继续关注《玄舞飞扬》。下一章节将出现本小说中的第一位女性角色,敬请期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玄舞飞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玄妙观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玄妙观主并收藏玄舞飞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