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歌长吟 > 不知道好过知道

不知道好过知道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说陈府的一连怪事引起了羽轩的兴趣,以下且看他如何应付。

    次日,羽轩带着些礼品到父亲那表堂兄的拜把子兄弟拜访去了。而这表堂兄的拜把子兄弟也就是本县县官老爷。羽轩此来可也不是和那十万八千里的表亲闲聊的。羽轩知道自己问不出父亲些什么,就打算从受礼的人下手。羽轩入了李府中后,先是与那县官套了些近乎一番,然后言语间似无意探问着陈父所托何事。

    无事不登三宝殿,远来的闲亲没好事。这个羽轩和那县太爷表亲想都是知得的。但那李县太爷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听就知道羽轩是来刺探套话地。于是就与羽轩周旋起来。含糊其辞,东拉西扯地。羽轩知道那李表亲嘴口严实得很,恐怕问来不出些什么,于是就托词走了。

    但是羽轩并没有放弃走远。羽轩在路旁小摊上买了身行头,换了个模样,转眼变成了个白发驼背的老头了。羽轩还随便在附近买了些茶点等杂乱玩意,还又放了几块大石头,又特意吩咐要包的精美些,然后又朝李府走去。

    羽轩一坐下就拿出手上的一大包精美包装的礼盒,放在桌上单手按着。羽轩立先开口问道:“我家轩少爷没问到些什么吧?”李知县赶紧回说:“没有。”

    羽轩搭手把放在桌案的礼盒推向了李知县手边:“这是我家老爷专门挑的一些小心意,还请笑纳。”这李知县本来欲伸手接拿的,可是一听羽轩的话后立即缩回了手。说道:“陈兄的好意李某心领了,但恕李某实在无能为力。”

    羽轩赶紧顺势接道:“不不不,李大人怎么会有办不成的事呢?这事对李大人来说只是小菜一碟而已罢了。”

    李苦笑道:“您就莫再高抬李某来笑话了。陈公爱子从军之事上头有人压着,李某区区一介县丞有何能耐与上官相对呀!”

    “从军”羽轩好似猜到了些什么,

    “哦!这又是怎的回事?”羽轩继续问道。

    “现杨,云,景三州府征军,征调大权全掌握在云州宗王那。云州宗王又将征调大权全交予和城华太守手上。这华太守说来也奇怪,下令非要今次受征者必是本人,不可寻他人代替出征。还硬说是什么‘为加强国人的忠君爱国,不惧舍身之德,复始帝开国制举……’说了一大通,不知所谓。以往本都是可以自家买幕人代替出征,朝廷也不曾理会。李某还听说连那永安候的爱孙也要被征去,永安候为此数次上表德皇陛下。但陛下却反倒嘉奖了华太守此举,还鼓励其他州府从此皆以此为榜样。那永安候知晓后,即时气倒于地,至今还卧病在床不起。永安候那爱孙也吓得险些上吊自杀……”

    如此一来羽轩就已全然知晓原由来去了。华太守这招真是毒辣呀!借征兵之举光明正大的置我于死地。

    “但被征去也不一定就会死啊!永安候爱孙也不必如此急着上吊寻死~~哎!”羽轩感叹道。

    “兄长此言差矣,你是不知此次征军的来意啊!此时上吊死了也免得到时活受罪得好。”羽轩不解?

    李知县继续解说道,“此次被征军者乃是去和北方蛮族,这蛮族人生性凶残,食生肉,饮鲜血而生长,所俘战虏皆全为畜玩。蛮族人还会用各种生不如死的酷刑来折磨玩乐,宫刑、焚刑、镬烹……。所以才有人宁可现在去死也不愿去受这活罪。”听了李知县的话后,羽轩心似被瞬间冻结住了一般……

    回到府中,羽轩耳旁一直仍响着那李知县的一番话,“皆为畜玩,生不如死……”

    “这是报应吗?我杀了梦娘现在就要去找她了。那宁儿,宁儿——那你的何时才到……呵呵呵”。羽轩冷笑着,笑的很痛苦,很无奈……。

    忽然,羽轩站了起来:“不,不行。我绝对不可以就这样放弃,绝对不行……”

    “我要活着!活着!啊——”

    这一声吼叫好像使羽轩又活过来了一样。羽轩开始不断得在脑海里打转,思考着活下去办法。可羽轩想着想着竟睡着了,睡梦中又出现了那个梦。梦中先是与那老居士相遇的情景。紧接着就响起了震魂摄魄的擂鼓战嚎,厮杀兵戈的声响。眼前出现了一片布满遍地死尸的沙场。远处,山头好像有着一大片黑色的东西。稍微近了些,好像是一个人,那人被一群穿黑色袍衣的士兵围困着。看那人服饰像是个将军,而且白色的袍甲被厮杀的鲜血染成了红色,中间只有微微的原来袍白色......

    近了,更近了,这次终于可以看见那人的脸貌。“这感觉怎么那么熟悉,好像,好像……不,不会,居……居然……居然那白色的袍甲下的脸貌就是再熟悉不过的人——自己”

    自己的模样

    羽轩身披白绒袍甲,手拿一杆样子奇怪的兵器。好像是杆长枪吧!整枪大身透明晶白像是金刚石造制的,中掺附有金银宝饰雕纹;枪头长七、八来寸;杆长五、六……。羽轩艰难得与围剿上来敌人厮杀着,一枪贯穿一围起士兵的胸膛,士兵的血洒满羽轩的脸,渗入了眼中……

    “啊!”

    ……

    羽轩被梦中的场景惊醒。此时,忽然桌案上被风吹来一张纸稿,纸稿上正是羽轩写老居士的那两句话.

    “镜花蝉壳护替主,燕迁云营涅盘生。”

    羽轩盯着这两行诗许久,忽然眼睛冒现芒光。

    “前句应该是说我遇刺,后句想是测从军,燕应该是说我处地燕城;云营像是指云州新军训练营府;涅盘生应该是教我置之死地而后生。也对,我若从了军即可避开华太守的迫害,而且从军后也还是有机会保命的,全是那李知县一吓,害得羽轩全然忘了。原来当朝有法规定军兵可以用兵试以才任职予中举者。如此一来羽轩如若可以中举就有机会能调离远征行列,而且还有可能干一番大事,为林宁洗冤报仇有望。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歌长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卿衫不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卿衫不改并收藏歌长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