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歌长吟 > 第三十九章 给你唱首歌

第三十九章 给你唱首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前说羽轩发现了府中玄妙俞想俞来兴趣了。

    这羽轩寻思着就到处翻查府中上下,想着有无上家人留下的旧籍线索,查着有无府中建筑结构图纸。果然终于找到了一份大致的草图,这是后来的继承此宅者构画的。羽轩就按自己八卦图学细看之下不难看出内里其中的乾坤,羽轩肯定这宅子内藏玄机。但这羽轩却已经难再查出什么,羽轩寻思着准备要到那被烧毁的部分宅地了看查些玄机发现。

    羽轩其实是如此猜想着“如果这没被烧毁的宅地如果有发现恐早已经让先前的家伙发现了。然,只有这部分被烧毁比较神秘,而且昼夜传来的那怪声,什么妖魔鬼怪的就是冲这来的。再者那已经被烧毁的地方还正是本宅最重要的主府(即后方府地,府中央为主府,可羽轩这府却有两个主府,一个前面,一个后面,也可以说是没有主府。)故大有可能藏了本宅最重要的玄机。”

    羽轩来到主府前那已经被毁坏的后宅,宅道附近已经被封了条子。条子已然褪色的没有却不见掉下,年份应该很久了吧。因为宅子已经被烧毁坍塌的埋了道,而这唯一可以入去后宅的左右两条弯宅道就被封了......

    此宅坻建筑奇特,大部分建在天险美景中,看似大道通畅,若不细行来还真不晓得其之十有七阻,宅道蜿蜒崎岖难行,九曲十八弯绕的人头昏眼花。

    羽轩知道要进去是不可能的。

    两旁宅道光目测起来恐就要清理数月至年,而且只是羽轩看到的一部分。此道如此奇特难行,也还不知道能不能清理呢?就算是可以也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羽轩可没那个闲钱。

    但羽轩既然来了兴趣也不能就这样空手而归啊!

    羽轩呆在那面前看来数久。

    此道与后宅是唯一可通的道路,中间好是出了一条裂痕正正隔断了前后两宅的部分。此是一条长线峡分断了前后,崖光滑无地可立足,下是深不见底的潭水池。水道与城中外的大江海相通于一水之源,可见其之险,两宅相隔数百米。现在唯一的道路没了。我除非是变成大鸟飞过去,不然是进不去了。这怎么办啊?

    “有了!”

    羽轩呆坐了许久好似想到了什么,终于起了身回了去,吃饭先!天都黑了。

    羽轩跑去了前先自己从那侍郎暂管要来的兵械营杂物处里找寻些可用的东西。

    羽轩在那兵械营只要了张破烂拆解三弓床弩带回府中研究。修理改造了些,将原先的弓床加大了近半倍。辛亏羽轩熟读兵法,和那奇门械术。故对这个是小菜一碟,而自己曾经也做过小的模型。——(爱动手的孩子,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次日,羽轩再来到了那毁宅道前对崖。将三弓床弩系上了一条长数百里的麻绳,放将一箭到那后宅崖去,可是,那箭却在近半道崖处掉了个下去,羽轩叹气

    “果然还是不可以。”

    此招不行,再想……

    这日,羽轩正在府中闲玩爱鸟,玩着玩着就叹息道,

    “唉——

    “不知道那白炎怎么的了。嗨——”

    羽轩自从回朝不忍心就放了那白炎,自此不知道怎的经常念起那白炎。可惜了。

    “先生有人找你。”

    武胜叫道。

    “哎。武胜大哥。羽轩小老弟我早已经请您不要如此如此的叫唤了,叫我弟字怎么的…就不可以…...”羽轩正对武胜说道,那旁就冒来一人。

    “羽轩小将军,久仰久仰。”

    来人是一个白秀的青年才俊,身高七尺余,棱角分明,清瘦素俊目,着青白蝉衣,腰系白锦碧玉束,玉冠束髻。

    羽轩见来人是不认识的,就开口问到,“公子是?”

    “哦!在下唐突了。在下到此是要代人向羽轩小将军赔礼道歉来的。”

    “赔礼道歉”

    “对”——

    “我家妹妹蛮顽无礼了,还请羽轩小将军解谅些。”

    “你家妹妹?”羽轩疑问道

    “对,我家妹妹是公守宗家那最幼位闺秀公守茵。”

    “公守茵是公子妹妹,那您就是……

    “在下公守分家公守棋,那公守茵乃我堂妹。”

    “哦——”

    “公子请入座。”

    接着俩人就于座饮茶谈聊起。那公守棋先是客套着询问羽轩家中状况,话言词间也是彬彬有礼,毫无贵族子弟的淫尊傲态。羽轩与其也谈的很是尽兴。

    “羽轩小将军,巡回一趟归来应是有些见闻?”

    “的确,羽轩此次确实见闻颇多。”

    “公子请不要再笑称羽轩‘将军’此称了。羽轩一介布衣无管无职,着实担待不起啊!”给带这么大的一顶帽子,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好坏?只知是弄得羽轩自惭推说道。

    “不不不。”

    “羽轩小将军以将军称之,甚妥,恰当不是吗。”那公守棋回道

    “羽轩小将军在泉州府所能棋是早有所闻了……也是......将军此称确实不适合,先生此词方是贴切些。”

    那公守棋忽然转说道,“先生所献三计,解国库之空虚,赈灾之要款,开国库长久入收新道,解决了以往常年的重征杂税,缓解了民众,平抚了民心,解决了平理内祸之先要源,可供将于外尽心治戈乱,儒于内尽心理于政,解此燃眉之急。先生一词,甚妥。”

    “恩!”

    “公子如此这番话羽轩着实不解了。”羽轩一脸奇疑

    “真人不妄言。先生之才,棋早已察觉。仁在朝堂上所言想尽是先生所意思吧?仁与我自小亲识,仁是如何我一清二楚,他断不会有如此高见,也无如此决断度量。割换贺州,嘉州,杉安等地新奇胆大提议,绝非仁之性情。”

    “既自从仁旁有了先生后与往大不相同,竟然也会与朝中臣下交流来往熟常。”

    “再从伐蛮还朝后又得到了陛下的赏识封了礼部尚书郎一职。棋还闻知那伐蛮时是以一战擒杀敌军大将而成,近细知,那时蛮军夜袭本是败逃。忽然,一将军下令命众人原地待命,又命会水的军健着人砍了几木桩入水,接着石桥就塌了。后好似是说是某几位将军合力擒杀那蛮军大将。遂说来自是评书人语,但不见不可信。就那时林中迷雾蒙目,至于是谁人等,棋还不闻知,想其中必定有王博与先生吧。王博文武状元我自认识得,其才艺我了然于胸。至于先生泉州校场之事,棋也是闻晓,而……”

    那公守棋一旁说着,羽轩心里念叨着,“这家伙到底知道我多少呀!好像把我看透了似得。果然是个心思缜密,善于洞察声色之人。不去当间谍可惜了。这二大爷的,到底收集了我多少资料?”

    “如果先生概不承认也可。但先生出使那蛮夷险地还可全身而退也足见先生能耐。先生还欲谦虚?莫不是欺棋否。”那公守棋说道

    羽轩想赶忙称不是,却既以默认。

    “棋只想问先生为何来助十二殿下?值否?”

    公守棋问道。

    “无为何,殿下待我甚好,礼贤下士,仁德待人。自古伯乐难识千里马,千里马即只可大隐隐于市。愚下不知道是可认善马。但现在有十二殿下如此的高志明主,羽轩自然应该执马持蹬,尽犬马之力,不负殿下也不负自己既同荣共辱。”羽轩如实回答了。这回羽轩唱的好听吧!会说话吧!(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那公守棋不再问了。只是笑笑着与羽轩饮茶食果,谈聊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歌长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卿衫不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卿衫不改并收藏歌长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