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歌长吟 > 第六十三章 初婚

第六十三章 初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说李昂成功了。终于是抱得美人归。当天乘热打铁紧紧不消半日就把准备好了的东西抬到了白家。本来白家老头子是不要得中男子一切聘礼的。开始那李昂硬是不肯,午时未至翌日巳时即抬来花轿,硬是接了白家娘子去了府中,当夜就行礼洞房了。

    卯时的清晨真是好。

    洞房花烛夜,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果不然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心里都乐开花了。小结新婚夫妇自然是要恩爱些,巳时男子方起,而娘子就早早就已开始去了厨房烧菜做饭,又拿来了布巾,面盘,见官人未起重来了数次,深怕那水冻了凉坏了夫君。

    “娘子你这是做什么?这个让下人就可以了。你一个大小姐怎么可做这种事。”男子叫唤着,怒叫“哪个崽子不想活了,快给爷滚过来。”

    “夫君莫怒”

    那娘子赶紧上前扶着男子的肩,轻语缓道“夫君莫怒,女子本即是三从四德,我先虽是白家闺主现却也是夫君的娘子,做娘子的如果不好好侍奉夫君岂不乱了纲常,出来笑话,惭愧了奴家不是?”

    男子听着那娘子的回话很是动情,抓捏住了那娘子的芊芊玉手,很是绵绵情意的双懵对望着。

    “啊”——“怎么的。弄疼你了?”

    男子拉着女子的小手一顿细柔吹嘘,很是认真,数久方才问道放手。

    “不好了,不好了”

    一矮个子的男子跌跌撞撞的闯着入了房中。——“混账!”

    矮个男子因为冒犯了男子正与娘子缠绵的景象,喝着又退出了房外。“夫君有事,奴家我先去为夫君与兄弟热热些吃食。”娘子走过后矮个男子赶紧边问着安,即冲入了房中至李昂面前。

    “什么事?”

    “爷,不好了。那姓文的到处说,到处骂,戳咱脊梁骨说。胡说咱们是什么暗箱操作,蛇鼠一窝,背地里咱们和那白家串通勾搭,而且说那白娘子本是个淫荡的娃儿,蛇蝎心肠,经常到西郊林外与姘头汉子偷奸......还说咱故意弄了这场戏,就是为了装模作样抬高自己,愚弄父老居心叵测。现在城中内外人人议论着,都说......"

    ——"够了!"

    李昂此刻怒目圆睁,血红燃的颜色冲刷了一切,似那烧天的怒火,火红红的。

    “你——

    ”老子要你把那姓文的封上嘴巴子,割掉舌头,挖下双眼,砍成七八段剁肉泥!"

    ——啊!“可恼!”

    李昂怒的将周旁的洗脸盆连同架子与水尽打湿在了地上。

    “怎么了?怎么了?”

    一旁正好进来的娘子白月忽然见得李昂如此动作赶紧吓得退躲一旁连声叫问。

    “没什么,没什么。不怕,不怕。”李昂一个迅步,一把将那白月搂入怀中。安抚着。“没事,只是手滑。没事没事了......

    莫名其妙的李昂安抚好白月走后,矮癞子旁又出上来一个书生,说道:“爷,现在当务之急是必须封锁消息,切勿让白小姐和老太爷们知道。再......”

    “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还这么磨磨叽叽的。当初若不是你说担心杀那书生会惹来麻烦,自己会妥善处置。如今怎么了?”李昂很是责怪的对这那书生。

    “小的本来是打算生米煮成熟饭他也无可奈何,再给他点盘缠,轰他回老家就是了,怎奈他...他......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拍拍拍,拍拍拍

    “够了”

    书生连打了自个数十巴子,红肿着脸还不忘上劝道:“现在杀那姓文的太明显了,不如交给小的们把他骗出城外再请癞子爷带人出来了结他也不迟啊!”

    “好了,好了。就依你。”

    近日,虽然那白月新婚未久是不可出门的,但因为夫君近来忧心忡忡老是易动肝怒,却也不知道个所有然。而且大伯他人老了也感觉着身体有些不适,白月即想去那青云庵求个平安。

    白月招来府中仆伴启程去了青云庵。此一路上不知怎的老是觉得街上左右怪异,祟祟窃言,却不时把目光对准自己,当自己回对望去时又闪烁回避......

    终于。白月是到了这青云庵了,听说这的庵庙不管老少幼儒,贵胄平贱都来此参拜,香火鼎盛不绝远达十里内外闻。

    白月开始落下轿步行入庵,一连数百过千的高低台阶,女子一步一步开始踏上,还未到半山腰同行人早已疲惫不堪,心中口中苦叫久已,可却见那女主不唤半声也不称累,只好休嘴,同走着。

    达半山腰。同仆伙伴早已疲惫不可动弹;“娘子,歇歇吧!”

    白月回望左右,见确实是累了众人即使人歇歇,自己却也真的早走不动了。

    “哟——不是白家的娘子吗?这的如此在这地歇息。呵——”

    一道前来了俩壮夫挑着一个男子坐着那山轿子刚好要过女子,却不想让女子众人挡住了去路。

    白月赶紧起身知是自个失礼了,退着到了一旁。

    “果然是个有模作样的柑子,不道是没有人就毕露现显出原形了——呸”男子对着那白月表现出一副不屑,竟还吐呸一声,道是对着那白月的裙脚去了。

    “你这个是什么意思?这泼皮无赖!看你仪表堂堂,却不屑是金玉其外.......

    “爷办妥了。”矮个子的癞子报禀道

    “爷放心,那臭小子必是粉身碎骨,死无全尸。怕这会早已让野狼还是什么禽兽的,饱餐一顿着做餐品尝呢!”

    “好,癞子你这次办的好。”李昂很是一顿夸奖了那癞子。李昂还又开始从怀里掏出个什么,嘱咐道:“来,癞子,爷有件事让你办。你拿着这牌令去洪城支会一声。爷近来身体有些不舒服。就说我不去了。”

    “爷,这不妥吧?”一旁书生又上来道。“爷小的觉得倒不如叫癞子哥先行去打理些,爷稍迟些去,这次是主老的大会不去也不打声招呼,就这样敷衍随便着。怕不妥吧。”

    “恩。”李昂认为也是,即道:“就这样,癞子你就照着刚才他说的去吧。”

    近来,白月也不知道是怎的,也开始跟失魂落魄起来,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就连府内出外回人的叫门声一惊一乍的,竟连鸟叫声也可以以为是有谁在叫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歌长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卿衫不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卿衫不改并收藏歌长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