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歌长吟 > 第六十八章 香消玉殒

第六十八章 香消玉殒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明日李府的丧事就要完结了,这日是最后一天。

    “这是无哀大师开光过的佛珠舍利子,净心大师也加持过今日送来。嫂子可随身带着保佑小爷。”

    月黑风高,此时一个房屋中却聚集着四五个人站立着围对着这一老大样的人上坐。

    “这都是小的们应该做的,应该做的。”

    “好。”

    男子说着从那桌案上拿过几锭亮闪闪的大银,掷给了几个。那几个看见这白花花的银两直冒精光盯着,手不断弄捏着,咬一下。

    “你们几个这次干的不错,来,爷敬你们一杯。”说着,老大的先举杯道

    “不敢不敢”众人几个说着也跟着那老大从桌上拿着几杯酒,齐饮而尽。

    “厄——你——

    众人不知怎么的皆倒瘫在地上。那上位坐着的从椅子上下了来走到那几个身旁,用脚踢打着,还用劲一脚将其中一个一把踢到了那墙角边。“一群蠢猪,都蠢到这个份上了,我要是不杀你们那爷我岂不是连蠢猪都不如了。”男子轻视不屑的目光踩着那脚下的人脸上,似是他们活该如此一般。

    同样的风高夜,一府荷花池旁此时孤零零的待着一个人,一朵即将凋零的落花,本应该是傲然姿态的时候却如此寂寥,散发的尽是哀苦的气息,悲静的如死物。

    “嫂子何苦如此哀痛,人死不能复生,节哀方是。”

    不知何时自己身旁窜出的男子,想必是那自己沉浸在哀念过去时来的吧。

    男子上前于石墩与女子对坐,忽的过手拦下那白玉瓶。“嫂子莫再喝了,对腹中孩子不好。”

    “孩子,什么孩子。我吗?”女子醉醺醺的胡言乱语着,看来想必是喝醉了。

    男子夺拿过白玉酒壶,表示不让她再喝下去了。

    “你替我?好,干。”

    男子真一个猛饮奉陪佳人。此时男子觉得这面前的女子格外可怜,哀伤的她不惹厌反而显得十分楚楚妩媚。女子怕是真的喝多了,一个倒葱势儿倒在了男子怀里。不知怎的,男子迎面扑鼻问来一阵怪怪的香味,想是那女儿家的体香吧。说真的,这自己走南闯北,左拥右抱有多少女人自己也数不清了,但总觉得这人妻是最妩媚的,而现在怀里的这位新婚燕尔不久却孤苦伶仃的女人更是让人疼惜。自己勾搭了自己手下的多少,但比起这大嫂总觉得逊色不如,比不了。

    此时女子正因为醉酒酣睡,微微的可以感觉到她那呼吸出的气声。男子看着,慢慢将手搭在了女子的肩上,开始抚摸着,向上,那乌黑的长发是那么柔顺,淡淡的发香,似是那狗崽子嗅香菜般,熟悉的感觉,男子好像上瘾了。女子睡得很甜,很甜,完全不知道现在正在发生什么,任由那男子游走在自己头上,脖边,胫间,肩上,白玉般肌色却胜如婴儿那柔滑软嫩的手上,根本感觉触碰不出那是肘骨只觉得哪里都是浑然如依,没有半分骨感。这正是有“玉奴羞花态,飞燕玲珑姿”。

    男子愈发不可控制,放肆的右手游走女子全身遍处但这只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根本就不能满足男子此时的情欲。此时,面对着这样楚楚妩媚的哀西施,自己这种放荡花柳的子弟怎么可能放过,反正没有人,不管了,先他妈的三七二十一上了再说。

    男子开始将女子的衣物一层一层的扒下,终于只有最后一件了,男子此时的兴奋刺激的居然使自己脑袋有点晕乎乎的,终于,都没有了。男子忽的一个倒......

    “怎么不见了,快找”

    这李府这日不知道是怎么了喧闹嘈杂的,完全不似是个刚刚办理完丧事的主。此时府中四处进进出出,人来人往弯东绕西的,都好似那蚂蚁大搬家一般。

    “嫂子呢?我问嫂子呢?”一个矮个男子怒声喝问着周围的家丁,那气势似是那威武,正要开口吃人的狮子一般。

    “什么?嫂子不见了。”

    此时李府又聚集来了几群人,当中的一个长老般的人开口到,“怎么不见的。你是李主老的副手居然可以让个娘们在老李出殡未完之时消失。你是干什么吃的。”老者怒斥。

    届时一旁有来了一个声音。“好了好了。现在找人要紧。这是老李的地盘,癞子你赶快查查那大嫂还在府中没有。”

    “林主老,我们已经把天都翻过来了还是没有大嫂的半点踪迹”

    “林主老,各位放心,我已经查过了,大嫂没有出府,想必是一个人想静静给藏了起来。”那癞子倒是不慌的安抚道。“我癞子一定把大嫂带回了。”

    一个与平常一样的清晨天,不一样的荷花池旁。鸟叫声吵杂的唤醒睡梦中的人们,可此时还没那么多人醒呢。

    “啊——

    男子被一个嘈耳的尖叫声刺激了醒来,一醒来就看见自己不是在平常的厢房软榻之上,而是一个星落石子的地上一旁则是一个荷花池,忽然男子回过神来,看着旁边一个衣衫不整,较远处还有落一白牡丹肚兜,正卷抱着衣物的女子遮着自己那身子,哭泣着,女子眼中充满惊恐和羞怒。

    “畜生,畜生,畜生..."女子抱遮着自己的衣物边泣哭着责骂那身旁欺辱了自己的男人。

    男子好像宿醉着回忆昨晚的事情。恍的一回神,不知道说什么。”你个畜生,畜生。来人啊!来人啊!”女子高声哭喊怕是引来了府中家人。

    “不要叫,不要叫。”

    男子一个迅速的把女子控制住,捂住女子的口鼻,女子反抗挣扎用手掰开着捂着的手,竭力的抓,挠。男子越捂越用力,突然间,女子不动了,女子的手从挣扎到了垂落。

    咚咚咚——

    荷花池旁陨落了的珠子跳散开来——“死了”

    “好像有什么声音啊?”

    好像真的来人了。男子看着怀中的女子,再看看快到的来人,男子慌急中做了一个决定。男子一把把女子扔进了荷花池中后头也不回一溜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癞子哥,这李府上下已经是翻了个底朝天也找不着嫂子的半点消息,就差挖地三尺了。话说这守门的小石子也没有发现嫂子进出过,连平常邀出走走逛逛换心情也没有。这爷死后就一直是这样......唉!”

    “无论如何!就算是要挖地三尺也得给老子挖出来。小爷的下落绝对不可以,我更不可以对不起爷的在天之灵。”男子很是自惭愧绝。

    “我猜这可能是嫂子偷偷跑的,但是府中及城关也未有人见过嫂子。如若不然,可能.....凶多吉少啊!.”

    “究竟是谁要害嫂子呢?”男子心里念叨着。反倒是引来预感到什么

    “这就是嫂子出灵堂爷身旁经常来的地方,就着荷花园附近,也不让人跟。我查找过了。没什么发现。”男子好像忽然又发现了什么“咦——这”

    原来是亭上石墩台上有两处集满了蚁虫,男子刚好手撑放在了这上面可那蚁虫们还是不散着集结来。这不知为何?男子书生一言引来矮个男子好奇探看。书生用手驱赶着那蚁虫一会却仍然死皮赖脸的集回来了。矮个男子扇赶掉,凑鼻上闻。“这是府中的佳酿千里香甜酒,这酒是那老龙头给放府里酒窖的,怎么在着?”矮个子说

    “千里香。可这千里香怎么在这?而且你看,这有两处蚁群,表示有两处,即两个杯酒两个人。哪是谁?如果是醉酒撒泼就不单单止此两处了。”“这酒迹未过,推测是前夜或是今天不久前,应该有四五个时辰。这正是嫂子失踪前时。”

    “酒壶去哪了?”

    “怕是被家人收拾掉了。”书生回到。

    “不,此地离大堂较远。今早一大早就忙活着,怕就是现在也没有来人腾出。这家人就是懒崽子的种。”矮子回说到。

    “那就一定在着附近了。”书生应道。

    “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歌长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卿衫不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卿衫不改并收藏歌长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