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歌长吟 > 第八十一章 难做君子度腹量

第八十一章 难做君子度腹量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全军听令,整肃军容。”

    出击!

    “将前方逃窜者围堵一处。”

    “都给我正正地立起大旗,摇旗呐喊,狠狠地喊亮了名号。”

    韩杰发号施令,指挥着战斗,却也不忘让战中的军士助喊军威。

    孰不知那韩杰是为何围捕友军?立旗呐喊声号震慑。但却不见有何功效。只见得大批的散乱兵士竟不约而同,不顾来人围捕循声聚来。怎么地,居然可不用兵刃干戈围剿大抵的都自觉地投身伏罪来。

    “夫长请上马。”

    韩杰突然示意杨曲上马。不知为何遂是上了。高立于峰丘其余俯视平原。着是军令其余兵军皆不得上马,围护于马丘下。这是为何?

    我等乃庞龙军麾下百夫队!我等乃是庞龙军麾下部属杨曲百夫长队!我等乃是庞龙麾下百夫队!......

    ”夫长。您也喊喊吧!“

    那韩杰莫名的吩咐。杨曲却也不知该当如何这使唤?

    “夫长可大喊‘我乃庞龙军麾下部属百夫队,杨曲百夫长在此!’”

    杨曲遂是说喊去,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为何而莫名的羞恼之。

    “继续。”

    那韩杰示意这杨曲继续如此,自己又不是喊号的小兵怎需如此?

    可喊叫着居然大军底下不觉已经聚满来乌压压的一片的军队。都是那些个逃散的残兵败将们,其中自然也有带领队伍的长官军将们。还有失了队伍的,与杨曲同阶,上级的百夫长什么的。败军之下无君王,逃军之中无尊卑。遂看他们却都似蝌蚪寻母,百兽朝王般俯首于虎威下承察颜色,唯唯诺诺。不敢有任何不满与反抗。全部的散军们未曾有任何稍势强烈的举动。皆循循驯驯的羔羊模样般顺从的自罪至军下。居然不再反抗,逃跑了。他们不怕死吗?轻易地得到如此大功一件。奇哉!怪哉!善哉!

    “夫长。幸得见夫长大军。我等得救矣!”

    得救?哦。原来是误会了。看来他们是这么想的啊!

    循是一来人是个同阶或上级的军将赶至军下答谢杨曲。岂不料想到此刻敌非敌,友非友。杨曲等在此目的再明显不过了,即是要赚他等。又怎么会理会他呢!

    将残兵败将控制起,遂是入了正话发言。

    “尔等今败逃,被赶离战场。败军之将羞耻言救。”

    韩杰的话吓傻了那军将。还没完的接着:“上军无能,有辱将命。待时查究难逃一死,数罪并罚,成是败兵逃将触犯军令。既被我等在此截住,尔等还有何言可说?”

    那军将又被一席话摄住,刚要开口说什么。就被韩杰堵住去。

    “尔等还不速速回退,弥补过罪。”

    韩杰一段言语语出惊人,吓怕了众人。想是‘他乡遇故知,窘境遇恩友’着是得救可依保性命,怎么地料!唉——左右也是死矣!众军皆是乱了心神。——溃不成众,何谈言军。

    “幸得,今遇我等。即是现尔等即刻回兵达到,回位复职。却怕战事过了。战机已失延误战机,脱离战位作战不利!定是免不了受军法从事。成是回营领受为罪军。如若不然,继续叛逃就是多远行个数十里再也是无人烟地。左右都是死。何不随我等行去立功折罪,方可报的尔等之性命。众位即生得大丈夫何不死得轰轰烈烈,不累家儿老小。如斯羞愧尔否!”

    着是一言聚集散乱所军心。铿锵有力声声掷地,慷慨激昂威震心血。

    一言可亡国,一言可兴邦。言语之中出丈夫,言语内里藏大夫。

    训言毕。遂可明见,复还肃容整装,斗志拳拳。威聚振呼,举臂而顷刻挥下,急军行驶。

    遂是如此既可得成事矣。然,却有是仍云烟雾间,有人着实还摸不着头脑。透不过为何如此来哉?

    着话言得散军重振雄心,抖擞英风,威严大军挥转急下,紧迫着急,却都还不知道究竟驶行往何处?没有察觉中心,只是听令行事,人心浩荡却还没有主神,回复心绪。控制这样一群人为棋子确是再好不过了。

    “韩伍长!如今我等该行往何处?”

    那杨曲百夫长叫唤着韩杰,询问着。

    “莫急,待到了自会知得。”

    那韩杰轻声腔调的安抚着。行军中的杨曲反复多次询问得那韩杰,却仍是不晓得究竟如何?自己开始一军主帅啊!怎么得可以什么也不知晓,不明了呢?连问都不可以。如此连和前番聚集成堆疑恼,随之不得不倾泄发出之。

    “韩杰。我是全军主帅领将,可我什么也不知道。好!既如今我去往何处也不能知得。那你说予我知,我还能有何事可知?”

    杨曲终是抵受不住疑问恼怒发威于自己了。韩杰着紧将那杨曲百夫长拉至一旁。韩杰杨曲等所在本就是在全军领头的位置,现在再走前些和大军拉开些距离。遂是,韩杰见来想是不得不说些什么了。

    “杨夫长。我们现在暗中行军绕至敌军大将所在的本部大营。偷透过别部兵马,从大营后侧突袭偷击之。现在先不可扬言生变。”

    “什么!”

    杨曲听言着是惊吓,想是不信。是不是自己耳問听错了?

    虽然现在自己的部队随军增加集结了近千人众。但,敌部大军主大营可是有万数之众。且是主帅驻地,防备森严,精骑强将战力高强。如今自己独领孤军,深入偷袭,不用想绝是夸天之谈。

    “韩杰你疯啦!如今我们虽然已经有了七八百日的众队,却也不敌他本部大营主将精锐的兵防啊。我说你不绕远点到右翼偷袭与我部大军合力夹击或许尚有可谈。你居然妄想夸谈啃那敌军大将林立所在的本部大营这快大肉,也不怕噎不死你,光是那味就馋死你这小蛇。还想吞它。”

    那杨曲发飙,指出韩杰想法是痴心妄想,无稽之谈。一顿教训。韩杰听训却不以为然,着是循循道来缘由。

    “杨夫长所言有理,却非然如此。”

    “随军长言,如今我等遂是率军去偷袭右翼敌部即是太远。再又要躲过耳目绕过敌军本部大营戒察森严,恐未行至早已被察觉到了。即何来奇袭偷击之势。况且,现在若我们真的突袭右翼,敌获知,其大营本部必然来援呼应。在本部大营和右翼势力范围的他们之中夹缝出围合剿灭。到时仅凭我们这数百人众不消多刻便被灭之,更不会有任何处来得我军的救援。可乃是置之死地绝境无生呐!”

    “既然被夹击于死地。那攻打大营还不是一样,有何不同?”

    “此言差矣。今选偷袭本部大营有理其下。现若攻打大营,其敌左右翼因是其责为掩护大营的部署与我大军对峙,若然知得大营受袭定然着急,欲抽兵回援。着顾及身走却不得己随心。其因由一也;袭击了大营。现在左翼因战况而被打散离远了大营,暂时无法回返难以回应。我们攻打本部大营仅是受大营一军之力相对。大营所在乃是观察全局指挥居中调度之部署,其然定不会搅扰战况正酣,吹毛落发千斤力的右翼部受敌而添忧。固此,又会左翼受我军敌对战况不明而担心。着此多有由,敌部大军正是内忧外患之际。大好时机我等趁虚而入,打他个猝不及防。既不受左右翼的威胁,可保得我军不处窘境,尽可以从心大展拳脚。就是不幸不得手欲退也可有路畅通无阻,逃得性命。免受包围。行军径直朝着撤至左后向处回位左部,也可。而选打右翼则不然。其由二也;”

    “三则缘由。敌军左翼顾及本部大营安危而分心。左翼职任本是附属呼应的部署,却无法回应。其是失职。为臣下军兵者忧心主上,主将安危身系全局成败不止。如势既又成得一心军。攻其心理上又受得一军的夹击,压迫心胸,形成之势如三军。”

    如此如此!

    听得韩杰如此剖析,精细察道来,知得韩杰所说的道理厉害。着是甚喜惊欣,赶紧又催促这命令兵军等众并步快行。三步作俩,疾风蹄伐,急行军进兵行至敌军本部中军大营方向去了。

    “杨夫长慢,且慢。暂时不可让众人知的攻打何处。发兵尚可急行。权且到了时再说。”

    杨曲随即依是韩杰言。遂着听从遵令于前方开路,并而策马奔出,全军随己骑领兵开路前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歌长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卿衫不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卿衫不改并收藏歌长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