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歌长吟 > 第八十二章 反算了卿卿性命

第八十二章 反算了卿卿性命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遂是上回话说,话锋忽转敌军左翼军部战场。敌军左翼大营咫尺临兵,眼看受敌危矣!却不料来兵回防,弓兵铁骑长枪手着着都是赶回救援来了。艰难搏战中方将逼至大营的敌人聚团包围成势,着继一鼓歼灭之。

    料想不到天难人意!塞翁失马,焉知福祸难料?

    左翼的军兵们因为拼尽竭力保住了左大营,保得住了一命却舍不料一命。

    大火突起兮!南北连绵一片。仓皇出屋。子父汗舀樽水,不知左右东西如何?遂解东苑,却失西厢。大院残缺,单翼雀鸟栖。此间,存与不存,保不保得,遂终是一死矣!

    千辛万苦,竭尽心力。解了当下却解不了接踵而来的噩耗。当左翼军兵庆喜终是解了燃眉急火而喘息时,大火连绵却早已饶过他们烧到了本部的中军大营家帐中去了。

    现在。己方军骑离阵偏地数远,远援回赶到达时大营却恐早已被大火吞噬殆尽成烟灰了。远水救不了近火,待时大局定矣!

    吾当一死谢君王。死生无颜,无颜啊!

    “全军听着。不管前方它等是谁。太上大帝阎罗老爷,诸神妖魔。若要建功立业赚性命,搏得富贵见父老的,就当冲锋在前。着是如此死生无怨悔矣!随我杀啊!”

    随令下倾巢飞蝗,箭如雨。势如利剑,亮锋直插敌后。对峙大军正忙察询战况明了情报。右翼战况正酣但不知左翼如何?突然受袭猝不及防,防备不得。遂紧急备整防卫侦查来敌。

    “怎么回事?来敌是哪里窜出的部队?怎么没有察觉他们的来意?侦查的卫兵是怎么啦?敌我相峙左右两翼,是何处突来直通大营的路?究竟是谁?谁!”

    措手不及间大发雷霆。届时敌我乱成一锅粥水。杨曲面,我军也不知道哪来有如此一支奇兵精锐?居然直入大营。他们执行的又是什么内容的任务?

    “那时谁的部队。我军何时派遣出得如此一支奇兵精锐。冲杀大营中。他们是哪里冒出突的袭?”

    孰不知是何处来的部?但可见是本方人马。至少不会是敌人。正冲袭敌部中军大营主心骨,支持心脏。现下应是准备派遣我军本部赶紧趁势出兵支援,内外合击乃是善!

    “赶紧先查明是何人的部队?赶紧的。我不管他是如何做到的。我只要查得它是出自谁人处?”

    “遵命。”

    现在出与不出,只能待定于所查消息的迟早,如何了。

    “禀将军。勘察推测得报,那突袭的敌军好似是从左翼大营方向杀才的。为何没有察觉踪迹,回禀上报?不知。”

    左翼大营方向!

    “难不成左翼军部已被灭矣!那又怎么会没有报失消息?怪哉。怪哉。”

    来兵报得情报,那军将想是不敢相信。而此边同也是查得情况。报上。

    “禀报将军。那突袭的军队似是我方庞将军麾下的杨曲百夫队大勇营。”

    “为何好似!我要切切实实。”

    “禀,禀将军。应是我军。其部中安立竖有我军麾属番旗。且还带有杨曲百夫营名字的号旗。但是中还有其他我军麾属的百夫营等旗帜。不知怎分辩得是谁人领的军。”

    “好了好了。没用的饭桶。”

    来兵被吓,惊怕得将所知言原白无摘择的上报。没分辨得该是协修哪句掐了哪字的好,一股脑的,全待将军方向决断。且甚幸只是被骂辱一顿。现在着可退身,自待将军言。

    小心驶得万年船!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嗨!

    “管它是谁人领的队伍。既然知道是友部无误。着着将已备好等人马火速出击合围。”

    话转两边。却才说那军本部中军大营被袭。突出奇兵冲破堡垒护卫,入直闯内部指挥主营处。本部大营指挥主帐中紧急议论对策。眼看敌人直逼咫近主帐营寨,待时该是调兵遣援,加强阻卫,或则应是早撤?岂不料届时又传来敌军本部来援,腹背受敌之噩耗。内外夹击,抽调不得兵援,不可固守阻挡。如今既是要逃更是艰难。为今之紧要,应该急速下令,撤逃至左右翼营处合援据守。或是另谋它算。

    “不。左翼营情况不明,恐威矣!右翼营也同时僵持与敌激斗抗衡着。若是此去投右翼合成一处。待时也引得敌军三军轻易聚围一处,包围瓮中,陷我军于水泄不通,围恶之地。命亦是休矣!”

    “那当之如何?”

    “为今之计。唯有拼搏得气力从来袭的兵骑处突出。想来此支部势弱敌寡不及其敌部大营众军,相较之下,全力与其突对之不顾得后。”

    将军遂是令军准备整装待发,心绪却是疑惑中种种。孰不知是那支精兵为何冲后背突出,却又迟迟不见敌部大营出军来援。这敌若是派出此兵且又神出我军后,突袭大营,想必是精兵死士战斗力高等他人。但兵贵神速迅雷不及,照想此精兵却至如今也未攻入大营界限范围。是抽调的兵及时赶上与其相抗以人数上高压抵过了他们的精锐,还是说我部兵军勇武竭力抵抗,战力因激昂上涨力量。皆是种种,究竟是何推迟了此部敌军兵马的进程呢?

    “将军所言甚是。但当留下一支为断后,稍做阻挠扰敌进军的勇武死士才是。

    谋军补充,提示道。

    “然是”

    那将军允是。如此,即急装备行之。

    激动两军,急欲破敌。狭路相逢勇者胜!死气赛过活神仙。杀身成魔!

    此皆皆当是情之无奈,循是被逼入极度绝境的端点边缘,时当会念想起回头时走过来的出路。就算那是万丈深渊,却也会不顾一切地投身其中,追逐抓不住的渺小的希望,甚至更加地渺茫——哀兵必胜!

    的确如此。仅是不知是哪一方的哀兵更胜一筹呢?

    激战混杀中敌我不知何处。当是其中一围杀红了片领域,风卷残云而去,着是来是谁人?躺下就是。一路杀开了性,疯魔了眼,还能保持着人身的模样,却早已不如是禽兽的身躯了。

    随是大军遭遇如此境地,当是如何?——绕开他们?

    禽兽不是禽兽,人也不是屠夫狂魔,有的只是杀人的身躯,带着理智的判辩,这就是战场不同于斗场的区别。杀久了会成自身反应性能的一部分,成为习性,而不管打斗多久听到的永远是在打斗者之外的声音,看到的仅是打斗者相互的面容。

    那是超越五官的感觉!

    ——“你跑不了!”

    杀红的一片土地朝着锁定的目标咆哮而来。

    他们这样的举动不叫混战,他们是有理性的执行杀戮的任务。不是为杀人而战,是为战而杀人。

    红艳艳的血红还是蔓延到了将军的骑下绽开了,步步生莲,逃不了的就是决战的相对,面对的时刻。

    莽莽又是一骑领前携翼尾后的兵军等,着首直杀朝去。

    “来着何人?报上名来。”

    唏嘘矣!来骑竟是不报姓名直冲杀之,着是弃道之举。

    ——战场上没有规则!

    ——有规则的战场并不存在!

    一刀砍来,剑末了也不躲不挡,遂是风起向天,相对地直刺而去,刺过刀身划过直穿咽喉。

    “好厉害。不报出姓名。这头颅的功劳也不要了吗?”

    那可是有顶翎盔的头颅啊!有身份的头颅啊!

    ——战场从不是为功成名就而存在。

    ——为的是目的!

    ——忘了目的而战的不是战争,是杀戮。

    遂是那来人不理他人说完还是只顾目标的性命,好好说话都不可吗?

    挡者即死!

    看来是失策了!

    来骑者确实一悍将!只不过不是领军的将才。

    舍下队伍的长官,不是个称职的好领袖。更不配给予部队托付的信任!

    ——看来是那老匹夫他失策了!

    没法团结合作的队伍,难怪这么久都攻破不了自己的防地!

    ——如此看来应是老夫我失策了!

    (多算少算,反算了卿卿性命。)

    唏嘘矣!谈一时之得失不若胜败定论!不管失去多少,笑到最后的一定是胜利者的面容映入世人的眼耳中,着重在世人心中。旁若的不管如何,皆会成为点缀衬托这份辉煌光荣而增添的韵味罢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歌长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卿衫不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卿衫不改并收藏歌长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