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刀剑封神录 > 第一章 种下祸根

第一章 种下祸根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道君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神界宙神宫,恐怖的雷云形成一个巨大的球体在天空漂浮着,漂浮的大陆碎片轻轻的碰触到了雷云边缘,瞬间便被炸成千百亿块,雷云爆发出的力量使整个空间都在颤抖,整个天地仿佛在这一瞬间变成了地狱。

    宙神宫外面的广场上,无数身穿金甲的修行者密密麻麻的站在那里,偶尔雷云洒下几丝金色的闪电,竟然不能让这些人移动分毫。

    宫门骤然大开,如水般浓烈的杀气溢了出来,杀气过后紧接着便是一道漆黑的刀气飞射而出,刀气如墨,如墨的刀气穿过广场将另一边的空间撕开一个巨大的缺口,绞碎空间的刀气并未消失,接着将空间里的一块大陆直接劈成两半,伴随着刀气而出的还有一颗巨大的龙首,龙首在空中一个翻滚重重的砸在广场中央。

    所有站在广场上的修行者骇然变色。

    这颗如宫殿般大小的龙头被人齐颈斩下,虽然这颗龙首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但他散发出来的气势竟然让众人不能靠近分毫。

    “万枯龙神,曾今兽神界的界王,你们都看到了,这便是叛逆的下场。”

    众人皆面露惧色的望向宫殿的大门。

    宙神宫里,杀气已经如墨般浓烈。一群修行者小心翼翼围着宫殿王座上的一人,王座上坐着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穿一套漆黑的宝石盔甲,双眼如星辰般明亮,右手紧紧的握着一把刀,漆黑如墨的刀,刀长四尺左右,刀刃弯曲如勾,刀尖上面竟然有一个凸起的冠状物,漆黑的刀刃上缠绕着一股股流动的元气,元气顺着刀刃流动,最后在刀柄上缠绕一圈钻入中年男子的体内。

    中年男子左手竟然拿着一颗龙心,龙心虽然离开了主人的身体但还在跳动,龙心蕴含的元力正通过男子的手掌被疯狂的吸收,每隔几息这颗龙心的跳动声便会明显减弱几分。

    终于龙心在中年男子的手中停止了跳动,男子元力一震,手中残留的碎屑便被气化吸收的一干二净。

    人群中,一袭青衫的老者缓缓走出,老者每迈动一步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般,但他周身所散发的那股气势竟然隐隐有追上王座上的男子的样子。老者步履蹒跚的走到人群的前面,对着中年男子遥遥一拜:“妖界青藤拜见宙神。”

    王座上的中年男子双眉微微一挑,一股杀气向着青衫老者压了过来:“妖界界王青藤,你的嗜血荆棘刀今天也带来了吧!”

    青衫老者身上的长袍无风自动。

    男子的目光穿过青藤,微微一扫后面的众人:“这世界真是无趣至极,你们的刀剑也毫无威力可言,这天地间的法则是如此的不合理。我欲重铸乾坤,你们却要阻我,哈哈哈哈!”

    “大胆!宙神你行事逆天!今天我们八十一界界王联手,你大限已到,还不束手就擒,竟然还出此狂言!”

    一声冰冷的厉喝突然从人群中响起。

    人群中缓缓走出一少年来,此少年头戴文士方巾,身着白色长袍,生的面如玉冠,唇红齿白,可明明是修行了几千年的老怪物却作书生打扮。

    “咦!”

    一声轻咦响起。

    中年男子微微一皱眉:“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天魔界界王,天魔王你觉得你的天魔功在我的玄天决下能坚持几个回合?”

    白衣书生闻言浑身一抖,额头冒出了细密的冷汗,原本煽动的折扇也骤然收了起来,紧紧的攥在手中。

    中年男子的目光并未停在白衣书生的身上,反而望向旁边的青衫老者:“短短的几千年便跨过了神境第三重,也算是难得了!好可惜!”

    “你……什么意思?”白衣书生浑身的长袍瞬间被冷汗湿透,心头一紧,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青衫老者转头对着白衣书生,原本浑浊的双目突然发出耀眼的精光:“快闪!”

    青衫老者的话音刚落,王座上的中年男子手中漆黑的弯刀便黑光一闪,漆黑的刀芒对着白衣书生飞射而去。

    “嗖!”的一声。刀芒刚离开刀刃瞬间便化作十丈左右,带着黑色的火焰扑向白衣书生。

    这白衣书生也不简单,手中的折扇“呼啦!”一声打开,扇面上竟然画有一轮黑色的太阳。随着折扇的打开,黑色的太阳竟然从扇面上飞了起来,带着一股股异常浓烈的魔气迎向刀芒。

    轰!

    如此巨大的宫殿就像纸糊的一般,瞬间便炸裂开来,碎成无数块小碎片,每块碎片上都粘有黑色的火焰,火焰蔓延开来,将整个宫殿连同空间都化为虚无。

    “还不动手更待何时?”说完青衫老者竟然张嘴吐出一口长剑,长剑剑刃上长有无数的小刺,整把剑看起来就像是一根荆棘的茎秆一样,这便是妖界界王青藤的佩刀,嗜血荆棘。

    ……

    斗转星移,众神之战已过万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自从万年前宙神宫一役,天下神境以上高手陨落过半,这天地间八十一界终归太平。可太平的世道之下,暗涌悄然蔓延开来,就好像在等一个契机,一个引爆这八十一界的契机。

    天元界,魔魇森林外围,太阳刚刚升起,清晨的阳光如母亲的手掌一样轻抚着李家村。让这个原本孤寂的小村庄在这混乱的世界里也享受到了片刻的安宁。

    昨夜的一场小雨淋湿了村口的新坟,也淋湿了坟前少年身上破烂的青布长衫。

    “又一笔血债!邱家堡,我誓要你们血债血偿。”少年双拳紧紧的握了握,可怎么也平息不了胸中的愤怒与伤痛。

    邱家堡在这天元界多如繁星的宗派王朝中并不出名,就好想泥潭里的杂鱼样,不可与海洋里的巨鲸相提并论。但在魔魇森林北面邱家堡便是屈指可数的势力。堡主邱千斩凭着手中的巨力剑一手创立了这股势力,多年的打拼,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杀戮的洗礼,终于有了今天的局面。

    邱家堡下属十几个村落,村落连年的上供支持着邱家堡的运作,李家村便是这些上供者中的一员。

    李家村地处魔魇森林边缘,村民世代以寻山为生,在魔兽横行的魔魇森林里寻找着珍稀的药材。这些药材大部分都上供给了邱家堡,余下少的可伶的一部分才能够去几十里外的七阳城售卖。可就算是这样这个朴实的山村还是不得安宁。

    这少年本是一孤儿,叶伯在一次寻山采药途中捡了回来,取名秦圣。从此爷孙两相依为命,善良的村民从小就对秦圣照顾有佳,哪家有好吃的总会给秦圣留点。秦圣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李家村便是他的家,如今邱家堡杀了秦圣的家人。以秦圣的为人必不会善罢甘休。

    可秦圣不是修行者,虽然会些拳脚可毕竟是庄家把式。

    就算是庄家把式,只要使用得当那也可以取人性命。

    “姗姗姐你等着!我会给你报仇的!”想罢秦圣头也不回的向村里走去,脸上一脸的肃杀之色。

    哪里有势力哪里便有杀戮,哪里有杀戮哪里便有生意。大到功法兵器的交易,小到路边普通的面摊酒馆。邱家堡也不例外,时间的累积让邱家堡的外围慢慢的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集市,商铺沿着邱家堡的护墙而建,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一顶临时搭建的简陋窝棚下,少年正端着一碗杂碎面大快朵顾。

    面是好面,劲道柔滑的面条,在配上香辣的鲜汤,几颗切碎的葱花,这一顿秦圣吃的格外的痛快。

    放下手中的碗,秦圣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顺手丢下两个铜板,拿起桌上的水壶小心翼翼的系在腰间,便起身往街对面的聚香楼走去。

    面摊的老板收好铜板,望了望少年背后的药锄皱了皱眉头,寻常人怎么能进聚香楼呢?

    聚香楼是这个小型集市上最好的酒馆,二层的小木楼建的精致典雅,门口的两个红灯笼显的喜气洋洋,在这邱家堡一带稍微有点脸面的人物都爱到这里来。不是这聚香楼的菜好吃,也并非是这里的酒好品,因为这方圆几十里就这一家像样的酒馆。

    今天聚香楼的老板李掌柜心情分外的糟,整个聚香楼被人包了,做生意的场地被人包了那应该是好事啊!只因包场的这几人是邱家堡的人,什么时候邱家堡的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吃东西付过钱?

    酒喝了一坛又一坛,菜上了一盘又一盘,李掌柜的心仿佛快要滴出血来。

    与此同时邱家堡的大殿上,邱千斩左手抚摸着腰间巨力剑的剑柄,心中却回味着昨晚那名女弟子被压在身下的样子。腰间剑鞘偶尔溢出几丝寒光,一看便知道此剑不凡。

    邱千年斩就好这一口,他喜欢看着那一张张稚嫩的面孔被压在身下的时候的表情,他喜欢一具具完美的身躯被吸的只剩下一堆枯骨的过程。

    吸人阴元修炼的修行者是被正道人士所不齿的,可邱千斩毫不避讳,虽然他现在才是三境上品的修行者,可邱家堡能在这魔魇森林立足几十年是有他的道理的。

    ……

    秦圣刚跨入聚香楼便被眼尖的李掌柜拦了下来,别说今日有人包场,换做平时这聚香楼也不是穿着像叫花子一样的秦圣能够进入的。

    “出去,出去,也不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是随便什么人能够进来的吗?”

    这个叫秦圣的少年并没有按李掌柜说的去做,反而伸出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平静的问道“邱家堡的外门管事邱思仁是不是在楼上?”

    李掌柜被问的一愣,邱思仁是谁?那可是修行者,邱家堡的嫡系,这还是头一遭有人敢直呼其名。平日里谁见了不是低头叫一声“邱管事”?

    李掌柜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回答道“正是。”

    秦圣听完笑了笑,抬腿便往楼上走去。

    看着秦圣的背影,李掌柜沉吟片刻,他转身对着不远处的伙计说道“一会儿上去看看,有必要就加一副碗筷。”

    聚香楼的楼上摆着八张红木方桌,靠窗口的一张桌子上坐满了人,其余的七张桌子却是空空如也。

    “邱老大!您在给兄弟们说说,让兄弟们也过过瘾!”桌子上一枯廋年轻人边给一个胖子倒酒边点头哈腰的说道。

    这胖子便是邱家堡的管事邱思仁,是邱家堡四名管事中的一个,也是邱家堡管事中唯一一个修为还停留在一境的人,此人长着满脸的麻子,满是肥肉的脸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坑。也许是天气太热这胖子竟然赤裸着上身,露出胸膛上一大片黑毛。

    “哈哈哈哈!你们是不知道哇!当我把她衣服扒下来的时候,那个水嫩劲儿!比刚出锅的馒头还白净。”

    胖子一边说一边端起碗里的酒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然后夹了一块肉放在嘴里一边嚼一边又说道“当时我把她按在床上,三下五去二便把她扒了个精光,那白嫩的皮肤一捏都快要捏出水来……”

    “可惜了!这么好的娘们儿大哥您怎么把她给杀了,要不留着给兄弟们也好啊!”

    “我也不想啊!老子还想下次再去呢!可那臭娘们竟敢咬我,你看都咬成这样了!”这胖子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肩上一处道。

    “大哥您快给我闻闻,看是不是还有香味!”

    哈哈哈哈……

    木楼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秦圣在楼梯上面把二楼的对话听的真真切切。

    听完二楼的对话秦圣的神色并没有多少改变,脚步反而变的更加坚定起来,只是原本平静的脸上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刀剑封神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知先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知先生并收藏刀剑封神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