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至尊星圣 > 第四十章 艾岚的阴谋!

第四十章 艾岚的阴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红月之国,北中交界,铃兰大道,埃尔博蓝特

    整个房子笼罩在一片白光中,像一片模糊的雾气,显得异常诡异。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兰台看一看四周。总觉得心里怪怪。

    “一定有问题,这么多年,被埃尔伯兰特吸进来的人,怎么说也有几百人了,可是没有一个人出来,这里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月公主眉头紧锁,死死的盯着窗外一片漆黑的天空。

    “还有,这玩意真的要戴么,感觉好不舒服。”兰台看一看手中的项链说道。

    “先不要,明天看看再说。”霜君子突然发话说道。

    如果自己还能使用那能量的话,说不定自己还能跑的出去。可是……

    霜君子试着提气,一股疼痛从心口传来。

    果然还是不敢动用那股能力啊。霜君子在心中暗暗想到。

    “对了,你刚才问的,还有三个人…是怎么回事?”月公主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那个啊,本来是有人在银狼都接我们的。他们就在附近。所以我猜测他们已经进来了。”兰台随口编道。

    “噢,那如果能救出来他们,我们的战斗力就会提升很多呢。”月公主显然没有心思去分析话的真假了。

    “救他们,监狱在哪里,怎么救,救了怎么跑,跑了怎么出去?”霜君子坐在一边的桌子上用一种不屑的口气说道。

    “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只是我们还没有想到。”兰台努力的替月公主说着话。

    没过多久,一道敲门声响起。

    “晚宴开始了,我的朋友。”一道恭敬却不底下的声音响起。

    “呼…走么?”兰台站起身子问到。

    “不然呢?”月公主从身边超了过去打开门。

    门口一位看起来并不大的男子,戴着一顶贝雷帽,干净的脸上没有一点胡须。

    “美丽的女士,我叫牧德,很高兴为您带路。”男子伸出一只右手,递向了月公主。

    “我自己会走,带路吧。”月公主并不领情。

    “拒绝一位绅士可不是一件礼貌的事情呢。”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牧德还是一个转身朝前带路。

    看这样子,也许真的是一个礼貌的绅士呢。

    “这种人真恶心!”霜君子在后面看着牧德,一脸厌恶的表情。

    …………

    一团火焰在焦土上的木材上燃烧着。

    仿佛跳跃的鬼魅一般…

    “来…让我们来欢迎我们的新客人。”

    刚刚走进三人就看到了艾岚那一副让人忍不住皱眉的脸庞。

    “看样子我们的新朋友还有点怕生呢。”

    艾伦走过来给月公主递过一个酒杯。

    “我不喝酒。”月公主冷冷的说道。

    “大家都看着呢,你这样很扫面子呢。”艾岚笑了笑,轻轻说道。

    三人依次接过杯子,里面是一片红色的液体。

    “这是什么东西?”兰台皱着鼻子问道。

    艾伦把头偏过来,看着兰台轻轻说道:“阿兰斯最好的红酒。不是试试么?”

    试着闻了闻,一股刺鼻的浓烈气息铺面而来。

    就像是…一杯鲜血一般。

    “这东西味道好难闻…”兰台一下子感觉自己像是要呕吐一般。

    艾伦看着兰台的动作,一下子皱了皱眉头。

    “怎么,不喜欢?”艾伦关切的走过来询问,但是皱着的眉头却丝毫不掩饰。

    “没有…没有。”兰台看着一脸寒霜的艾岚,连忙一下将杯中所谓的阿兰斯红酒一口给吞了下去。

    吞的太过于着急,甚至没有感觉出来那是什么一个味道。

    “好了,接下来,是我们晚宴的狂欢了!”艾岚激动的说道。

    预想的种种可能并没有发生。没有什么幽灵,也不是什么吃人的宴会。

    就这么就度过了晚宴的时间,三人被牧德带回到房间。

    兰台趴在窗户边,看着远方的夜景,老半天说道:“我觉得哈,为什么要把我们像个牢犯一样的看管呢。”

    牢犯!月公主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

    是啊,从一开始,自己三人就像牢犯一般,被囚禁在这里。

    “怎么逃?我们要怎么逃出去。”月公主一下子摊坐在地上,“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霜君子坐在一边没有说话。

    而就在沉默的这么一瞬间…………

    三人眼前一黑,感觉整个世界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月公主仿佛神经紧绷一样,紧张的问到。

    “好像是……他们这边的晚上,暗幕。”

    兰台犹豫了一下,不确定的说道。

    因为他刚才所在的地方,就是窗边,但是现在从窗户边望出去,仅仅只是一片的漆黑。

    “暗幕么?那现在哪里也去不了,这样纯粹的黑暗。”霜君子摸到床上躺了下来,闭上自己的眼睛。

    说实话,霜君子心里有何尝不担心呢。

    对这里的一切都是未知的,任是谁都无法开心吧。

    自己的命运究竟会怎样呢,这种自己命运被别人拿捏在手上的感觉真的挺难受的。

    霜君子皱了皱眉头,翻了一个身,想要好好的睡去。

    可是身体周围就仿佛缠绕着死亡的阴影。

    那种挥之不去的恐惧。

    ……………

    这间屋子里异常的冰冷。

    弥漫在空气中的……森森寒气将屋子勾勒成一片晃眼的白色。

    “算上这一批来的人,我们的计划终于要达成了呢。”牧德站在艾岚旁边,微微的弯了弯腰……

    “是阿,我们已经在这个地方呆了太久了。”艾岚抬头也不知道在望着什么,“太久了阿。”

    艾岚坐在一架爱兰琴边,轻轻敲响一个琴键,发出一道仿佛能透人心弦的声响。

    这是当初伴随着自己来到这里的东西。据说这架琴的制造者,整整花了3年的时间,才把它制造出来。

    而它在这里,整整陪伴了自己三十年。

    艾岚,爱兰,自己都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名字,或者说是不愿意去记起。

    自己好像已经忘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依稀还记得那是自己也是自己被关在监狱里的家伙,可是现在自己却站在这里,关押着别人。

    “唉”艾岚轻轻的叹了口气,一片黑暗之中,他关上爱兰琴,对着黑暗之中的牧德说道,“你早点回去吧,路上黑,小心点。”

    “大人早些歇息。”牧德恭敬的说道。

    转身迈出门口的一刹那,牧德的双眼闪出一道绿色的光芒。

    像那森森地狱跳动着的绿色火焰。

    ………………

    当兰台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又是一片白色的光芒。

    一眼望过去,月公主和霜君子都已经开始洗漱。

    门口摆放着一个三角支架。上面搭着一个洗漱用的盆子。

    “你起来了阿。过来洗漱吧。”霜君子刚刚洗去一个晚上的污秽,转身便看见了刚刚起来的兰台。

    “嗯?嗯。”兰台听见有人叫自己一下没反应过来,看见了霜君子打招呼,连忙应了一声,“我们今天要干嘛呢?”

    “干嘛?”月公主走了过来,“如果你们想等死我不拦着你们,我要去周围探查一下。”

    “那样也好,可是这么大一块地方。我们往哪边去呢?”兰台疑惑的问道。

    望着窗外看了看陌生的一切,月公主仿佛思索着什么:“谁知道呢,出去再说吧。”

    而一边的霜君子已经收拾好,三人打开房间门便准备先去四周逛逛。

    故意做出一副闲逛的表情,脑袋慢慢的在四周的建筑上扫视着,看起来像是欣赏风景一般。

    然而这风景并没有什么值得欣赏的地方,除了那笼罩在周围模糊的阴森白光,和那屋顶插着的破烂旗帜。

    即使它象征着曾经一个繁荣富饶的城市。

    兰台的眼神总是在那些跪在房屋门前的人身上飘过。

    那些一个个的居民,都在这样的一个所谓早晨,朝向着埃尔伯兰特中最高的一栋高塔跪下。

    面容像一个个虔诚的教徒。

    “他们在干嘛?”兰台拉了拉月公主的衣袖。

    月公主猛地一把扯回袖子,瞪大眼睛看了看兰台,而后看了看那些居民,说道:“鬼知道他们在干嘛。”

    这里奇奇怪怪的感觉把自己弄的心神不宁的,总是感觉心情无比烦躁。

    自己从未感觉到如此的烦躁感,甚至仅仅只是听到兰台的询问便觉得心烦意乱。而这时又有一道温柔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三位,在这里最好不要乱跑哟,如果跑丢了,我找起来也很麻烦呢。”

    牧德一脸明媚的笑容,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

    “怎么?难道你们还要限制我的自由么?”月公主质问到。

    牧德立马变成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摊开自己的双手说道:“亲爱的女士,我可从来没有限制您呢。您看,现在是大家拜圣的时间呢,这样出来乱跑是一件很不礼貌的行为呢。”

    说完指了指那树立在埃尔伯兰特最中心的高塔。

    高塔的顶部被浓密的白雾包裹的看不清,而白雾也呈漩涡似的盘旋着。

    看起来仿佛就是这座高塔连接了这黑暗的天空和荒芜的大地。

    “拜圣,那是什么东西?”兰台仿佛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睁大眼睛问道。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至尊星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明同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明同蟹并收藏至尊星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