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渊凤翎 > 第二章

第二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近暮色,行云飘散,夕阳将天际染成一抹红色,忽的,天际中一头巨鸾嘶鸣了两声。即使在数千米高空,地下的城镇人民还是听到声响,纷纷举头相望。

    在巨鸾之上有两男三女五个年轻人站立其上,且各个生的是天生丽质,眉宇行间更是透露着一股仙灵之气。

    听这巨鸾两声嘶鸣,巨鸾之上一女子开口道:“青鸾嘶鸣,定是感受到宋师伯的气息,各位师弟师妹站好了,我们要加速向与宋师伯约定的地点赶去了。”

    众人应了一声,那女子便向巨鸾的身上轻拍两下,青鸾就在世人的惊呼声中如风般飞过了这个城镇。

    数千米高空上,地上人的惊呼这五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当即一人激动地对着适才讲话的女子开口道:“陆师姐,我自幼在龙渊修行,从未下过山,未曾想这人世如此繁华,难怪荀鉴一下山就不见了踪影。若不是掌门师伯催得紧,我也是要与他一起游戏人间的。”

    那女子微微一笑,当真是倾城容颜,缓缓开口道:“墨师弟,你这话小心传到你师父,鹰回峰天师伯耳中,他可是最不愿你因玩而误功,特别是还和荀师弟一起为非作歹,他那古怪脾气知道了可是要放出你们鹰回峰‘金鹏’。。”

    未等她说完,那墨师弟已是浑身打颤。忙叫苦不跌道:“陆师姐,各位大哥大姐,你们可千万别把我刚刚的话往外传,万一我师父知道,我以后可就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他这副模样引得众人一阵欢笑。

    这才知道,这几位便是大名鼎鼎的龙渊弟子了。

    欢笑之余,那位稍壮一点的男弟子忽然正色道:“真不知这铸剑徐家到底来了什么人物,掌门竟然让陆师姐你和宋师伯两位峰主,还有各峰最为出色的弟子前来。”

    听此话,众人也是收回笑容,陆师姐也是正色回道:“我也不是太清楚,掌门师伯并未有太多解释,只说这次出现在徐家的那个人,必要的时候,是要用七星剑阵的。”

    众人听到七星剑阵脸色均是一变,较为壮硕的男弟子疑惑道:“什么对手能用到山门的三大剑阵对付?”

    众人都是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墨师弟见气氛尴尬马上转言道:“嘿嘿,这荀鉴定被宋师伯抓到了,我都能想象到他被宋师伯揍得鼻青脸肿的模样了。”

    众人都没兴趣跟他打趣,都是一副严肃神情,墨羽也知道自己不适事宜,只得在一旁悻悻干笑,场面更是尴尬了。

    倒是那陆师姐笑道:“咦,墨羽,这次你没跟荀师弟去,真是稀奇啊。”

    “哼,陆师姐你这是什么话,他岂能和我相比,我是最敬重师门,最不让人抄心的。”嘴是这么说可心中却暗道,“好你个荀鉴,竟然一个人跑去尘世作乐不叫上我,等会儿相见定要找你算账。”

    众人听二人讲话相视一笑,显然是对墨师弟这番话很是不信。

    **

    半晌,在巨鸾的嘶鸣愈来愈响中,陆师姐开口道:“到了!”

    巨鸾在空中盘旋数圈,缓缓落在一块儿平地之上,这平地上立着一大块泰山石,上面赫然雕刻着凤阳二字。

    地面上一老一少二人像是在此等候多时了,老人仙风道骨,一身服饰与陆师姐无二。众人见了此人都纷纷行礼道“宋师伯”。无疑这人就是众人口中的宋师伯宋仁贮了。

    行礼之后众人再望向那年纪与墨师弟一般的少年,都忍不住大笑,只见此人一张面容已经被打的已无人样。而墨师弟更是笑的眼角泪水都流出来了,缓了缓道:“荀鉴,你不会和再山门时偷看陆师姐座下女弟子洗澡一般来偷看这寻常人家女子从而被人打成这样的吧。”

    这人用呜呜浓浓的声音道:“墨羽,你莫要胡说!这是被我师傅教导的。”

    说完还怕怕的看向宋仁贮,却发现宋仁贮也在冷冷的看着他,急忙低下了头。

    又引得众人一阵欢笑。

    宋仁贮此时对陆师姐正色道:“已经被这小子耽误不少时间了,琴音,我们要快赶到徐家了。”

    语罢,众人纷纷点头,只见宋仁贮口年咒语,背后三尺长剑竟是自动出鞘,赤光赋予其上,此剑竟浮在半空。宋仁贮踏在其上,宝剑微鸣,直奔徐家而去。

    看着天际多出的那一道红线,陆琴音不禁赞叹一句:“这宋师伯的宝剑‘虹光’当真是不可多得的神兵,且早闻宋师伯功力深厚,没想到这以秘法驱动的御剑飞行都可以使用的炉火纯青。相信以后宋师伯定可以成为剑仙,为我龙渊再增传说。”

    宋仁贮天下闻名的龙渊紫枫峰峰主,也是当年龙渊战群魔中归来的峰主之一,自是要功力非凡。

    荀鉴一听陆师姐夸他师父当即用那被打的呜呜浓浓的声音笑道:“那是,师父他老人家以后一定是剑仙的。”

    墨羽一旁不服道:“这点技巧又不是真正的御剑飞行,我师父也是会的,以后他老人家也一定是剑仙。”

    荀鉴刚要在说什么,只见陆琴音一声口哨,那青鸾挥动翅膀落在众人面前。陆师姐喊了一声走了,众人便都上了青鸾。青鸾挥动翅膀,似凤凰展翅,嘶鸣声更是响彻云霄,越空而起,顿时飞沙走石。

    墨,荀二人不禁语道:“还是陆师姐的青鸾厉害。”

    **

    徐府,剑心小家伙全然忘了龙渊仙人,双目看着台上二人斗法。

    菩萨佛音如穿肠甘露般令人心旷神怡,众人本应观看比赛的紧绷神经不由得放松下来。扶正和尚此时也是金光加身,恍如降世神佛般缓缓开口道:“这位施主不知如何让称呼,我通天寺虽不如龙渊、无心阁那般举世闻名,但也是为天下人所敬仰,施主这般不尽全力,难道是我通天寺如不了施主的法眼?”

    最后几句扶正和尚明显的提高了几分语调。

    片刻的沉默,黑衣男子淡然开口道:“通天寺?倒是有那么几个老怪物,我的名号?通天寺里怕是也只有那么几个老怪物还知道我无道吧。”

    那声音带着浓浓的沙哑。

    这扶正是通天寺里脾气较为暴躁的和尚,自是不会在意无道是何语气,而是只听到无道将通天寺人称作老怪物。当即冷语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低看我通天寺。”

    语罢,从怀中祭出一金刚杵,此杵两端是两座三层宝塔,此时那菩萨法相开始念诵经文,宝塔感应到那佛音靡靡,竟开始旋转,且从塔内飞出无数佛门文字,金光闪闪,好不壮丽。

    看着漫天佛光,徐方惊讶之色溢于言表,半晌,开口问向方姓男子:“方兄,不知你与这扶正相比,谁更胜一筹?”

    “这扶正乃是通天寺方丈虚静的二弟子,深得虚静方丈喜爱,虽然这他性子烈的像世俗人士,但一身佛门功夫却是毋庸置疑的鲜有敌手。怕是同辈之中只有龙渊杰出弟子,和我无心阁长老才能胜他了,我方善确实自愧不如。”方善摇了摇头尴尬道。

    徐方闻此,不由的高看了和尚几分。

    而台上无道望着这漫天金光文字没有任何感情波动,执黑色长剑就直奔金刚杵而去,突然爆发地剑威竟直压的那两座宝塔不再旋转。

    而无道的模样就像是在做一件颇为平常的事情。

    霎时间,一金一黑两法宝斗得是不可开交,交缠甚久,数个回合的交锋,看似华丽的金刚杵竟只与稍露剑气的黑剑战个平手,扶正面露惊慌急忙收回金刚杵。

    和尚心冒虚汗,看着两件法宝撞击发出阵阵微鸣,不分上下。其实自己的金刚杵完全被压制住了。其上的金色佛音竟有被那柄黑色长剑释放的剑气吞噬的感觉,所以这才急忙收回了法宝,和尚这才意识到,自己跟此人的道行相差甚远。

    无道也是退了两步,开口道:“通天寺真是出了个天才,能接住我这一剑你的法宝和功力想是都很不凡,但是我劝你还是早早认输罢,你不是我的对手,莫伤了自己。”

    扶正和尚虽心有余悸,但是有着极度好强的性子,脱口道:“哼,废话少说,我下一招也鲜有人能对敌,何不你去认输,别伤了自己?”

    无道闻言微笑,摇了摇头,随后将三尺长剑往胸前一横,那柄长剑放出阵阵黑色的肃杀之气,那杀气竟是令在场各位皆是冷汗直冒,不敢有过多言语。

    方善惊呼:“惊天一剑!暗剑圣传人?”不过众人被黑色剑气压的不敢大口喘气,自是没有人接他的话。

    这无道的黑色肃杀之气越来越盛,像是整个擂台都被这肃杀之气包裹住。

    扶正也有一丝喘不过气的感觉,当即一咬牙,口念真言,那摩利支天菩萨法相渐隐,却是有缕缕红光从扶正的眼中和身体上闪烁,最后那红光是愈现愈烈直至吞没的扶正。

    方善又是惊呼:“快,在场的各位谁能阻止他,这扶正定是疯了,此等技巧是佛门禁法嗜血金刚,一不小心就会入魔,估计就连通天寺伏世方丈都不敢轻使,这扶正执念竟如此之重。”顿了一下他又看向无道惊呼道,“不可能,他还活着?不可能!”

    众人没有一人理会方善,谁不惜命?这台上二人斗法若没有仙人相助,在场众人怕是有十条命也不够赔,当下还是看戏为妙。方善欲提剑前去,却又叹了口气,退了回来。众人也并没有嘲笑之意,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逞一时英雄,丧掉性命那是傻子所为。方善有心救人已经证明这人心术颇善。

    徐方见方善这般失态虽不明所以,但也清楚这不是片刻能解释清楚的,索性就未开口询问。立在一旁凝重的看这二人斗法。

    那无道的剑气带着浓浓的死亡,似九渊地府的死神的魔眸俾视场内的和尚,连台下众人也都是大气不喘,只觉得整个场面已然变成一座修罗场。

    扶正此时已经渐渐失去了理智,面露狰狞。口中还不停呜哇呜啊的叫唤。且将身上红光拧成一只红如鲜血的巨拳,俨然如一只血红的怪物。但恰恰这怪物右手还中指内曲,拇指内扣,作一金刚法印状。让人不清这扶正此时是魔是佛。

    对面无道见这鲜血巨拳也是脸色微变,甩了一个剑花,看着怪物一般的扶正沉声道:“落地魔神,嗜血金刚?此等技巧倒是多年未见了,不过不知能不能接住我这惊天一剑。”

    红光愈甚,那扶正巨拳正面扑来。

    无道执剑往之。

    瞬息间只听“扑通”一声。

    扶正倒在了地上,身上那红茫消散。

    瞬息之间产生的胜负,足以证明这二人差距有多大。

    无道胜后抹了把嘴角溢出的鲜血,未有过多的言语,径直走向放着紫电宝剑的剑架,此时台下方善突然纵身台上,剑指无道道:“早闻无道前辈惊天一剑天下无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虽前辈赢了比赛,可这紫电晚辈是不会让前辈拿走的。”

    那无道定住了脚步开口道:“天下无双么?呵呵。”看了一眼方善又继续说道,“你自比那和尚如何?”

    方善直言道:“不如。”

    “那你何来勇气阻我拿剑?”无道面露笑容道。

    方善一窒,说起来,自己还真没本事阻止这位剑圣无道的。

    但马上正言道:“晚辈虽功力尚浅与前辈天壤之别,但是身为正道人士阻止你魔宗是吾等分内之事。”

    无道笑意更浓了,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好一个正道,又好一个魔道。你此番话算你有些道理,但今天我赢了比赛,并非豪夺强取,又为何不让我取剑?与正道魔道何干?你此番行为这也是正道所作为?”

    方善没有接话,依然正色道:“前辈莫要多言,魔宗做的哪件不是丧尽天良的事,今日这宝剑若被你等拿去,又不知要沾染多少苍生鲜血。出手吧,无道!”最后一句方善似用全力吼了出来。

    台下众人一阵迷惑,本就是那无道赢了,拿剑也是天经地义。可这方善为何拦住他,更可笑的是方善竟称看起来比他要年轻些许的无道为前辈,众人都保持看戏的态度看着二人。

    只有徐方看着那无道,眼神严肃,口中默默道:“果然我没有猜错。”

    而剑心小家伙见父亲开口讲话,急忙拉着父亲的衣袖忙问道:“爹,方伯伯也想要我们家宝剑么?龙渊仙人怎么还没来啊?”

    可徐方什么也没回答。

    台上无道又是摇了摇头道:“老了老了,后辈都是不得了的存在了。无论功夫,心智,理念。只可惜,今天我是非拿宝剑不可。”说完又将黑色长剑一横,肃杀之气又弥漫全场。

    方善面无惧色,那眼神大有一种看淡生死的决绝。

    无道又是那惊天一剑。方善提剑相迎。

    二人毕竟功力相差颇多,不过须臾之间,刀剑碎裂的清脆声便从方善那边传来。且那无道的黑剑释放的杀气过盛,方善宝剑之上散发之光芒与适才扶正的佛光一样被那黑剑吞噬掉。

    黑剑已呈破竹之势刺向方善,方善缓缓微闭双眼口中呢喃道:"果然我太弱了。"

    可就当黑剑离方善心脏三寸之地时,忽的,一道红光与那黑剑相抵。无道竟是被那红光击退几步,随后红光定下,这才发现这红光原来就是宋仁贮的宝剑虹光。而宋仁贮此时手持宝剑立在台上,救下了方善。

    接着是几声禽鸟鸣叫,剑心小家伙大呼:“爹,是龙渊仙人来了吗?”

    :更新时间我自己也不是太清楚,可能固定在每天下午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龙渊凤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古月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月宇并收藏龙渊凤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