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色生枭 > 第一五一二章 魂归故里

第一五一二章 魂归故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雷孤衡拿着酒袋子,四面八方数千天门众,雷将却似乎视若无物,瞧着自己身边的兵士,笑道:“该杀的都已经杀的差不多了,儿郎们,放下你们的兵器,坐下来。”

    惊雷骑却都是毫无二话,俱都在大树四周坐下,将兵器放在一旁,他们是雷孤衡的近卫军,也有着雷孤衡同样的勇气,身处敌阵之中,却无丝毫惧色。

    雷孤衡拔开酒塞子,饮了一口,笑道:“这就虽然芳醇,只可惜是南方酒,南方的酒嘛,酒香有余,而烈劲不足。”

    旁边一名兵士竟是笑道:“将军难道是想念家乡的醉牛刀子?”

    这话别人未必听得懂,但是雷孤衡身边都是跟随他出来的苍陵子弟,自然明白这话意思,知道所谓醉牛刀子,乃是苍陵的土酒,上不得台面,但是烈劲十足,据说连牛饮下一口,也要当即醉倒。

    雷孤衡见兵士不过二十出头年纪,这显然是父兄战死或者亡故顶替上来的,伸手搭在年轻兵士的肩头,笑道:“你年纪轻轻,也知道醉牛刀子?”

    兵士笑道:“我爹活着的时候,就喜欢喝醉牛刀子,他说将军年轻的时候,在地里干活,有时候酒瘾发作,丢下活儿不干,也要去找醉牛刀子喝……!”说到这里,忽然止住,有些惭愧,似乎觉得自己不该胡说雷孤衡的往事。

    雷孤衡却是大笑起来,如同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抚摸着兵士脖子,笑道:“这事儿倒是真的。你们也该知道,我也是出身庄户人家,年轻的时候,嗜酒如命,为了饮酒,也不知道挨了我爹多少训,你们想啊,我家里也就几亩薄田,要养活子一大家人,哪里有闲钱饮酒?所以只要庄上有谁家有活儿干,我便跑过去帮着干活,什么都不要,就要赏一碗酒喝,你们可不知道,那是丢下自家地里的活儿,为了饮酒,偷偷跑去帮别人干活儿,我爹每次知道后,少不得一顿暴打,可是我屡教不改,而且庄上的人都知道我干活实诚,只要帮他们干活,就会出力气,所以我有的是活儿干,也不缺酒喝,那年头喝不上什么好酒,就是和苍陵当时最烈的醉牛刀子,大户人家看不上,可是咱们小老百姓,却是离不开它。”

    他如今乃是帝国元勋,天下名将,可是说起这段的时候,脸上竟是带着慈祥的笑容,宛若村头的老叟正在给村里的孩子们将自己年轻时候意气风发的故事。

    天门道众都是远远看着,谁也不敢上前来,惊雷骑兵士们却是围在四周,浑然已经回到了家乡一般。

    “将军,我们家以前就是专做醉牛刀子。”旁边一名三十出头的兵士道:“那时候虽然不能贩卖私酒,但是自家酿些酒吃也无妨。我爹说你知道俺家私下做酒,就跑到俺家去,找俺爹要酒喝,俺爹不给,你就说要去告官,说俺家偷偷卖酒,逼着俺爹给你就吃……!”

    雷孤衡看过去,大笑道:“你爹是毛六子?”

    “嗯哪。”那兵士点头,见雷孤衡竟然还记得自家,大是欢喜。

    雷孤衡摸着粗须道:“你爹是犟驴子,我还记得,他当时说了,要告就告,真要告了,他便一把火烧了我家房子。我没有法子,后来偷偷寻摸着你爹藏酒的地方,一次将他所有的藏酒全都搬走,被他找着后,还打了一架,我酿酒比不得他,大家他却不是我对手,我打小就一身力气,你们可以打听,那时候,满庄子没有一个人打得过我。”

    “将军,俺们知道,有一回庄子里来了一群强盗,大家都六神无主,是你带着大伙儿在村里埋伏着,硬是将那群强盗全都抓住。”一名兵士眼睛发亮,“从那时候起,谁都服你,都说是你救了庄子,只要有你在,就不怕被人欺负。”

    雷孤衡感慨道:“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强盗欺负咱们,咱们当然不能害怕,你越害怕,他就越猖狂,所以那时候我年轻气盛,领着大家打强盗……这一转眼,已经是快四十年前的事情了……!”他抬头望着夜空,喃喃道:“当年保住了庄子,如今却保不住大秦,当年可以护住乡亲们,如今却护不得苍陵儿郎。”

    众兵士一阵黯然,随即有人道:“将军,咱们惊雷骑跟了你几十年,如果不是你,谁能知道惊雷骑,谁又知道苍陵?苍陵如今天下闻名,咱们也算是没有白活。”

    雷孤衡笑了一笑,扫视众人,慈祥道:“儿郎们,我不能带你们回苍陵,你们心中可怪罪我?”

    “将军何出此言?”众人纷纷道:“我们与将军同生共死,便是尽数死了,将军也会领着咱们的魂魄回归故里。”

    “是啊,将军,咱们只要死在将军身边,就不会做孤身野鬼。”边上那年轻兵士咧嘴笑道:“我爹当年就对我说过,只要这一辈子守在将军身边,就什么都不怕,哪怕是死在沙场,将军也会带着我们回家,不会让我们成为孤魂野鬼……!”他抬手指向远方,“今晚战死的那些弟兄,他们的魂魄也都护在将军身边,不会离开。”

    五百惊雷骑,到如今只剩下几十个人,雷孤衡也是英雄迟暮,谁都知道,虽然雷孤衡和惊雷骑一生遭遇了无数险况,却都能死里逃生,转危为安,唯独这一次,却已经是走到了尽头,雷孤衡便是天神下凡,也无法离开,而且众人早已经清楚,到了这个地步,即使雷孤衡真的可以杀出去,也绝不会离开。

    这里,已经是雷孤衡最后的归宿。

    无数将士血洒沙场,五百惊雷骑所剩无几,剩下的这些兵士,此刻反倒是淡定下来,没有丝毫的惊慌畏惧,已是存了必死之心。

    雷孤衡微微颔首,缓缓道:“今日我们已经杀人太多,而他们都不是真正的敌人,再杀下去,只是多造杀孽而已,虽然身为军人,本就是刀兵所向,但是……他们也都和我们一样,本是贫苦百姓出身,我当年带着你们的父兄起兵,说到底,就是为了让这些人不被屠杀……!”摇了摇头,苦笑道:“你们跟我出生入死,保家卫国,雷孤衡如今却已经无能为力,心力憔悴,上愧天子,下愧黎民,更是对不住我苍陵儿郎……!”

    众人纷纷跪倒在地,跪成一圈。

    天门道众却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些官兵要搞什么名堂。

    “老夫今日兴致大发。”雷孤衡蓦然抬头,笑道:“你们当知老夫最喜欢哪首歌!”

    “秦风无衣!”

    “不错。”雷孤衡拿着战刀,伴着歌声敲打地面,放声高唱:“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虽然只有几十人齐声高唱,但是却如同千万人同发一声一般,四下里虽然敌人无数,但是都寂然无声,歌声远远传开,距离甚远的天门道众却也能听见,所有人只觉得歌声苍凉雄浑,并不知道其中意思,却觉得这几十人浑然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气势。

    歌声戛然而止,兵士们都是跪在雷孤衡四周,雷孤衡拿起自己的战刀,喃喃道:“这把刀跟随老夫多年,杀人无数……!”抬头望天,缓缓道:“儿郎们,身死之后,不要闭上眼睛,老夫会给你们提灯笼,领着你们回故乡……!”话声落后,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单手一转,刀尖已经对准自己胸口,狠狠插了下去,正中胸口心脏位置,惊雷骑兵士们瞧见,心魂皆碎,齐声嘶喊:“将军……将军……!”

    雷孤衡盘坐地上,刀入胸口,却是仰目望苍天,再不动弹,依然是气绝,只是双眸却依然明亮,望着夜空,眼眸中满是愁苦之色。

    天门道众听得嘶喊之声,都知道出了变故,骚动起来,四面八方都是一片拥挤,一时之间却也都不敢靠近过去,随即不少人惊呼出声,只见到惊雷骑兵士们一阵嘶喊之后,却都是跪在地上,已经有人抬头搭在肩头,用刀刃拉断了自己的喉咙,亦有人调转刀锋,对着自己的心脏,狠狠地刺了下去。

    雷孤衡身边几十人,竟然没有一人贪生怕死,只是片刻之间,尽数自尽,一个接一个地倒在雷孤衡身边,亦有人身死之后,依然跪在地上,并未倒下,如同石雕一般。

    这些天门道众虽然见多了生死,可是看到眼前这一幕,却也是尽心动魄,万万没有想到竟会是这样一个结局,众人面面相觑,表情各异,虽是敌人,天门道众许多人脸上却依然露出敬佩、感慨之色,更多的人则是露出惊恐、骇然、不敢置信的表情。

    四下里死一样的寂静,雷孤衡和惊雷骑最后的兵士们,在大树之下,尽皆魂归天外。

    人群忽然散开,闪出一条路来,只见到红甲红盔的日将军骑着骏马,缓缓从人群中出来,看到眼前的景象,日将军的眼中也是先出震惊之色,他缓缓下了马,摘下了红色的头盔,却没有除掉脸上的红色面罩,缓步上前,从已经死去的惊雷骑兵士尸首缝隙中缓缓走到大树之下,看到雷孤衡依然盘膝坐在地上,刀插心脏,双目微睁,目视苍穹,虽然已经气绝,但是背脊依然挺直。

    日将军缓缓曲下身子,单膝跪倒,凝视着雷孤衡,“你我各为其主,不能与你为友,乃我终生憾事,老将军一路走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国色生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沙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沙漠并收藏国色生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