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色生枭 > 第八九七章 雪花娘娘

第八九七章 雪花娘娘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宫里过来的是水涟,这是楚欢的老熟人,见到楚欢,水涟也没有什么客套,直说皇帝正在宫里等候,楚欢只能迅速换上官服,跟着水涟急急忙忙进宫。

    皇宫面积巨大,等楚欢倒了宣召的光明殿外,已经是深夜,水涟让楚欢在殿外等候着,自己进去通禀。

    楚欢立于殿外,殿外的汉白玉栏杆边上,近卫军武士如同石雕般站立,肃穆威严,楚欢站在殿外,等了许久,始终不见水涟身影,正自好奇,终是瞧见水涟急匆匆过来,楚欢整了整衣襟,迎上前去,正以为要进殿,却见到水涟已经摆起手来,楚欢一怔,水涟靠过来道:“楚大人,暂时还不能进去,杂家没见到圣上,圣上还在内殿内,杂家禀报了,圣上一直没有宣召,杂家怕你在外面等急了,先过来打声招呼,恐怕还要登上一阵子”“。”

    楚欢含笑道:“无妨,圣上日理万机,咱们做臣子的恨不能为圣上分忧,能在这里伺候着,也是福分。”

    水涟含笑道:“楚大人说话稳重,是个小心的人。”他对楚欢的感觉倒是不错,只觉得这人年纪轻轻,但是办事周全,是个谨慎的人。

    楚欢一只手却已经抓住水涟的手,水涟一怔之间,感觉有件东西入手,瞥了一眼,竟是一只造型极其精致的玉蝴蝶,虽然是深夜,但是光明殿外可不昏暗,明亮的紧,水涟身在宫中,是皇帝身边的近身太监,那也是见过失眠的人,瞧了一眼,就知道这玉蝴蝶价值不菲,不动声色将玉蝴蝶收进衣袖之中,轻叹道:“楚大人,这外面风寒,要不要拿件衣服过来驱驱寒?”

    楚欢忙笑道:“不用烦劳!”

    水涟又道:“圣上只怕一时半会召见不得,杂家让人给你沏杯茶。”回过头,招手叫来一名小太监,吩咐道:“快去沏杯参茶过来,给楚大人暖暖身子。”

    那小太监答应着下去。

    楚欢暗叹有钱好办事,想到什么,忍不住轻声问道:“公公,您说刚才并没有见着圣上?您不是圣上身边的人吗?圣上的旨意,通常都由您传达,怎地连您也见不到圣上?”

    水涟左右瞧了瞧,虽然pangbian守卫的近卫军武士宛若石雕,但水涟还是拉着楚欢从玉石台阶往下走,到得台阶正中间,离近卫武士远了,这才轻叹道:“楚大人,你也知道,杂家不是一个烂嚼舌根子的人,只是与你楚大人性情相投,有些事情,还是推心置腹的。”

    楚欢心想我们两性情那是绝对不同,性情相投那是绝对称不上,无非是那玉蝴蝶起了作用,但是脸上却肃然道:“公公对下官一直厚爱,此份恩德,下官从不敢忘。”

    “哪里哪里!”水涟很欣赏楚欢的为人做事,竟是十分亲热地拉着楚欢在石阶坐下,道:“圣上一时半会儿恐怕是无法传召,现在这里将就坐一下。”

    两人坐下后,水涟才压低声音道:“楚大人刚从安邑回来,圣上得知,便派杂家去传召,楚大人有所不知,圣上最近可是极少上朝的!”

    “哦?”楚欢奇道:“莫非圣上龙体不适?”

    “其实圣上的龙体,最近一段时间十分的康健,比之先前还要安康不少,jingshen抖擞。”水涟苦笑道:“只是雪花娘娘喜欢.吟诗作画,喜欢弹琴跳舞,圣上每日里跟着雪花娘娘一起,寸步不离,便是连修道也在一起,所以没有空闲上朝的……!”

    楚欢张了张嘴,有些诧异,片刻之后才低声问道:“公公,这雪花娘娘又是哪位?下官倒没有听说宫里还有一位雪花娘娘!”

    水涟左右看了看,才压低声音道:“楚大人难道没有听说过,不久之前,精忠候冯元破献上了一位美人?”

    楚欢一怔,立刻想起这档子事,在安邑之时,袁崇尚就说起过此事,而且当是袁崇尚还啧啧称奇,只因为皇帝曾经下旨,严禁臣子献美,为了此事,更有官员丢了脑袋,孰知此番冯元破献上美人,却没有惹得皇帝龙颜大怒。

    只是楚欢对此事也不如何放在心上,此时想起来,才知道冯元破献上的美人竟然已经被封了娘娘。

    大秦后宫之制,那可不是谁都可以称为娘娘,除了皇后,之下有四妃,也只有皇后与妃子有资格称为娘娘,便是九嫔,那也没有资格被称为娘娘。

    大秦后宫的等级并不比朝官简单,皇后是后宫之主,其下是四妃,九嫔,婕妤,昭仪,贵人,美人,常言说的好,后宫佳丽三千,大秦后宫虽然从立国开始便简易,但是佳丽千人还是有的,在宫外没有背景,想要入宫轻易受封,绝非易事,莫说皇后,便是想要成为妃嫔,那也是难如登山。

    楚欢就算记得冯元破献美那档子事,也不可能想到冯元破敬献的美人会被人称为娘娘,毕竟冯元破进献美人时间极短,而且这种臣子进献的美人,完全是美色出众,在宫外未必有什么背景,这样的女子,便算皇帝喜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封为美人已经是天大的恩宠,就别说什么娘娘了。

    水涟瞧见了水涟那诧异的神色,叹道:“那位美人,就在半个月前,已经被圣上赐封为妃,而且赐号雪花。”

    “为何赐号雪花?”

    “冰肌雪肤,花容月貌。”水涟轻声道:“圣上给了八个字,所以赐号雪花,楚大人没有见过这位娘娘,那肌肤,真比雪还白,杂家见过许多女人,但是没有一个比她的皮肤白。”顿了顿,更是压低声音道:“其实雪花娘娘根本不是秦人,她是夷蛮人!”

    “夷蛮人?”

    水涟点头道:“正是,冯元破坐镇北方,夷蛮各族对他还是十分惧怕,夷蛮人互相争杀,谁要是与冯元破关系好一些,有了精忠候的暗中帮助,谁的实力自然就强一些,所以夷蛮各族对精忠候可是竭力拉拢,听说这雪花娘娘是夷蛮一个叫做斯拉夫族的公主,斯拉夫的头领将她献给冯元破,冯元破不敢留下,敬献给了圣上。”

    “原来如此。”楚欢微皱眉头,“只是这位雪花娘娘被册封,朝中无人说话?”

    水涟犹豫了一下,凑近楚欢耳边,压低声音道:“这是有违后宫礼制的,只是圣上的旨意,朝中却也无人敢反驳,徐从阳徐大学士倒是在朝中进言,也只是说此时应该暂缓,圣上不悦,徐大学士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而且此事吏部尚书林大人、户部尚书马大人都是竭力赞同,便是礼部尚书薛大人也没有多说什么,所以也就这般定下来了。”

    楚欢想了想,才轻声问道:“皇后娘娘那边……!”

    “皇后是个好.性子的人,与世无争,此事她一句话也不曾说过。”水涟轻叹道:“圣上对雪花娘娘当真是宠爱无比,言听计从……楚大人有所不知,在这光明殿之中,又修了一处雪花内殿,这位雪花娘娘不在后宫居住,而是日夜与圣上住在这雪花内殿之中,便是连杂家,没有圣上的传召,那也是不能进入雪花内殿的。”

    楚欢微一沉吟,低声问道:“公公,下官听说,当初圣上下过旨意,禁止官员献美,但有违抗,以抗旨之罪惩处,这事儿应该没错吧?”

    “是没错。”水涟道:“不过这雪花娘娘能够进宫来,而精忠候却安然无恙,却是……却是另有隐情……!”

    “另有隐情?”楚欢心下一紧,他其实也知道,当今皇帝这些年来算得上是一个残暴之君,但是一直以来,人们都知道圣上有一桩好处,便是不贪图美色,并不浸淫于后宫佳丽之中,甚至连民间选美都是禁止。

    只是此番却因为一个夷蛮女子,却屡屡做出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且不说降罪冯元破,只是封妃、赐号、修内殿、终日与雪花娘娘在一起,这些就已经与从前的皇帝陛下大不相同,难道这位来自北方夷蛮部落的美人,当真是让皇帝心神荡漾,迷住了皇帝陛下?

    水涟话一出口,感觉自己已经说了不少不该说的话,忙笑道:“其实……也没什么……!”

    楚欢已经诚恳道:“公公若是有不方便说的,千万不要为难。”

    水涟听楚欢这般说,反倒是叹了口气,凑到楚欢耳边,压低声音道:“楚大人,出我口,入你耳,莫要外传,传扬出去,对你我都不好。”

    楚欢肃然道:“下官明白。”

    “其实雪花娘娘入宫前,圣上修道已经进入关键时期,但是只差一样,便可以进入融合期,延年益寿……!”水涟轻声道:“圣上所缺的,乃是人鼎!”

    “人鼎?”

    水涟颔首道:“按照玄真道宗的说法,要找寻一个与圣上阴阳相合促成大道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很难找寻,条件苛刻,万中求一也是难以寻觅,而圣上必须要有这样的女子相助,才能修到大成,而且玄真道宗说过,这人鼎一旦与圣上阴阳相合,便是宝鼎,圣上进入元婴之前,这宝鼎可以一直帮助圣上。”

    楚欢对这种修道之术从无好感,至若什么人鼎修炼,他更是没有好感,禁不住皱起眉头,想到皇帝陛下当年英明神武,如今却在修道之路上越走越远,不由大是感慨。

    “圣上还没下旨找寻人鼎,精忠候送的美人便到了。”水涟轻声道:“而精忠候说,他连续三夜做梦,梦见圣上化身天神,寻觅人鼎,他的梦中,就梦到雪花娘娘化身人鼎,正是圣上所需的修道之物,醒来之后,觉得事情古怪,但是他一片忠心,知道圣上有此需要,冒着砍脑袋的危险,还是将雪花娘娘派人敬献进京……!”

    楚欢张了张嘴,只觉得匪夷所思,“他竟然梦到圣上需要人鼎?这……这怎么可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国色生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沙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沙漠并收藏国色生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