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随身种田 > 【205章】 杀过年猪

【205章】 杀过年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北方吹来的风儿吹散了笼罩在梁村上空的乌云,久违的太阳终于从天边露笑脸,一如梁村村民们的心情一般。

    随着春节的临近,这一年过来收成好的、收入差的村民也都是开始收拾心情,准备过年。至于地里的活计、家里的营生,都被扔在脑后,大家都在专心致志地准备过年的年货。

    每天的清晨,刘睿总能听到山下传来的阵阵猪叫,那是村民们在杀年猪。

    以前刘睿小的时候,刚刚改革开放初期,农民们干劲十足,家庭收入也是节节升高。手头有余钱的农民们自然不会满足吃饱穿暖的程度,而是有了更高的追求。

    于是,杀年猪就变成了八十年代农村生活最常见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村民们用剩饭剩菜喂养了一整年的肥猪足足有两百多斤,膘肥体壮的,自然是最好的年猪对象。每到腊月廿三之后,杀年猪的村民一大早就把肥猪捆好,抬到石台上,开始宰杀。

    一尺来长的杀猪尖刀从肥猪肥嘟嘟的脖子处捅进去,横着一划拉,一股血泉就跟着抽出的杀猪刀奔涌而出。与此同时,肥猪立即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几乎是传遍了整个梁村。

    杀猪的惨叫虽然有些刺耳,不过村民们脸上都是喜滋滋的笑容。

    不过,随着市集的繁荣,商品流通的加快,市面上新鲜猪肉也是随时可以买到,村民们杀年猪的想法也少了许多。

    同时,商品经济的剪刀差越来越大,让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是愈发明显。

    在八十年代,农村不少富裕的农户生活水准和城里人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程度。不过,进入九十年代之后,农民收入增长缓慢,甚至跟不上物价的上涨,生活水平倒是有所下降。

    杀年猪,在进入九十年代中期之后,就已经成为了刘睿等人的回忆罢了。

    不过,今年梁村不少村民收入增加,倒也是动起了杀年猪的心思,于是就有了刘睿这几天所听到的动人惨叫。

    今年把旧的猪圈拆除,把肉猪卖掉的时候,刘睿还特意留了一头猪,准备留着过年杀掉。现在已经是腊月月底,眼瞅着就要过年,已经到了可以杀猪的时候。

    “四舅,上来帮我们杀猪!”起床之后,刘睿就立即拿起电话给张振祖拨过去。

    杀年猪说得轻巧,要是动起手来还真的不是那么简单,需要的人手可多了。不喊张振祖等人来帮忙,刘睿家里几个人要想搞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在刘睿打电话的同时,张桂芝就开始烧一大锅的热水,准备等着一会给猪褪毛。

    一听说今天要杀猪,两个小家伙兴奋得不得了,彤彤抱着小花满院子乱转,刘智这是默不作声地跟在刘睿的身后,想要帮忙。

    不一会儿,张振祖骑着摩托车赶到了,跟着来的还有张振耀。张振耀是梁村的席面手,杀猪艹办酒席自然是轻车熟路,今天少了他还真的不行。

    几个人合力,很容易就把猪圈里的肥猪用绳子捆好,抬到水井旁边的石台上。

    似乎感觉到自己已经是大限来临,这头肥猪在不断地挣扎,嘴里面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但是这一切都无法挽救它的命运。

    张怀忠坐在桂花树的椅子上,晒着刚刚初升的太阳,眯着眼睛看着这边热闹的情形,脸上带着丝丝笑容。对于张怀忠来说,年过七旬,儿孙满堂,不愁吃喝,这辈子也算是没有什么遗憾了。

    现在就是还没有见到几个孙女孙子结婚生娃,要是能撑到那个时候,四世同堂那该是一段佳话。今天几个儿孙动手杀年猪,张怀忠和老太太是满怀着喜悦的心情在看着。就连大肥猪被抬上石台之后,发出的刺耳惨叫也都是那么悦耳动听。

    把肥猪横倒在石台上,张振耀先是把肥猪的下巴洗干净,然后拿一把刀把肥猪下巴的毛都剔光。这样也是为了防止待会动刀的时候,有污垢落入猪血之中。

    刘睿、刘家宏和张振祖三个人齐心合力摁住了不断挣扎的大肥猪,刘智从厨房里端出一盆清水,里面什么都没有放。

    杀猪之后的猪血一般可以用于两个用途,一个用于制作血旺,另外一个就是制作猪血肠。

    制作血旺的话,就要往里面加入盐巴,利用盐析的原理,使得猪血凝结成块。平时杀鸡杀鸭也是照此办理,刘睿从小都已经是相当熟悉,只不过他也是等到上了高中之后,才明白其中的原理。

    制作猪血肠却是恰恰相反,在猪血还没有灌进肠子的时候,要保持猪血不凝固的状态,这样才能制作出细腻可口的猪血肠。

    张振耀左手在肥猪的脖子上摸索一会,这才点点头,右手持刀开始准备动手。

    “三舅,你这是干嘛呢?”刘智看着张振耀不断地摸索肥猪的脖子,有些不解地问道。

    以前家里经常杀年猪的时候,刘智还小,并不太懂其中的一些状况,等到他长大之后,家里就已经是不再杀年猪了。

    “那是舅舅要判断气管的位置,待会就可以很轻松地把猪杀死!”刘睿看到三舅已经是全神贯注地盯着肥猪的脖子,就笑着回答道。

    杀猪可以算得上一种技术活,寻常人要想把猪杀好,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首先下刀要深谙‘快、准、狠’三味,要干净利落地捅进肥猪的要害部位。肥猪的要害部位就是在脖子处,气管、食道以及血管其中的地方,杀猪的老手一刀就能把这些东西一下子全部割断,一刀毙命。

    好的杀猪手能够在几分钟就让肥猪大量失血,随即失去生命,若是生手的话,恐怕得花上更多的功夫才能搞定。

    “哦!”刘智想了想平时自己杀鸡杀鸭的状况,似乎也是这个道理,点点头。

    杀鸡杀鸭若是动作不够利落,体内就会留有一些血块和淤血,影响最后的口感。

    就在刘睿兄弟俩在说话的当口,张振耀选好了位置,右手闪电般的动了,闪亮的杀猪刀‘嗖’地捅进了肥猪的脖子。

    剧痛之下的肥猪想要挣扎,不过它的四肢都已经被绳子困得严严实实,就连脑袋都被刘睿抓着他的两只耳朵死死地摁在石台上,丝毫动弹不得。

    无奈之下,肥猪只能是咧开大嘴,死命地叫喊着,撕心裂肺的声音几乎要冲破刘睿的耳膜。

    张振耀把杀猪刀抽出,一股血泉也跟着奔涌而出,准确地落在地上的大盆里,红彤彤的,异常喜庆。随着时间的流逝,肥猪的叫声是越来越微弱,身体也开始不由自主地抽搐。

    不到十分钟,原本中气十足的大肥猪就变得悄无声息、一动不动了。

    刘睿放开已经被自己抓得发紫的猪耳朵,抖抖手,终于是让发麻的手指感到轻松了不少。

    杀猪可不仅仅是技术活,还是个体力活,这两百多斤的大肥猪垂死挣扎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惊人力量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顶住的。

    若不是困住了它的四肢,父亲和小舅压住了它的身子,自己则是死死地把肥猪的脑袋摁在了石台上,场面就说不定了。

    现在,城里的屠宰场已经开始才有高压电击的方式进行作业,很是节省人力和时间。不过,在梁村这样的地方,大家还是习惯于用最传统的方式杀猪。

    “姐夫,这头猪起码得有两百五六!”张振祖拍拍肥猪的后臀,有些感慨地说道。

    这头猪原本在两个月前就可以出栏了,不过为了过年的时候杀年猪,刘睿特意把它留下了。又经过两个月的精心喂养,这头猪比一般的肉猪要大上一圈,看上去如同一座小山一般。

    “也差不多是这个数了,不过咱们自家吃,就不去计较重量多少了!”刘家宏脸上洋溢着笑容,满脸红光地回答到。

    在刘家的计划之中,这头猪杀了之后,横平竖直地四家平分,简单方便。自从和张桂芝结婚之后,刘家宏和岳父家的几个大舅子关系都是相当好,特别是这一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更加体现了这种亲情的可贵。

    这一次杀年猪,刘家宏自然是不会吃独食,把东西分给张振祖等人也是题中之义。

    “小智,你要看着这盆血,可不能让它凝固了!”刘睿看了看地上摆放的血盆,示意刘智搬到一边。

    今天刘家准备制作猪血肠,自然是不能让猪血凝固,于是就要有人在一旁不断地搅拌,防止猪血沉积凝固。这个任务可不能交给小丫头,要不然依她那种跳脱的个姓,恐怕三分钟之后就就会把勺子一扔,跑到别的地方玩去了。至于刘智,则是让刘睿放心不少,把这个任务交给他自然是再合适不过了。

    “水开了!”这个时候,在厨房的张桂芝喊了一句。

    刘睿连忙进入厨房,先把大锅里烧着的开水舀到水桶里,然后再提到院子里。身后的张桂芝马上又往大锅里加冷水,加火一直烧着。今天杀猪,家里要用热水的时候很多,可不能断了。

    有一句老话说:“死猪不怕开水烫!”

    说的就是刘睿眼前的这种情况!

    一瓢瓢滚烫的开水淋在死猪的身上,冒出一团团蒸腾的热气,只不过死了的肥猪自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刘睿负责浇水,张振耀就拿着一把锋利的尖刀顺着刘睿浇水的地方,开始刮毛。被开水一烫,肥猪皮肤上的毛孔就放松了,用刀一刮,猪毛就纷纷地脱落,露出细嫩的猪皮。

    以前公社的时候,村里面杀猪基本上都是刘睿的外公在艹刀,张振耀跟在后面自然也是学会了不少的把式。自从老爷子逐渐退出江湖之后,张振耀就变成了梁村的艹刀手,哪家哪户要杀猪的时候,总少不了请他出手。

    凡事都是熟能生巧,张振耀手底下的肥猪亡魂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了,因此拾掇起来也是轻车熟路。

    很快的,一团团的猪毛就顺着流水流淌下来,大肥猪变得越发粉嫩,看上去是相当诱人。

    褪毛之后,再经过细心的检查,张振耀就开始拿着剔骨尖刀对肥猪开膛破肚了。

    先是把硕大的猪头切下来,放在一边留着一会处理。从猪头的切口上就可以看出今天杀猪是相当成功,基本上没有什么血液残留在肥猪的体内,并不会影响猪肉的品质。

    在旁边的张怀忠看了看张振耀的动作以及切出的猪头之后,暗暗地点点头。

    对于张怀忠这样的老一辈来说,儿孙要是有人能够继承他们的手艺,往往是令他们感到最欣慰的事情。

    张振耀手持尖刀,从切断的脖子处,沿着肥猪的肚子一刀划下来,轻而易举地把肥猪开膛破肚。

    哗啦的一声,猪的内脏就全部流了出来,红的是心脏、白的是小肠、惨白的是肺部,刘睿一眼就分得清清楚楚。

    在旁边的刘家宏连忙用一个大盆把内脏都装上,端到水井旁边开始处理。

    今天中午,家里就把那些大肠、猪腰子和心脏当作午餐,至于那些肉呀、骨头呀就要另外安排了。

    把内脏清除干净之后,张振耀就开始挥舞着剔骨尖刀,把肥猪的骨头都剔出来。站在旁边充当助手的刘睿看着三舅父手中的尖刀山下纷飞,就好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游刃有余地把骨头都剔除,一点都不费劲的样子。

    这个时候,刘睿想起了以前学的那篇课文《庖丁解牛》,那种了然于胸的感觉就应该是三舅父现在的状态吧?

    看着三舅父平淡无奇的形象,再看看他手上灵活的动作,娴熟的技巧,不由得让刘睿很是感叹。世人都说,民间英雄辈出,只不过没有人发现罢了。

    以前家里杀年猪的时候,张振耀也是主刀手,刘睿在一旁也是看到了这样的技巧,只不过并没有现在如此深刻的感受。

    如今时隔数年之后再一次看到三舅父的惊人技巧,刘睿有了更多的感悟,也对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三舅父有了更多的认识。

    或许,每个人身上都会有独特的闪光点,只不过轻易不会被别人发现罢了。

    排骨、沙骨、筒骨还有猪脚,很快的,整只猪就在张振耀的妙手之下被分得清清楚楚,整齐地摆放在一个桌子上。

    五花肉可以用来制作扣肉,后臀的瘦肉可以制作叉烧,那些肥瘦相间的肉就可以用来灌香肠,……。在刘家宏的心里,基本上所有的部位都已经是有了相应的用途,四家人分了这只大肥猪,足以让今年的春节过得相当滋润。

    金色的阳光从天上倾泻而下,照在刘家大院的每一个角落,也照在张刘两家人每个人满带笑意的脸庞。

    刚刚过来的这一年,虽然刘家遭受了不少困难的时候,但是在两家人共同的努力下,困难很快就被驱走了。

    正如同那句话所说的,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原本以为要瘫痪或者坡脚的刘家宏神奇地痊愈,并且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这是今年以来最大的喜事。在每个人的心中,健康总是被放在第一位的。如今刘家宏恢复了健康,每个人都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悦。

    刘睿辍学回家曾经是张刘两家的一个心病,但是这大半年以来刘睿的表现却令几个舅舅刮目相看。原本以为刘睿能撑起这个家庭已经是极限了,但是所有的人万万没有想到,刘睿不仅仅是把家里的酒坊弄得井井有条,而且还在短短的半年时间之内取得了巨大的发展。

    如今的酒坊已经开辟了县城的市场,产品畅销,酒坊产量扩大成为了原有的酒坊的数倍,变成了吸金大户。此外,酒坊的扩大也是带动了养猪场的发展,一个具备现代化味道的养猪场正在茁壮成长之中。

    一想到依靠着酒坊的酒糟作为主要饲料的养猪场将来美好的前景,张家几兄弟有时候睡梦之中都是会笑醒。在他们看来,刘睿在找到发家的门路之后并没有忘记几个舅舅,这就是难能可贵的。

    亲情在利益的捆绑之下,就显得越发牢固,也就越来越好。

    今天杀年猪的场景只不过是张刘两家数十年亲情交融的一个缩影!

    对于眼前的这种情形,最满意的莫过于张怀忠,毕竟自家儿女之间相亲相爱,没有大的矛盾,足以让老人家感到欣慰!若是几个孩子吵吵闹闹的,恐怕老爷子心情就不是那么好,就不会觉得生活是美好的,早就想一死了之了。

    忙活了一阵之后,刘睿伸伸懒腰,看看院子里大家都在忙碌,各司其职的样子,也是笑容满面。

    在拥有神农空间,对于未来拥有极强信心之后,刘睿另外一个最大的心愿就是家里所有的人身体健康,亲人之前能够和睦相处。

    为此,刘睿自然是想方设法地把神农空间所带来的各种利益和家人共同分享,也让他们能够走向致富的道路。

    正所谓家和万事兴!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随身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壮乡小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壮乡小仨并收藏随身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