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迷途第一季 > 第六十一章 误会1

第六十一章 误会1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客栈的时候,大约就是下午时分吧。刚走进一楼饭厅,发现里面有些混乱,几个士兵的在那边不知道干什么。

    这可把天邪吓得不轻,难道那个名王的大小姐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可是我来时并没有留下线索啊。藏身在围观的客人身后,看看究竟。

    “好了,受害者身份已经核实完毕了,你叫人从新把房间打理干净吧。”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过来,对着这边的掌柜气势汹汹地说完,然后窝火地

    带着几个部下冲破人群而出。

    其中一个士兵路过天邪旁边,抱怨着轻声嘀咕:“真是的,还以为死的是个游商,会有些油水拿呢。没想到才几个金,还没死的时候身上带的多

    。白白浪费我们几个跑一趟。”

    “好了好了,各位客人都散了吧。”掌柜见官兵走后,挥舞着手臂示意。

    “发生了什么事?”天邪正准备上楼,忽然回头问道。

    “嗨,又是一个受害者。我之前不是告诫各位不要太晚归店吗?可是这位客人就是不听我的劝告,结果······嗨。”掌柜痛心疾首地摇了

    摇头,似有几分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的意味。

    “他就是昨晚遇害的人?”

    “是,白天刚刚入店,夜晚就遇害了。方才是城主大人派遣人来核实受害者的身份,以通知他的亲属。”

    “这样啊······。”天邪转身再次上楼,眼角瞟过那间房。原来受害人就和我住一家店啊,那还真是有些可惜。

    咦?那间房不是早上掌柜打开的?管他呢,先换身衣服吧。虽然裤子在一路骑马中被风干了不少,但是还是感觉不怎么舒坦。

    在床上打坐休息,今天晚上继续行动,倒要看看你这次还怎么跑。

    莎夜·名此刻正在城主府大发雷霆。城主府内院人人自危,生怕受了这无妄之灾,纷纷找事做离开了。这可把城主哈德克等无辜之人害惨了,平

    白无故遭受不明之灾。只从昨夜大小姐回来之后,一个人在房间里摔了一大堆东西,然后不时把城卫兵叫去各种地方跑腿。没有一个人敢这时候去问

    缘由,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而此刻的莎夜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中衣。那傲人的耸立这时候才变回了应有的原形。

    对于一个少女来说,这样的资本足以在贵族宴会上穿着礼服大放光彩。母亲是名州城的世家子嗣,也是父亲那一辈出了名的名州第一美女。而继

    承了母亲美貌的莎夜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不知道有多少世家都上门提亲了。

    昨夜为了不暴露行踪,她只身一人女扮男装去探查。可是即便用布带缠住了胸,却还是不能完全拉平那傲人的耸立。原本女扮男装都已经感到无

    比委屈的莎夜,一想到昨夜那个人竟然如此粗鲁地把手插进胸口还野蛮的抓了几下,立即就气得发狂,恨不得马上把他尝遍所有酷刑,然后把他碎尸

    万段。

    看着那镜中神情冷漠的冰霜美人,纤细的眉是画师精心的一撇。薄薄粉红的唇,仿佛在召唤着归属者。洁白无瑕的清瘦脸蛋更是恨不得让人用手

    指在上面抚摸。

    莎夜紧紧捏着拳头,以至于身体都颤抖起来。我一定要杀了你,今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莎夜咬牙默念着。

    刚刚拿起筷子准备尝试一下兰国美味的天邪不禁脖子一缩:“啊嘁!”揉了揉鼻子,心道:“难道是恩雅想我了?我也在想她呢。这绝对是我们

    身心相通的征兆。”

    名王既然已经派人来了,那么凶手会龟缩或潜逃的可能很大。但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今晚再作案一次。熟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地方,讲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

    当你们以为我躲起来的时候,那么你们就会松懈。这,是一个机会。所以天邪今晚决定再次潜伏起来。与人对战,心理分析极为重要,这是一个

    十分重要的要素。

    与此同时,莎夜把亲兵召集在后院:“既然咱们到了,那么他也会闻风丧胆,所以今晚的收捕行动就不必大张旗鼓了。六成的人负责前半夜巡逻

    ,其余的四成负责交接后半夜吧。”

    吩咐好一切后,莎夜心里冷哼一声:“我就做出松懈之态,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子出来。”

    入夜,夜黑风高。

    这样的一个夜晚,即便是傻子也知道乖乖呆在家里。就算没有杀人事件,那被风吹得呼呼哗哗乱响的树叶声也够吓人的。虽然有道是平生不做亏

    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但是,夜路走多了,还是要见鬼的。

    城主白天已经发布告示,叮嘱各个旅店的掌柜告知新来住客不要外出。那么,不信邪的人不是没有,而且繁华街最多。那里云集各个权贵,其中

    护卫更是多如牛毛。

    可是今晚没有月色,而且有风。没有光,就能隐藏身形。有风,就能掩盖脚步声。

    天邪悄无声息地向目标地点而去,那就是靠近繁华街的街巷。看着远处那些灯火通明,人声喧哗的街道,天邪不得不承认夜市是这个没有什么娱

    乐设施和场所的世界的最好归宿。

    夜市街里有许多开放的酒楼、妓院和赌场,也有许多摆卖小吃的摊位。天邪就吃过一碗青葱面,那味道简直能堪比大厨级别。

    闻着飘来的香气,想着明天一定要好好弥补一下这个损失。一个不显眼的三岔口,那里有一个葱郁如伞的大树。天邪扫视了一下四周,如鬼魅一

    般地跃上了那颗树上。

    现在,就是静静等待了,虽然有些考验耐心。这点耐心和当初的烈阳之下扎马步比起来,坚持就是小儿科了。那可是一站就是大半天啊,想当初

    。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天邪估么着到了十一点钟的时间。可是街上还是没有什么可疑人物出现,也有一些权贵人家离开,但是都是驾着车马和带着

    护卫。

    待街上又恢复了暂时的平静后,一个人影从不远处地小巷里飞快地跑到这边来。

    那个身影也如天邪一样,飞到了树干上。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他上面两米处的树干上,也挂着一个黑衣人。这距离,按理说应该是能够感触到

    的,只是天邪用了龟息功而已。

    正统的龟息功那是不传之秘,所以天邪也只是和一个师父学了些皮毛而已。那个身下的黑影在树上东张西望,一股淡淡的清香传来,一定是个女

    人。

    一想到女人,天邪回想刚才的身影,瞬间心里吸了一口凉气。这身形并不是昨日看到的那个凶手,而是后面敢来的那位小姐。真是冤家,这么大

    的一个城,怎么就能藏在同一棵树下?

    忍耐,忍耐,她会走的。天邪心里一遍遍告诫自己,可是越是如此越是焦急。

    因为两人已经又在树上挂了一小时,照这仗势应该会一直下去。

    怎么办?天邪开始环视起周围的逃跑路线起来,虽然能够打过她,但既然无法下杀手,就一定会被纠缠的。

    思考前后,现在大约是十二点了。想来今夜也是空手而归,还是脱身去睡觉吧。由于有风声,所以天邪轻轻地开始换气,把体内的气慢慢排出去

    。

    还是打个招呼吧,想来想去的天邪只好开口:“能不能让我下去?”

    那树下的身影顿时如遭电击一震,反应极快地一个转身同时已是一道寒光刺上来。

    天邪无奈只好蓄力而发弹射下去,把她的手腕抓住。这时,莎夜的另一只手泛起了白芒。

    而天邪几乎是在她收掌而未发的时候就先捏住了她的手腕。

    那么剩下的强大下冲惯性就没法了,瞬间冲翻了莎夜。两人一上一下叠加在一起往下落去。

    一双黑暗中映着灯火像明珠一样的眼睛就在眼前。此时,两人鼻子几乎是接触在一起的。

    天邪看着那双眼睛,不禁一愣,有那么一刻因其美丽沉迷在其中。

    莎夜的眼里瞬间迸射凶光,想要挣扎。反应过来的天邪连忙用力把她右手按在地上,把她左手按在她的肋下。

    莎夜想要用脚踢翻天邪,天邪只好条件反射一般用腿压住她的膝盖关节。两人本就是叠加地落在地上,经过莎夜这一番折腾,天邪能够清楚地感

    到那对双峰带来的触感。

    仿佛是响应大哥的号召一般,小弟瞬间斗志昂然起来。

    思绪乱如麻,天邪扭头同时起身欲走。他原本是想起身的同时,为了避免对方跟上来,在对方起身一半的时候把她推倒,然后利用反作用力加快

    逃跑。这样一举两得,技能加快逃跑,也使得对方跟不上动作。

    可是想法很好,忽略了细节。就在他起身后,莎夜因为手是接近地面,可以借力。

    当莎夜的身体用比天邪还要快的速度起来的时候,他条件反射般推在了莎夜胸口。入手,柔软,却只是傲立之峰的一半而已。那是一只手都无法

    全部掌握的资本,可是天邪已经没有心思想那么多了。

    当莎夜起身来,看着那瞬间跑了很远的身影。心中的委屈别提有多大,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

    她气得哭了,对着天邪嘶喊:“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

    把身体摔在床上的天邪顿时有些无语,恼恨自己怎么那么没心眼?这下可好,即便误会能够解除,想来也不会吃得了兜着走了。

    算了算了,越想越乱,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一早,天邪就打着哈哈下楼了。还好,今天赶上了早点,可以上街去买一些好吃的包子和菜卷,再配上一大杯豆浆。

    这时,门口冲进两个睡眼朦胧的卫兵对着掌柜大战大叫:“掌柜的,快过来。”

    掌柜的连忙弯着腰过来,一脸奉承道:“官爷,您有什么吩咐?本店的招牌菜······。”

    “得得得,改天有空再来,官爷我可忙着呢。你说说,昨夜可有客人很晚才回来?”

    “没有,官爷。天快黑的时候,大家都上楼歇息了。”

    “嗯,没你的事了。”那过卫兵说完,就直接走了。另一个卫兵打着哈欠,眯着眼抱怨:“嗨,本来就要巡逻,现在还要来一个满城清扫式收捕

    ,还要不要人活啊。”

    “得,你在少抱怨了,要是被莎夜小姐知道,可不是丢了饭碗那么简单。今天已经有几个侍卫吃了板子了,连城主都是大半夜起来一直被骂到了

    大早上。嗨,真不知道又有谁惹了她了。这身份高贵的人啊,心情不好,遭殃的还不是我们?”

    那两个卫兵边走边说地去了隔壁的一家客店,而门口的天邪不自觉地揉了揉额头。

    那是不可抗力,不是有意如此的,希望她能够理解。嗯,时间一久,她就会慢慢理解吧,天邪自我安慰地想着。

    翻身上马,今日去银千村看看他们的青菜是怎么种植的。好像那条看到了萝卜,长势并不是很好的样子。他们种的另外一种像高粱一样的东西,

    那是什么?刚开始还疑惑为什么没有人照仿银千村的种植方式,现在却明白了。其他村子的水田并不是那么靠近自己村子,所以不便于防盗。更何况

    ,村子里因为利益的缘故,并不像银千村那么团结。

    在银千村,一个信仰的愚昧,相信打着神明的口号叫人拿生命献祭,他们都不会反对。还有就是旱涝,其他村子并没有建设防止旱涝的建筑设施

    。不得不说,谁都不舍得投入暂时的一笔大钱,所以谁都无法获得长远的稳定收入。穷人,之所以穷也是因为目光短浅和知识面薄弱的原因吧。

    舍得,舍得,没有舍,何来得?

    也算是因果关系吧,大多数人都只愿意守着老本。所以,平凡的光环也是伴随着那些固执己见而不愿变通的人。起起落落才是生活,才是人生,

    才能追寻到梦想。

    来到村门口,还是那两个守卫。看着天邪的眼光有些异样,其中一人有些不愿地行礼招呼道:“我们祭长大人有交代过,以后你来这里,按照贵

    客对待。村里的一些地方,你也可以去参观。”

    “如此多谢了。”天邪继续策马前行,越过村口大门后转身对着那个守卫道:“我叫堕天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迷途第一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伪屌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屌丝并收藏迷途第一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