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迷途第一季 > 第八十七章 流氓

第八十七章 流氓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那少妇一怔,惊恐地挣扎地,不管她如何使劲想要挣脱,那莽汉的手就像铁箍一样死死把她的手抓住。

    “我来看看。”中间个子高大的莽汉走过来,看着那扭曲中凸显出来的成熟身材,宛若老树皮一般粗犷的脸上狞笑开来:“不错,不错。”

    那高个子莽汉说完后,对着那宛若苞蕾的圆凸之处一掌抓去,喜出望外咧嘴惊呼开来:“她竟然绑了胸带。”

    只听“哧啦”一声,伴随着一声惊呼,高个莽汉两手粗鲁地把那少妇胸前的衣服拉开了。只见那三人先是双目圆睁看呆了片刻,随即狂笑:“极品!是极品。”

    “还真是极品呢,到哪里找出像你们三个一样令人恶心的极品啊?”一个淡悠悠的声音至那三个莽汉身后传来。那三人刚刚转身,就有一个被一拳打在眼窝上。

    他鬼叫地抚着眼睛退了几步,当手拿开的时候,只见那个眼窝旁边已是一圈乌黑的肿胀,瞬间变成了熊猫眼。

    “弄死他。”高个莽汉一声令下,和另外一个人一同向天邪熊扑虎抱地冲去。只是过了十几个呼吸,那两人竟然已经出了近百招。其中有一半都打在了自己人身上,当他们两人被天邪一人一脚踢飞在地后,面面相视一眼,全部仓皇而逃。他们并不傻,对方的实力明显远远在自己三人之上,想要杀了自己那是轻而易举。乘着现在他还没有杀心,溜之大吉为快。

    望着那三人三两下就跑得没了踪影,天邪脸色瞬间阴沉而下。边城如今越来越乱,现在还只是一个开始,照这样下去,迟早回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转身看去,那少妇早已经没了踪影,只剩下空气中那淡淡的犹如扬环花一样的清香。

    城郊之外,一个身影轻快如影地穿梭进了一片野林之中。她东张西望片刻,从一个树洞中取出一个包袱。包袱打开,里面是一套花俏多彩,图案精美的衣裳。

    她把身上那件被拉破的衣服丢掉,再退掉裤子,露出一双雪白的大腿。当里衣脱掉后,只见一具完美身体呈现出来。若你只是看那腰肢,还以为她定是以为少女。等到你往上往下看过后,你又会惊叹她幸好不是一个少女。那丰盈的臀,那饱含野性的双峰,注定了她是一个人人都想品尝的极品。

    正在这时,一个人赞赏地拍着手说道:“果真是极品。你让我知道,少妇的风姿是少女远远无法比及的。就像一个熟了大半的桃子,其中的甜美哪里是那青涩的早熟果能比?”

    那少妇宛如受惊的小鹿一般,惊呼一声跳起。她用手里的衣服遮挡着那双腿之间的秘密,抬眼看到一个俊美的青甲青年,二十几岁的样子。那人高高强壮的身子不失均称,身体的线条完美流顺。

    但是,这些堪称美男子中的极品的外表,全部都是衬托。最让人惊赞的是他那天然形成的气质。他站在那里,宛若君临天下,盛气凌人而令人无法直视。她相信,如此的一个人,站在那里都是气压群英。那些所谓的青年才俊,怕是连成为那衬托鲜花的枝叶都不够资格。

    他就站在那里,神情傲慢中隐含着若有若无的不屑一顾,却又饶有兴致地观摩着那少妇的身姿。

    那少妇先是惊愕痴呆,继而痴痴一笑,一双眸子仿佛被施了魔法一样具有勾魂夺魄之能:“那······你想不想······一睹这······胸带下的光彩呢?”

    她说得极慢,近乎呼呼喘喘略带呻吟地说完后,眼中流漏出柔美的幽怨。那声音就像来之灵魂深处的呼唤,就像一个无形的漩涡直让人分不清天南地北。

    “咦?不继续装了?不过这样似乎更有意思了呢?”青年淡淡地说着,直到此刻他还没有失去一点理智或者受到一点影响。似乎那种傲慢,已经无法被这种诱惑所腐朽,连一点都不能。

    “嗯哼,我第一眼就看出来,你不是那么好骗的。任何虚假的东西,只要到了你面前,都会原形毕露,所以我很聪明。”少妇痴痴地说着,左手紧紧捏着胸带,右手却已经丢了那遮挡私处的衣裳,半隐半显地挡在那漆黑一片的密林之处。

    “哦?看来你是个聪明人呢。那你可知道我接下来想干什么?”

    “我猜不着。”少妇的右臂勾上了那青年的脖子,柔软无骨地依附在青年的身上。少妇那紧抓胸带的手还没有松开,那被束缚住的野性美已经在蠢蠢欲动,随时都有瞬间释放出来的冲动。

    那青年嘴角掠过一丝轻笑,右掌附在了那后翘的丰美臀部上,用力地揉捏起来。她在青甲青年的身上轻声呼喘着,呻吟着,摩擦着。那仅仅抓住胸带的手轻轻地拉开了一下,却又停了下来,手指往里面插进去了几分,似乎准备一瞬间绽放其中的风采。

    可这时候,那青甲青年原本揉捏的手慢慢抬了起来,勾起她的下颚轻声吐气道:“你那肮脏的手再敢碰我,我一定不会让你死。虽然那种毒液即便是圣级的灵者都能毒死,但是你可以试试是否对我有用。”

    那少妇顿时脸色苍白地退开了,一脸惊恐地看着青甲青年,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是不是打算拉开你那胸带的时候,然后右手指甲扎进我的皮肉里?我一开始就说过了,似乎这样更有意思了呢。虽然没有令本王感到意外,但也没有令本王失望,勉强合格吧。”

    “你究竟是谁?”那少妇咬着牙,颤声问道。

    “你没资格问本王。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把冥王戒叫出来,或者死。”

    “你怎么知道冥王戒在我身上?”

    那青年随手一挥,一股强劲的灵力袭来。当那少妇反应过来想要阻挡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那力量实在太快,根本无法躲闪。

    “你没有资格问本王。”青年说完,神情淡漠地看着地上飞出七八米远倒在地上咳血不止的少妇。

    “呵呵,想不到堂堂的四天王之一,也会来参合这种小打小闹。莫不是害怕传说是真的?所以想要来抢夺冥王戒?”少妇讥笑着看向青甲青年,眼里满是绝望和死寂。

    “啦啦啦,看来你这就放弃了呢。”青甲青年饶有兴趣地说着,傲慢地俯视着地上蝼蚁一般弱小的少妇。

    “在堂堂四天王之一的手里,谁能争夺得过?”少妇绝望地说着,心中懊悔不已,怪自己贪心太强,明知道有陷阱还要跳进来。

    “如果真是那样,那么为何只有我来了,另外三个没有来?恰恰和你想的相反,他们不是怕冥王戒的传说是真的,而是怕那个传说是假的,你懂吗?”

    少妇惊恐地看着那青年,瞬间明白过来。他们竟然因为太过强大,强大到没了对手,所以想要找一个强大的敌人。这是何等的心态?她不懂,无法理解强大到了他们那个程度后是怎么样的心情。因为那种境界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星辰一样遥不可及。

    “那你为何还要来抢夺冥王戒?”少妇激动地问道。

    “我只是想来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才配成为我们的敌人而已。我可不想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当上冥王,然后在举手投足之间就被灭得连渣都不剩了,这样多么无趣啊。”

    “若是你能帮助我收集到其他四枚冥王戒,我保证让你们死得无怨无悔。”少妇忽然激动起来,说出了她平时连想都不敢想的话。她在赌,如果赢了,就是下一任的冥王。

    青甲青年眯眼看着那少妇:“你有胆说出这句话还远远不够,还有什么令我满意的?”

    “你可知道你现在已经中毒了?”

    “哦?”

    “就在我刚才被你打飞的瞬间,我已经无意中撒出了毒粉。这种毒粉只要配合我身上的清香,就能形成剧毒。那种清香,我靠近你身体那么久,你定已经闻过了。不过你既然是四天王之一,这种毒只怕作用不大。”

    “有点意思呢。若是一般的圣级灵者,只怕现在已经躺下了呢。不错,有点意思了。”

    “那你的意思是?”

    “哈哈哈,本王自然可以帮你。不过为了日后你第一个来找本王复仇,本王肯定要对你做点什么印象深刻的事。”

    “你若是想干什么,我绝对不会反抗你的。”那少妇妩媚一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青甲青年。

    “你的心思不错。圣武学院里面比你美貌漂亮的一抓一大把。见过如火王那般美丽的人了,只怕天下的美女都令人觉得不完美。但是我可没把你当女人看,你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玩物罢了。你应该还是处女吧?尽管你如何掩饰,都逃不过我的眼睛。让我想想,到了这样的年纪竟然还是一个处女,岂不是把自己的处子之身看得极重?”青甲青年慢悠悠地说着,一步步走向地上的女子,嘴角那一丝傲慢的笑意更深了。

    那女子终于无法装下去,脸上呈现出恐惧苦绝之色:“不······不要······我······啊!”

    惊呼中,青甲青年一手拉开了那女子的胸带:“本王乃是圣武学院四天王之一的风王,你可要记住了,完全掌握冥王之力后第一个来找本王寻仇。”他说完,放肆地朗盛大笑,盛传百里。

    大约两个小时后,风王瞄了地上香汗淋漓的女子,看着那雪白的两腿间飞溅绽开的殷红:“没想到能够让本王享受那么久,这到还真是个意外呢。你叫什么名字?”

    “梦云”她有气无力地喘息着,怨毒地看着那个人。

    “哦,对了。就是这种眼神。就是这种屈辱而满怀怨恨的眼神。看来我对你的印象已经很深刻了,想来你定不会忘了我的。”风王轻笑着,狂妄看着梦云。

    终于,梦云“呜”地一声哭了起来,对着风王嘶声厉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啦啦啦,仅仅是杀了我那么简单呢。看来印象还不够深刻,有必要再加深一下。”风王邪笑地说完,一把捞起地上的梦云推倒在地,扶起那丰盈的翘臀······。

    “我要杀了你!杀了······啊······!”

    又是一番风雨之后,风王扫了一眼地上紧闭着双眼动弹不得的梦云:“现在起,你跟着我,直到你得到冥戒为止,你就是我的玩物,哈哈哈哈······?”

    莎夜本想着今夜把卫队和亲卫分成两组,来一个地毯式收索。一旦发现做贼心虚的可疑之人,势必统统抓来。但是现在问题来了。卫队有三组,那么其中就要有一组分到莎夜的亲兵这一队。但是他们三人竟然为此争得互不相让,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卢兄,不如你卖小弟一个面子怎么样?”蔡文姬扇着他的扇子,彬彬有礼地微笑道。

    “蔡兄为何不买我一个面子?”卢昊冷声反问。

    “你们都不用争了。我与莎夜小姐从小青梅竹马长大,两家几代关系极好的世交,由我来保卫莎夜小姐的安全再好不过,那本是我们两家交好义不容辞的事。”韩谭一脸正色地说。

    “哼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说你与莎夜小姐从小是青梅竹马,可我怎么看来是从小就开始死缠烂打?说得倒是好听,只怕某些人是别有居心吧?”卢昊冷嘲道。

    韩谭拍案而起,咬牙怒目相视道:“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不懂?少在这里装模作样,是何居心谁不知道?”卢昊冷笑道。

    “你们吵够了没有?”莎夜冷着脸压抑着怒意,道:“今夜各自行动,分成四路从四门开始,就这样了。”说到这,莎夜岔开话题,不屑而反感地说:“我最看不去那种凭着家世整日耀武扬威,到处作威作福,一副唯我独尊的废物样。比起这一点,你们连跟堕天邪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一个淫贼而已,也配与我们比较?”卢昊不屑道。

    “那又怎么样?他人聪明,实力远远强过你们任何一人,于政务上有独到的见解和见识,可谓文武双全。”

    “那莎夜小姐的意思是很欣赏他?”卢昊大声质问道。

    莎夜本就被他们争吵得耐性全无,心里一肚子火没出发呢,见他胆敢如此质问自己,心下怒火燃烧了理智:“没错。本小姐不怕告诉你,若不是发生那个不愉快的误会,本小姐还想向父王引荐呢。”她说完,气呼呼地走了。原本还想着靠这些人废物出些人力,看来他们不帮倒忙就不错了。

    “堕······天······邪······!”卢昊露出残忍的阴笑,一字一顿地咬着这三个字。

    “堕天邪?”蔡文姬慢慢地扇着扇子,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谭沉默不语地盯着桌面,似是沉思,似是发呆。

    “啊嘁!”一口茶水直把前面那一桌的一个茶客喷湿了大半个后背。天邪还被茶水呛到了,茶水从鼻孔里喷出来不少。但是鼻子还是很痒,又打了两个喷戚,这才算完事。瘪瘪嘴,轻声嘀咕:“这是谁想我了啊,那么强大的思念。”

    “别人想不想你,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就很想·····揍你。”那个被喷湿了后背的汉子把拳头捏得脆响,狞笑着走来。

    “大哥,这是一个误会。”

    “我当然知道这是一个误会。”大汉咧嘴说道。

    “咱们有话好好说,动手动脚地多粗鲁啊。这样有伤大雅,大哥你别激动。”

    “俺就是一个粗人。”

    “粗人也是要讲道理的不是?粗人也不能蛮不讲理不是?”

    “俺现在正打算跟你讲道理哩”那大汉把那沙包大的拳头在鼻子上用力地擦了一下,把拳头高高举起。

    天邪吁了口气:“讲道理我就放心了。这是两枚金币,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大哥多多包涵,原谅小弟的无心之过。”

    猛挥而下的拳头一个急刹,化拳为掌,一把拍在天邪的肩膀上:“哎呀,小兄弟你太客气了。那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而已,你看我像那种蛮不讲理的野蛮人吗?你的差钱我请了,别跟我客气。”那大汉喜笑地一手摸过两枚金币,不动声色间竟把钱装到了腰带的荷包里。还一直若无其事地跟天邪说着客气话。这让天邪联想到了一个演技登峰造极的人——天丫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迷途第一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伪屌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屌丝并收藏迷途第一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