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迷途第一季 > 第一百零八章 脱险1

第一百零八章 脱险1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兰斯气急败坏地恼怒着在花园里疾步走着,倒不是为了去找鸡腿,也不是因为天丫头捉弄他而生气。他在生自己的气,而今大哥坠落深渊生死未卜,而他却还有闲情去和一个孩子抢东西吃。他越想越气,不知不觉就到了一处假山附近。

    “兰斯兄弟请留步,不如陪我聊聊天如何?”一个声音从兰斯身后传来。

    兰斯扭头看去,名天青面含浅笑,看不出真伪。但是那温文尔雅,含蓄不发的气质,只要站在那里,使人很容易忽视他周围的一切。

    兰斯知道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也是呢,出身世家的名天青自然从小接触的东西都非比寻常。兰斯看不透名天青,觉得他城府很深。若不是那天在绝渊崖边名天青关心则乱导致脾气暴躁,表露真性,兰斯是万万不敢与他坦诚相对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变了一个人?”名天青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能够通过别人的眼睛洞察内心所想。

    兰斯心下震惊不已,面露惊色,默认了名天青的话。

    “我父王跟我说过,我太过关爱莎夜,以至于她成了我的死穴。但是我仍然不会因此而改变,即便有一天这个死穴让我致命。”

    “换做是我,我也断然不会后悔。人若丢了本性,那就不再是他了,只是一个根据现实而铸造的东西。不过你好像平日都是这般沉稳的样子吧?”

    名天青知他指的是什么,笑道:“为了生存下去,有多少人带着虚伪的面具?把本性赤裸裸地展现给别人,岂不是就像一个没有任何防御的人暴漏在刀剑下?也许,只有到了某些时候,他们才会摘下那虚假的面具,作为真实的自己活着吧,哪怕只有短暂的那么一刻。”

    “或许如此吧,但是我大哥说过,如果你不愿意向别人展现你的本心,被人又怎么会接近你?或许被人就是因为你那一层面纱望而止步呢?我们不能因为害怕受伤就一媚地揣测他人的好意吧?输得起的人才能赢得起,能承受伤害的人才能获得幸福。就像一个赌徒,又怕输钱,又想要去赢钱,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好的事?”

    “堕天邪真的是一个非比寻常的人,连带着他的同伴也是那么不凡。”

    “我很自豪,作为大哥的同伴。”兰斯坚定地说。

    “你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兰斯有些不解。一个刚刚相识的人问了那么一个深入的问题。兰斯双目中的神光变得渺茫,嘟囔道:“我以前还是一个二级灵者的时候,我就想成为一个能给村里人带来丰盛食物的猎队队长。直到遇到了大哥,我才明白那是多么一个没有出息的肤浅之志。他告诉我,别人能够做到的,我没有理由做不到。只要相信自己,就能收获意料之外的惊喜。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了,那还怎么实现心愿?现在,我做到了,我会一直这样走下去。不断地挑战自己的极限,我的目标就是成为像大哥那样的一个强者,足以面对一切的强者。”兰斯说完,双目精光闪烁,似乎对这个想法极为高兴。

    “如果我说,你这种想法比之前的想法更加近乎于接近愚蠢的肤浅之志呢?”名天青说这话时是浅笑着的,看不出其心中所想。

    “原文稿件。”兰斯冷声道,无论是谁踏践了别人的尊严和梦想,都是不可饶恕的。

    “纵然堕天邪身上有许多有点值得你去学习,但是,你就是你。无论你怎么样努力都不会变成堕天邪,只以为普天之下只有一个这样的堕天邪,独一无二的。也正如你也一样,也是独一无二的。你有你自己的路要走,堕天邪也有他自己的路要走。官道上顺路的人那么多,可目的地却又各有不同,正如你和堕天邪一样。”

    兰斯心中的火气烟消云散,细细思索着名天青的话。他并不是一个不明事理而意气用事的人,恰恰是一个慧光内揽的人。先前因为觉得名天青出言不逊,心怀芥蒂,但现在却是有些佩服于他。他只觉得自己就像一直井底之蛙,跳出了那只有洞口那么大的天空而投入湖里,便以为整个世界就是这一片湖泊。名天青的话揭开了迷障,虽然眼前依旧是一片迷雾,但他有预感,穿过那片迷雾会有令他期待和兴奋的东西。

    见他出神,名天青望向遥远的天际,那里多多烟云飘绕,轻声道:“或许你在迷茫,不知所措。但你只要记住这六个字就好了,不要怕,不要悔。你现在还差一个选择,只不过是时机未到而已。”

    当兰斯独自从出神里醒悟过来时,名天青已经不在了。他还想跟名天青道歉和致谢呢。他并不比我大多少,却仿佛经历了许多事一样。他那么通窍事理,却又如此年轻,当真了不起。

    天邪这些日子修养得差不多了,身体已经可以活动了。由于内力和灵力两种能力,使得天邪奇迹般地恢复了过来,换做别人早已经宣判了死刑了。内力本来就有维持内服元气和调理的功效,莎夜把毒吸出来后,天邪的负担就少了许多,可以全心用内力疗伤。待到能引导灵力后,便双管齐下,同时动用两种力量疗伤。

    能够行动自如后的天邪打算去四周查探一下,看看有没有出路。因为没有火,所以不得不带上莎夜,谁叫人家的凤羽战甲能够发光呢?

    两人很快把周围的地方查看了两边,发现这似乎就像一个独立于追中的小山包。那么,也就是绝路了,除非能够游出去找到出口。但是那水流是静止的,没有流动,就说明了这水流根本就没有和外面相通。

    “你养伤的这段时间,我也有细细查看,附近我也游过去了,都没有看到能够站立的地方。”莎夜绝望地叹道。

    “那也不算很坏啊。这里有鱼吃,咱两饿不死,也可以有个人说话。若是觉得无聊,就生一大堆孩子在这里打打闹闹的,多热闹啊。”天邪打趣道。

    预料之中的情况没有发生,莎夜并没有勃然大怒地骂他,只是轻轻一叹,幽幽道:“你不用故意气我,我并没有因此而悲伤泄气。”

    天邪看不到那模糊的光芒中,莎夜原本失望的脸上有了一些笑意。

    两人沉默地走了很久,忽然听到左边附近的水里传来了东西落水的声音。两人皆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警惕地看着那边。

    有水声,就说明有生物。虽然在这里只能看到那种像蛇头一样的鱼类,但是从那水声的大小来看,应该是大一点的生物。连一根草都看不到这里,若是能捕获到一切其他的东西,也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呢,天邪心想。

    “我去看看。”莎夜小心翼翼地往水边走去。

    “你小心些,一有什么不对,马上回来。”

    只是一句随口之言,却令莎夜觉得很甜美,比吃了蜂蜜还要美妙的感觉。

    天邪等了不久,正想喊莎夜,却听到莎夜一声惊呼:“这是······你等等,我马上回去。”

    天邪听她那震惊的语气,定是遇上危险了,连忙也跑向水里。

    “你别过来,没事。”似是觉得语意不明,又补充道:“没有危险,是一包东西。”

    水中红光越来越近,天邪这才看到莎夜拉着一大包油纸包裹着的东西过来。原来,却是名天青用了类似降落伞的方法,把这些东西送了下来。里面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东西了,肯定是食物。

    当莎夜手忙脚乱地拆了半天还没有把那些绑得严密的细绳拉开,只好动用蛮力全部拉断。把一层层的油布和油纸打开了,里面的东西也只有那么一些了。是一些干粮,和一些爆炒的肉类。

    原来,名天青想着吗,若是天邪真能活下来,除非下面有水。那么,有水的话,食物就要好好包裹一番才行。也多亏了他的细心,不然那食物落水后,不久便沉了下去了。

    “咦?这是什么?”莎夜从里卖年找到一封信,虽然已经被油污弄脏了。

    “是你哥哥写给你的信吧?你快打开看看,他们肯定也在想办法下来找我们。”天邪很不客气地把那些东西塞进嘴里,并没有因为一个人吃独食而羞愧。

    “这不是我哥哥写的,他的字我一看就知道了。”莎夜奇道。

    “我看看。”天邪把头凑过去,顿时木讷地看着那封信。

    这是······她的字迹。只见上面写着:

    我相信你一定会遵守我们的约定,我一直坚信着。你稍等一下,待准备好东西,我明天就下来找你。

    天邪越看越气,若是她下来了,岂不是也要困死在这里?只怕是她想着,若是我死了在这,她也要来陪我。若我还活着,她自然也是欢喜,能够一起在这里等死。天邪不禁气骂道:“好傻的丫头。”

    莎夜嘟起嘴,哼了声,想要多问又觉得不好,只好装作打击天邪的语气道:“看那字迹就知道是女孩子写的,还什么约定,真肉麻,好像有什么海誓山盟一样。”

    天邪握着那封信,心里一股暖意油然而生,那种失散多年的满足感终于再次体会。

    “咦?你是在吃什么干醋?”莫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迷途第一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伪屌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屌丝并收藏迷途第一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