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次元论坛 > 第五百一十七章 执念?

第五百一十七章 执念?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别小看武士之魂啊,炮台混蛋。”

    信长说完一句话之后,脚步已经有些踉跄……

    他的“拔刀术”、又叫“居合斩”,最强之处就在于拔刀时的一击,蓄势而动,擎万招之力于第一刀。

    然而真正的“拔刀术”,威力越强、对念力的消耗越大,如果是在拥有“念”的时候,信长的透支一刀,可以斩断一座假山,而现在没有“念”,完全凭借武士意志作为驱动,甚至闭上眼睛、来进一步激发第七感……

    虽然威力远不如拥有念的时候,但是在“无念”中,已经足以称为“恐怖”。

    当然,在这一刀之后,信长也有些精神衰弱、体力枯竭的迹象,短时间之内不可能挥出第二次如此强的“居合斩”。

    然而就在这时,一时不察、被奇犽用锋利的指甲,撕去了肩膀上一块血肉的富兰克林,忽然面色一变:“不好!他的念没有解除……是‘执念’!快退,没必要和死人的念较劲!”

    没错,此时信长、芬克斯还有富兰克林三人,依旧无法使用“念”,而其他人也依旧无法……不对!其他人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可以踏足到“无敌炮台”的范围内,而没有被击飞。

    “恩?只有一种念转化为了‘执念’吗?”富兰克林疑惑道。

    而就在这时,只见关立远断成两截的尸体,忽然好想死掉的数码兽一样,飘散成了粒子状,不过并不是像死了的数码兽一样,粒子归于无形……

    无数的粒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再次聚合了起来,渐渐形成了人形!

    “好险、好险……搞什么鬼!说好的信长应该打不过我呢?居然这么快就被打脸。”关立远无奈的嘀咕道。

    此时他已经重新“复活”,或者说是重新凝聚出了新的化身,完全看不出有之前受伤的样子!

    “什么?这、这是……复活型的念能力?还是‘执念’的效果?”已经冲进来的派克惊呼道。

    猎人界的念能力千奇百怪,而“复活型”无疑是所有念能力者,都梦寐以求的能力!

    毕竟“命”对于生物来说,是最宝贵的……

    但是已知的“复活型”的念少之又少,而且副作用都十分严重。

    而现在的关立远?

    粒子重聚之后,仿佛刚刚的一刀没有砍到他一样,好端端的又站在原地了!

    嘴里还埋怨着,没想到信长居然这么强之类的……

    其实也是关立远之前想错了,信长作为旅团最早的成员之一,修炼“念”已经很久,平时与窝金搭档、实力自然不下于窝金。

    而且他虽然不是着重强化身体的“强化系”,但终究和强化系一样,所有实力都在自己本身、加上一把武士刀上,与其他“念能力”诡异,失去“念”之后就废了一大半的念能力者终究不同!

    信长即便在没有“念”的情况下,身体力量比库洛洛还要差一些,但是剑道技艺却不是库洛洛能比的,而且信长的所有格斗技巧都点在了剑道上,就七八成的剑道技艺,都集中在了“拔刀术”上。

    虽然在“无念”时,信长挥出这一刀,对自己也有不小的压力,但是却发挥出了惊人的杀伤力。

    换成窝金还活着的时候,在“无念”时和信长对打也只是五五开!

    就好像大力士摔跤手的力气比剑客要大,但是打起来未必是力气大的赢。

    如果换作一般人,这一下也就被秒杀了,关立远也一样,但关立远虽然被秒之后有些郁闷,不过马上就让企鹅帮自己重新做一副化身……

    不过这次企鹅却建议关立远,使用之前身体的“原材料”,重新制作化身——虽然并不能节省积分,但是企鹅发现在关立远“死亡”之后,“念”出现了变化!

    “这就是‘执念’吗?”关立远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念似乎确实变强了,但是因为“恶魔护照”还在兜里,因此他依旧无法使用念!并不是很确定增强了多少……

    “复活类的念能力者,一定有许多限制,不可能毫无代价的连续发动……快动手!”派克诺妲说道。

    “咦?”关立远这时才发现——怎么无敌炮台失效了?

    只见这时派克诺妲、飞坦、玛琪还有小滴已经接近了过来……其中派克诺妲和小滴的格斗技巧在旅团中偏低,而飞坦和玛琪,虽然本命念都是“变化系”,但是两人的战斗技巧却都不差,尤其是飞坦,平时都是使用一把藏着细剑的伞来战斗!

    关立远才刚刚活过来,而且还在感应自己“好像”变强了一点的念,以及思考着“无敌炮台”为什么失效……明明炮台本身还杵在那里,并没有因为关立远“死了一次”而消失。

    人刚睡醒的时候,还会有一阵失神呢,更别说是刚刚“活过来”的时候……

    关立远忽然感觉全身上下、四肢、腰肋、脖颈等处一紧,竟是被玛琪用某种细丝勒住!

    玛琪的念是“变化系”,擅长将“念”化作一种坚韧、细长的丝状物质,可以缝合伤口……将血管、骨头、神经以及肌肉100%的完美缝合!

    “念丝”坚韧程度与长度成反比,在不是很长的情况下,可以用来困敌……

    不过现在玛琪用的,应该是真正的某种丝线道具,而并不是变化系的念!

    因为正在关立远的“恶魔护照”范围内,只有具象化系的念、因为已经打破了“念与物质”的界限,可以存在于范围内的,只是失去特殊能力,而变化系的念终究还是念,无法存在才对……

    “这……是……”关立远的喉咙也被勒住,一时有些说话困难。

    就在他想要用手枪打断这些细线的时候,派克也举起了手枪——她的念能力之一“记忆弹”是用普通枪支来发射念能力具象化出的子弹,现在会带手枪也不奇怪。

    而在“无念”状态下,平时战斗用不上的手枪,反而成了上层战力。

    关立远倒是想和她比比谁的枪更快,但是奈何细丝缠着他的手腕,无论如何都无法自由射击,比派克要慢太多!

    嘭……嘭……嘭……

    三枪下去,关立远手里的手枪已经被打落,心脏处也中了两枪——还好一颗子弹打在了肋骨上,另一颗子弹也被肋骨卡住!

    不过这时个子不高,穿着黑色斗篷,半张脸都藏在领子里的飞坦,速度极快、以仅慢于之前的施展拔刀术时的信长的速度,向关立远接近了过来。

    飞坦在旅团中,也算是性格冷漠的家伙,平时使用伞中剑战斗,不过实际上是本命念是变化系,念能力“成长太阳”,可以将念转化为类似于靠裂变放热的物质,也就是令念变成一个“小太阳”……

    另外还练出了一件具象化系的名为“罪无可赦之人”的隔热服,可以起到在高温中保护自己。

    不过这种“念”威力巨大,但是也有限制……那就是威力大小,以飞坦受到的伤害为“燃料”,属于反击类的招式,而且需要蓄力不短的时间才能发动!

    而平时的时候,飞坦自然不会主动送上去让别人打伤自己,而是使用“伞中剑”战斗,不熟悉的人很容易将他认作是“强化系”。

    飞坦的身体力量,在旅团中也排的上前几,而且速度极快,瞬间到了关立远旁边,并且毫不犹豫的拔出了伞中的利刃。

    与此同时,信长也已经反应了过来,再次挥刀砍向关立远……

    这次信长并没有使用拔刀术,而是已经将刀出鞘,显然之前的无念拔刀术,已经将他的体力、精力透支严重。

    血猩的一幕再次上演,只见关立远被飞坦用伞中剑开肠破肚、被信长的武士刀刺穿了心脏……毕竟信长的能力大半都在刀上,“无念”下关立远的骨头虽硬,能挡住小口径的手枪子弹,但是却挡不住信长的刀!

    另外玛琪这时也狠狠发力,喉咙处的细丝,直接令关立远尸首分离……

    见到关立远再次被杀,以复活型念能力的存在规律,几乎不可能再次发动复活,旅团的人也松了口气。

    “小滴,把他的尸体喂凸眼鱼!”信长突然说道。

    “啊咧咧……我还是无法使用念。”看起来仿佛很娇弱的眼睛娘小滴说道。

    旋即几人也都意识到了不对——“无念”的效果还在!

    “真的是‘执念’?希望只是针对一定范围内……如果是针对我们个人的话,就麻烦了!”玛琪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如果是中了封印类的念,而且念的使用者死亡后,封印念变成了“执念”,那想要除去便加倍的困难!

    “念”作为源于心灵的力量,绝大部分情况,都是“人死念消”,但是也有一定几率,会变为“执念”……“执念”在念能力者死后,非但不会消失,而且会变得更强。

    在原本的剧情中,酷拉皮卡封印了库洛洛的念之后,旅团其他人反而不敢尝试杀死酷拉皮卡,正是因为一旦运气不好,酷拉皮卡死后他在库洛洛身上的念没有消失,而是转化为“执念”的话,本来还可以除的念、也会变得无法祛除。

    库洛洛的“盗贼的极意”,被盗取念能力的人死亡后,念能力十有八九会消失,但是也一定可能,会令念能力转化为“执念”,效果将比念能力者活着的时候更强!

    关于这种“死后念增强”的情况,有很多种说法,最常见、也是最为人接受的一种,就是死者的“执念”赋予念更强的力量,因此这种“念”也被称为“执念”……

    然而就在这时,关立远“惨不忍睹”的尸体,再次粒子化,并且在旅团成员们无法置信的目光中,重新凝聚为人形……

    “咦?好像又强了一些……到底有没有变强呢?无敌炮台失效,难道是因为……喂!你们有完没完!”

    关立远再次复活了过来,而且十分没有记性的又开始当着敌人的面思考,结果再次被分尸!

    这次似乎激发了飞坦的凶性,一副要将关立远的尸体挫骨扬灰的架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次元论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绅士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绅士东并收藏次元论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