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宠后之路 > 第91章

第91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肃王府距离景阳侯府并不远,不过迎娶讲究来去不同路,回去时接亲队伍特意绕了一个大圈,也算是让京城百姓们都见识见识肃王娶亲的气派。

    新郎容貌举世无双,侯府嫁妆珠光宝气,傅容这个新王妃的面子是有了,就是早上没有吃东西,脑袋上还戴着沉甸甸的凤冠,这样一路颠簸,真是有点头重脚轻,以至于花轿停下时,哪怕提前得了喜娘提醒,傅容还是晃了一下,差点朝前扑过去。

    刚坐稳,就听外面有人高声喊了一句:“王爷要踢轿门啦!”

    紧接着,前面传来一声轻响,盖头底下多出一道亮光。

    喜娘探进身子扶她下轿,傅容一手交给喜娘,一手紧紧攥着宝瓶。

    肃王府正门前围了一众看热闹的人,除了世家子弟,徐晋的几个兄弟都来了。

    太子跟康王站在正门左侧,笑着看徐晋在那边接新娘下来。台阶下面的人因为徐晋喜娘遮掩看不清楚,他们这些站在台阶上的,可是瞧了个彻底,于是摇扇子的康王慢慢停了下来,对面成王与徐晧也不说话了,秦英崔洵呼吸都有片刻停顿,他们旁边的徐晏更是怔住。

    太子的眼睛也看直了。

    新娘只是露出了一只纤纤玉手,可那手指纤如嫩笋,芽尖般的指甲上涂了大红蔻丹,红如霞白如玉,在一身红嫁衣的映衬下没法不叫人看过去,看过去了,又没法不被那手的美诱惑。都说真正的美人浑身上下都无可挑剔,现在太子算明白了,若真有机会让他摸摸这只小手……

    他正憧憬,那手被人塞了一团红绸,跟着就重新掩到了宽袖之下。

    再看已经站稳的新娘,娇娇小小,若没有凤冠撑着,大概也只到徐晋肩头。一双小脚掩在大红缎面的绣花鞋里,除了下轿跨火盆时露出过几瞬,便一直躲在长裙下头,如美人羞涩遮面。

    太子眼巴巴地看着新娘子从他身边走过,人走了,仿佛有淡淡清香残留。

    他呆呆地望着新娘的背影。嫁衣宽松,显现不出女子姣好的身段,但她步履轻盈别有一种味道,那是天生的灵韵,旁人轻易模仿不来的。

    “大哥,咱们快进去吧,看你眼睛都直了!”康王低低地笑,悄悄用扇柄戳了戳太子腰间。

    太子终于回神,瞪他一眼,领着众宾客跟了进去。

    到了堂屋,便要拜堂成亲了。

    跟徐晋夫妻交拜时,傅容心里无限感慨。

    上辈子,她经由一顶小轿从侧门进了肃王府,被安排在芙蓉园里,没有酒席没有宾客,夜幕降临,徐晋连晚饭都没陪他用,过来直接与她同房,从此她成了他的一个姨娘。

    这辈子,她因为提前搬去庄子几日跟徐晋有了瓜葛,他再三纠缠她努力摆脱,最终还是阴差阳错成了他的人,只不过这次是三媒六聘嫁过来的,做他的肃王妃。

    礼毕,傅容再次由徐晋牵着,前往新房。

    女客们都在新房这边等着呢,傅容看不见,但她听到了秦云玉崔绾跟一个陌生小姑娘的笑声,听到了秦二夫人的招呼,还有其他夫人的声音,里面好像有人喊太子妃……

    这些,都将是她嫁给徐晋后,平日里要打交道的女眷了吧?

    前世徐晏家里的亲戚都在京城,她在郡王府还真没有什么亲戚要应付,如今徐晋的王府里没有公婆同住,但一干亲戚都在京城,她是少不了走动了。

    成亲毕竟是大日子,在这热闹的场合,傅容脑袋里总是不经意冒出各种琐碎念头,直到由喜娘扶着落座,周围说笑声突然安静下来,傅容才回神,一垂眸,就见金漆秤杆一端稳稳地探到了盖头底下,一点一点上卷。

    亮光突然而至,傅容本能地闭上眼睛。

    她听见一声声惊叹,听见秦云玉小声跟谁说话:“傅姐姐,不,四嫂真美!”

    新嫁娘再羞涩也不能一直闭着眼,傅容轻抿朱唇,慢慢睁开。

    身前是穿红袍持撑杆而立的高大男人,是她的新郎官,傅容慢慢抬头去看。

    她好像看见了徐晏,他一身喜袍,满眼惊艳,嘴角傻傻地翘着。

    可是定睛一瞧,她看到的是徐晋平静如水的脸庞,只有那双凤眼里,暗波涌动。

    傅容羞涩地低下头。

    徐晋收回视线,示意全福人继续执礼。

    结发为夫妻。

    徐晋从头上剪下一缕,看着傅容剪好她的,他再递过去,看她低头打结。他亲眼看过她编长命缕,知道她手巧,可是现在看着她熟练地将两人长发结在一起,看着她嘴角羞涩地抿着,他就不受控制地想到了上辈子。

    他是第一次成亲,她不是了。

    她也是重生回来的,她记得曾经的一切,这套新婚礼节她全同另一个男人做过,她一定记得徐晏掀开她盖头的情形,一定记得她同徐晏喝过交杯酒,也记得她跟徐晏的新婚夜,不管他做什么,都是她曾经跟徐晏做过的吧?

    有过第一次,第二次就不新鲜了。

    那一瞬,徐晋真的希望她不是重生的,她的所有第一次,包括回忆,都应该由他给。

    他可以把徐晏请来,让他知道傅容这辈子属于他了,但他心里很清楚,这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徐晏根本不记得上辈子,这个徐晏也不是他真正嫉妒的,他嫉妒的那个,是她记忆里跟她同床共枕三年的徐晏,是他这辈子如何努力都无法将其从她记忆里赶走的那人。

    迎亲时的兴奋喜悦好像全淡了,勉强维持一丝笑,徐晋接过酒杯,坐到她身旁。

    傅容红着脸侧转过身,只等男人抬起手臂她再绕过去。

    徐晋盯着她细长低垂的眼睫,一动不动。

    全福人怔住,小声提醒,徐晋恍若未闻。

    全福人不由看向女眷那边。

    秦二夫人没料到平时稳重的外甥这会儿居然看新娘看呆了,笑着上前提醒道:“景行看什么呢?快点把礼全了,前面还等着你去敬酒呢,想看媳妇晚上再看啊!”

    傅容头垂得更低了。

    徐晋目光移向旁边的亲姨母跟全福人,轻声道:“姨母你们先出去,我有几句话跟她说。”

    秦二夫人愣了一下,看看全福人,迟疑道:“全礼后再说不行吗?”

    徐晋垂眸看酒杯。

    秦二夫人懂了,笑着打圆场:“行行行,你这孩子从小就是主意大的,那我们先出去给你让地方,不过我们走了你要先喝完交杯酒才能说话,千万别忘了!”

    崔绾母亲谢氏打趣道:“我看景行就是害羞了,不想叫咱们看他喝交杯酒呢,走吧走吧,今天是他的大好日子,咱们都听他的!”

    秦二夫人想想也是这个理,跟谢氏一起推着小姑娘们出去了。

    “不许偷看,都给我去院子里等着,你们四哥出来你们再进去认人。”

    外面传来秦二夫人亲昵的笑骂,傅容视线从门帘那里收回,看看身边古怪的男人,低头,轻声埋怨道:“王爷真是的,有什么话不能晚点再说吗?传出去叫人笑话。”

    因为和好了,她不是那么怕徐晋了,说话自然放得开,如果徐晋一直冷冰冰,她肯定不会妄言。

    “你真丑。”徐晋先抢过她手里的酒杯放到一旁,才平静地道。

    傅容震惊看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竟然说她丑?敢情掀开盖头后他面无表情,是因为嫌她丑?

    怒火噌地涌上胸口,傅容气得肩膀颤抖,凤冠上垂下来的流苏也跟着轻轻摇动,可是对面男人无动于衷,叫她发脾气都不好发。傅容搞不懂徐晋现在在想什么,也不想懂,气急败坏转过身,“王爷早就见过我了,既然嫌我丑,又何必答应娶我?”

    话是这么说,手却将一直藏在袖口的小镜子拿了出来,悄悄照自己。

    还没看清楚呢,先看到镜子里多了男人半张脸。

    傅容赶紧将小镜子塞回袖口。

    徐晋再也绷不住,一把从背后抱住她,胸口震动:“浓浓,你,谁让你上花轿也藏着镜子的?”

    又喊浓浓了,又笑了,傅容的脾气再也憋不住了,狠狠地抬起胳膊肘撞他,顺势下了床,背对他道:“那不是怕妆容有损污了王爷的眼吗?没想到还是污了,王爷快走吧,免得对着我这个丑妇倒胃口!”

    “那是跟你开玩笑的。”徐晋叹口气,伸手将人扯了回来,仰头看气鼓鼓站在身前的小姑娘,凤眼里光华浮动,像是看到桃源仙境才会有的神情,惊叹与渴望交织,比任何言语赞叹都让人信服他对她的喜欢与满意,但他还是亲口说给她听了:“浓浓最美,是天底下最美的新娘。”

    说着一手按住傅容后颈,示意她低头给他亲。

    傅容看出他之前真是开玩笑了,气消了大半,但还剩下一小半的,正要躲开不给他亲,心头一动,装作害羞的样子闭上眼睛,乖顺地随着他手上动作低头。

    徐晋喉头滚动,眼看就要碰到她红润的唇了,他也闭上眼。

    然而就在他碰到她唇想要含住时,有什么东西忽然砸了下来。

    傅容再也忍不住,飞快挣脱徐晋环着她腰的手,躲到屏风后偷笑去了。

    徐晋将被他及时托住的凤冠移到眼前,掂了掂,足有六七斤重,怪不得砸下来那么疼,再看屏风后小姑娘捂着肚子偷笑的模糊身影,哪里还不明白,自己又被她摆了一道。

    可他一点都不生气。

    至少她跟徐晏成亲时,绝没有这一出。

    将凤冠放到一旁,徐晋老神在在地坐在床上,等她回来。

    外面一众女眷等着呢,徐晋又不像要走的样子,傅容不得不收起笑,绕过屏风疑惑地问他:“王爷到底要说什么?快点吧,时间长了真的不妥。”

    “没什么,不想让她们看咱们喝交杯酒。”徐晋朝她伸出手,“过来吧,喝完我就走。”

    原来他在外人面前脸皮还真薄,傅容羞答答嗔他一眼,将小手放了上去。

    徐晋却没让她在旁边落座,而是将人抬到腿上抱着,端起酒杯,朝她笑了笑:“那样喝交杯酒太俗气,咱们来点新鲜的。浓浓,这是你的酒杯,我先喂你,你好好学,一会儿再喂我。”

    傅容大惊,情不自禁想去阻拦,徐晋早已料到,左手紧紧钳制着她,他侧转过去灌了满满一口酒,跟着迅速放下酒杯凑了过来。

    他双手并用,傅容不受控制仰起头,张嘴接纳。

    香醇微辣的女儿红,就这样被他一点点送入她口中。傅容不会喝酒,前世跟徐晏喝交杯也只是饮了一小口,比徐晋一次喂的还少,现在被迫连续喝,到最后难受地呛了起来,琥珀色的酒水顺着嘴角流了下去。

    徐晋及时去追,将被她浪费的一点点都吸了干净。

    “再来,喝完这一杯才行。”看着满面通红的姑娘,徐晋作势要去再喝一口。

    “王爷!”傅容急得扑到他怀里,抱着他双臂劝阻,“别喝了,我不会喝,一会儿醉了叫人看到怎么办?王爷别闹了,快走吧!”

    徐晋紧紧抱着她,一言不发,又轻轻蹭。

    “你……”傅容狠狠捶他肩膀,反倒被那硬骨头震得手疼。

    “天怎么还没黑?”徐晋对着她耳朵说话,大手从她腰间挪到前面,无赖之极。

    傅容真是怕了他,乖乖给他占便宜,只盼他解了馋就走:“外面还有人等,王爷快点去吧!”

    “你还没喂我。”傅容晌午也要陪女客,徐晋怕她真醉了不好收场,但她不喝可以,必须喂他。

    傅容不想喂。

    徐晋拉了拉她腰带,威胁意思十足。

    傅容咬唇,没他脸皮厚,只好站了起来,见他戏谑地一直盯着她,没好气道:“不许你看!”

    徐晋笑着从命,闭上眼睛,双手扶着她腰。

    他听到她喝酒的声音,听到她放下酒杯,紧接着她双手搭在他肩头,慢慢靠了过来。

    徐晋仰起头,在她贴上来时张开嘴。

    期待的是一大口,结果她只送来一点点,送完就想溜。徐晋顾不得吞咽便将人按到怀里亲了起来,那点毛毛雨般的酒水也回到了她口中。傅容再次被呛住,小手抗议地推他,徐晋不管,肆无忌惮地欺负,抢走她口中所有酒水,才气喘吁吁地抬起头。

    傅容头上玉簪歪了,一头青丝不知何时披散,有一缕沾在腮边,发丝如墨,香腮似粉。

    “浓浓,这样的交杯酒,好喝吗?”徐晋凝视她雾气氤氲的水眸,喃喃道。

    “无赖……”傅容有气无力地骂他。

    徐晋毫不介意,轻轻咬了咬她耳垂:“这样就叫无赖,那晚上你准备骂我什么?”

    说完将人放到床上,起身时大手从她脸一直滑到腰下,意味深长地停留片刻,这才离去。

    傅容心跳如鼓,对晚上越发忌惮起来。

    但她根本没有时间发愁晚上。

    院子里女眷的声音开始移向内室,傅容噌地站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整理衣衫梳拢发髻,重新戴好凤冠。厚重华丽的凤冠一扣,旁人也就不知道凤冠下的头发早就不是早上全福人精心梳拢的模样了。

    秦二夫人算是长辈里傅容比较熟悉的,她也主动替傅容介绍起来,按照长幼尊卑的顺序:“你大舅母一家外放,路途遥远不好赶回来,往后有机会再聚吧,这是绾绾她娘,你二舅母。”

    傅容羞涩地喊人。

    谢氏有些发福,中上之姿,白净脸庞真正如满月,看着很是平易近人,崔绾模样应该是随了父亲,跟谢氏淑妃站在一起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会她跟淑妃才是母女。

    “这是郡王妃,你叫婶母吧。”

    傅容心中复杂,前世的婆母,如今变成婶母了,也是,害死柳如意的元凶。

    “婶母。”傅容声音疏离了几分。

    郡王妃瘦了很多,一身华服像是被强行撑了起来,但她脸上酷似永宁公主的高傲冷艳半分未减,淡淡应了声,便往后退了一步,给自己的亲嫂子,庆国公府世子夫人让地方。

    李华容的母亲,庆国公府世子夫人得了婆母的提点,对傅容也是态度冷淡。

    傅容同样淡漠地回了过去。

    这两人都是端妃成王那边的,秦二夫人心里肯定不喜欢,因此很满意傅容的回应,笑吟吟继续给傅容介绍:“这是太子妃,特意从宫里出来喝你喜酒的。”

    傅容心中一凛,看向这个可能跟傅宁傅宝的死都脱不了干系的女人。

    太子妃笑容端庄,牵起傅容手认真端详道:“四弟妹生的真好,怪不得都说景阳侯府出美人,我以为你大姐姐已经是绝世罕见了,今日见了四弟妹,才知道什么叫美人辈出,后浪催前浪。”

    “您过赞了。”傅容大方回道,“听大姐姐说太子妃端庄贤淑,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日后我有什么不懂的,还请太子妃提点一二。”

    太子妃轻轻颔首,转而解释道:“你二嫂这个月就要生了,身子重不便过来,四弟妹别介意啊。如今你嫁了过来,往后咱们妯娌有的是机会聚在一处热闹的。”

    傅容羞涩地点点头。

    接下来便是傅容早就听过声音的小姑娘了,却是柔妃娘娘所出的二公主,也就是那次安王口中的侄女,今年才九岁,粉妆玉琢的,小小年纪已是美人胚子。因为是本朝唯一一位顺利长大的公主,嘉和帝十分喜欢这个女儿。

    “四嫂真美。”二公主仰着头,惊艳又羡慕。

    傅容笑着摸摸她脑袋:“妹妹长大后会更美的。”

    接下来崔绾秦云玉都见过了,再有就是关系比较远的一些勋贵夫人。

    认亲终于结束,秦二夫人领着重女眷去花厅落座,给傅容换装时间。

    昨日便随着嫁妆一起进府的梅香兰香立即进来服侍傅容,梅香负责去凤冠,取下凤冠后看到里面的情形,震惊的下巴快要掉下来了。

    “梳头吧,那是我不小心弄的。”傅容疲倦地道,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收拾好了,也到了开席时间,傅容揉揉肚子,打起精神去赴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宠后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宠后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