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宠后之路 > 219|219

219|219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了主意,傅容又回娘家了。

    她先将自己连续三晚的“噩梦”说给母亲听,“娘,我从永泰寺回来就开始做这种梦,你说是不是佛祖对我的启示?”徐晋信了,如果母亲也信,她跟林氏提时就更有底气些。

    乔氏沉吟不语。

    鬼神之道,她是半信半不信的,若女儿梦到她亲姐姐宛宛出事,乔氏定会将女儿接回家来,只是,傅容梦到的是傅宁。傅宁的丈夫是太子,如今皇后病逝,真病假病京城里各种传言,唯有嘉和帝不喜皇后是众人都能确定的,因此也隐隐有了嘉和帝想废太子的流言蜚语,那么废了太子,她女婿肃王就是最适合太子之位的人选。

    在这个节骨眼女儿做到这种梦……

    盯着傅容仔细看了会儿,乔氏确定女儿是真的做梦了,而非受了女婿有意吩咐,她叹口气,摸摸瑧哥儿脑袋,轻声问她:“是又如何,浓浓打算如何做?”

    傅容愣了一下,没料到母亲是这种态度。

    她喃喃道:“告诉大伯母啊……”因为是母亲,她把自己的解决之策也说了。

    乔氏点点头,“若你大姐姐嫁到普通人家,你大伯母用这个法子叫她回家尽孝实则养胎确实不错,可她是太子侧妃,一来你大伯母真因病强求皇家媳妇出宫为她尽孝,有点不将皇家看在眼里了,她的名声可能会受损,皇上听说后也可能不高兴。二来,你大姐姐去求太子,太子宠爱她,的确会放她出宫,但一旦有人嚼舌根指责你大姐姐恃宠生娇或是太子昏庸轻易受侧妃摆布,浓浓你想想,皇上会怎么看太子?”

    傅容僵住。

    乔氏又道:“其实没人挑拨是非,这些都不是问题,可浓浓想过没有,你是肃王妃,你真将这个法子告诉你大伯母,她……”

    “她很有可能怀疑我是故意下的套子,一旦她照做了,我跟王爷马上就会煽风点火?”

    傅容苦笑着接过了母亲的话。

    是她想的太天真了,兴奋地只为找到办法保住傅宁母女的命而高兴,忘了姐妹俩并非简单的妯娌,徐晋跟太子……

    她抿起了嘴,瑧哥儿天真的小脸也无法让她开怀。

    三个女儿,乔氏哪个都了解,二女儿对付起男人来她是不愁的,不过别的事情上就有些小聪明了,不是傻,是太实诚,一心为了亲人好,旁的方面就容易忽略。好在女儿不莽撞,有了主意知道跟她商量。

    家人家人,不就是帮忙出谋划策的吗?

    趁自己还活着,乔氏乐意继续指点女儿,等女儿真的面面俱到了,她也就可以彻底放心了。

    放瑧哥儿去榻上玩,乔氏拍拍傅容的手:“我知道你心软,见不得亲人出事,这样,一会儿你只跟你大伯母说你做了这样的梦,她信与不信,都随她去,你开口便算仁至义尽,用不着帮忙出主意。”

    傅容平复了会儿,牵着瑧哥儿去大房了。

    林氏怎么想怎么做是她的事,她不能明知道傅宁会出事却什么都不做。

    东宫是太子妃的地盘,上辈子傅宁能平安生下璋哥儿,身边的人应该都很可靠,但怀二胎时依然被人害了,或许是她身边的人出了问题,或许是太子妃手段更高超,所以哪怕傅容提醒傅宁留意,傅宁躲过太子妃一次,未必能躲开第二次,最稳妥的法子就是让傅宁出宫。如何让傅宁出宫,只要林氏肯信她,她就能想到其他更为合适的法子,就算林氏不信,她也会提醒傅宁,免了傅容去东宫的麻烦,她不想见到太子,也不想惹太子妃猜忌。

    同林氏说了自己的梦,傅容就回府了。

    林氏一晚上都没睡好觉。

    她没有同傅品川商量,因为她害怕丈夫因为乔氏,马上就信了傅容的梦。

    她谁都不能商量,只能自己判断。

    想到女儿能平平安安生下璋哥儿,璋哥儿现在也好好的,林氏对太子妃的为人还是比较相信的。有了主意,次日林氏递帖子进宫,亲自去提醒傅宁,只说自己做了噩梦,劝傅宁警醒,没有提及傅容。林氏相信傅容是好意,她只是不想因为几场梦大动干戈,所以把傅容摘出去,对傅容也好。毕竟知道的人越多越容易传出去,太子妃得知傅容做了这样的梦,矛头直指她,太子妃定会第一个恨傅容的。

    傅容听说林氏进宫了,到了中旬也没盼到傅宁出宫的消息,她便明白,林氏只提醒傅宁小心了。

    傅容惴惴不安。

    徐晋将她的不安看在眼里,暗暗骂了几声活该。

    只是看了几天,他又不忍心了,这晚傅容又无意识地烦躁翻身时,他将人搂到怀里,“还在为那个梦担心?”

    傅容意外徐晋竟然记得这事。她假装做噩梦,还说给徐晋听,一是为了试探旁人会不会将她的梦当真,二是徐晋当真了,等明年徐晋出征前,她再做几个噩梦警醒他,他更容易看重。当时徐晋对她的噩梦认真以待,她也就满意了,没有多想。

    “王爷是不是也觉得我杞人忧天?”傅容缩在他肩窝,委屈又尴尬地问。

    “没有,浓浓是好心。”徐晋怜爱地捏了捏她耳朵。林氏都不信她了,她却没有赌气不再管这事,还忧心忡忡的,可不就是心软?幸好她只是对自家人这样,要是对谁都这么好,譬如丽妃那个孩子她也想救,徐晋该不喜了。

    他不喜欢恶毒的女人,但也不喜欢烂好心的傻女人,傅容这样刚刚好。

    “你大伯母没当回事?”

    傅容小声道:“是啊,我觉得最好是把大姐姐接出来,可她……”

    珝哥儿病弱,太子妃不想让傅宁再生儿子甚至是要她的命,多半是为了将来将璋哥儿抱到她膝下打算的,等她发现傅宁生的是女儿,傅宁不会再有儿子倚仗,太子妃短时间内也就不会再找傅宁麻烦了。

    “既然浓浓这么看重此事,我帮你想办法。”徐晋温柔地在她耳边道。

    傅容震惊地坐了起来,“王爷真要帮我?”

    傅宁是太子侧妃,傅容以为徐晋顶多不反感她提醒傅宁,不会热衷到主动帮忙的,相反徐晋应该更乐意看到东宫生乱才是。

    徐晋依然躺着,因为夫妻俩还没亲热,屋子里灯都亮着,他平静地欣赏傅容脸上的变化,“我早就想帮你了,不过你显然更信任你大伯母,根本没想过要我帮忙,那我何必毛遂自荐?”

    这话里的酸味儿,傅容再闻不到她鼻子就有问题了。

    看着男人戏谑的眼睛,傅容却没有打趣他,也没急着为自己辩解,扑到徐晋胸口哭了起来,“还是王爷对我好,王爷对我最好了……”

    他肯信她,肯为她帮助他并不喜欢的人,她却那样想他。

    徐晋懒懒地躺着,以前她哭,他心疼,这次她哭,他浑身舒坦。

    他是她男人,不对她好对谁好?

    他是她男人,她不信他信谁?

    “我对你说过,有什么烦恼都跟我说,只要是你的事,我都愿意帮你,这次记住教训了?若再有下次,你不信我却去求助别人,那我再不会管你,你就是哭着跪着求我,我也不会心软。”

    他用结实的手臂紧紧抱着她,嘴里说的却是无情的威胁。

    傅容一点都不信,一边往他睡衣上抹泪一边哭笑着道:“我不信,王爷对我这么好,就算我犯错,王爷肯定也舍不得罚我,你不用狡辩,我现在真真正正看明白了,除了爹爹哥哥,王爷是对我最好的男人。”

    弟弟肯定也会对她好,但弟弟还没长大呢。

    徐晋嘴角的笑忽的没了,将人往外推:“既然我在你心里排第三,那你去找父亲哥哥帮忙吧。”

    他是真的生气了,硬是将傅容推了开去,翻身背对她躺着。

    “王爷,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傅容哪知道他醋劲儿这么大,连她的至亲也要比,连忙趴到他身上哄。

    徐晋再次推开她。

    连续被推了好几次,看着男人紧绷的侧脸,紧闭的凤眼,傅容咬咬唇,悄无声息脱了衣裳,犹豫片刻,再次爬了过去,半压在徐晋身上,“王爷别生气了,你对我最好行了吧?”

    徐晋心里冷哼,她这样哄人,把他当瑧哥儿了?

    伸手又去推她,意外碰到光滑细腻的手臂。

    力气好像一下子消失了,徐晋手握着她,舍不得推开,也舍不得收回,又放不下.身段随心所欲。

    傅容知道他的心思,忍着羞,将他的大手从她胳膊上搬到了身前,但是再多的,她就没勇气做了,伏在徐晋肩头,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他,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不安。她身上徐晋哪里没碰过啊,这身子对他来说已经不新鲜了吧?他会不会不吃她这一套?

    徐晋怎么会不吃?

    自己碰过再多次,她这样主动,可是头一回的。

    宛如在秋日冷寂的荒原撩了一把火,徐晋翻过身,恶狠狠地收拾起她来:“这次先饶了你,以后再说错话,你就是脱了全身衣裳也不管用!”

    他好了,傅容也敢说俏皮话了,眼睛闭着,双手紧紧攥着睡裤,娇气哼道:“既然不管用,王爷别脱啊……”

    “不脱就不脱。”徐晋冷笑着道,只欺负她上面。

    就在傅容以为他真的赌气不来时,徐晋突然攥紧她裤子中间狠狠一扯,睡衣单薄,哪受得了他这么大的力气,没几下就裂成了两半。那大手惩罚般凑了上来,傅容全身颤抖,下一刻便跟他挨到了一起。

    她张着嘴,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徐晋狠狠地欺她:“还敢不敢顶嘴?”

    傅容不敢了,连连摇头。

    摇头也不管用,徐晋这晚就像变了个人似的,野蛮粗鲁,最后傅容从天上掉下来后,竟后知后觉感受到轻微的疼,特别是徐晋为她擦拭时,她忍不住吸气躲避。

    徐晋皱眉,低头去看,待看清楚她那儿可怜的模样,不由后悔起来,动作更轻柔了,软声哄道:“下次不这样了,浓浓别生气?”

    他还记得新婚那晚,徐晋不怕旁的事情惹到她,就怕她又因为这种事伤心委屈。

    换一天傅容肯定会恼火的,今晚她一点都不委屈,等徐晋收拾完躺下来,她乖乖靠到他胸口,抱着他道:“王爷对我好,我就不生气……”

    她如此柔顺,徐晋心中一动,得寸进尺:“那以后咱们也这样多来几次?”

    偶尔换换花样,感觉挺不错的。

    傅容没说话,用力在他腰上拧了一下。

    徐晋咧着嘴求饶,等傅容松开手了,他惩罚地去亲她。

    腻歪了一阵,傅容问起正经事:“那王爷打算如何帮大姐姐?其实,如果不方便,或是容易给王爷惹麻烦,王爷也不用管的,说到底只是个梦,大姐姐得了提醒,小心些或许就没事了。”

    她知道为他着想,徐晋心里舒服,亲亲她道:“我有分寸,会找机会出手,不会贸然行事的。”

    他这么好,傅容小心翼翼问了一句心里话:“王爷不喜太子吧?那你为何还要帮他保住子嗣?”

    太子总是色眯眯看她,傅容知道徐晋早就不满了。

    徐晋笑了笑,“我不是帮他们,是为了让你安心,如果不是你,我才不会多管闲事。”

    他要斗的是太子,一个侧妃算什么?

    没过几日,宫里突然传来消息,丽妃请白云观高人长平道长进宫驱邪,得出与人相克,而那人正好是傅宁。嘉和帝宠爱丽妃,便命傅宁暂回娘家,避过九九八十一天相克时日后再回东宫。

    傅容大惊,徐晋回来后问他:“这都是王爷安排的?”他的手都伸到丽妃那边了?

    徐晋捏捏她鼻子:“我哪有那种本事,恰逢丽妃要请道士,我提前收买了长平道长。你去侯府透个底吧,别让她们误会你大姐姐失宠了。”

    吃一堑长一智,傅容撇撇嘴:“大伯母会不会以为我故意对付大姐姐啊?”

    徐晋安抚道:“她没那么蠢。”

    正因为林氏不是蠢人,他才要让傅容去解释清楚,免得傅品川夫妻也以为他在丽妃身边安插了能左右丽妃的眼线,坏了他的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宠后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宠后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