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宠后之路 > 286|傅宣番七

286|傅宣番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婚假转眼过完,吴白起开始起早进宫当差。

    傅宣也有了事情.

    侯府内院的对牌交给她了,从今往后由她当家。于傅宣而言,管家这事真的很容易,傅容出嫁后,乔氏越发无趣,傅宣孝敬母亲,白日里会尽量多陪在母亲身边,平时管家的一些琐事便记在了心里。大事上,如迎亲摆满月宴抓周礼,因为这几年傅宥成亲傅宛傅容接二连三怀孕生子,傅宣在一旁看着,更是游刃有余。

    二房的周氏婆媳有心巴结傅宣,傅宣管家前两日,她们热情地过来陪新媳妇,怕傅宣有不懂的,也是怕傅宣自己待着没意思,待她们发现傅宣管起家来井井有条,又不是太喜欢跟人聊天,便识趣地不来打扰她了。

    她们不来,有“人”可好奇这位新媳妇了。

    这日傅宣正在窗前练字,忽听外面传来一阵惊恐的叫声,她皱眉,刚要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青竹白着脸跑了进来,“姑娘,世子还养着那两条蛇呢,爬到咱们院子里来了!”

    傅宣面容平静,俏脸却白了,尽量镇定问道:“爬到哪里去了?”

    青竹身上起了一层小疙瘩,看着门外道:“青雀胆子大,用两个饭盆将蛇扣住了……姑娘,世子明知你怕蛇还留着它们,咱们,咱们把蛇打死吧!”

    当初自家姑娘连续几晚做恶梦,青竹在一旁看着心疼坏了,因此今日再次见到那两条罪魁祸首,青竹对世子的好感顿时没了,若她胆子大,刚刚定会直接踩死那东西。她害怕也没关系,姑娘嫁过来却带了管事小厮的,寻个胆大的便能弄死那两条蛇。

    听说蛇被扣住了,傅宣沉默片刻,走了出去。

    日上三竿,盛夏的日头火辣辣的,两个铁饭盆倒扣在地上,被日光照得闪闪刺眼,乍一看竟有些滑稽。大小丫鬟们或是躲在走廊里或是躲在房檐下,好像那里面藏着多恐怖的东西。

    傅宣看着那偌大的饭盆,隐隐记得吴白起的小白蛇只有一尺来长,难道又长大了?她怕蛇,但吴白起的那条,一是因为太小,二来明知没毒,所以她不是很怕,至少不会怕到远远看一眼都不敢,她只是不敢让那东西爬到身上。

    “姑娘,我去喊人来?”青竹试探着问。

    傅宣刚要说话,院门口跑过来阿振的身影,手里提着一个笼子。瞧见那两个饭盆,他大惊失色,跑过来跪到傅宣面前,连连磕头:“夫人饶命啊!世子交代我决不许黑白无常跑出来吓唬夫人的,刚刚是我没关牢笼子才让它们爬了出来,我也不知道它们为何会爬到夫人院子里……夫人,求夫人别跟世子生气,世子十岁开始养黑白无常,养了八年了,世子身边没有多少朋友,每天回来就跟黑白无常说话,求夫人体谅世子自小孤苦,原谅他这一次吧!我这就带黑白无常走,绝不会再叫它们吓到夫人了!”

    都怪他,喂黑白无常的时候外面有人喊他,他带上笼子就出去了,回来就见笼门开了,两条小蛇不见踪影。先去世子书房内室找,没找到,这才赶紧来了后院……

    瞅瞅那两个饭盆,阿振眼泪都快出来了,“夫人,黑白无常没死吧?那是世子的命根……”

    “哭什么哭,你怎么不怕夫人受惊!”青竹没好气地骂道,因为不想添油加醋影响夫人跟世子的感情,才没继续说下去。

    阿振立即不吭声了,耷拉着脑袋。

    傅宣看看他,问道:“这蛇养在何处?”

    阿振老老实实道:“起初养在书房的,后来夫人要去书房,世子就挪到厢房了。”

    傅宣点点头:“以后小心些,别再放出来了。”

    她不喜欢养宠物,三姐姐喜欢,鹦鹉团团有个小病小灾什么的,三姐姐急得简直比她自己病了还难受。吴白起一个孤儿,养黑白无常养了八年,感情只会更深,傅宣不想做恶人,逼他丢掉这两条伙伴。

    阿振如蒙大赦,感激涕零地磕头,转身去掀饭盆。

    傅宣没有走,看着他动作。

    阿振怕惊到夫人,故意背对夫人挡住饭盆,蹲在那里,一手慢慢掀开饭盆,一手悄悄往里摸,摸到了,他提了出来,见小白蛇绳子一般垂着不动,他气得骂出了声,“还装死,还敢装死!等着吧,看世子回来怎么收拾你们!”

    将小白蛇塞进笼子,阿振又去摸小黑蛇。

    笼子是黄竹编的,竹条之间只能伸进一根筷子,傅宣见小白蛇在笼子里一动不动,想到此时地上热,扣了半天或许真的出事了,不由问道:“确定它是装的?”

    阿振刚要摸小黑蛇,闻言忍不住回头,饭盆下面小黑蛇见那人的手移开了,哧溜钻了出去,看起来极为悠哉又飞快地往院门口那边爬。青竹吓得大叫,阿振听了,回头一看,赶紧扑上去抓,只是距离太远没有够到。小黑蛇回头看了看,似乎嘲笑一般,又往前爬,最后还是被阿振扑住了,塞进笼子里。

    小白蛇依然一动不动。

    眼看阿振提着笼子就要走,傅宣皱皱眉,到底没有开口。

    下午歇完晌,却让青竹去打听打听,得知小白蛇确实没事,傅宣忽然想到了三姐姐。那是个没正经的,特喜欢捉弄女儿,阿璇缠着要娘亲抱,三姐姐就假装睡着了,不管阿璇是扯娘亲耳朵还是捂娘亲鼻子,她都一动不动……

    吴白起的黑白无常那么有灵性,是不是因为吴白起陪它们玩的时间太长了?

    红日西垂,吴白起兴冲冲出了宫。

    昨晚他问过了,宣宣月事今日就没了,激动得他出门时就盼着天黑。不想天终于快黑了,刚进家门,就被阿振告知他的两条蛇宝贝偷偷去后院串门了……

    吴白起一身热汗都凉了。

    先去冲了个凉水澡,打定主意后,吴白起才去了后院。

    傅宣正在给外甥女们缝衣裳,听到他进来,她没有抬头,手上动作稍微慢了下来。

    她这样,吴白起更没底气了,前几日回来,她好歹会招呼他一声的。

    ‘“宣宣,是我不对,不该骗你,你放心,明日我就让人将黑白无常送到庄子上,绝不会再吓到你了。”已经骗了她一次,他不想再骗第二次,他不可能真的丢了黑白无常,只能送到她看不到的地方。

    傅宣抬头看他:“养了八年,你真舍得?”

    吴白起当她在考他,连忙坐在她身边信誓旦旦地保证:“舍得,之前没送走,是以为能藏得天衣无缝,可黑白无常太狡猾了,还总喜欢来你这边,跟你的安危相比,我有什么不舍得的?”

    她的安危……

    傅宣扯了扯嘴角,继续缝衣裳,“不必了,只要世子保证别再让它们爬出来,世子想养多久就养多久。”

    吴白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让我养?”

    傅宣面无表情地“嗯”了声。

    吴白起激动地不知该说什么,想抱她,又怕针扎到她,没办法搬着椅子挪到她身后,搂着她腰,脑袋贴着她背:“宣宣真好,真好,你不知道,黑白无常就跟我儿子似的,我真舍不得丢了它们。”

    傅宣嫌热,放下手里绣到一般的裙子,扭头斥他:“放开。”

    吴白起抬起头,见她手里没拿着针,忽的就将人打横抱了起来,到了床上紧紧压住她,依然做梦似的,“宣宣不是怕蛇吗?为何让我养?”

    傅宣这几日算是领教过了吴白起的难缠,冷着脸道:“你再不起来,我改主意了。”

    吴白起心虚,刚要起,又重新压劳了,高兴地笑,“宣宣是心疼我小时候没兄弟姐妹是不是?”

    傅宣抿唇。

    吴白起心花怒放,改成侧躺,勒住她小腰往自己怀里揉,“宣宣喜欢我了是不是?因为喜欢我,才心疼我,宣宣……”

    他太高兴,言语道不尽,低头寻她嘴唇。

    傅宣急着躲闪,可惜吴白起最近胆子越来越肥了,按住人肆无忌惮地亲,亲到火起,他起身放下帐子,再将准备逃跑的妻子重新捞过来,熟练地解她衣,“宣宣我忍不住了,我真忍不住了,宣宣……”

    从新婚夜一直憋到现在,憋了十来天,那是傅宣如何冷脸训斥也无法阻挡的。

    傅宣不愿在白天陪他胡闹,可这人不知怎么回事,之前还畏畏缩缩的不敢碰她,从娘家回来后就转了性子,在丫鬟面前老老实实,一进屋胆小一会儿,然后就变了,就像现在,他竟然真的……

    外裤里裤被他一起扯下,再看一眼在她身前忙活的黑脑袋,傅宣不再徒劳。

    热,从他身上传来的热,体内被他唤醒的热,慢慢汇合,一起烧成火。烧着烧着,生出陌生的渴望,等他真的凑过来,她又开始害怕,想要喊停,无法开口,然后他不知怜惜,一举冲破。

    “宣宣,宣宣……”

    吴白起脑海里一片空白,空白马上又被本能填满,像是初次冲锋陷阵的愣头兵,不懂战术,毫无章法,只知道埋头向前,口中叫着她的名字为自己呐喊,冲着冲着突然飘了起来,最后一声呐喊忽的变了味儿,前一个“宣”还急切清晰,后一个“宣”就蔫了,像是魂都飞了出去。

    他伏在她肩头,喘个不停,中衣全湿,傅宣睁开眼睛,看见他右臂底下有蛇影隐隐若现。

    鬼使神差的,她慢慢抬起手,触了上去。

    还没碰到,吴白起突然抬起头,亲昵地蹭她脸颊,“宣宣,刚刚我差点死了……”耳鬓厮.磨,语气满足,像是跟母亲撒娇的孩子,眼睛还闭着,沉浸在一个男人初次打胜仗的愉.悦里。

    傅宣的手在他开口前放了下去,低声催道:“起来吧,要摆饭了。”

    幸好他没折腾多久,收拾收拾,丫鬟们应该不会察觉。

    她心中庆幸,语气里不免透了出来,吴白起闻言,身体一僵。

    刚刚,有一刻钟吗?有一盏茶的功夫吗?

    大概是太过耻.辱,不甘之下,吴白起又扬起了旗。

    傅宣当然感觉到了,在他有所行动前,冷声斥道:“出去!”

    她不舒服,真的不想再来。

    吴白起吓了一跳,见她俏脸苍白,神色不喜,不敢再耍无赖,乖乖退了出去。

    低头收拾,看见了红。

    吴白起顿时没了花花心思,着急地问她:“很疼吗?”

    傅宣扯过被子遮住自己,对着里侧道:“还好,世子别问了,你先更衣出去,我要换衣裳。”

    吴白起做了亏心事,好在没有傻到家,知道女人第一次这样很正常,就乖乖出去了,低声吩咐青竹赶紧炖鸡汤,宣宣失了血,确实要好好补补。

    他特意吩咐要鸡汤,再想到刚刚听到的动静,青竹红着脸去安排。

    吴白起在院子里逛了一圈,回来见傅宣还能走,放了心,晚饭时百般讨好。

    炖鸡汤需要时间,晚饭快用完了,厨房才送了过来。

    傅宣困惑,看向青竹,大夏天的,喝这么热的汤做什么?

    青竹偷偷指了指吴白起。

    吴白起正在给傅宣舀鸡汤,没瞧见主仆俩的无声交流,用力吹了几口,讨好地将汤碗摆在傅宣面前:“宣宣喝点吧,补身子的。”

    傅宣脸色难看极了,看也没看他,“世子自己补吧。”

    说着起身,去了院子里。

    吴白起呆若木鸡。

    他又做什么惹到她了?

    还有,她让他补是什么意思?

    想到刚刚的草率收兵,吴白起还没喝汤,一张俊脸却越来越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宠后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宠后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