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宠后之路 > 第八十三章窥秘(两章合一)

第八十三章窥秘(两章合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猜测一事终究只是猜测,做不得准,苏锦也没想太多。经过福全和梅书等人的一番动作,清和轩已经步入正轨,人人提着心,恭敬的伺候着,生怕被抓住了小辫子,从此进了训诫所,再没有出头之日。

    叶之晖自从那日被苏侧妃传唤见过叶小施,也没有再进后院,似乎一切都朝着正常的方向发展。苏锦心中有些疑惑,难道真的是她想太多了?不过她还是不敢大意,只是,也许真的是有那么一丝玄妙,她竟然无意中就发现了事情的端倪。

    原来,自从提醒过刘稚之后,刘稚变又是半个月没有回后院,这已然是后院的常态,时间久了,也就见怪不怪。没有刘稚常来,苏锦的日子也渐渐变得悠闲,流连花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初夏渐至,夜色也来的越来越晚,这日,苏锦和梅书出来散步,天空却下起了雷雨,当时两人走在回清和轩的路上,雨水来的急,转眼就是淋湿了衣裳,两人只得去了最近的假山避雨。

    这雷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十分钟左右,变渐渐停了,苏锦和梅书从假山里出来,却渐渐听到了争执声。

    “哥哥,你别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别想打着我的注意进来看她,你们这样做,是要害死大家,我还不被你们拉着垫背……女声压抑而愤怒,梅书捂着嘴惊讶的看着苏锦,“奉仪……”

    苏锦急忙捂住她的嘴,心里有种感觉,这件事只怕有大麻烦,因为她听出来了。这个声音是叶小施。

    她耳朵紧紧的贴着假山,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她们说的这个“她”是谁?叶小施叫了一声“哥哥”,那只能是叶之晖,听这个意思,似乎叶之晖真的和后院里什么人有联系?是不是苏侧妃?所以叶小施才会如此激动!

    果然,外面沉默了良久之后。叶之晖疲惫的声音传出来。不同于上次在清苑听到的自信悠扬,带着压抑的痛苦,的“这件事我有分寸。你别管……”

    “什么叫别管?分寸?你有分寸会这个时候来后院?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淮南王府!不是曾经那些个大杂院,任由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叶小施的声音尖锐而愤怒。

    接着又是良久的沉默。“我知道了……只是想看看她好不好……以后不会了……”

    声音开始变得断断续续,苏锦并没有听清楚。她在假山里无意中看见了两兄妹的背影,皆被雨水打湿润,似乎那争执在雷雨里就显得很激烈。

    “走吧,我们也回去。”苏锦放开梅书。两人都有些心不在焉。特别是梅书,从哪些是是而非的言语里,也听出了不一般。大概是知道自己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苏锦也被今日听到的话震动不已。她没想到,叶之晖竟然真的有这个胆子和后院之人有关系?可是今天这件事必须要捂着,这是丑闻,知道了这么个大秘密,从此想要安宁自然不可能,更何况还有后面牵扯出的是非,再想出完全之策之前,最好谁都不能说,特别是王爷……

    “梅书,你今天什么也没听到!知道了吗?”

    苏锦拉着迷迷糊糊,神不守色的梅书,眼神是前所未有的严厉,这关系到清和轩所有人,不,甚至是整个淮南王府所有人的性命。

    梅书被看得全身发毛,眼前郑重的苏氏,让她想到了之前在来封地路上的样子,她也是这样谨慎,小心翼翼,当时,苏氏还是一个小小不得宠的试婚姑娘,她们面临着未知又恐怖的未来。

    现在,也是这样的生死存亡的时刻了吗?

    “恩,奴婢今日和奉仪一起出来散步,遇到暴雨,在小亭子躲雨……”脸色苍白的她竭力让自己变得镇定,眼中还有残留的泪水。

    “不,我们在假山避雨,不过是我想看栽在湖里的荷花,所以绕道了采荷轩的外面……”苏锦指出梅书试图撒谎的地方,谎话要三分真,七分假才对,小亭子人来人往,目标太大,反而是采荷轩,因为是著名的“冷宫”,几乎人迹罕至,在假山避雨,没人见到也无妨。

    两人套好词,迅速的绕道的采荷轩,从采荷轩的小道回了清和轩,刚才避雨时两人身上都有些湿,才进门,却看到在二门吩咐林朝青什么的刘稚。

    “你们去哪儿了?现在才回来,刚才福全带着人去小花园送伞,怎么回来说没瞧见人?”

    刘稚见到苏锦,挥挥手,让林朝青下去了,苏锦却看见了林朝青手中带着的语雨具,心中不由得微愣,这是要派人出去找她?不放心吗?

    她心中突然就有了些暖意。

    “去了采荷轩看荷花,在假山里躲了会儿雨。”苏锦按照之前的的说辞,微微不自然的转了转身,进了你内室换衣裳。

    兰书端着煮好的姜汤进了屋,苏锦喝了白瓷碗一大碗,脸上有些酡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日听到那些事,她有点儿不敢看刘稚的眼睛,仿佛那明晃晃的眼睛能把她看穿似的,而她却觉得莫名的心虚,仿佛偷人的人是她似的?

    这都什么事儿啊!

    苏锦暗暗唾弃自己,打起精神,忙碌了半个月,刘稚也没忘之前给苏锦布置的作业,两人在外间临窗炕上对弈。

    “有心事?”看着再吃掉她一个子,她就要满盘皆输,而这个还是棋谱上固有的套路,一瞧就知道,她的心根本不再棋盘上。

    似乎,是从小花园回来之后她就有些慌神。

    刘稚眯着眼,悄无声息的打量苏锦,她低着头,莹玉的牙齿咬着唇,目光愣在棋盘上。却半天没反应。

    出事了!

    刘稚心底已经有了思量,可是这丫头什么时候有事不是第一时间找他?就连上次林氏陷害,有关皇家子嗣一事,也是求了他出面。可是这次……

    难道是有什么比上次还严重的事?还是她起了什么异样的心思?

    不过,刘稚很快就否认了自己的第二种想法,异样心思,就是借是个胆子给她。她也不一定办得成。关键是凭着他对她的了解,她不会这么蠢。这种信任说起来很玄妙,可是相处久了。对她就有了这样的认知,这也算是她唯一的优点了。

    那就是小花园里出事了!

    他心中大定注意,让林朝青带着人去查些蛛丝马迹。

    梅书在一边看着干着急,特别是见到苏氏对王爷的话置若罔闻的时候。她甚至有种过去敲一下她的冲动,说好的要瞒住的呢?能不能走心一点儿?人与人的之间的信任呢?

    她不动声色的狠狠的拉了拉苏锦的衣袖。

    “哎。好难啊!又输了,下次,下次妾一定能赢,呀。一不注意时间都这么晚了。梅书,快来收拾收拾……”苏锦招呼梅书,自己打了个哈欠。一副随眼朦胧的看着刘稚。

    没办法,今儿她完全不在状态。只要一想到王爷也许被人带了绿帽子……

    简直不寒而栗。

    刘稚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甚至没有追究她之前看棋谱不认真,说好的考校也没有了,顺着苏锦的话,直接吩咐人铺床。

    苏锦心中一抖,几乎下意思的想问,难道你也知道了什么?

    可是她忍住了。

    不过,心中却对自己的表现越来越不安,暗叹真的是越活跃回去,这点儿风浪就禁不住了。

    不过她转念一想,如果王爷能自己发现这些事,有些事防患于未然,也许淮南王府也就不会以如此“高调”的名义走向世人的眼中。

    她突然就改变了注意,原来打算死捂着,还不如把事情告诉他,反正这是他的后院,女人和属下也都是他的人,是成全还是放过,是利用一把陷害几个人或者怎样,都不是她能替他决定的。

    这一刻,苏锦的心前所未有的安宁,果然,还是把事情交给他处理就好了,她实在不适合这么复杂的问题。

    躺在床上,听着耳边刘稚规律的呼吸声,几个月以来因为叶之晖的事而显得特别惴惴不安的苏锦,这一刻放下包袱,心想,之前她的表现大概也让王爷起了疑心,正好,她连推波助澜都不用了,凭着训诫所的那些人手段,计谋,什么事儿能逃过他们的眼睛。

    想通了的苏锦安然入眠,一点儿也没有自己想的会失眠之类的问题。

    听着耳边的呼吸声,刘稚猛地真开眼,屋内只有窗户里招进来的朦胧月光,洒在苏锦的脸上,使她有种静谧安详的美丽,也许是做了什么好梦,她嘴角微微扬起,抱着他的腰,头不停的的往自己身上蹭。

    如同一只餍足的猫。

    心还真是大!

    刘稚不由得扶额,亏他还担心她心里藏着事儿把自己憋坏了,现在她倒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恩……”梦中熟睡的人发出不安的咕哝,小手拽着的他的衣袖,突然变得有些不安。

    “乖,好了,不动了,睡吧!”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拦着她的腰,果然不在动了,不一会儿,怀里的人儿又开始沉沉睡去,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做着美梦。

    刘稚闭上眼,也沉沉睡去。

    第二日,离开清和轩,刘稚立即吩咐林朝青,“打听一下瑾瑜昨儿晚上到底去了哪儿,最好每一刻做了什么我都要知道……算了,你现在去找陈虎,这件事我亲自嘱咐他!”

    林朝青听得心惊,为什么突然要打探瑾奉仪的行踪?难道……瑾奉仪失宠了?这个想法也就是他突发奇想,可是心中却隐隐有些期待。

    后院似乎又要出幺蛾子了。

    他不敢马虎,立即急行出去。

    ……

    “奉仪,林公公果然出去找陈掌事了,小林子这次什么也不说,还把咱们送的东西全都退回来了……”福全从外院回来,悄悄的在苏锦身边说道。

    刘稚走后,苏锦就让福全跟着出去,发生任何事都要会来报告,并且还吩咐他,必要的时候可以去找小林子。

    小林子就是陈虎放在清和轩偷偷给苏锦送过消息的小太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苏锦知道,这个陈虎是有意卖她的好,如果不发生了什么大事,他一般不会不给面子,除非……

    王爷叫给他的事情是绝密,比如,后院有人出墙?

    “果然是这样。”苏锦低语,不知道是该说自己运气好歪打正着呢,还是该说自己真是越来越蠢了,竟然连这么点儿小心思都满不下来。

    “梅书,这件事你一定要记住,你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福全,停下所有的打听,连带着盯着苏侧妃那边的人也撤了,从今以后,只要牢牢把紧清和轩,其他事情一概不要理。”苏锦仔细的吩咐,神色凝重。

    如果真的是有人出墙,王爷一定不希望有人知道,所以从现在起,这件事她们谁都不能管。

    她相信,只要交给了陈虎,这个未来金执位指挥使,那么真的有什么事就绝对瞒不过。

    现在,只有静静的等待这件事的发展。

    梅书和福全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点头答应下来,兰书亲自守在门边,屋内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这些事因为梅书依然窥视到一丝,苏锦也没有瞒着其他人,毕竟,不怕你什么也不做,就怕你想多了,做错事。

    有了苏锦的嘱咐,清和轩显得愈发安静,因为之前余婆子通外而浮躁的氛围,一下子也平复了下来,几次孙昭仪前来清和轩,也被挡了回去。几日之后,孙昭仪也隐隐得到些小道消息,似乎王爷有意借着华阳郡主的事儿整顿后院。

    这下,孙昭仪也不敢随便蹦跶了,生怕第一个被逮住的人,被杀的鸡就是她!

    只有苏锦知道,华阳郡主不过是个幌子,其实刘稚真正的目的,是在查叶之晖和后院谁有瓜葛。不过,她也不敢去打听,生怕这把火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烧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宠后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宠后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