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宠后之路 > 189|185|185

189|185|18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亲哥哥为了救她不是那么亲的小姑子受伤了,傅容却得先去探望小姑子,谁让人家是公主呢?

    不过傅容倒没什么怨言。

    哥哥皮糙肉厚的,徐晋说他没事,上辈子确实也没事,傅容就不怎么担心。

    “四嫂。”

    傅容刚到柔妃的春熙宫,二公主便如乳燕一般飞了出来,看见傅容是自己来的,纳闷道:“四嫂没抱瑧哥儿进宫啊?”

    傅容笑道:“带来了,留在昭宁宫了,我先来看看妹妹。”瑧哥儿那边有他祖母跟六叔一起哄着,她这次出门倒没费多大周折,小家伙也是越来越懂事了,知道娘亲有事情要忙。

    二公主很是失望,随即眼睛又亮了起来:“那一会儿我跟四嫂一起去昭宁宫看瑧哥儿。”

    柔妃恰好走了过来,无奈地嗔道:“那么喜欢瑧哥儿,今日就跟你四嫂一起回去吧,还省着你嫌弃我管你。”凤阳阁走水,修缮完毕前,二公主便暂住在母亲这里。

    二公主朝母亲扮个嘴脸,拉着傅容往自己屋里走:“我跟四嫂说话,娘你去忙吧。”

    傅容惊讶极了,她没来过春熙宫,平时遇到二公主柔妃都是在宴席上,二公主乖乖巧巧的,没想到私底下竟然也是个娇气大胆的,敢跟柔妃如此说话。

    “这……”她尴尬地看向柔妃,拽住二公主道:“我先陪娘娘待会儿,一会儿再跟妹妹说话也不迟。”柔妃算是长辈,她直接跟二公主走,多失礼。

    柔妃笑笑,温和道:“去吧,你们姑嫂俩说贴己话去,不用管我。”

    女儿从小没有姐妹,这两年脾气见长有什么心事也不愿跟她说了,难得她喜欢四嫂,她又何必扫她的兴。

    傅容便同二公主一起去了她的屋子。

    落座之后,傅容握住二公主的手仔细端详,“真的没有受伤?”

    “就是吸了些烟气,照太医的方子好好养两日就行了。”二公主亲自给傅容倒了一碗茶,亲昵地在傅容旁边坐下,仰头看她,“四嫂好像越来越好看了。”

    这时候还有心思琢磨美不美的呢,若是个皇子,肯定要被人说成好色之徒的。傅容点点二公主嘴角的梨涡,小声问道:“你以为夸我两句就能糊弄过去?说,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嘉和帝询问走水缘由,二公主给出的说法是她晚上偷偷去望月阁赏月,不小心打翻了灯笼。嘉和帝没有起疑,傅容却记得二公主昨晚说要给瑧哥儿做花灯的,莫非小姑娘是因为做花灯才出的事?想想确实有道理,上辈子二公主没有瑧哥儿这个侄子,却有李华容早夭的那个,看二公主对几个侄子都那么喜欢,上辈子应该也做花灯了。

    二公主刚想重复回答父皇的话,对上傅容“你不说实话我就再也不理你”的眼神,她抿抿唇,先扭头打发身后伺候的宫女们出去,这才低下脑袋小声道:“我想给瑧哥儿做完灯笼再睡觉,嬷嬷不许,我就趁身边人睡着去望月阁里做灯笼了……四嫂你别急,这事我谁都没告诉,父皇母妃都不知道,就跟你说了。”

    果然如此。

    看着面前低头认错的小姑娘,傅容又意外又疼惜。二公主才十一岁啊,既有小孩子的天性,晚上偷偷帮侄子做花灯,又有大姑娘的懂事,知道如何应对才会不牵累旁人。这么纯真又聪慧的姑娘,可惜只能在皇宫里困着,难怪她总盼着她抱瑧哥儿进宫。

    “晚上不许再偷偷溜出去了,知道吗?”傅容扶住小姑娘肩膀,认真嘱咐道。

    二公主乖乖点头。

    告诫完了,傅容又笑了,感激地道:“妹妹对我好,四嫂心里都知道,妹妹真想出宫玩几天的话,只要父皇答应,妹妹就来我们府上住几日吧,帮我照看瑧哥儿。”

    二公主兴奋地点头,随傅容移步前往昭宁宫的路上,她忽的记起一事:“四嫂看过傅二哥了吗?昨晚天黑我没看清楚,他抱着我从二楼跳下来,身上一定受伤了吧?”那会儿她就顾着自己的小心思了,忘了询问他伤势,傅宸会不会误会她没有良心啊?

    傅容才知道哥哥是从高处跳下来的,心中不由一紧,面上却道:“妹妹别担心,哥哥只是小伤,小时候他从树上跳下来都没事。”

    二公主震惊地瞪大眼睛:“傅二哥去树上做什么啊?”他还会爬树?

    提到童年趣事,傅容情不自禁笑了,牵着二公主的手跟她讲。

    出宫后,傅容抱着瑧哥儿直接回了娘家。

    此时授傅宸正四品金吾卫指挥佥事的旨意已经下来了。

    傅宸艰难地接过圣旨,立即又回屋趴在床上养伤。

    傅容一看他趴在那儿,眼泪就下来了:“哥哥伤得很重?”

    乔氏在一旁叹道:“还好,就是腰侧被花枝扎进去了,得趴着养十天半个月的。”升官升官,功劳哪是那么好挣的,这次是儿子命大,身手要是再差点,说不定就……

    她还没抱孙子呢!

    “等你伤好后我就给你挑人,这次你必须听我的,早早给我生个孙子,有了孙子,往后你就是跳火坑里我也不管。”儿子为了功劳如此拼命,乔氏自豪又心疼,说话不由带了几分埋怨。那么多侍卫,为何就他不要命地往里冲,可想过万一他有个好歹,让她怎么过?

    傅容理解母亲的感受,她又何尝不是一样,宁可哥哥好好的,也不希望他为了功劳拼命,只是这次哥哥救的人是二公主,傅容就不愿去计较那些了,换成别的人,傅容肯定也会埋怨哥哥一顿的。

    见哥哥趴在床上装死,傅容走到床前坐下,笑着对怀里的瑧哥儿道:“瑧哥儿看,二舅舅受伤了,你给二舅舅揉揉他就不疼了。”

    傅宸身上披着中衣,但也能看出来他腰上缠了一圈白纱,傅容说完话,故意将自己的手放了过去,只碰到衣裳,并没用力往下按,配合着瑧哥儿好奇的咿咿呀呀声,真的像是瑧哥儿在摸舅舅。

    傅宸顿时不敢装睡了,先撑着自己往里面挪,躲开那手后才假装刚睡醒般转过头,睡眼惺忪地盯着傅容娘俩瞧了会儿:“浓浓来了啊?外甥给舅舅笑一个。”

    瑧哥儿瞅瞅他,笑着要往床上去,也想摸摸娘亲刚刚碰的地方。

    傅宸眼睛眯了眯,这外甥真不招人稀罕。

    傅容可不敢真放儿子上去,就让他在自己腿上瞎蹦跶,看着傅宸道:“听说哥哥是从二楼跳下来的?哥哥真厉害啊,是不是怕花枝把脸划花了才后背着地的啊?反正你也不想娶媳妇,划花就划花了呗。”

    傅宸身上疼着呢,现在真听不得她们娘几个逼婚,烦躁地扯过枕头捂住脑袋。

    他不理人,傅容立即将儿子放到床上,“瑧哥儿去给你二舅舅揉揉腰!”

    瑧哥儿还不会爬,却会翻着在床上滚了,闻言咯咯笑,真要往傅宸那边凑。

    傅宸猛地扔了枕头,狠狠朝瑧哥儿瞪眼睛:“你敢碰我一下试试!”

    官哥儿小时候傅宸常常假装生气吼弟弟,官哥儿最初会被他吓哭,后来也就习惯了。可是瑧哥儿不一样啊,小家伙长这么大还没听过一句重话,此时看着凶巴巴的二舅舅,滚到一半的瑧哥儿一下子就哭了,哭还不算,小胳膊用力朝舅舅肩膀砸了过去。

    傅容扑哧笑了,连忙将儿子抱起来哄。

    “娘,二舅舅凶,弟弟哭了。”媛媛靠在傅宛腿上,怯怯地看了傅宸一眼。

    傅宸听到小女娃有点气愤有点委屈的声音,这才记起已经懂事的外甥女还在一旁呢,顿时后悔不已。他喜欢逗弟弟逗外甥,可从没想过吓小姑娘的,立即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朝外甥女招手:“舅舅跟弟弟逗着玩呢,媛媛过来,再给舅舅吹吹。”

    媛媛狐疑地看着他。

    乔氏小声责怪儿子:“活该!”

    傅宛瞧他趴在那儿实在可怜,将女儿抱到床上,柔声哄道:“媛媛给舅舅吹吹,顺便教弟弟。”

    媛媛扭头看瑧哥儿。

    瑧哥儿从傅宛抱媛媛到床上那会儿就不哭了,靠在娘亲怀里,一手柔眼睛,另一只水汪汪的凤眼好奇地盯着媛媛。

    媛媛见弟弟像是要学的样子,就凑到傅宸腰间吹了一口。

    傅宸夸张地喊不疼了。

    媛媛笑,美.美地喊瑧哥儿:“弟弟来,我教你。”

    瑧哥儿看傅宸一眼,嘟嘴扭头。

    一屋子人都笑了。

    傍晚徐晋从宫里回来,傅容低头逗儿子:“瑧哥儿告诉爹爹,今儿个谁把你吓哭了?”

    瑧哥儿指着桌子上的弓,呀呀说话。

    徐晋进屋就瞧见那弓了,拉弓试试,赞道:“是把好弓,正堂的?”

    傅容笑得眉眼弯弯,把娘家趣事学给他听:“哥哥为了哄好咱们儿子,让他在屋里随便挑一样,我抱着瑧哥儿走,瑧哥儿就选了这个,哥哥心疼坏了,说那是他好不容易从人手里赢回来的。”

    徐晋幸灾乐祸,“谁让他得罪瑧哥儿?”认真瞅瞅这弓,笑得越发得意,“我儿子眼光不错。”

    傅容瞪了他一眼。

    徐晋坐到床上,抱着儿子问她:“昨晚急匆匆进宫了,你到底怎么回事?没有不舒服吧?”

    傅容早想好说辞了,摸摸胸口道:“大概是心有灵犀吧,你看早上我眼皮就跳了,一直以为是自己要出事,没想到应验在了哥哥跟二公主身上,幸好有惊无险。”

    趁这次意外给徐晋留个她危险预感很准的印象,往后徐晋就容易相信她的提醒了。

    徐晋也记起来了,上辈子傅宸因此立功晋升,傅家人肯定知道他立功的经过,昨晚傅容突然想起来便有了解释,只是,她何时才愿意跟他说真话?

    徐晋理解傅容的苦衷,就像他也不敢告诉傅容他是重生的,不想让她知道当初的算计。

    可是谁都不说,有时候就会觉得,两人之间还是少了点什么。

    用过晚饭,夫妻俩洗漱上.床。

    昨晚回来后两人忙着颠鸾.倒凤没空做旁的,其实傅容有话想同徐晋说的,靠在他怀里轻声问:“王爷听说丽贵人了吗?”

    徐晋淡淡“嗯”了声,“你见到了?”

    傅容点点头:“长得是挺美的,就是,瞧着,出身应该不是很高,气度还不如梅香兰香呢,父皇怎么会喜欢她啊?”她不方便说徐晋亲戚的坏话,对于抢了婆母宠爱的女人,傅容相信徐晋不会为此责备她。

    那女人美吗?

    这辈子徐晋还没见过管樱,上辈子管樱成了丽妃丽贵妃,他倒是见过几次,一个被华贵衣裳撑起来的美人架子,傅容跟她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父皇也不是真心喜欢管樱,他只是通过宠爱管樱来弥补他对另一个女人的亏欠罢了。

    没有江山时,爱江山不爱美人,得了江山,就想连美人一起拥有。

    父皇够幸运,让他找到了一个跟当初那个美人生得极像的姑娘。

    可父皇也够糊涂,明明不是同一个人,他对管樱好,那人在天有灵看见了,只会更加寒心。

    还是他命好,可以重来一辈子,弥补曾经的遗憾。

    “圣心难测,浓浓不用多想。”翻身压住傅容,徐晋拨开她耳边长发,一边痴痴端详一边喃喃道:“浓浓最美,有浓浓在,其他女人都只是陪衬。”

    傅容见过管樱后就再也没有跟她比美的心思了,现在听男人这么说,她还是忍不住欢喜,抱住徐晋脖子道:“情人眼里出西施,王爷喜欢我,当然就觉得我最好看了,哪天王爷看上旁人,我这个旧人马上就会变成黄脸婆。”

    徐晋低笑,鼻尖碰着她的,“本王不喜欢黄脸婆,为了不让浓浓大美人变成黄脸婆,本王这辈子都不会看上旁人。”

    浓浓大美人……

    他喊过她娇姑娘喊过她狐狸精,这个却是第一次,直白得让人脸臊。

    傅容红了脸,闭上眼睛。

    徐晋的唇便落在了她轻轻翕动的眼睫上,慢慢沿着她秀气的鼻梁往下,来到她娇嫩朱唇。

    她微微张开,迎接他。

    他捧着她脸,温柔辗转。

    寂静的夜里,床帐再次轻摇,月光漫进屋子,照出纱帐上人影痴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宠后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佳人并收藏宠后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