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传奇 > 424

424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到得阿萝住处,阿萝给他沏了茶,脸色却不大好,坐到一旁看书,李兆廷知道是她数信他不到闹的,他有自己的计量,一是大事与避嫌,二也想晾一晾她的傲气,等她真心帖服那一天。如今见状,一笑吻过去。阿萝抵抗,后面才软化下来,融偎在他怀中。

    两人依偎着说了些子话,李兆廷心中情动,但非常克制,绝不在此时多生事端,只按捺心火,起来告辞。他走时,阿萝相送,小四凑上来,讨好地说,提刑府在整装,阿萝很快便有新地方办公。

    阿萝脸色一变,主仆二人告别后,她对梅儿道:“你进宫一趟,告诉连玉,我病了。”

    梅儿本想劝她莫要再与连玉纠.缠,但见她模样执着,也只好匆匆出门了锎。

    阿萝在屋中等着,她本想,他如今为冯素珍死讯所遮掩双眼,终有一天会耐不住煎熬,会反悔来找她。但多日来,他杳无音讯,除却曾命连捷来过一次,问提刑之位她可有心思继续,若是肯定,提刑衙门已设新宅,可随时入住,方便办公,否则,他将另寻合适的人。

    是以,李兆廷那小厮所说的提刑府旧址,根本不是为她所用!

    她知自己不该先派人过去,输了仗势,但……

    两个时辰后,梅儿带回了一个人,却是太医院院正。还有连玉的一封信。

    “当初与她决裂时,狠心异常,概不探望,如今,我心已随她去,更不会相见。你保重。”

    墨迹如刀,锋利决绝。她能想像出他下笔时的神态。

    她猛地推翻桌上所有东西,“你等着瞧,我总要你后悔!”

    *

    从阿萝处出来,李兆廷没有立刻回府,取暗道到了司岚风府邸。司岚风看到他,也大为惊讶,为安全起见,他这位主子几乎从不白天到访。

    “公子?”他几乎立刻察觉有甚大事,迎了上去。

    “替我办一件事。”李兆廷词锋迅锐,显见事急。

    “是。”他也毫不犹豫,立刻答允。

    “你立刻秘密取道择日赶回淮县,到昔日冯家旧宅一趟,确定冯素珍生死。”

    “什么?!”司岚风瞳仁猛一收缩,失声道:“她不是明明已被杖毙?为何会……”

    “谁知道!”李兆廷冷声打断他,“确定了回来向我汇报。”

    “属下遵命。”司岚风见他似是冷冽震怒,又似不是,神色如晦,不敢多问。

    “此事不能……告与魏老师,他素与冯少卿不和,我不想节外生枝。”

    离开前,李兆廷又吩咐一句,司岚风明白,他不愿魏成辉知道,他对冯家还有些眷顾。

    他立时颔首,发现李兆廷双眉拧紧,欲言又止,正想再问,对方却已迈步离开。

    他也不怠慢,立刻进屋收拾行囊,末了,到书房写份告假文书,他官阶不低,如今又算是连玉跟前红人,离京数天,总得寻个家事告急的理由。李兆廷手下网罗了不少人,此事不派别人过去,只因,他是他心腹之余,他还曾与冯素珍共事过一段时日,颇为熟悉,绝不会错认了去。

    正要进去,只听得屋中俨有声息,他这书房平素也只有魏李会进,忆起李兆廷方才欲.言而止,他推门问道:“公子,除去冯素珍生死,可还有其他要属下去办,或是有任何给她交代的话?岚风到时不便露面,但可以让人送——”

    那“信”字尚未出口,他陡然僵住,容色慌落在眼前男子身上,“魏……魏老师?”

    “老夫过来,找你商量些军务上的事。”屋中人起身,却又微微笑着有些古怪地缓缓开口:“对了,你方才在说什么?”

    ……

    回府后,魏成辉令人把次子无均找来,低声吩咐了两件事,无均听罢,眸上染上一层鸷色,旋即踏着夜色出了门。

    *

    在几股势暗中各有部署的时间里,连玉也已召集亲信密谈。这天,连玉在御书房第一次约见了慕容定,列座的还有孝安、连捷、连琴、严鞑、高朝风和司岚风等人。

    连玉主动求见了孝安,素珍死后,母子间的关系果有所缓和。

    会后,连玉到城外京畿营,探看了兵士训练情况。

    夜色旁落,也是此时才回到宫中。

    “皇上。”

    连玉伤势才刚开始愈口,这一天下来,也颇觉疲倦,率玄武几人踏进寝殿院落,正抬手抚额之际,一个馥香柔软的身子迎上来,偎进他怀中,他眉心一紧,旁边,明炎初等人“识趣”地退了下去。

    “缻儿来了。”他微微一笑,握住对方双肩,不动声色将怀中之人推了出来。

    慕容缻柔声道:“皇上也辛苦一天了,臣妾让御膳房做了晚膳,等皇上回来一起用膳。”

    魏无烟走了,冯素珍死了,不知什么原因,那小贝戋人顾惜萝也出宫静养,不必她姑母教诲,她自也知道该好好把握这难得的机会。

    “缻儿辛苦了。”连玉说着,携了她手进殿。

    屋中果已摆好一桌丰盛,慕容缻亲自布菜,连玉似乎也是饿了,这顿饭吃得很快,不久便搁了箸子。慕容缻尚未吃好,也只顺着搁下碗筷,亲自侍候他净手漱口,末了,走到他背后,替他按.揉起肩背来。

    连玉嗅着背后传来的阵阵幽香,还有那有意无意的碰蹭,心中淡淡想,累了一天,温香软玉,这倒是种享受。可惜不是她,他也没能生出些兴致,若是她在……

    他寻思着,目光不觉微微一暗,背后,慕容缻哑声道:“皇上筋骨紧着呢,这是累的,到床.上去,臣妾替你按按。”

    连玉把她周移的手用力按住,“如今已是松弛许多,谢谢缻儿。”

    “你也快回去休息罢,小初子,进来,替朕送娘娘回寝宫。”

    “皇上……”

    慕容缻一急,那厢,明炎初已然进屋,与白虎一左一右将她搀扶了出去。

    门关上时,白虎蹙眉看了连玉一眼,但见他缓缓行至床.榻,从枕下抽了些什么东西出来,随即慵懒地靠在床.壁上,一腿屈膝竖起。

    他扬着手中似是信函的东西,似想撕拆开来,末了,只捏在手中,如此,反复数次……

    *

    李兆廷回府后,找来两名心腹侍卫,交代二人入夜后,到旧提刑府将门前石狮下的痕迹——擦拭干净。

    那是晋王旧部,身手非同小可,听命立下出门办去。

    李兆廷睡至中夜,却心有所骛,一觉醒来。

    “也许,我该亲自走一趟。冯少卿虽叛我而去,从前对我母子总算有过恩惠,这冯家女儿的生死,我该亲自确认一番。冯贼无情,我倒不能无义。”

    他心中淡淡想着,下.床穿衣。

    *

    而冯贼的女儿此时正在返家途中。

    但素珍出了京师,倒也并未立刻朝淮县而去,她想起上次验了一半的尸体,有连玉暗中助力,她相信桑湛应已把局面控制下来,但还是想过去看看什么情况,可已把真正的凶手找出来。

    连玉当时的话,让她心中一些东西重燃了起来。

    到得去,桑湛亲自接待了她。

    她才知道,原来桑湛当时不同意采矿,一是怕资源耗尽,族中生息难再,二却还有深因,矿脉太深,若挖掘下去,将摇撼邻族居所,造成灾祸。

    而多得他们一众外族人“捣乱”,后面桑湛用计套出鹰炎亲信的话,鹰炎极大可能是杀死阿川的凶手,然而,鹰炎在族中捉拿问罪前,带着好些心腹逃了出去。

    桑湛又再次言谢,并询问起连玉的身份、与她的关系。

    前者,素珍以京中贵族含糊带过去,至于二人之间,她坦白以告,从前有过爱恋,如今风吹云散,相忘于江湖。

    桑湛若有所思。

    素珍见事情既了,也便告辞离去,但桑湛热情挽留,便住了三四天,二人以茶代酒,竟也惺惺相识,相谈甚欢,而其中,她发现这桑湛生母的身份,似乎并不寻常,因为一天竟看到楚国宫家的人来找。这楚国是与周魏并列的大国之一,当初裴奉机案中,魏国便对此颇为忌惮。连玉也利用此与魏相结盟。

    素珍始终惦记着老家,随后再次告别,万没想到,桑湛却对她表示出好感之意,她吓得借着当晚夜色落荒而逃,继续踏上返家的路程。不想,桑湛也是个坚定人,途中竟发现他追来,她只好再次乔装,好不后悔曾告诉他,她是淮县人士,他千万别跟到淮县才好。

    *

    在素珍离开桑族这一晚,一辆马车不知何故也在夜色中风驰电掣出了皇城。

    --

    抱歉,今晚晚了。28的更。欢迎大家发挥想象,但淮县不会出现暴君的情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舞碧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舞碧歌并收藏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