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68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68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呃……”她颇觉不好意思,但是……这份米饭已经只剩下一半了,还被她叉的不成样子了,他又有洁癖……

    “吃饱了?”景慕琛挑眉问道。

    苏若晚呐呐的点头,将米饭和筷子放下。

    下一秒,景慕琛一只修长好看的大手就伸过来将米饭端了回去,随即又优雅的吃了起来。

    苏若晚瞬间有些目瞪口呆。

    ……

    到了幼儿园,俩人在车里等了好久,直到门口几乎都没有人影了,才看到那两个熟悉的小身影慢慢的从校园里走出来,只是……

    苏若晚立刻打开车门下了车,“宝宝,怎么哭了……”

    玖玖一只手擦着眼泪,一手被景彦希牵着走了出来,下课的时候景彦希让她不要哭,免得苏若晚会担心,所以她一直忍着忍着……

    “妈咪……”听到苏若晚的叫声后,小人儿立刻就又悲从中来,这下是彻底的流泪大哭了……

    苏若晚心疼的抱住她,和彦彦一起坐进了后车座。

    “宝宝不哭,告诉妈咪,发生了什么事?”苏若晚拿出纸巾擦着女儿脸上泛滥的泪水,轻声问道。

    玖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半天也说不出话。

    景彦希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说道,“是这样啦,班里有个男生今天和玖玖说话了,谁知道那个男生的追求者很多,那几个女生的嘴巴又很坏,就一起背后说玖玖坏话……”

    说完,他马上又说道,“不过你放心吧晚晚,我已经教训过那几个女生了,下课的时候,我给她们每个人的书包里面,都偷偷的放了一条这么粗的毛毛虫……”

    说着,两根小手指在空中比了个长度……

    苏若晚对着景彦希笑了笑,随即把女儿的小身子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安慰着。

    以前在金袋鼠幼儿园也曾和别的孩子闹过矛盾,不过……

    “我真不知道那个高小白有什么好的?”景彦希一脸的不屑,“有你的哥哥我长得帅吗?那些女生真是没眼光耶……”

    ……

    吃过晚饭后,景慕琛将车开到悠景园。

    车刚停下,景彦希已经极其主动的先下了车,还生怕景慕琛会反悔的样子迅速跑到了大门那等着……

    苏若晚刚带着玖玖要下车,景慕琛转头说道,“明天周末,早上10点我来接你们去游乐园。”

    “哇!好棒哦!”玖玖瞬间两眼都发亮了,妈咪从来不带她去游乐园,上次赫连爸爸说要带她去后来也说话不算数,玖玖的心里一直对游乐园分外向往。

    苏若晚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景慕琛看向玖玖的目光有着毫不掩饰的温柔,他又对苏若晚说道,“都穿的休闲一些。”

    “喔……”苏若晚呐呐的点头,“那……我们下车了。”

    景慕琛点了下头,苏若晚就带着玖玖下车了。

    直到卡宴缓缓开走后,苏若晚这才掏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

    罪夜。

    韩禛和郁聿庭正在对饮,身旁的空酒瓶摆的整整一桌,一看就没少喝。

    当景慕琛开门进来时,这俩人一副见鬼的表情。

    “怎么了?”景慕琛旁若无人的开了一瓶伏特加,倒了一杯,咂了一口。

    韩禛放下酒杯,挪到景慕琛身边,“老大……这自从听说你解除了婚约,可就再也没来过罪夜了啊……哥几个还说呢,你是不是为情所伤了,怎么今儿个——”

    他看了下手表,“都11点多了,你怎么跑来和哥们喝了?”

    郁聿庭尽管没问,但一双探寻的眼也始终放在景慕琛身上。

    景慕琛喝了一口,说道,“怎么,我来陪你们喝酒不开心?”

    “开心开心!”韩禛立马应和道,“来,今儿个刚好就咱三在,老大是为情所伤,我是刚失恋……聿庭也是被人甩了……”

    “滚你丫的。”一向寡言的郁聿庭受不了韩禛的胡言乱语,一脚踢过来。

    韩禛身手敏捷的躲过袭击,讥笑道,“老大,你看丫这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儿……可把小爷我乐死了……哈哈!”

    郁聿庭还想上来踹几脚,景慕琛一声“碰个!”让他收住了脚,横了韩禛几眼,拿起手中酒瓶和景慕琛碰了一下,又开始喝了起来。

    “啧……”韩禛依然是一贯玩世不恭的模样,“要我说,还是单身好,不然老大也不会有空陪哥几个喝酒?”

    本以为会得到共鸣,谁知景慕琛朝他抛来一道冷冷的视线,“谁说我单身?”

    韩禛原本戏谑的脸瞬间僵住了,郁聿庭也有点呆住了。

    “老大!”韩禛哇哇大叫,“你这动作够迅速的啊!平时闷不吭声的,怎么……突然就有目标了?对了,什么时候把嫂子带过来给哥们看看啊……”

    景慕琛看了韩禛一眼,不做正面回答,“怎么样,比你这交过几百个女朋友的要迅速吧?”

    韩禛顿时被呛的内心吐血三升……“老大!”他心碎的说道,“我这么关心你的单身问题,你……你竟然还讽刺我!”

    “聿庭!”他又转身拉救兵,“这你可看在眼里了啊,我这好心好意,直接被老大当成了驴肝肺……”

    面对他的哭诉,回应他的是景慕琛和郁聿庭对碰一杯……

    韩禛欲哭无泪,真是误交损友啊!

    再着景慕琛那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内心一阵愤懑突如其来,再想到那个可恶的女人,举起杯子就往嘴里狠狠灌了一大口酒……

    郁聿庭优雅的嘬了一口酒,摇了摇头。

    这世间,女人是最麻烦的动物……所以,他从不碰女人。

    ……

    第二天,景彦希第一个醒了,苏若晚和玖玖还在沉睡之中。

    景彦希静悄悄地爬起来,忍不住低头在苏若晚的脸上亲了一口……

    亲完后,景彦希脸红心跳的抬起头,眼睛正好对上苏若晚睁开的大眼——

    “啊!”景彦希吓得捂住嘴巴。

    “彦彦,起床啦!”苏若晚坐起身,摸了摸景彦希的小手,“饿了吗?我起床给你做早餐……”

    景彦希看苏若晚没有生气,一颗心又甜又酥,笑的跟个弥勒佛似的直点头。

    走出房门后,他伸手拿起自己的龙猫小手机,拨通了景慕琛的电话号码。

    “小叔叔!”景彦希兴奋的大叫,“小叔叔你还没起床啊?”

    景慕琛头疼,看了一眼时间,才七点……

    捏了下眉头,昨晚和韩禛他们喝到了凌晨才回来,头有些痛……

    “彦彦,乖,待会叔叔再去接你们,自己先玩去啊乖……”说完就要挂电话。

    “啊啊啊!”景彦希不依不挠,“小叔叔,我再说一句,就一句,你不要挂哦!”

    确定那头没挂断电话后,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说道,“小叔叔,我刚才又亲到晚晚的脸了……”

    说完他害羞的低下头,等着电话那头的恭喜……

    半天没声音,景彦希急了,“小叔叔?小叔叔!你是不是又睡过去啦!”

    景慕琛森冷的声音再度响起,“还想不想今天去游乐园了?”

    景彦希忙不迭说道,“去去去,小叔叔我挂电话了,你好好睡吧……”

    迎接他的是“啪”的一声电话被挂断的声音。

    ……

    景慕琛挂断电话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索性起身淋浴洗漱,然后换了一套休闲服装就开着车出发了。

    ……

    苏若晚开门的时候没想到是景慕琛,不是说好了十点吗?

    还好吴姐今天周末回家里住了……

    景慕琛那双深沉的眼看在一身T恤短裤装扮的苏若晚身上,她将长发盘成个髻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整张鹅蛋脸白白嫩嫩,搭配身上那个短短的粉红hello/kitty围裙,怎么看怎么粉嫩可爱……

    苏若晚有些讶异,“我们正准备吃早餐……”

    “刚好……”景慕琛将手放在唇边轻咳一下,“我也没吃。”

    苏若晚呐呐的将门打开,景慕琛走了进来,直接大喇喇的坐到了四角桌边上,景彦希正吃着包子,“小叔叔,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呀?”

    景慕琛没鸟他,直接伸手捏了捏玖玖那婴儿肥的小脸,“小公主,早安……”

    “叔叔,吃!”玖玖伸手拿起一个小包子就递到了景慕琛面前。

    正走出来的苏若晚,刚好看到景慕琛眼里噙着一丝温柔的笑,大手直接接过了包子就塞进了嘴里。

    ……

    到了游乐场,时间尚早。

    景慕琛拿着票,却直接带着一起去了商品部,米奇遮阳帽、太阳镜、甚至遮挡太阳的雨伞还有小披风……

    苏若晚发现景慕琛有时候真的还挺细心的。

    接下来景慕琛又买了大堆的吃的、喝的……

    他买完一样就往苏若晚手里袋子一扔,苏若晚也奴性十足的来者不拒,最后发现……满满两大袋的东西,好重!

    正吃力地提着两个大袋子,突然一只大手从她的手边一蹭,苏若晚一阵心悸,两大袋东西已经被景慕琛一只大手轻松提在了手里。

    然后,一行四人带着同款遮阳帽、太阳镜,除了景慕琛,其他三人都人手一只冰淇淋,朝着激流勇进走去……

    激流勇进排队的人超多,足足饶了几个圈……景慕琛拿出电话说了几句,随后就有个穿制服的男士出来招呼他们从前门直接进去……

    苏若晚内心又不禁一阵无奈:这种走后门的手段,景慕琛还真是贯彻的很彻底!

    进去以后,甭管工作人员再三保证安全、可靠,苏若晚就是不要坐进小船,刚才她在外面看了一眼,足足三层楼高的水瀑,一下子冲击下来实在太刺激了,听着那些女人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苏若晚觉得恐惧更甚!

    “我帮你们拍照!不然,玩一趟没照片那多没意思嘛对不对!我就在下面给你们拍美美的照片!”苏若晚摇了摇手机,试图说服三人。

    景彦希和玖玖都不约而同的挑高了一只小眉毛,加上两人与景慕琛相似的外貌,周围有个女工作人员不禁劝说道,“那就孩子跟着爸爸去玩吧,坐一个小船,爸爸要记得两手抱好两个孩子哦……”

    景慕琛墨镜下的嘴角勾起,仿佛在笑:“好的。”

    苏若晚:“……”

    玖玖还有一些害怕,尤其当坐进小船靠着景慕琛,而妈咪就站在边上的时候,她一双小手情不自禁伸出来喊道,“妈咪……妈咪……”

    苏若晚赶紧上前,“宝宝不怕,你看叔叔和彦彦哥哥就在你身边啊,你们从这往下滑了就能看到妈咪了,妈咪保证,只要一分钟,等你们到了下面就能看到我啦!乖啊……”

    不知为什么,看着景慕琛那样一只手臂保护着一个孩子,苏若晚有些感动,玖玖,总有一天你就会知道,你的爸爸也曾经这么有力的保护过你……

    玖玖还有些害怕的坐在那,工作人员一声令下,苏若晚赶紧往下面走去。

    当景慕琛带着两个孩子坐的小船出现在眼前,苏若晚拿着手机不停“咔嚓咔嚓”拍照,从滑下来的那刻开始,就听到玖玖和彦彦不分伯仲的“啊啊啊啊”尖叫呐喊声,苏若晚一边笑一边不停按着快门,忙的不亦乐乎。

    “妈咪!好好玩呀……”等苏若晚回到出发点那儿的时候,三人正在脱救生衣,不可避免的,三人衣服都被水弄湿了,但两个孩子笑的格外开心,尤其是玖玖兴奋地大叫……

    “恩!宝宝好勇敢啊!是不是很好玩!”苏若晚拿出随身携带的毛巾擦着两个孩子脸上身上的水渍,谁知擦完后,景彦希指了指景慕琛,说道,“小叔叔,你脸上都是水也!”

    苏若晚动作停住了,半晌,她只好把干毛巾递向了景慕琛……

    景慕琛竟然也不伸手,只见他将脸向前凑了一下,意思很明确的,让她给他擦脸。

    苏若晚尴尬了……他……这是在调戏她么?!

    半天,苏若晚都拿着毛巾就那么杵在那,景慕琛不耐烦的冒出一句话,“快一点,孩子们还等着呢!”

    苏若晚在催促之下,条件反射似的马上就在他的脸上擦了起来。

    擦完后,景慕琛看着苏若晚,眼中有着明显的笑意,好像还包含了一些温柔……苏若晚在那眼神之下有些招架不住,赶紧低下头收拾起东西来,脸上还有些些的发热……

    殊不知她这幅模样,在外人看来就是羞涩的表现,尤其是在路过的游客眼中,无疑这是一对甜蜜夫妻,外加两个可爱孩子共同出游的场面!

    男人五官完美,霸道强势,女人清纯柔美,容易害羞,两个孩子又都长得这么精致漂亮……这一家子,简直就是在*裸的秀幸福啊!

    ……

    最惊险的激流勇进都玩过了,两个孩子的胆儿也彻底放开了,尤其是玖玖,开始看到什么项目都会拿着小手指点着,然后娇憨地说道“我要玩这个!”

    于是景慕琛又带着三人将游戏一一玩了个遍,还好,除了第一个激流勇进,后面的游戏都比较不那么刺激,苏若晚也可以陪他们一起进去玩……直到……旋转木马。

    将两个孩子一前一后抱上了旋转木马,随着“铃儿响叮当”的音乐声响起,苏若晚跟着景慕琛走出来站在了栏杆外面,边看着那两张快乐的小脸,边不停向着他们挥手微笑……

    看着玖玖甜甜的笑容,苏若晚想到了在医院那晚她说的那句话,希望爸爸带自己去做旋转木马……

    她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恬静的笑意,宝宝,你的其中一个愿望已经实现了哦……

    这时,苏若晚突然感觉到左边的胳膊肘处传来了一阵温热的触感,她低头一看,景慕琛麦色的小手臂正和她紧紧贴在一起……

    担心被孩子看到,苏若晚忙不迭的放下胳膊,终于那火热的触感消失了……

    但是当孩子们又随着旋转木马转过去的时候,苏若晚感觉景慕琛又往自己这边靠了靠,于是,两人露在衣服外面的整条胳膊都紧紧贴在了一起……

    景慕琛微微低头,将薄唇靠近苏若晚的耳边,黯哑磁性的嗓音吐着热气,“躲什么?”

    苏若晚听闻,抬起脸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谁知景慕琛见状嗤笑了一声,一双因为斜睨而显得愈加斜长的双眼盯着她,语带警告地说道,“再躲,晚上有你受的……”

    苏若晚的大脑中嗡的一声炸开了锅……脸颊也瞬间就爆红了……

    他……怎么大庭广众之下就说这么色情的话!

    苏若晚假装没听见,目光直视着前方,极力忽视着左上方那一道火辣辣的、不加掩饰的、一直盯着自己的目光……内心扑通扑通跳个没完,脸上也是又红又烫!

    两人的这种状态,由始自终,竟被一道愤恨的女人的视线全数看在眼底。

    方芷悠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和姐姐带着小外甥女来游乐场,竟会再次遇到这个差点就快被她忘记的女人——苏若晚!

    “狐狸精!”她愤恨的骂出口。

    方芷媛吓了一跳,看向自己的妹妹,“你说谁狐狸精呢?”

    方芷悠回过神,指着正趴在栏杆旁的苏若晚给姐姐看,“姐,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伟庭老乡的邻居,读书的时候就对伟庭一直死缠烂打,等到大学了就立马勾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谁知后面又把公子哥给甩了,好像傍上一个有钱老头了,还给人生了个女儿呢!可惜贱人有天收,那老头玩够了就抛弃了她,她不要脸地还把孩子带回老家了……她的母亲都被她把脸给丢尽了!结果现在……竟然又来D市钓凯子了……”

    方芷媛看了看那女人,虽然一身简单休闲打扮,但五官长的甚好,皮肤白皙,尤其是那双大眼睛顾盼间风情万种,难怪有勾人的本事,她身边的男人……方芷媛仔细看了看,对妹妹说道,“她旁边的男人,好像是景慕琛……”

    方芷悠吃惊的睁大双眼看着方芷媛,方芷媛向她点了下头,确定的说道,“我在一次酒会见过他,绝对不会认错。啧……没想到,你说的这个女人,竟然能和景慕琛搭上线,挺厉害啊……”

    方芷悠顿时一颗心又气又惊,在D市长大的她,虽然从未有过交道,但自然也是听说过景慕琛的。她们方家在D市也算响当当的姓氏,但是景阳集团可是连市长、省长都要见面让三分的角色,前不久景慕琛接手景阳集团的消息满天飞,父亲还说过要带着伟庭去景阳集团去探探门路呢……这……

    方芷悠不禁恨恨的在心中咒骂起苏若晚来,当年她都那样的百般设计了,本以为苏若晚会就此坠入人生最肮脏的深渊、永世不得再翻身,谁知……

    再看看她身边的景慕琛,一身偏休闲的着装却仍然遮不住他强势又高贵的气场,这样一个外表和身价都堪称完美的男人,竟然也被苏若晚搞到手了!

    这时,景彦希和玖玖玩了好几圈后终于下来了,苏若晚赶紧逃离了身旁那个瘟神,主动拎起两个袋子就颇有些狼狈的朝着出口走去。

    方芷媛悠悠叹了口气,说道,“你看,其实和那么不可一世的男人交往,也不一定是个好事,这男女双方如果身家、地位方面差异太大的话,这女人的心啊自然就会放的很低了……你看她,一个女人还得拎那么多的东西……”

    方芷悠鼻端哼了一声,挖苦道,“这好不容易钓上个肯花钱的主,她还敢不好好伺候着?”

    方芷媛劝道,“所以啊我说,还是你这样好,伟庭虽然出身普通家庭,但他对你可是死心塌地、嘘寒问暖的,你啊,以后别再老给他脸色看了……”

    “我哪有……”方芷悠娇嗔道,“对了,等我回去把这女人的脏事给他说一下,他就会知道我是多难得的一个好女人!”

    方芷媛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妹妹啊,嘴巴上真是从来不肯吃亏……

    ……

    “宝宝,开心吗?”苏若晚放下袋子,伸手将女儿有些散乱的头发理了理。

    “恩恩!”玖玖平时白嫩的小脸因为今天的游玩而有些些泛红,却更透露着一股健康的快乐。

    景慕琛颀长的身影走了过来,并弯腰一手抱起玖玖,一手将两个袋子轻松拎起,“饿了吗?”他问着怀里兴奋的小丫头。

    景彦希臭美的带着墨镜,伸出小手塞进苏若晚的手里,催促道,“小叔叔,我和晚晚都好饿啦,我要吃大餐!”

    苏若晚微笑着握紧手里软软的小胖手,跟在景慕琛的身后朝着游乐园外走去,突然,眼前突如其来一阵晕眩,苏若晚的身体也不禁踉跄了下。

    “晚晚,你怎么啦!”景彦希大声叫着,一张小脸满是心急和担忧。

    前面的景慕琛闻声也停下了脚步,两道审度的深邃视线投在了她的身上。

    苏若晚凝了凝神,忍住一阵阵呕吐的冲动,微笑着低头对景彦希说道,“我没事,可能是太阳太大了……”

    “哦……”景彦希还有些不放心,握着她的继续往前走,嘴里却一副小大人的语气继续说着,“晚晚,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说知道吗?不要自己硬撑着,对身体不好的……”

    苏若晚莞尔,紧了紧手中的小手。

    ……

    吃完饭后,景慕琛开车回到了悠景园。

    尽管景彦希仍然想继续赖在这里不回去,但是景慕琛一副不容商量的语气,后来更是直接就把他关在了车里,径自抱着正昏昏欲睡的玖玖就往楼里走去。

    苏若晚看了眼仍旧扒在车窗玻璃上,一副幽怨小表情的景彦希,内心虽然不舍,但……彦彦已经在她这里连续住了两晚,如果周末了还不回家,只怕景家的老人们都会起疑吧?

    内心叹了口气,苏若晚朝着景彦希挥了挥手,这才回身离去。

    ……

    景慕琛抱着玖玖放在了大床上,看着睡着后一脸天真无邪的小脸蛋,景慕琛低头在小丫头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苏若晚站在门边,看着他这一温柔的举动后,眼神也随之一动。

    ……

    等景慕琛回身往外走时,苏若晚也理所当然的跟在他后面往外走。

    到了门口,苏若晚伸手拉开门,“开车小心点……”

    忽然,脸被一道阴影遮住,随即双肩上传来了一阵温热的触感,还不待她回过神来,属于男人一贯的霸道强势的吻已经落在了她的柔软双唇上。

    湿湿热热的触感让她瞬间闭上了双眼,浑身就像有电流在一阵又一阵的不停流窜,唇齿间、鼻端充斥着他好闻又干净的男性味道,还混杂了一些些不知名的男士香水的味道……

    “妈咪,你是在和叔叔打啵儿吗?”

    突然,一句脆生生的小女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苏若晚整个人瞬间被惊吓的回神,口中还充斥着男人那火热滑腻的唇舌……苏若晚两手一推,一手捂着唇就回过身来……

    小小的人儿站在房门口,歪着小脑袋,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眼里满是好奇和疑问。

    死定了……苏若晚内心在咆哮,脸上也有着被捉包的羞红,她抿了下唇,待脸上烧意稍稍褪下的,应该没什么异样的时候,她才慢慢放下捂着唇的手,脸上扬起了一丝有些不自然地笑容,“宝宝,你怎么醒了……”

    她走过去蹲下,将小丫头凌乱的小裙子理了理,眼睛却一直闪躲着不敢看女儿那双纯真无邪的大眼睛。

    景慕琛微微拧着眉,依然站在门口,一句话没说,眼睛却一直看着玖玖。

    “叔叔是要追你吗?”苏若晚又听到了玖玖那甜甜脆脆的童声,可惜此刻,女儿的任何一句话都会让她有些无措,苏若晚放下双手,心里想着说辞,“呃……”

    下一刻……

    “呜呜呜……”玖玖两只手放到眼睛上,豆大的泪珠滚落了下来,小肩膀也哭得一抽一抽的。

    “宝宝……”苏若晚又惊吓又心疼,赶紧就把她抱在了怀里,“宝宝不哭,怎么了,告诉妈咪……”

    “呜呜呜……”玖玖哭得好伤心,瞬间整张小脸都粉红一片。

    站在门口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皱着眉,他反手将半开的门再度往后一推,关上门后,就迈着脚步走了过来。

    “玖玖……”景慕琛的声音刚响起,手上还没动作,小丫头却闻声就立刻转过小身子背对着他,两手紧紧的抱住了苏若晚的脖子,小脸趴在她的肩膀上,哭的更大声了。

    苏若晚看了景慕琛一眼,眼里有一丝不安,随即她抱着女儿就走到了沙发边坐下,伸手抽了几张面纸,仔细的擦着女儿脸上的眼泪。

    “宝宝……是不是做噩梦了?妈咪在这里呢,不要怕……”苏若晚猜了半天,只能想出这个理由……

    “妈咪……”玖玖糯糯的喊了一句,两只细细的小胳膊又抱住了苏若晚的脖子,紧紧的,仿佛宣示着自主权一般。

    苏若晚抱着她轻拍着,嘴里还“不怕不怕”地哄着,抬头看到景慕琛依然站在那里,她有些不知所措,只好轻声对他说道,“你先回去吧……”

    景慕琛抿直了薄唇,一张阴沉的脸上明显写着不快,但是苏若晚此刻已经无暇顾及他了,低下头就继续轻声细语的呵护着怀里的女儿。

    过了会,苏若晚听着一阵渐渐离开的脚步声,然后,房门被关上了。

    苏若晚抿了下唇,起身带着女儿回屋,将女儿放在了大床上,苏若晚欲起身——

    “妈咪,呜呜呜……”玖玖就像个连体婴儿一般死死搂住苏若晚的脖子,小嘴瘪着,刚擦干了眼泪的漂亮眼睛里满是委屈,仿佛瞬间又要流下眼泪一般……

    苏若晚皱着眉,突然觉得今晚玖玖有些异常,上一次她这么没安全感粘着她的时候,是去景宅帮彦彦过生日,那这次是……

    苏若晚靠坐在床上,将小人儿抱在了怀里,语气柔柔的说道,“宝宝,妈咪不喜欢只会哭闹的孩子……告诉妈咪,为什么今晚发脾气?”

    “呜呜呜……”

    回复她的只有不停的啜泣声。

    苏若晚虽然心疼,但是也有了些不耐烦,她加重语气问道,“你要是不说原因,妈咪就生气了哦,学校老师有没有教过,只知道哭闹的孩子不是好孩子……你再这样,妈咪就不喜欢你了哦……”

    “哇哇哇……”听到这一番严厉的话,玖玖哭得更大声了,眼泪瞬间又流了下来,整个人抽抽噎噎的说道,“妈咪不要不喜欢玖玖,玖玖会乖乖的……”

    “那你好好告诉妈咪,为什么哭?”苏若晚盯着眼前哭得双眼红肿的女儿问道。

    玖玖吸了吸鼻子,小嘴可怜兮兮的瘪着,抬起一双怯生生的大眼睛,“我怕妈咪会被叔叔抢走了……我没有爸爸,我只有妈咪……呜呜呜……妈咪你不要不喜欢玖玖……玖玖会乖乖的……”

    苏若晚的内心猛然一震,心脏仿佛瞬间被扯开了一样的痛,她眼圈一红,眼泪就滑了下来,伸手抱住那小小的身体,哽咽的说道,“宝宝不哭,妈咪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你是妈咪最喜欢的宝贝啊……妈咪不会被抢走的……”

    女儿从小没有爸爸,对她的独占欲很强……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自己又把心思几乎都放在了彦彦的身上,却忽略了玖玖的感受……

    玖玖平时看着天真可爱,但小女孩的心思,终究要比男孩子更敏感一些……

    苏若晚的内心深深地自责着,又想到刚才被女儿看到自己和景慕琛亲吻……

    苏若晚内心叹了口气,伸手摸着女儿柔软黑亮的头发,轻声细语的呵护着说道,“叔叔不会把妈咪抢走的,宝宝永远是妈咪最心爱的小棉袄……”

    “妈咪……”玖玖稍稍得到了一些心安,但还是有些不踏实的问道,“你会和叔叔结婚吗?”

    苏若晚愣了愣,一时有些回答不出来。

    “那爸爸怎么办?”玖玖又问道。

    苏若晚内心纠结,她尝试着开口问道,“玖玖,你喜欢叔叔吗?”

    “以前喜欢……”玖玖小声说道,“他要抢走妈咪,不喜欢……”

    傻丫头,他就是你的爸爸啊……但是,苏若晚说不出口,可能是因为自私,她怕一旦说出真相,女儿就会离开自己……

    她已经没有了彦彦,不能再没有玖玖……

    而眼下她和景慕琛,虽然已经发生过关系,但是……苏若晚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她摸不透景慕琛对自己的心态,也摸不透自己对他的心态……

    再拖一阵子吧……苏若晚得过且过的想着。

    ……

    景宅。

    景慕琛的车刚开进院子里,就看见慧姨正站在别墅门口那张望着。

    搀着景彦希从车库里走出来,“哎呀,二少爷,小小少爷,你们终于回来了啊……”

    慧姨迎了上来,小声说道,“老爷子今天心情不好,你可注意着点……”

    景慕琛朝她笑了笑,带着景彦希朝着屋内走去。

    ……

    “还知道回来?”

    果然,刚进大门,老爷子不快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过来。

    景慕琛的大手向前动了动,景彦希随即秒懂的撒开他的手就跑了过去,“太爷爷!”他甜甜叫着就跑到了景老爷子身边。

    原本板着一张老脸的景老爷子瞬间眉开眼笑,伸出一只大掌抚摸着重孙子的小脑袋,“彦彦,这几天在俪园住的还习惯吗?想不想太爷爷啊……”

    景彦希一双机灵的大眼睛转了转,乖巧的回道,“住的挺好的……太爷爷,我好想你哦……我还好想吃奶奶做的手擀面条……”

    “哈哈哈哈……”一屋子人都笑了,黎曼婷也伸出手叫道,“彦彦快来让奶奶看看,这几天在外面都怎么吃的呀?你爸……小叔叔又不会做饭……”

    “有晚晚做给我吃啊!”景彦希心直口快的说道。

    “晚晚?”黎曼婷皱着眉,眼睛看向一旁不说话的二儿子。

    景老爷子也疑惑的看着景慕琛。

    景慕琛一双黑眸看了眼景彦希,就低下头解起了手腕的袖扣……一副袖手旁观的模样。

    “呃……”景彦希的小脑袋快速转着,“啊,就是小叔叔新找的管家,她做饭可好吃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黎曼婷点头,又看向身边的景彦希,“彦彦,过几天,你爸爸要结婚了,你去做小花童好不好?”

    “小花童是干嘛的?”

    “小花童就是……”黎曼婷困难的解释着,“到时会让你拿一个小花篮,然后你边走边撒花瓣……”

    “那好吧。”毕竟是养育过自己的爸爸,景彦希觉得这个面子还是得给他,谁让自己是最帅的男生呢……

    众人又热火的聊了会天,景彦希玩了一天的游乐园项目,有些犯困,黎曼婷就带着他上楼睡午觉去了。

    瞬间,客厅只剩下了三个大男人在场。

    “阿琛啊……”景邵帆关心道,“东西都搬去俪园了吗?”

    景慕琛在沙发的另一头坐下,与景老爷子,景邵帆刚好形成一个三角形的位置,“没什么要搬的,待会我收拾一些文件,就差不多了……”

    “哼!”景老爷子闻言从鼻端不屑地发出了一声哼声。

    景邵帆看着景老爷子,眼神示意着景慕琛说点好话,可惜后者不知是没看懂,还是刻意装傻,始终在那坐着,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明明有三个人在现场,客厅却瞬间陷入了沉默……

    景慕琛伸出左手,看了看腕表,“爷爷、爸爸,我先上去休息下,待会还要回一趟公司……”

    景老爷子将拐杖往地上狠狠一戳,那声音大的,景邵帆差点以为地板要被戳坏了……

    “跟我多说几句话就待不住了吗?”景老爷子的声音洪亮如钟,近来,这两个孙子真是一个比一个还不让他这个老头子省心。

    “嘘……”黎曼婷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轻点,彦彦睡着了……”

    景老爷子白了黎曼婷一眼,随即又看向景慕琛,语气有些软了下来,“你要把彦彦带出去住,我不反对……但是,你们兄弟俩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为什么现在要闹成这个样子……你在家里住,他就搬出去……他要结婚搬回来了,你又搬出去……曦文都走了五年了,难道你们就还不能彼此放过吗?”

    景慕琛扯了下嘴角,笑意却并未达到眼底,“爷爷,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景邵帆站了起来,“爸,别激动,小心身体……”

    景老爷子看着景慕琛那般刀枪不入的神情,瞬间什么话也不想说了,他苍老的身体颓然的坐了下来,语气有些认命,“算了,随你们吧,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也不强求什么了……只是有一点……”他抬起一双苍老的双眼,盯着景慕琛说道,“不管你们兄弟俩怎么斗,不能伤害到彦彦。”

    景慕琛抿直了薄唇,只说了一句,“彦彦是我的儿子。”

    说完,就转身上楼去了。

    黎曼婷走到景邵帆身边坐下,两手放在丈夫的胳膊上,叹了口气,“爸……当年曦文的事,只能算是意外,您也不要太多自责了……”

    “是啊爸。”景邵帆也说道,生怕父亲这些年仍然在为当年那些陈年往事而受心理压力,他劝慰道,“阿琛一直对曦文都没有那方面的想法,是曦文那孩子太钻牛角尖了,不怪您……”

    景老爷子叹了口气,“我又何尝不知道,所以我才让她和阿晨结了婚,谁知……”

    “算了算了……”黎曼婷劝着景老爷子,“现在阿晨总算走出来了,再过几天他都要结婚了,以前的事啊,都别再提了……尤其啊等洛雅进门后,关于曦文的事,我们都还是不要多提的好。”

    景邵帆点了点头,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景老爷子拄着龙头拐杖,一句话都没再说。

    ……

    景慕琛一打开房门,就看到景彦希正坦着圆圆的小肚子,小嘴巴微张,在他的大床上睡的好不惬意。

    他走到书桌前的保险柜那,拿出钥匙从里面掏出了几份文件装好,又看了眼书柜,走过去拿起几本书……

    突然,一张书签掉了出来……

    他弯身捡起,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小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落款是:吴曦文。

    这本是他当年研究生答辩时翻阅最多的一本资料书,什么时候里面竟然被塞了这么书签,他竟怎么也想不起来……

    ……

    关于吴曦文,景慕琛的印象已经极为浅淡了,只记得那是一个文文静静,见到人就会害羞微笑的女人……

    六年前,景阳集团突然遭遇了一笔严重的财政赤字危机,当时D市的首富还是夏家,不知爷爷从哪起的主意,提出说要和夏家商业联姻。

    夏家答应斥资帮助景阳度过难关,只是联姻对象不是夏家长女夏晓丽,却是夏老爷子最疼爱的外孙女吴曦文……

    ------题外话------

    上一章是亲们期待已久的那啥情节,但是520小说的审核太严格了,我足足改了五次,几乎删光了暧昧的段落才通过了,所以最后发上去我看见竟然出现了两段类似的句子,比如“最后,苏若晚是被景慕琛抱进卧室的。”和“最后,苏若晚是被景慕琛抱进了室内的浴室的。”看的小一简直啼笑皆非啊……

    V文修改要很久才刷新,而且我怕万一再被退稿就麻烦了,所以就在这章和大家说一下,就不做不修改了哦,亲们请见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