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81你昨天出去见男人我都没说你

81你昨天出去见男人我都没说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见景慕琛依然不为所动,黎曼婷换了个方向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个凌芝梵啊,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你就说出来……这样,妈也好照你喜欢的样子给你找……”

    景慕琛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去,随口抛下一句,“年纪太大了!”

    黎曼婷站在屋里,听到他这话皱了皱眉,原来阿琛喜欢年纪小一些的……

    她了然的笑着,点了点头,看来……得让方太太再介绍几个年轻一点的姑娘了……

    ……

    客厅里,景老爷子正和景彦希在棋盘上杀的飞起,景慕琛突然走下楼,说道,“彦彦,回家了。”

    景彦希一听要回家,刚拿起“相”要飞田的小手一放,人就站了起来,“太爷爷,我要回家了,下次过来我再陪你下棋哦……”

    景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看着景彦希三步并作两步地就跑到景慕琛身边抓住了他的大手。

    景老爷子冷哼了一声,拄着拐杖站了起来。

    “爷爷,国庆期间我们就不过来了,彦彦说想去海边玩,所以我打算国庆带他去容市玩几天。”景慕琛突然说道。

    “嗯。”景老爷子见他竟然提前做了报备,心情瞬间也好了不少,开口提醒道,“容市海边的早晚温差大,蚊虫也多,多带点衣服什么的,注意不要让彦彦着凉了。”

    景慕琛点头,景彦希则是伸着小拳头在空中挥舞着,“欧耶,要去海边玩咯……”

    看着景彦希这幅兴奋的样子,景老爷子就想到了这孩子自从出生后好像一直都呆在D市,黎慕晨太忙,从没说带孩子出去玩……至于景邵帆和黎慕晨就更不可能了,包括自己,都是不能远行的……现在这样也好,小孩子就该多出去见见世面。

    他笑了笑,拄着拐杖一直送到了门口,看着父子俩开车离开了,这才转身回到客厅里。

    刚走进客厅,张洛雅起身对景老爷子温婉地说道,“爷爷,我去楼上看一下妈。”

    景老爷子点头,关心的提醒了一句,“走路小心点。”

    “知道了爷爷。”张洛雅笑得更甜,在关心下一步一步小心的往楼上走去。

    ……

    “妈。”她敲了敲门推开走了进去,看到黎曼婷正放下电话,遂问道,“妈,小叔怎么说?对芝梵姐还满意吗?”

    黎曼婷笑着站了起来,“阿琛说年纪太大了……真是的,自己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嫌弃女方二十八岁了……我刚才啊已经打过电话给你方阿姨了,她说会再帮我搜罗搜罗的。”

    “小叔真这么说?”张洛雅有些不可置信。

    “那可不……”黎曼婷满脸的得意,“我这儿子啊,不管多大岁数还真是性格都不带变的,对女人那要求啊可是百里挑一、宁缺毋滥的,跟他爹一个德行!要么不谈,要谈就找个顶好的……哈哈,没事了,既然他都开口了,接下来就是看有没有合适的对象了……洛雅啊,你有姐妹什么的也帮我多问问,知道吗?”

    “知道了,妈。”张洛雅讪讪的说道,内心则呕得半死,却一时也拿不准景慕琛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

    景慕琛开着车回到了俪园,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苏若晚和玖玖竟然还没有回来。

    景彦希跑回屋里倒腾了半天,探出个小脑袋问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杂志的景慕琛,“爸爸,我的行李箱放在哪儿了?”

    景慕琛起身,走到书房旁边的储物间,开门将景彦希那个大嘴猴的小行李箱拖了出来。

    景彦希走了过去,提起拉杆就拽回了自己的屋里,又把门给关了起来。

    景慕琛走回到沙发边坐下,刚拿起杂志,大门这时被打开了,苏若晚带着玖玖回来了。

    “爸爸……”玖玖小跑着扑到沙发上,景慕琛顺势将她的小身子抱上了沙发。

    “我好想你啊爸爸……”玖玖娇憨的说道,两手搂着景慕琛的脖子,赖在他的怀里撒娇着。

    苏若晚笑着摇了摇头。

    “彦彦哥哥呢?”撒娇完毕,玖玖看了看周围,问道。

    “彦彦哥哥在收拾行李。”景慕琛摸了摸玖玖那一头漂亮的黑发,说道。

    苏若晚愣了愣,收拾行李?什么意思……

    “彦彦哥哥……”玖玖跑着就去推开了景彦希的房门,“哇……”

    苏若晚按捺不住的也走了过去,看到景彦希将小行李箱打开放在了地上,他的床上胡乱扔的到处都是衣服、帽子、太阳镜等……

    “晚晚,你回来啦!”正叠着小衣服的景彦希抬头看到苏若晚,愁眉苦脸的说道,“晚晚,我想带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去海边玩,可是箱子放不下了……”

    “去海边?”苏若晚走了进去。

    “是啊,爸爸说要带我们一起去海边玩哦……”景彦希特意加重了“我们一起”那四个字,随即就喜孜孜的看着苏若晚。

    苏若晚笑了,“来,我帮你收拾。”

    过了一会儿,景彦希的行李箱就变得整整齐齐,虽然塞得满满的却井然有序……

    景彦希开心的说道,“晚晚,还是你厉害……”

    苏若晚摸了摸他的头发,就起身走了出去。

    ……

    她不说话的走到了沙发边,坐在景慕琛的身边。

    茶几上散乱地放了几份杂志和报纸,景慕琛眼睛盯着杂志,依然一句话也没说,但是苏若晚却觉得他的身上似乎有着一股冷冰冰的气息,虽然她不知因何而来……

    “咳……”苏若晚轻咳一声,开口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去海边玩啊?”

    那天还说她们三个是旱鸭子,没想到竟私下就决定好了要去海边,还真是个傲娇嘴硬的男人呵……

    苏若晚正想着,“啪”一声,景慕琛将杂志扔回了茶几,起身就硬邦邦的走回了卧室。

    苏若晚一愣,这才意识到,他仿佛……是在生气……

    ……

    晚上吃饭的时候,苏若晚偷偷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他不紧不慢的夹着菜吃着米饭,动作依然那么优雅,只是脸上的表情……阴沉沉的,看着也有些吓人。

    苏若晚咬咬唇,实在想不明白他究竟是为何又突然心情不好了……

    难道……他今天回景家的时候受气了?想了想,苏若晚又觉得应该是他气别人的可能性比较大吧……

    ……

    由于第二天是星期一,幼儿园还得再去上一天的课才会放假。

    于是,九点多钟,苏若晚便将两个孩子都洗完了澡,分别抱到了床上哄睡着后,她伸手捏了捏有些酸的手臂,慢慢走回到了卧室。

    浴室里的灯正亮着,苏若晚听着里面传来的刷刷水流声,她又回身去外面客厅拿着手机进来,坐在床边打开微博看了一会八卦。

    “哈哈哈……”苏若晚被一个段子逗乐了,正对着手机呵呵傻笑的时候,浴室的门被打开了,景慕琛一眼就看到苏若晚正在那笑的有些没心没肺的傻样……

    听到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苏若晚头也没抬,随口就说道,“洗完啦,我……”

    话还没说完,手里的手机突然被一只大手抽走扔在床头,下一秒,苏若晚只觉得肩膀一疼,人已经被他整个都推倒在了床上……

    “唔……”苏若晚刚痛呼出声,嘴唇已经被他狠狠地堵住了……有些痛,不像是亲,倒像是在咬……

    不知道他突然发哪门子的脾气,苏若晚又疼又慌张,心里便觉得有点委屈……

    紧紧抿着唇,就是不张开嘴……

    景慕琛不耐烦,两手一扯,纽扣瞬间四溅……

    苏若晚皱着眉,这可是今天第一次穿上身的新裙子啊……就这么被他给生生地撕碎了……

    卧室的温度越来越高……在他突然蛮狠的开始时,苏若晚终于忍不住痛的红了眼眶,眼里氤氲着雾气,她呜咽着出声埋怨道,“好痛!你干嘛啊……”

    景慕琛一手扳住她的小脸,在她出声的同时,薄唇再度覆住了她的唇……

    ……

    苏若晚既委屈又不解,却仍在后面被他带起了情意……

    所以结束后,苏若晚更加生气自己,为什么明明是他野蛮,自己最后却还有点沉浸其中呢?

    她抿着唇,拿过他刚才从浴室里裹出来的浴巾裹到了自己身上,起身就走进了浴室里面。

    床上,景慕琛仰面躺着,口中还微微喘着粗气。

    他闭着深邃的双眼,表情不再那么冷,眉头也舒展开了……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饕餮享受后的松弛和满足感。

    ……

    苏若晚清洗完身子,又裹着浴巾出来,看都不看床上的景慕琛,人就往着房门走去。

    在她一手刚碰到门把手的时候,景慕琛懒洋洋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去哪里?”

    苏若晚心里还有气,便不理他,用手扭开了门把就要往外走。

    背后传来急速脚步的声音,还不待苏若晚回头,整个人已经又被一股遒劲的力量拉的往后,她一个踉跄,赶紧用手拉住浴巾的上围……

    景慕琛关上门,双眼微微眯起,看向了那个正双手紧紧拉着浴巾上围的女人,她低着头,乌黑的头发柔顺的披在白皙透着粉红的白嫩肩膀上,沉默地一句话也不说……

    明明是她有错,怎么还搞得好像是自己在欺负她一样?景慕琛生了不耐烦,往前走了一步,“你发什么脾气?”

    苏若晚皱着眉,怎么是她在发脾气了?明明是他莫名其妙先生的气,还对自己那么的蛮横……

    “怎么不说话?”景慕琛那大爷般的声音又响起,似乎很不满她的不回应。

    苏若晚内心一个冲动,转身快速越过了他,一手直接就将房门给拉开了……

    景慕琛一个始料未及,脚底反应更快的两个大步就走了过去,将她往后一拉,自己迈出了门外,刚要再回头……谁知下一秒,房门“啪”的一声就关上了……

    景慕琛回头,手一推,再一扭门把手,*!竟然被反锁了……

    这个女人!

    他大力地拍着门,怒声说道,“我数三声,赶紧给我开门!”

    苏若晚将自己丢上了黑色大床里,掀起被子盖住自己,闭上了眼睛。

    外面的男人开始数数了,那声音低沉又带着恐吓,“一……二……二秒半……”

    屋内,大床上的苏若晚一动也不动……她的下身还有一些些的疼,所以对他在外面的虚张声势压根不想搭理。

    景慕琛紧皱着眉,第一次发现苏若晚这小脾气还真不小啊……

    “爸爸,你在干什么呀?”

    突然,背后传来了一道稚嫩又天真的声音。

    景慕琛瞬间就僵住了,半天后他才回头,看到穿着一身奶白色熊猫连体小睡衣的玖玖正站在他的身后,懵懂的歪着小脑袋,黑白分明的大眼一眨一眨的看着只穿着一个四角裤的爸爸。

    景慕琛勾起了嘴角,笑容有些僵硬。

    他走过去抱起了玖玖,朝着她的小房间走去,“宝宝快回去睡觉,爸爸跟妈妈玩在捉迷藏呢……”

    “捉迷藏?我也要玩!”玖玖更加兴奋了,在他怀里扭动着就要下去玩捉迷藏……

    景慕琛搂紧她,终于进了小卧室将小人儿放在了床上,拿过被子盖住她,柔声说道,“宝宝要乖,明天还要上幼儿园,等放学回来爸爸再陪你玩好不好?乖……”

    “那……好吧。”玖玖撅了撅小嘴,闭上了眼睛,“爸爸晚安。”

    景慕琛松了口气,摸了摸玖玖滑腻的小额头,起身关灯退出了门外。

    客厅里昏暗一片,景慕琛看着那死也不开门的卧室,挑了挑眉,便朝着景彦希的小房间走去。

    ……

    第二天早上,景彦希一个翻身,“哎呦……”

    他摸了摸屁股,好痛啊,自己怎么掉地上去了……

    爬起来一看,咦,怎么爸爸躺在自己的床上?

    整张床几乎都被景慕琛给霸占住了,难怪自己会从床上掉下去呢!

    景彦希怒火中烧,两三下又爬到了床上,“起来起来快起来……”他挥动着小手小脚同时踹在了景慕琛的身上,力气还很大。

    景慕琛低吼了一声坐起身来,两枚眼刀凌厉的射向了景彦希。

    景彦希收住四肢,笑得甜甜的,“爸爸,你是被晚晚赶出来的吗?”

    ……

    早餐桌上,景彦希一边嚼着油条,一边贼溜溜的眼睛看看苏若晚,又看看景慕琛。

    油条嚼完后,他端起牛奶喝了一口,嘴边立马多了一圈白胡子。

    苏若晚立刻抽出纸巾,伸手将景彦希小嘴边上的牛奶渍擦干。

    “谢谢晚晚。”景彦希笑眯眯的,再看看景慕琛,想到了早晨的事情……他捂着小嘴,笑得更得意了。

    ……

    吃完早餐,景慕琛阴沉着一张脸,带着俩个孩子下楼了。

    苏若晚回到卧室收拾了一下,将昨天被撕碎的裙子丢进了垃圾桶里。

    虽然整个房子有乔婶帮佣,但是主卧一直都是苏若晚自己在收拾……她总觉得被乔婶看到某些东西不太好……所以每次也都是自己拿着偷偷扔掉了。

    整理完了卧室以后,苏若晚走到了书房,打开了景彦希的那台电脑,开始在网上看一些学习资料。

    国庆节后她可能很快就要去新公司报到了,所以她打算提前预热一下比较好,尤其是一些表格的运用,许久没用过可能都有些生疏了……

    正研究的专心致志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乔婶的声音,“景先生你回来啦……”

    苏若晚一愣,书房已经被打开了,她呆愣的目光直接看进了一双深邃幽深的黑眸之中。

    苏若晚眨了眨眼,又很快低下了头,眼睛虽然还盯着电脑屏幕,脑子里却有些浆糊了……

    他怎么回来了……他回来干嘛?是找自己算昨晚把他关在门外的账吗?

    脚步声从门口慢慢到了身后,然后一道鬼魅又低沉的声音在耳后响起,“昨晚……一个人睡那么大的床是不是很舒服?”

    苏若晚握着鼠标的手僵的一动也不动……

    然后,腰间被一只手臂圈住了,身后同时贴上了一堵宽厚温热的胸膛,“别……”苏若晚低声说道,下巴却已经被一只大手扳的扭向了后头,滚烫又薄软的双唇压在了她的嘴上。

    苏若晚一只手放在他的手臂上,似要拉开又似是要留住他,就这么被他半弯着身子圈在怀里吻了个彻底。

    一吻完毕后,景慕琛离开了她的唇,看着她两颊潮红的娇羞模样,心情变得极好,嗤笑的在她唇边说道,“还发不发脾气了?”

    苏若晚嘟了一下唇,“明明是你……”边说话,那一双黑溜溜的眼珠边在眼眶里含羞带嗔的转着看向了他,那娇俏灵动的模样,哪里像是已经有了两个孩子的母亲?分明就是个十七八的少女模样……

    景慕琛被她那一句软绵绵的声音叫的下腹一阵燥热,眼眸一深,抱起她就放在了流水线型的宽大书桌上……

    一阵金属皮带的声音传来,苏若晚浑身一颤,瞬间连手带脚趾都蜷了起来……

    ……

    结束的时候,苏若晚两手搂住他的脖子,整个人软的像是一团棉花一般挂在他身上。

    景慕琛边喘着气,边用薄唇还在她微微汗湿的颈项、耳侧轻吻着……

    伸手抽出纸巾,替她清理好后,景慕琛这才用西装外套裹住她,一把抱起离开了书房。

    ……

    走进了卧室,景慕琛将她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苏若晚立刻就翻过身子,将羞红的脸埋进了枕头里。

    刚才他们竟然在书房……

    突然,她又想到了一个事情……

    “你刚才没有带雨衣……”她转过头,看着景慕琛,神情颇有些懊恼的说道。

    景慕琛拧起眉,她就这么怕怀孕吗?

    苏若晚不顾身体的酸涩,坐起身子,走到衣柜前就拿衣服往身上套。

    “做什么?”景慕琛被她这一惊一乍的行为搞得有些费解。

    “下楼去买药……”苏若晚匆匆穿好衣服,就往外面走去。

    景慕琛伸出一只手牢牢的攥住她纤细的胳膊,“我说过了,怀孕了就生下来。”

    苏若晚停住了,她伸手用力的想将他的手拨开,但是他紧紧的攥着,就是拨不开,反而搞的自己一阵阵的生疼……

    苏若晚来了气,脱口而出道,“生下来了再被人骂父不详吗?”

    说完,她又觉得自己这语气……好像是要逼迫他硬要给她一个名分似的……

    她闭了下眼,放缓了语调,“现在……我只是不想,也不适合再怀孕……”

    景慕琛原本有些狠厉的表情倏然就松懈了,他看着正一脸懊恼的苏若晚,内心一阵阵的愉悦在发酵着,嘴角也开始情不自禁的上扬。

    苏若晚说了半天,抬头一看,那厮居然还在笑……

    苏若晚气得将空着的手握成拳就往他的手臂上打去,景慕琛另一只手轻松地将她的拳头攥住,两手一扭,强硬的男体瞬间又将苏若晚整个人压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景慕琛一只手将她的身子固定住,另一只手伸出来在她白皙红润的脸颊上轻轻地划过。

    被他这样突如其来的温柔对待,再加上他那双深邃的双眼此刻正散发出了柔情万千的神采,苏若晚不可抑制的开始心跳加速起来……

    “原来是因为这个……”他近乎呢喃的说道,低头在她粉嫩的唇瓣上啄了一口,嘴角勾起,双眸浅笑,“等从容市回来后,我们就去领证。”

    苏若晚双眼迅速眨了一下,他……他说去领证?他这是在向她求婚吗?

    “傻了?”景慕琛见苏若晚张着一双诱人犯罪的纯真大眼,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不停眨着,浓密又黑翘的睫毛扑闪扑闪的,整个人显得傻乎乎的……

    虐心一起,他原本在她脸颊轻轻抚摸的手指,改为用力地掐了她一下。

    “嘶……”苏若晚吃痛,精致的五官瞬间纠结在了一起,“疼啊……”

    “疼吗?”景慕琛问着,双手的速度却更快地在她身上开始忙碌着,“一会我会让你更疼……”

    “呀……”女人浅浅的低吟在室内响起,随之是更为羞人的声音,还伴随着男人间或的低喘声……

    ……

    这一次过后,苏若晚是真的再也使不出一丝的力气了。

    景慕琛从身后抱住她绵软的身子,一手还牢牢占据着她一侧的柔软,低声在她耳畔说道,“陪我睡一会儿……”

    昨晚睡在景彦希那小床上,他身高腿长的一直伸展不开,几乎一夜就没怎么睡……再加上一大早就被景彦希给踹下了床……刚才又剧烈运动了两次……

    搂着怀里馨香柔软的身子,景慕琛闭上眼,很快就沉入了睡眠之中。

    男人平稳的呼吸声在她的耳侧响起,四肢也被他占有欲十足的牢牢锁在怀里,苏若晚柔顺的就像个小猫似的被他抱在了怀里,内心是从未有过的踏实感。

    想到他说要去领证……苏若晚弯了弯嘴角。

    就这样吧……她伸手抱住了环在自己胸前的精壮手臂,呼吸着他的呼吸,也闭上了眼睛。

    ……

    景慕琛刚睡不到一个小时,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他皱着眉睁开双眼,伸手捂住了同样皱起眉头的苏若晚的耳朵,长脚一勾将扔在床尾的西装裤递了过来。

    掏出手机看到是景宅的电话,他拿在耳边便接听道,“喂。”

    “阿琛?”黎曼婷听着他似乎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好像还泛着一些困意,“这都几点了?这个钟头你竟然还在睡觉?”

    这两个儿子都是出名的工作狂,今天竟然在大周一的上午十点还在睡觉,这是什么节奏?

    景慕琛低声回道,“昨天在外面喝酒喝多了,所以今天起来的晚了点,妈,找我什么事?”

    “哦……”黎曼婷放下疑心,开始兴奋的说道,“就你上次啊,说喜欢年纪小一些的姑娘,所以啊,妈昨天就马上让你的方阿姨和大嫂帮我留意了,结果你看你方阿姨对你的事就是上心啊,一听说你想找年纪小的姑娘,这照片和资料立刻都拿到了我手上了,要不……今晚你回家来看看?选个你喜欢的见见面……”

    手机就放在耳边,声音也比较大,景慕琛边听着黎曼婷的话边观察着怀里的苏若晚,只见她的眉头越皱越紧,深邃的双眼划过了一丝笑意,这才回道,“今晚不行,等国庆节之后吧,我到时会回一趟老宅子。”

    “这样啊……”黎曼婷虽然有些失望,但儿子既然答应了她已经很开心了,于是只好说道,“那好,等国庆节后你们从容市回来了再说,那……你继续休息吧,妈就不打扰你了,挂了啊。”

    景慕琛挂断了电话,手下发力地掐了手中的柔软一下,果然,苏若晚疼的“嘶”了一声,皱起了眉。

    “呵。”景慕琛在她肩头亲了一下,“吃醋了?”

    苏若晚依然没有睁开眼,因为他的这句话,唇瓣又紧紧的抿在了一起。

    “吃醋就承认,有什么好丢脸的?”景慕琛继续说道,声音里带着骄傲。

    明明是听见母亲的话在那心情不好,那小嘴撅的……都快能挂一个油瓶了……真不知道还在那嘴硬什么劲……

    景慕琛在她身后动了动,心情很好的说道,“明天下午的飞机去荣市,回来后我们就去领证,嗯?”

    苏若晚睁开了潋滟大眼,迟疑的说道,“可是你家里……”

    他们这样好吗?在古代这算私定终生吧……虽然,她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嫁过他一次了,但那个时候是情势所逼……

    而现在……

    之前听到他说去领证,自己只顾着开心了,却忘记了摆在他们面前的其实还有很多的问题,比如景家……尤其是刚才又听他母亲还在帮他看姑娘的资料照片什么的……

    苏若晚不禁心里诸多的不安,这要万一被景家的人知道了真相,到时肯定会引起轩然的大波……

    还有彦彦,他刚认了爸爸,上一次在病房那么可怜兮兮的说不要让她做他的后妈……他固执的认为是妈妈抛弃了他,所以才会对自己那么粘着和喜爱,这万一知道自己当年竟然是为了一千万而丢下了他的话……

    苏若晚皱起眉,内心既不安又煎熬。

    景慕琛一听她这话,惩罚似的又掐了她一把,由于带了气,这次的力道更大了些,果然,苏若晚瞬间就疼的沁出了眼泪,眼眶里雾气蒙蒙的,两手死命拉着他的大手,不让他再把手放在那危险的地方了,掐了这两下,估计都得淤青了……

    景慕琛笑着就是不让她得逞,“好了好了,不掐你了……别动!”他拥紧了她,疼爱的在她的小耳朵上亲了一口,忍住自己内心蠢蠢欲动的再次欺负她的冲动……

    苏若晚两手抱着他的手臂,内心挫败感十足……

    在他面前,她好像从来都处于弱势的那一方……

    景慕琛看她依然在那一副委屈的模样,轻笑了一声,“脾气怎么这么大?你昨天出去见男人我都没说你……”

    苏若晚一怔,总算明白了他昨天到今早的那一股子气从哪来的了……

    她抿了下唇,解释道,“他只是我老家隔壁邻居的儿子,而且他已经结婚了,这次是妹妹来D大念书,所以说要一起吃个饭才跟他见的面。上次你在沫阳见到的那个叶姨,就是他的妈妈。”

    景慕琛点头,随即就说道,“上梁不正下梁歪,以后,你少跟他接触!”

    苏若晚笑了,他都没见过伟庭哥,就这么下定论了……不过她也懒得就此无聊的话题再纠葛了,点点头,将身子移了移,在他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枕着他的胳膊,闭上双眼就想再睡一觉。

    景慕琛看着她在自己怀里那一副百依百顺的模样,怎么看怎么舒心,将下巴靠在她柔软的发顶,也随之闭上了双眼。

    ……

    第二天上午,苏若晚收拾好了两个大箱子,都是自己和女儿、还有景慕琛的东西,至于景彦希的,他早在前几天就自己收拾好了。

    两个孩子都是第一次坐飞机,尤其是彦彦,从昨晚知道今天要坐飞机出去玩就兴奋的几乎睡不着觉了……

    去机场的一路上,两个孩子都在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苏若晚坐在了车后座,一手揽着一个,听着他们的喃喃稚语,嘴角始终弯弯的笑着。

    景慕琛不时从后视镜看一眼后座位上的三人,墨镜架在鼻梁上,也挡住了他的表情。

    ……

    到了机场,特助樊寅早已等候多时了。

    “总裁早!苏小姐早!”樊寅远远的打着招呼,快步推着推车过来将行李箱往上摞去,然后手脚麻利的推着推车就在前面开道去办登机牌。

    苏若晚一手拉着一个孩子,跟在他们的后面。

    “请问先生太太有行李托运吗?”柜台小姐一见帅气的慕寅琛,服务态度不自觉地便殷切了许多。

    “有。”景慕琛面不改色的答道。

    苏若晚看了樊寅一眼,虽然两人已经说好了从荣市回来后就去领证,但是当下他这么承认,自己依然是有些尴尬……

    樊寅迅速的将三个行李箱放上运转带,柜台小姐将之一一贴上标条并运输进入。

    “总裁,苏小姐,一路顺风,在荣市玩的愉快……我就先回公司了……”樊寅在景慕琛的点头示意下便转身离开了。

    景慕琛则带着三人到VIP候机室等候着。

    “爸爸。”景彦希拿着小照相机对着玖玖拍照,边问道,“我还没学会游泳呢……”

    景慕琛拿着杂志,说道,“到那儿,我教你游……”

    “耶!”景彦希兴奋,上一次去盛天的时候小叔叔还不肯教自己呢……看来叫了爸爸就是好。

    玖玖靠在苏若晚怀里,轻声说道,“妈咪,上次赫连爸爸教我学游泳还没有学会……”

    苏若晚无端感觉景慕琛看杂志的动作僵硬了下,她摸摸玖玖的小耳朵,轻声说道,“没关系啊,到了荣市和彦彦哥哥一起,让爸爸教你好不好?”

    “嗯。”玖玖点着小脑袋,大眼睛笑的弯弯的。

    “下午一点飞往荣市的旅客请注意,现在已经开始检票了……”空乘员甜美的提示音刚好响起,苏若晚起身,搀着两个孩子就去排队。

    景慕琛放下杂志,默默的起身。

    ……

    头等舱内,四人又因为座位问题在那纠葛着。

    樊寅定的是前后两排的位置,而景彦希死活要跟苏若晚一起坐,可是玖玖正抱着苏若晚不撒手……加上景慕琛带着墨镜的脸透着一丝隐隐的不耐烦……

    苏若晚尴尬的站在过道上,不知如何是好。

    “先生?先生……”一个长相甜美的空姐微微欠身,笑着对景慕琛说道,“麻烦您跟您的太太带着孩子尽快入座哦,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

    景慕琛抿着薄唇,一把抱过了景彦希就塞在了靠里的座位上,然后他在一旁也坐了下来。

    苏若晚抱着玖玖只好坐到了后头。

    “呜呜呜……我要跟晚晚坐在一起嘛!”宽大舒适的座椅上,景彦希不依不挠的扭着小屁股要下来。

    景慕琛一双长腿往前一支,景彦希下了座位,半天也找不到走出来的路,嘟着嘴不服气的重新又坐了回去。

    ……

    两小时的飞行时间很快就结束了,一下飞机,苏若晚便感受到了这个城市*如火的热情,虽然已经是十月,荣市却依然如盛夏一般的炎热干燥。

    穿着一身天蓝色衬衫的封辰安玉树临风般站在接机口等着,当景慕琛四人一现身,他立刻伸出一只大掌招呼道,“大哥……这里……”

    景慕琛点头示意,一行人走出机场,上了一辆白色路虎,就朝着酒店赶去。

    “哈欠……”车后位座上,玖玖突然打了个喷嚏。

    “小家伙在飞机上受凉了吧?”封辰安伸手调高车内空调温度,关切地问道。

    苏若晚拿出备用的小毛毯裹住玖玖,又用手摸了摸她有些凉意的小脸蛋,问道,“宝宝,冷不冷?冷的话要告诉妈咪哦……”

    玖玖半眯着眼,已经有些困了,却还是乖乖的摇了摇头。

    封辰安立刻侧脸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景慕琛,很明显,他对这几人的关系感到好奇。

    不过,景慕琛一贯的面无表情,让他的探究落了空。

    讨了个无趣,封辰安点开车内音响,舒缓的音乐声响了起来。

    “在朋友那儿听说,痴心的你曾回来过,想请他替我向你问候,只为了怕见面说不出口,你对以往的感触还多不多,曾让我心碎的你,我依然深爱着……”

    “音乐关了。”景慕琛突然开口说道。

    封辰安挑了挑眉,将音响关闭。

    ……

    到了荣市的星海大酒店,封辰安将四人送进了总统套房后,便知趣的离开了。

    “哇哦太棒了!”景彦希迫不及待的跑到落地窗前,入目便是一大片浩瀚大海,金色沙滩上有大批游客正在游玩戏耍……

    玖玖也赶紧跑了过去,和景彦希一起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苏若晚看了看两个孩子兴奋的背影,笑了笑,拖着行李箱进了卧室。

    时间是下午四点了,景彦希兴奋了一会就开始喊着肚子饿,景慕琛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过来一趟,把车开着。”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

    将行李箱里的东西都拿出来分门别类放好后,苏若晚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走吧,去吃晚饭。”景慕琛说着,便起身朝外走去。

    ……

    到了楼下,不一会,封辰安又出现了。

    “老大……”封辰安俊脸微皱,无奈的说道,“我这公司还正开着会呢……”

    景慕琛拿过他手里的车钥匙,抬脚就往大门口走去,“那你回去继续开会吧,车这几天我来开。”

    ------题外话------

    周日看东方台的花样姐姐,志玲姐姐在里面好美好温柔好软萌啊,看的小一的少女心都要飞起来了……女人真的不管在什么阶段都一定保持优雅,就算已经年过四十了仍然还是可以拥有一颗少女心的……祝读者宝贝们永远都保持一颗少女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