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106臭流氓!

106臭流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赫连寻眨了一下眼睛,弯腰捡起了蛋糕盒,一句话也没说,甚至看都没有看女孩一眼,抬脚就朝着路边的一辆黑色奥迪车走了过去。

    苏涟漪站在蛋糕店的门口,看着那个男人一脸淡漠的离开,不知怎么回事,他的背影颀长挺拔,却无端地透出一股寂寥感……

    直到黑色奥迪车开走了,她还呆呆的看着路口,脸上带着一丝怔忪的神情。

    “死丫头,终于让我抓到你了啊!”一个男人的声音骂骂咧咧的传到了耳边,随即胳膊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

    苏涟漪痛的整张小脸全都纠结到了一起,她抬起头看着面前虎背熊腰的男人,“叔叔,我已经把奶奶治病的钱都给你了。”

    “哼,你天天在学校里上课,哪来的那么多钱?说,是不是找到金主了?小贱丫头,竟然给有钱人做小三赚钱?长能耐了哈!”苏承康死死的抓着女孩纤细的胳膊,骂骂咧咧的拉着她往回走。

    “我没有,我没有!”苏涟漪的眼泪掉了下来,却始终挣脱不开男人的钳制,瘦弱的身子就这么被他半拉半扯地带走了。

    周围开始还有三三两两个围观的群众,不过也就是当家庭纠纷的八卦看着罢了,并没有人上前劝阻。

    “哼,跟我去医院,让你奶奶看看最疼爱的孙女竟然用*换钱给她治病,我看看她怎么说你!”

    男人的骂咧声渐渐远去,街上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

    香汐园。

    赫连寻拿出钥匙开门,客厅里远远地传来了影片的原声,沙发上躺着的女人却半天都没有一点儿反应。

    他换好拖鞋,轻轻走了过去,才发现夏晓丽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因为是周末居家,夏晓丽穿了一件米色的大毛衣,下身穿了一条白色打底裤,整张小脸粉黛不施,栗色的短发略凌乱地散落额头,加上那一脸白皙细嫩的小脸,整个人显得清透又无害。

    赫连寻轻轻低下头,薄唇在她粉嫩的樱唇上亲了一下,随即女人的双手缠绵的交缠在他的颈后,夏晓丽掀开眼帘,嘟囔着小嘴撒娇道,“阿寻,你终于回来啦?”

    “怎么没有开空调?万一受凉感冒了怎么办?”赫连寻拉过一旁的毛毯盖在夏晓丽的身上,微拧着一双剑眉,问道。

    夏晓丽抿着唇笑了,两只漂亮的大眼弯成了两道月牙儿,“感冒了你就照顾我呗!”

    赫连寻捏了捏她柔嫩细滑的脸颊,声音柔的化不开,“饿不饿,我给你买了你想吃的蛋糕。”

    说着,边提起一旁茶几上放着的蛋糕盒,带了点可惜的语气说道,“只是,刚才在路上被一个人撞了一下,盒子有点脏了,希望里面没有被撞到。”

    夏晓丽两眼发亮的坐了起来,“我看看。”

    她纤长白皙的手指灵活的解开了上面的爱心结,将蛋糕盒打开后,欣喜的表情有点呆滞住了。

    果然,里面的蛋糕已经全部糊弄成了一团,黑乎乎的,看着特别的恶心。

    赫连寻的脸颊也不禁抽动了一下,从码头回来、买蛋糕、开车回来的路上他一直都是心神不宁的,蛋糕盒整个被摔地上的时候竟然会没有想到回店里重新再买一个……

    “呃,对不起,我拿去扔掉,刚才应该重新再买一个的。”赫连寻将盖子盖上,起身想要将这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扔进垃圾桶里。

    “不要!”一只素白的小手拉住了他的大手,夏晓丽仰着头,笑容甜美又干净,看着他说道,“只是坏掉了,又没有脏掉,还是可以吃的。”

    说着,就将蛋糕盒又放回到茶几上,拆开一旁附赠的刀叉,切开叉起了一小块蛋糕放进嘴里,片刻后,她眯着眼睛享受的说道,“嗯!真好吃!”

    她笑着再叉起了一块放到赫连寻的薄唇边,“阿寻,你也吃一块,很甜的。”

    赫连寻内心叹了口气,张开嘴,将那一块蛋糕含进了口中。

    “是不是很甜?”夏晓丽一手举着叉子,两眼晶亮的看着他问道,那表情和语气,就像一个急求赞赏的小女孩似的。

    赫连寻点了点头,看着夏晓丽立刻开心的又继续低头开始吃蛋糕,他眼睛眨了眨,却突然觉得口中的蛋糕变得如斯苦涩,差点难以下咽。

    。

    G市,沫阳。

    苏若晚看着一脸潮红、俨然已经喝醉的吴丽丽,担忧的伸手轻轻拍着她的脸,“吴姐?吴姐?”

    一旁的樊寅也同样是满脸通红,不过尚有一丝理智在,见状立刻自告奋勇道,“总裁夫人,我送吴小姐回上面的套房休息吧。”

    苏若晚楞了一下,随即眼角瞥到了正从洗手间推门出来的上官晏,忙说道,“不用了,樊特助你也喝醉了,常叔,扶樊特助回楼上休息去吧。”

    樊寅眨了眨眼,就被常德一手搭在肩上拖走了。

    上官晏喝的酒并不多,白皙俊脸依然清朗一片,见吴丽丽趴在那儿发着酒疯,一双英挺的浓眉也不自觉地皱起。

    “上官先生,吴姐喝了很多酒,能麻烦你帮我送她到楼上的房间休息吗?”苏若晚说道。

    “没问题,嫂子。”上官晏一手拉起吴丽丽的胳膊架在自己的肩上,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又朝着景慕琛点了下头,“大哥,我们先上去了。”

    景慕琛微微点了下头,看着两人一步一顿地离开了大堂。

    “阿琛,若晚。”景劭帆走了过来,“你怎么样,刚才没有喝太多酒吧?”

    “还好。”景慕琛简短回道。

    “恩,我和你妈身体都有点累了,我们决定带孩子们上楼去休息休息,你啊就和若晚送一下亲家母回去吧。”景劭帆说道。

    “好。”

    景慕琛带着苏若晚走了过去,厉晴一听说要让女婿送自己回去,连连摆手拒绝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找个车回去就行了,你们俩上去好好休息休息。”

    苏若晚当然不肯,她让景慕琛坐在那儿陪母亲一会,自己则回休息室换了一套方便的衣服,这才走出来和景慕琛一起送厉晴回去。

    。

    待母亲坐进了车后位座后,关上车门后,苏若晚担心的拉了一下景慕琛的胳膊,问道,“你行不行啊?要不,还是找个人帮忙代驾算了。”

    刚才看他喝了几杯酒,虽然现在面不改色的,但她还是担心这样子开车有点儿不太安全。

    景慕琛勾了勾唇角,一只手捏了捏她的手心,声音低沉又带着诱惑,“我行不行,晚上你就知道了。”

    说着就拉开车门说道,“快上去吧。”

    苏若晚看了他一眼,随即红着脸就坐了进去,低头尴尬的系上了安全带。

    。

    车到了小区里,刚到便民小超市的门口,周围的一帮街坊邻居们又围上来了。

    这会儿只看到一辆豪车在这,又见厉晴正从车子里出来,几个大爷大妈就满脸笑容的挤了过来。

    “苏家婶子,这位就是你的女婿吧?长得可真是俊啊!”

    “早晨我看三辆豪华轿车来接走的呢?你女婿肯定很有钱吧?”

    “苏家婶子,你现在可是有福气啦,小晚嫁了个这么个有钱的人家!”

    厉晴听她们一口一个钱不钱的,心底有些不痛快,不过大喜的日子也不好翻脸,只好僵硬的笑了笑,就伸手掏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进门以后,那几个大爷大妈也跟着走了进去,一脸笑呵呵的,丝毫没有走的打算。

    苏若晚见状,只好走回自己的卧室将里面那一簸箕的喜糖啊、花生啊什么的都端了出来,“刘大爷,张大妈,王婶婶,吃点儿喜糖吧。”

    “祝你们百年好合啊!”

    “一定要早生贵子啊!”

    “夫妻白头偕老啊!”

    大爷大妈每人揣着两把糖,说完了祝福语,最后总算是一个接一个的散场了。

    厉晴将大门给关上,没好气的说道,“这平日里啊,买一袋盐都要跟我滑落一毛钱的,这会儿看到免费喜糖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苏若晚挽着她的手,笑着劝道,“妈,大喜的日子,算了。”

    厉晴叹了口气,她倒也不是真的心疼那点儿糖和花生,主要是平日里这些人各个都是趋炎附势的主,之前苏若晚没有带景慕琛回来的时候,没少在背后三五成群的烂嚼舌根子,尤其是刚才又一字一句都带着钱不钱的,所以她这心里才不痛快。

    苏若晚看着母亲瘦弱的身形,忍不住就开口说道,“妈,要不……明天你跟我们一起回D市住吧。”

    随即就回头看着一直不作声的景慕琛,眼巴巴的开口问道,“可以吗?”

    景慕琛还没有开口,厉晴已经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我哪儿都不去,我在这里住的挺好的,别的地方我住不习惯。”

    “妈,就听若晚的吧。”景慕琛开口道。

    苏若晚听到景慕琛答应了,内心更加开心,忙开口继续劝道,“妈,我知道你习惯了住在这里,但是现在,你只有一个人,我心底放心不下,而且你的心脏又不好,万一再发生点儿什么事,我又不在你的身边,到时候、万一……”

    一回想到上一次母亲心脏病发晕倒在店里,若不是刘二哥及时发现并送到医院,说不定自己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苏若晚的心里就一阵阵的后怕。

    虽然之后已经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但是母亲还顾着店里的小生意,周围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可以照顾她,既然都是一个人,那何不去D市和他们一起住呢?

    厉晴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道,“放心吧,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好的很,没问题了!而且啊我这每天都开着店呢,小区里都人来人往的,我发生什么事他们看不到啊?你们啊就放心吧,妈又不是七老八十了不能照顾自己,真是的!”

    苏若晚还想开口,厉晴伸手打了个哈欠,边朝着卧室走去,“小晚哪,阿琛刚才也喝了点儿酒,你就带着他回你的屋里躺会吧,我这身体也感觉有点累了,我回屋歇一会儿。”

    等厉晴回屋关上门后,苏若晚拧着眉,小声地说道,“我总觉得我妈好像就不喜欢D市。”

    景慕琛挑起一道眉,伸手端过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苏若晚走到他身边坐下,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高考报考大学的时候啊,我妈就不让我报考D大,后来等我考上D大以后,去学校报到的时候她也说不会去送我,我还是坐叶叔叔家的车去的大学报到呢,再后来我生了玖玖,我妈更是巴不得让我留在这里陪她,等我回D市后她也从来没说过要去看看我什么的。”

    “你说?”她越想越觉得奇怪,小脸上满是猜测,“是不是我妈在D市有什么不想见到的人啊?”

    “别瞎猜了。”景慕琛突然站起身来,一只手揉着太阳穴,一贯低沉磁性的声音突然有点儿轻飘飘的,“头好像有点疼。”

    果然,苏若晚的注意力瞬间就被他吸引过去了,她赶紧站了起来走过去,双手扶着他的胳膊就往自己的小卧室走,轻声细语的问道,“是不是酒劲儿上来了?”

    景慕琛不说话,就这么皱着眉被她带到了屋里的小床上坐着。

    苏若晚伸手将床上大红色的棉被打开,回过头将他的黑色礼服脱掉,又弯下身子将他的皮鞋也脱下,带着他的身子往床褥上躺,“你先躺着休息一会儿,我去拿条热毛巾帮你擦一擦。”

    “嗯。”享受着她温柔的服侍,景慕琛一手搭在眼皮上,轻声回道。

    苏若晚将红色喜被盖在了他的身上,转身就快步地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景慕琛闭着双眼,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只温暖又柔软的小手轻轻挪开了,热乎乎的毛巾覆上了他的额头,轻柔又仔细的从额头、眼睛、鼻子、脸颊、下巴,再到脖子全都擦拭了一遍。

    “要不要再喝点儿热水?”苏若晚坐在床沿,低头看着男人的脸,他的五官深刻俊美,却因为闭着双眼,敛去了平日里的犀利和尖锐,这会儿看着倒有一些的孩子气了,尤其是两道眉毛微微锁着,使得中间呈现了一道细细的纹路,也使得他看起来有一些些的脆弱感。

    苏若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心太软,总之她看到这样子皱眉闭眼的景慕琛就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已经软得一塌糊涂了,她伸出手指细细的抚平了他眉间的那一道皱褶,抿了抿唇,小声地嘀咕道,“让你少喝点儿酒,就是不听我话。”

    看着那两道眉毛终于舒展了,她弯了弯唇角,想起身去给热毛巾换一下水。

    谁知腰上却突然缠上了一只健壮的胳膊,稍一用力,苏若晚整个人就被抱得趴在了他的身上。

    “老婆。”景慕琛将另一只手也伸出棉被,两条胳膊钳制着她细细的腰,低声喊道。

    这一声“老婆”被他喊得就像撒娇似地,声音醇厚又低沉,还拖长了尾音,听起来特别的性感和诱人,一下子就让苏若晚的脸都红了起来。

    “你放开我啊,我去帮你换一下毛巾。”苏若晚哄小孩子似的拍了拍他的胳膊,双手撑着床褥就想起身,结果却丝毫动弹不得。

    “不放。”伴随着他低低哑哑的声音,腰间嗖的一凉,他的手直接就伸了进去。

    “好冰啊!”苏若晚皱着眉,浑身都被他冰冷的手冻得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冰?”景慕琛睁开了双眼,将被子抽出来再将两人都裹在了里面,“老公帮你捂捂就不冰了。”

    话音刚落,苏若晚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百八十度的调转,被他整个压在了身下。

    随着衣服一件一件的褪去,苏若晚后知后觉的说道,“原来你没醉啊?”

    “……”景慕琛顿了一下,随即胸口就被苏若晚的手指轻轻的掐了一下,她娇嗔了一句道,“又装醉!”

    景慕琛邪笑了一下,伸手抓住她纤细的手指,看着她犹带着精致妆容的鹅蛋小脸。

    莹润细嫩的脸颊上,一点儿毛孔都看不到,此刻还泛着微微羞涩的红晕,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因为精致的眼线勾勒,一顾盼一嗔怪皆是风情,唇瓣上的口红有点儿蹭掉了,透露出本来就红润的颜色,此刻还带着嗔怪微微的噘着,就好像是要引人采喋一般。

    他的视线随着红唇向下,就看到了她细嫩又白皙的颈项,一直延伸到下面漂亮的锁骨上,看起来娇艳欲滴,惹得他不禁又是一阵的燥热。

    伸手将她脑后的发髻解开,一头乌黑的头发瞬间散落在了枕间,随之而来的就是洗发水清新的香气,搭配着她身上的独特馨香,整个气氛也暧昧到了不行。

    时间还是下午,可是两个人却躺在大红色床褥之间,自己的衣服已经被脱得差不多了,他却依然长袖长裤完整的很。

    苏若晚扭头看了一眼窗外,支吾着开口说道,“现在,还是大白天呢,你……”

    他不会是现在就想要过新婚之夜吧?

    一阵金属皮带碰撞的声音传来,苏若晚看着景慕琛在她身上微微地直起身子,将皮带抽出来扔到了床里面,修长手指又放在了西装裤的拉链上面……

    苏若晚窘的不行,不敢看他的动作,忍不住就将双眼紧紧的闭了起来。

    她感觉到景慕琛沉重又温热的呼吸覆在了耳畔,低沉喟叹的声音传来,如同呓语,“上一次在这儿的时候,就想和你在这里做一次了。”

    苏若晚的脸瞬间就滚烫滚烫的,她张着嘴,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臭流氓!”

    伴随着男人得逞得低笑声,苏若晚尴尬的想到了上一次,两人只是挣扎就将小床都弄塌了,这一次……

    不一会儿,卧室里就传来一阵阵床板“咯吱咯吱”的摇曳声……

    “你轻一点儿!”苏若晚的声音又柔又媚,还带着一丝的慌乱。

    房内瞬间恢复了安静,过了一会儿,床板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这一次,仿佛带了惩罚一般,声音更大更密集,持续了很久、很久……

    。

    中心大酒店。

    上官晏将烂醉如泥的吴丽丽终于拖到了楼上,将她放在一旁的墙壁上靠着,伸手在她的口袋里四处翻找着房卡。

    终于找到房卡后,他拿过去“叮”的一声将门打开,一回头,吴丽丽整个人已经瘫倒在了酒店的暗色地毯上,嘴里还不停嘟囔着不知名的醉语。

    上官晏打开灯,走回来将吴丽丽整个人又托了起来带进房里。

    把她放到床上,上官晏刚要离开,吴丽丽突然哭了起来,两只手更是抱着他的脖子死活也不让他离开。

    上官晏无声翻了个白眼,“大婶,放手!”

    吴丽丽边哭边摇头,“呜呜呜,我好苦啊,我的心里好苦啊!”

    说着,她伸手将上官晏的手拉着盖在自己的左胸上,“你摸摸,是不是很苦?”

    上官晏感受着手心的绵软,一张俊脸微微泛红,“呃,不苦,挺……挺大的。”

    “大?”吴丽丽一张脸潮红又茫然,“呜呜呜,你又说我年纪大!人家只不过才二十六岁嘛!为什么都要逼我结婚!逼我相亲!”

    “呃。”上官晏终于将手脱离了她的胸前,“大婶,你好好休息吧,我也得回去休息一会儿了,明天还得赶高铁呢啊!”

    他双手将吴丽丽的手都拿开,站起身,吐出一口气后往外走。

    “哎呦!”

    后面突然传来的剧烈碰撞声让上官晏又迅速回过头去,只见吴丽丽身上的大衣不翼而飞,整个人却倒在了地上,床头柜上的台灯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就摔在她的头上,让吴丽丽发出了一阵哀嚎声。

    上官晏赶紧走了回去,将台灯拿了起来摆回去,又将吴丽丽扶回床上躺着,低头巡视着她的脸和头,“大婶,你没事吧?”

    “疼!”吴丽丽眼泪又唰的掉下来了,憋着嘴撒娇的叫着。

    上官晏拨开她的头发,仔细查找着是否有伤口,“哪儿疼?我看看。”

    吴丽丽指着额头,皱着眉,睁着一双大眼,可怜兮兮的。

    上官晏将头又更低了下去,看到她额头有一块红印,应该是刚才被台灯砸的,颜色有点重,不过还好没破皮……

    吴丽丽看着近在眼前的那一张白皙又漂亮的男人的脸,迷迷糊糊中,她情不自禁的开口就说道,“你帮我呼呼就不疼了。”

    上官晏愣了愣,看着吴丽丽那一脸央求的样子,只好微微嘟起薄唇,在她额头上那块红肿处轻轻的呼了几下。

    男人干净的气息随着呼气温热的在她额头轻拂着,粉红色的唇瓣微微嘟着,那一双又长又翘的睫毛随着眼皮微微掀动,白皙而不见一丝毛孔的脸颊更是比女人还要细致无暇!

    吴丽丽看呆了。

    上官晏吹了半天,一低头就看到吴丽丽张着嘴,双眼痴迷的模样,他笑着伸手将吴丽丽的下巴往上一顶,“大婶,清醒了吗?”

    吴丽丽摇了摇头,眨了眨眼,开口说道,“你真漂亮!”

    上官晏瞬间就拧起了两道斜飞的剑眉,夸一个男人漂亮,这个大婶,果然是醉了!

    “你比女人还要漂亮!”吴丽丽又开口说道,说着,还伸手就摸上了那一张粉红的唇。

    上官晏瞬间整张脸就红了,两片薄唇被一个女人的手细细的抚摸揉弄着,尤其那个女人还一脸的潮红,满眼的痴迷,身上的紧身白色打底衫更是因为刚才的动作而微微凌乱着,露出了一处深陷的沟。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吴丽丽两只手捧着上官晏的脸,“是不是很热?”

    她皱眉放开上官晏的脸,“我也好热啊!”

    说着,一只手死命的拉着本来就很低的打底衫,瞬间,连黑色胸衣的样子都露了出来。

    上官晏别开头,咬牙低吼道,“大婶。”

    他伸手抓住吴丽丽的手,不让她再乱拉衣服,吴丽丽却瞬间挣扎的更大力了,两人就这么在床上你来我往,你拉我扯起来。

    最后,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就亲在了一起,原本拉衣服的动作也变成了脱衣服,在白色被褥之间共同搭起了一艘小船,随着情海的波浪一下一下的摇曳了起来……

    。

    ------题外话------

    周六家里人要带着小侄子来北京玩,会住小一这里,加上白天还得上班,唉,真是事情都接在一起了~抱歉抱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