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128大婶,你真的该减肥了!

128大婶,你真的该减肥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景慕琛放下酒杯,微微眯着双眼看着夏槿之。

    这几天在上海,景慕琛一直都忙于开会和应酬,偶然在昨天晚上的酒会上遇到了吴晚谦,本以为就是一个意外邂逅,却没料到今天下午的时候就接到了他的电话,拜托自己一定要在上海再留上一个晚上,说是有要事相谈。

    吴晚谦言辞恳切,景慕琛也不好再三拒绝,敬在他毕竟还是个长辈,且一直为人算开明,虽说现在景家和吴家已经可以说算是没有什么联姻关系在了,但总归也不好太拂了表面上的情面。

    夏槿之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粉色的信封,嘴唇微微颤抖着说道,“这是我前几天,在家里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的。如果不是因为要帮晚谦找他遗失许久的一本书,我也不会在书房里,发现竟然还留有曦文的大学课本,也就是在那一本课本里,我找到了这一封信。”

    景慕琛不动声色,看着她在那儿红了眼圈,颤抖着双手将那个信封递到了自己的面前。

    他只是眼角瞥了那个信封一眼,却并没有去接。

    吴晚谦幽幽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夏槿之的肩膀。

    夏槿之等了半天,见景慕琛没有表示,她的脸上泛起了愤怒,看着景慕琛道,“你不看看吗?”

    景慕琛勾起嘴角笑了一下,反问,“我为什么要看?”

    “你!”夏槿之气得再度站了起来,指着景慕琛就说道,“好,既然你不去,那我就亲自告诉你!我女儿曦文,当年她爱的根本就不是黎慕晨,而是你景慕琛!可你们景家,却让你的哥哥娶了她,婚后还不知道她这过的都是什么样的日子呢!我说怎么当时我每次去D市都觉得她并不开心,就连怀孕了也没有预期中身为母亲的那种喜悦感,当时我只以为她是年纪小,所以会担忧、焦虑,可能是患上了所谓的孕妇忧郁症,却万万没有想到呵,原来是因为自己所嫁并非所爱之人!所以这桩婚姻她不幸福!她也不快乐!”

    “也怪不得,后来她难产走了的时候,你们景家人会拿彦彦来搪塞、安慰我,是不是也都觉得是心里有愧疚,所以想要用孩子来弥补?表面上说得那么好听,实际上就是为了良心少受一点谴责!还有,这件事情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对,你不可能不知道,你当时和曦文是在同一所大学读书的,她的这封情书里面,分明问了你为什么对她的告白不作出不答复。意思也就是说,她以前曾经给你表白过,而你也的确知道她的心意,却始终没有答复!你可真是狠心啊,既然你不喜欢她,那你就告诉她,为什么不告诉她,还要欺骗她?让她以为嫁的是你,所以才高高兴兴的答应了联姻,可你们景家却利用了她的爱情,对新郎偷梁换柱!我可怜的女儿,最后还……呜呜呜……”

    夏槿之越说越伤心,一想到早逝的女儿,竟然从始至终爱的是景慕琛,可却被联姻欺骗嫁给了黎慕晨,而如今,景慕琛带着妻子和孩子过的幸福快乐,她却孤独的在天堂里一个人过……夏槿之两只眼睛迷蒙一片,眼泪也大颗大颗地流了下来,不一会儿,整张脸上就布满了泪水,整个人也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

    吴晚谦抽出纸巾递给夏槿之,脸上也满是遗憾和悲怆的神情。

    吴曦文都已经过世五年多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还会在五年后再次发现她的遗物,而且还知道了这么大的一个秘密,将这些事情的前后一一串联起来,任谁都会把事情往不好的方面去推断,因此他这心里,也是很不舒服的。

    他抬头看向景慕琛,开口说道,“槿之从发现这封信后,心情就一直不太好,刚才她说话,也可能有一些冒犯的地方,阿琛,还请你不要见怪。曦文现在已经过世五年多了,人死不能复生,而且现在不管是阿晨还是你,都有了自己的妻子和婚姻。所以,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这心底,比较难过和沉痛罢了,所以,也请阿琛你多多体谅……”

    说着说着,他也有一些说不出来话了,尤其是听着妻子还在一旁悲怆的痛哭声,他的心里,也一阵阵刀割一般的难受。

    景慕琛伸手拿过桌上的的那一个红色信封,打开后,将里面叠的整整齐齐的三张纸拿了出来,展开后一看,果然就是他曾在自己的研究生课本里见过的那娟秀而又整齐的字体。

    他并没有看信的内容,直接就将信纸又折好塞了回去,抬头看着吴晚谦,说道,“我承认,我的确曾在大学的时候,收到过大嫂的告白,不过,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五年后的事情了。也就是在前不久,我从老宅子搬出去住的时候,才在研究生课本里看到,而之前我毫不知情,所以,也就不存在我欺骗她的事情。至于五年前那一场联姻,因为我之前根本就不认识她,所以我当下便对爷爷说了反对意见。后来大嫂和大哥结婚后,他们就搬出去住了,我们之间相互见面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最后,我相信我的家人也是不知道大嫂的这个秘密的,而后面的事故,我很抱歉,那的确是一个意外。我的解释言尽于此,至于你们相信与否,我不强求。”

    说着,他便站起身,拿起外套,抬起左手腕看了一眼时间,脸上恢复了一贯清冷而又冷漠的姿态,“伯父,伯母,时间不早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必须得先行告退了。”

    “你站住!不准走!”夏槿之从震惊中回神,直接就冲了上去,速度之快,让一旁的吴晚谦也没反应过来,竟然让她直接就冲上去一把抓住了景慕琛的领带,随即另一只手就在景慕琛的脸上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的一声后,吴晚谦惊的一把上前拉住了夏槿之,“槿之,槿之,你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呀!”

    夏槿之的力道很大,景慕琛的脸甚至被打的侧了过去,不一会儿,左脸上就泛上了一个清晰可见的红印,然而他的表情又始终很淡漠,就算是被打也依然保持着良好的教养,只是别过脸看了一眼夏槿之,随即微微低头将歪掉的领带扶正,带着一丝冷漠的口吻继续说道,“伯母,既然你打也打了,我希望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你什么意思?”夏槿之在吴晚谦的怀里咆哮着,她看着面前的男人那一副冷漠又无情的模样,心里恨不得上前再狠狠地扇他几巴掌,为自己死去的女儿报仇雪恨。

    “没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你们不要再去骚扰我的家人。”景慕琛的脸上似笑非笑,却依然开口解释道。

    “……”夏槿之当下便被噎的说不出话来,而景慕琛直接转身打开房门,离开了。

    “槿之。”吴晚谦责备的看着夏槿之,“你是长辈,怎么能动手打小辈呢。”

    夏槿之回神,脸上是离奇的愤怒,“你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骚扰?他竟然警告我不要去骚扰他的家人!”

    “好了好了。”吴晚谦只好安抚着她,“既然你打也打了,这件事情,我们就这么算了吧,行吗?”

    “算了?”夏槿之抬头看着丈夫,苍白的脸上,两滴眼泪又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声音带着不可置信,“晚谦,难道你还相信景慕琛的话?”

    吴晚谦叹了口气,“相信,或者不相信,又有什么区别?我们的女儿,早已经走了五年多了,逝者已矣,你在这儿争论不休当年的事情,女儿又不可能复活……”

    “不行!”夏槿之吼道,“我们的女儿死的那么惨,而他却在那儿逍遥快活的,还有黎慕晨!他们兄弟俩都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是不会让他们俩好过的!”

    “槿之!”吴晚谦试图说服他,“阿琛刚才已经解释过了,他这么多年并不知道曦文暗恋他的事情,当年联姻的事情也不仅仅是阿晨一个人的事,你也知道,当年这婚事可是曦文亲口答应下来的!所以,你不能把这一切的过错都归咎在阿琛的身上。”

    “你不必再劝我了!”夏槿之咬了咬牙,“总之,下周一我就会去学校递交退休申请书,今后,我女儿的事情,我自己一个人会去解决。”

    “槿之!”吴晚谦皱着眉,刚想要再开口,夏槿之直接提起包,两脚生风地就往门口走去。

    吴晚谦无奈,只好拿着外套也跟了过去。

    。

    苏若晚躺在大床上看了一部最近热映得电影,电影看完后,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她却依然毫无困意。

    轻轻叹了口气,苏若晚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点开了景慕琛的头像,翻来覆去的在那儿看着。

    他头像的图片,还是自己和玖玖在普罗旺斯庄园的照片呢,照片上面她笑的特别傻,但是一眼看去就是很快乐的样子,连同身旁那小天使一样可爱无邪的玖玖,两个人的脸上,看起来就像写着“幸福”两个字似的。

    苏若晚笑了笑,点开了朋友圈,往下拉了拉,全是齐承灏在今天连续发的好几条新消息,每一条都是po了他和女友顾清城的结婚美照,拍照的地点是在希腊,两个出色的男女穿着欧洲中世纪宫廷的古典婚纱服,看起来庄重而又唯美。

    信息下面无一例外都是韩禛、郁聿庭那一群人的祝福和点赞,当然,唯独没有景慕琛的。

    苏若晚看着那些漂亮而又精致的婚纱照,内心突然也有点向往,点开景慕琛的头像,一个冲动之下就发了一条信息过去,“老公,我们什么时候去补拍婚纱照啊?”

    信息刚发出去,苏若晚就有些后悔了,一来是时间太晚了,他可能已经睡觉了;二来这会不会显得她太难伺候啊,毕竟两个人证也领了,婚也结了,孩子都五岁了,还去学人家新婚夫妇拍婚纱照,会不会显得太矫情!

    谁知景慕琛竟然瞬间就回了一条道,“好,你想拍,我们就拍。”

    苏若晚内心的忐忑瞬间就没了,直接坐起身来,拨打了他的电话。

    电话响了一声后就被接听了,苏若晚弯着唇角,笑眯眯的说道,“老公,你怎么这么晚还没有睡呀?”

    “你不是也还没睡吗?”景慕琛笑了一声,回道。

    苏若晚用手摸了摸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这几天不在家里,我都睡得不太好。”

    “想我了?”景慕琛穿着酒店的白色浴袍,此刻正站在套房里的落地窗前,手里还端着一个红酒杯。

    原本颇为凝重的心情,却因为苏若晚的来电得到了纾解,脸上的线条也变得软化,甚至嘴角还带着一丝宠溺的微笑。

    “嗯,我想你了。”苏若晚大方的承认着,觉得和他这样子在寂静的深夜里,通过电话互诉衷情,整个氛围就显得特别的暧昧,尤其他的声音原本就比较低沉,在电话里听来更显得比平日里要醇厚一些,听起来也就特别的性感。

    “对了老公,你在上海的这几天都还好吧,今天晚上的客户有没有刁难你啊?你没有被欺负吧?”苏若晚和他腻歪了一会,又开口急急的问道。

    女人的第六感是很灵的,她总觉得如果不是因为什么重要的棘手问题,景慕琛应该不至于改变原本今晚回来的计划,所以心底也就比较担心。

    “呵。”景慕琛在那头低低的笑了一声,声音磁性而又性感,“如果我说,我是真的被人欺负了,你怎么办?”

    苏若晚心底一震,整个人顿时都不好了,脸上也立马充满了慌张和心疼,问道,“你真的被人欺负了?谁啊?谁欺负你了?”

    景慕琛一听到她的语气,忙安慰道,“没有没有,我开玩笑的,你不要急。”

    “啊?”苏若晚被他有些搞蒙了,长叹了一口气后,才说道,“我说呢,你那么厉害,谁敢欺负你啊!”

    再说了,他能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这一点,就和景彦希很像的,而她也是很早就领教到了这父子俩的气场了。

    尤其是景慕琛,他只要站在那里,冷冷的看你一眼,一句话都不用说,就会让你瞬间身心发颤,恨不得逃之夭夭才好。

    这样子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被别人给欺负了呢?

    “嗯,老公,那,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儿休息吧,明天我和孩子们会乖乖在家等你回来的。”苏若晚最后又甜甜的说道。

    “嗯,老婆,明天见。”景慕琛温柔的互道晚安,然后挂断了电话。

    他将杯中的最后一点酒喝完,抬眼看着落地窗外的不夜城。

    晚上和吴晚谦夫妇的一番谈话,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触及到了他的情绪,而有些事情只要前后一联想,之前的许多疑惑也就自然而然的解开了。

    关于黎慕晨之前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敌意,以及吴曦文婚前婚后对自己几次的欲言又止……

    但是正如他自己所说,事情既然都已经过去了,他不希望因为这些曾被蒙蔽的陈年旧事,再影响到他和家人的关系,也更不愿意因此,牵连到了苏若晚和孩子们的身上。

    就算是长辈或故人,必要的时候,他也不会留半分情面。

    。

    周六的早晨,俪园。

    景彦希今天起床比较早,看乔婶在厨房里做着早餐,趁她不注意,从冰箱里偷了一瓶香蕉牛奶和一大包的切片面包,坐在客厅沙发上吃的不亦乐乎。

    乔婶做好了早餐后,玖玖也从小房间里走了出来,歪着翘翘的刘海,走进卫浴间里洗漱。

    景彦希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八点钟了,再瞥了一眼主卧,房门还是关得紧紧的。

    他将咬了一半的半片面包放了回去,起身走到主卧门前,尝试的伸手扭了一下门把,房门竟然被打开了。

    与此同时,苏若晚也睁开了眼,看到进门的是景彦希后,她蔫蔫的喊了一句,“彦彦,你起床啦。”

    景彦希走到大床边看了一眼,没有看到景慕琛的身影,脆生生的小声音响起,“晚晚,爸爸昨晚没有回家吗?”

    苏若晚幽怨的看着一脸元气的景彦希,从被窝中伸手将他嘴角上的面包屑擦掉,“没有,说是今晚才能回来。”

    景彦希点了点头,又看了眼苏若晚,“晚晚,你快起床吧,既然爸爸今天不在家,那你刚好陪我和妹妹去公园里玩呀。”

    苏若晚没精打采的起身,没有点头答应,但也没有开口拒绝,摸了摸景彦希的小脑袋,径自走进了卫浴室。

    刚拿出牙刷挤上牙刷,旁边就传来景彦希一副小大人的口吻,“晚晚,你这样是不行的,你知道吗,以前我跟大伯一起住的时候,他三天两头就出差,我只有在周末才能见到他。爸爸现在这样,真的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所以,你得习惯爸爸他以后经常不在家的。”

    苏若晚转过头看着他,面子上有一些过不去,“你的作业做完了吗?昨晚你好像还有几道题不会写吧?去去去,不会的话就让妹妹教你,回头我出去了检查。”

    景彦希哼哼了两声,明显对她的转移话题不太满意,却也只好挺着小屁股,转身走了出去。

    。

    早餐桌上。

    乔婶今天做了很费事的葱花鸡蛋摊饼,苏若晚的兴致却不高,只吃了一小块。

    景彦希接连吃了四块,最后还拍着小肚子打了个大大的嗝,叹气说道,“早知道刚才我就不吃那几片面包了,不然我还能多吃几块。”

    苏若晚摸了摸他的小肚子,“彦彦,最近是不是又长胖了?”

    景彦希瞄了她一眼,“奶奶说了,冬天胖点暖和,夏天热了自然就会瘦下来的。”

    “小少爷不胖。”一旁的乔婶乐呵呵的说道,“小少爷这样子刚刚好呢,小孩子嘛,就是要胖乎乎的才健康可爱,长大了自然就会瘦下来了。”

    苏若晚只好笑了笑,拍了拍景彦希的小屁股道,“既然吃好了,就快去做作业去,待会儿我去检查。”

    景彦希擦了擦嘴,无奈的说道,“明天再写好不好嘛?”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苏若晚耐心的教导他,“今日事,今日毕,这些道理,老师肯定都跟你讲过的吧?”

    改天得问一下景慕琛,他小的时候是不是也和景彦希一样的不爱学习?反正自己小时候不这样。

    景彦希叹了口气,“晚晚,你真的比老师还要啰嗦也!”

    “我是你妈,我这这是为了你好!”苏若晚直接把他从椅子上抱了下来,牵着他的手往客厅走,“走,我陪你一起做,不会做的就问我。”

    景彦希瘪着小嘴,被拉到了客厅旁的书桌,掏出作业本,开始写作业。

    。

    尚冠集团,一楼门口的广场上。

    早晨八点钟,两辆大巴车停在了广场边上,活动部门的小飞和另一名女同事一人拿着一个小喇叭,开始组织起活动来。

    吴丽丽穿着昨晚就找出来的一身粉红色两件套运动服,脚上是一双白色跑步鞋,因为怕冷,外面又套了一件黑色的羽绒服,头上戴着一个韩款的针织帽,一脸笑眯眯的和小飞打完招呼,就上了其中的一辆大巴车。

    车上的座位已经几乎快坐满了,只有最后一排还留着两个空位,吴丽丽赶紧抬脚走了过去,挑了个最里面的位置就坐下来了。

    八点半了,车还没有开,吴丽丽带着耳机,听着音乐,两只大眼透过玻璃窗咕噜噜的看着外面。

    今天的D市艳阳高照,无风也无云,看起来天气真的很不错,相当适合做户外运动。

    身边突然有人坐下来了,吴丽丽头也没回,直到车开动了,她扭过头,却一下子惊呆了,坐在她身旁的,竟然是上官晏!

    她赶紧从耳朵上把耳机拿了下来,内心仿佛有千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表面上却只好毕恭毕敬地喊道,“总裁,您怎么亲自来参加徒步比赛啊?”

    而且,竟然还和公司员工一起乘坐大巴,他这么亲民,他爸爸妈妈知道吗?

    她记得刚上车的时候,车里还是乱哄哄的一片嘈杂的说话声,而此刻,可能因为上官晏的到来,车里安静一片,就算有说话声也是窃窃私语。

    偶然有女同事在前面的座位上时不时往后偷瞄着,却又在发现上官晏的视线后,害羞的又将头调了回去。

    上官晏并没有看吴丽丽,他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墨镜戴上,酷酷的说道,“我先眯一会儿,到了再叫醒我。”

    吴丽丽愣了愣,忙回道,“好的,总裁,您放心睡吧。”

    上官晏点了点头,两手环胸,腰背挺直,开始在座椅上假寐起来。

    吴丽丽扯了扯嘴角,又将耳机带回了耳朵。

    。

    车开了半小时后,终于快要到达目的地了,也就是上官家别墅所在的山脚处。

    吴丽丽看着外面不远处的连绵山脉,心中不禁开始产生怀疑,上官晏直接从家里到目的地岂不是更近?干嘛还要绕大半个D市跑去公司,然后还因为起太早只好在车上睡觉,搞得自己也不能休息,得看着点儿到时候叫他?真是当官的不知道百姓疾苦啊!

    不过,谁让自己是他的下属呢,他的喜怒哀乐,可直接关乎着她手里的这一个金饭碗!

    吴丽丽内心百般的思绪,最后只好化为了认命,她伸手从耳朵上摘下耳机,轻轻的推了一下上官晏的胳膊,低声唤道,“总裁,总裁,快醒醒,马上就要到了。”

    墨镜后的眼皮动了动,上官晏嘴角不悦的抿直,将双眼睁开,原本环在胸前的双臂也松开了。

    吴丽丽在一旁小心观察着他墨镜下的一张脸,脸上始终挂着讨好的笑,“总裁,您睡得还好吗?”

    上官晏扭过头看了她一眼,出口的话语带着明显的起床气,“还没到你叫醒我做什么?”

    “呃。”吴丽丽窘了,她眼角瞥到隔壁那两个座位上的同事已经朝自己投来了类似同情的目光,只好苦着一张脸继续说道,“总裁,现在已经到了啊,就还有不到五分钟的路程了。”

    上官晏摘下墨镜,白皙的俊颜上,那一双精致狭长的双眼微微眯在了一起看着她,显示着他的极度不悦。

    这个女人,穿着一身粉红猪一样的运动服,外面还套了个羽绒服,尤其是头上那一顶红色针织帽,怎么看怎么傻,他当初怎么会跟这样的一个女人上了床?还连续上了两次!

    吴丽丽看着上官晏从头到脚的打量着自己,脸上除了不悦,仿佛还带着一丝的嘲弄,她轻咳了两声,将帽子又往下压了压,打哈哈道,“总裁,您……您今天怎么没有穿运动服啊,待会儿可是要走20公里的上下坡路的哦,呵呵。”

    上官晏冷哼了一声,修长的双腿伸了伸,狂妄的开口说道,“赢你没问题。”

    “呃。”吴丽丽顿时又郁闷了。

    。

    到了集合地点,活动部门的小飞就在那进行分组。

    因为参与人员较多,而且是徒步山路的比赛,他将全部参加的员工按部门划分成了3组,每组大约有20个人左右,而每组还要选出一名小组长,负责带领整个小组走完20公里的上下坡路。

    也就是说,必须一个组的组员全部都率先走完20公里的上下坡路,这个组才算是团队奖的第一名,而第一名的小组中第一个到达终点的,才会是今天的个人奖第一名,奖品也就是吴丽丽哈很久的那一套实木酒柜。

    人事部门今天只来了13个人,而且几乎都是中年妇男和妇女,年轻一点的只有吴丽丽,外加另一个长相文静的妹子,以及始终酷酷不说话的副总上官晏。

    众人当然毋庸置疑的将小组长的荣耀位置寄托在了副总的身上,人事部门的周姐笑眯眯的就说道,“副总身高腿长,长得又这么帅,肯定能带领我们获得团队第一名!”

    吴丽丽在一旁拼命鼓掌,却见上官晏将到手的小旗子直接递给了她,“让我的助理做小组长吧,我就不做了。”

    “欸。”吴丽丽客套地推却着,“总裁,还是您当小组长吧,有您在,我们都安心!”

    上官晏挑了挑眉,一副好领导的口吻继续说道,“机会,还是让给年轻人比较好。”

    说着,直接将小旗子塞进了她的手中。

    年轻人?吴丽丽满脸直抽搐,自己明明比他大了近三岁!而且那个文静的妹子年纪不是比自己还要小吗!

    “好了,出发!”还不待吴丽丽开口,上官晏直接说了一句,就率先朝着环山大道走去。

    吴丽丽只好摇着小旗子,大声喊道,“人事部门小组,出发咯!”

    。

    20公里的徒步路程,说远不远,但说近也不近,尤其是人事部门里的那些习惯了坐办公室的中年男女们,才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开始纷纷在那气喘吁吁的了。

    吴丽丽从下车后就将羽绒服脱了,走了十几分钟后,感觉全身都热了起来,她拿着小旗子尽职尽守的来回在13个人的队伍中穿梭着,鼓励着,而上官晏始终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言不发,脚步快而不乱,透着一股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稳重气息。

    很快的,活动部门的大队伍赶超过来了,吴丽丽心里着急啊,却也无计可施,只能继续不断地鼓励着大家,心底却郁闷的后悔到姥姥家了!这个小飞,之前不跟她好好地说清楚,早知道是这样子团队比赛的话,她就不来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老弱病残的人事部门想得第一名,没戏!

    终于过了一个小时后,人事部门的队伍终于拖拖延延地也走到山顶了,20公里的路程完成了一半,而在山顶的休息站,活动部门提前设好了补给食物和水,其他两个部门的队伍也都在那儿休息呢。

    吴丽丽喘着粗气,走过去拿了一瓶水,不知道是不是大姨妈快要来了,她觉得小腹那儿有点坠坠的疼,眼前也有点晕乎乎的,徐徐地呼出一口气后,整个人才感觉好了一些。

    她站在角落处,一边喝水,一边眺望着远处的风景,上一次去上官家的时候,她就见识到这儿的风景很不错,而这一次在半山腰看,风景尤为的漂亮。

    吴丽丽看了一会儿,就拿出手机,将身体倒转过来,以山为背景,开始在那儿玩自拍。

    上官晏一转头就看到吴丽丽那个傻妞在那儿对着手机镜头装可爱,他眯了眯眼便走了过去。

    “都二十七岁的老女人了,还玩装可爱自拍,幼稚不幼稚?”

    吴丽丽正嘟嘴对着镜头,旁边传来了冷冷的一道男声,她赶紧将嘟起的嘴唇收了回来,对着上官晏“嘿嘿”假笑了两下,“总裁。”

    上官晏看着她那满脸的虚伪和奉承,内心突然一阵烦躁袭来,刚想再开口,“销售部门已经率先再次地出发了!”小飞的声音通过喇叭传了过来,吴丽丽一听,赶紧将手中的瓶子扔进垃圾桶,拿着小旗子就再度活力满分的走了过去,“人事部门,人事部门,准备出发!”

    上官晏拧着眉,跟着也走了过去。

    。

    俗话说得好,上山容易,下山难。

    尤其还是这样的徒步比赛,已经走了10公里的同事们都已经热到汗流浃背了,虽然是冬天却已经都将外套脱了下来,呼哧呼哧大喘着气的往山下走。

    人事部门已经落在了三组队伍的最后面,吴丽丽心如死灰,对第一名的奖品早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幻想,而且她的身体也有些不舒服,眼前一阵阵的晕眩传来,小腹也开始越来越疼了起来。

    终于走到快一半的时候,吴丽丽看着眼前一阵的黑影,身子一歪,整个人就开始往地上倒去。

    “丽丽,你没事吧?”一旁的周姐赶紧一把扶住了她,嗓门比较大,直接引得部门同事全都看了过来。

    “我的头有点晕。”吴丽丽皱着眉,半蹲着身子,脸上苍白一片。

    “哎呀那怎么办啊?”周姐急得大叫,“你们谁,赶紧来背一下丽丽吧,我们不求什么第一名了,只要走完就可以了。”

    人事部门的男同事不禁都有些面面相觑,大家都是有媳妇的人了,公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背别的女人,就算是女同事,这心里也有一些过意不去啊,而且这还走着山路呢,本身自个儿都已经够累的了。

    上官晏从队伍最前头往后走了回来,他一身深灰色休闲西装,脚上是一双黑色运动鞋,直接拉着她的手,薄唇一掀,说道,“我来吧。”

    “啊?”周围的同事全都惊呆了。

    吴丽丽用手撑着额头,虽然身体很不舒服,头也有些晕,但理智还在,她直接将手抽了回来,抬头对上官晏说道,“不用了总裁,我再坚持一会儿吧,马上也就快要到终点了。”

    “不要逞强了丽丽。”周姐一脸尴尬的说道,“我们部门现在已经是落在最后了,你再坚持的话,我们也得不了第一啊,还是找个人背你下去吧?”

    吴丽丽纠结着脸,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她原本想得第一名的,结果人事部门这么弱,而她作为小组长,竟然还第一个就倒下来了,实在是无颜愧疚江东父老啊!

    咬了咬牙,吴丽丽又站了起来,“没事,我感觉现在好多了,刚才可能是一时贫血,我们继续出发吧。”

    周姐寸步不离的搀着她,“丽丽,你真的没事吧?哎呀一个女孩子,不要这么逞强嘛!”

    吴丽丽撑着身体往前走着,只感觉眼前一时白一时黑,脚底也有些深一脚浅一脚的,一个不注意,“哎呀!”她整个人又往一侧倒了过去。

    身后,始终看着她的上官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大步拽起吴丽丽的手臂,背过身去,半弯下腰蹲着,“上来,我背你!”

    “嘶!”吴丽丽的五官痛苦的纠结在一起,本来身体就很不舒服,这下子好像连脚也崴了,她怎么那么倒霉啊!

    “快上来,我背你下去!”上官晏回过头看着吴丽丽,眼底慢慢浮上了一丝奚落,“还说自己可以,现在连脚都崴了,你这个女人,到底还在逞强些什么?”

    吴丽丽一脸委屈的看着他,“我的奖品……”

    呜呜呜,奖品早没了!她还受伤了,这下子,说不定连参与奖都拿不到了!

    上官晏有点火了,直接拽着她的手臂甩到了肩膀上,两手在后面掰开她的腿弯握住,腿部一用力,就把她背了起来。

    看着周围同事目瞪口呆的神情,上官晏眯眼说道,“人事部门小组,只要能率先抵达山底,下个月都加薪一半!”

    说完,径直背着吴丽丽就往山下走去。

    人事部门的那11个人一听要加薪,顿时全部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先前的唉声载道也没有了,一个个都快马加鞭的跟在上官晏身后就往山下冲去。

    “总裁。”吴丽丽趴在上官晏宽厚挺拔的背上,心底觉得很过意不去,小声的以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道,“我是不是很重啊?”

    “对,重的像只猪!”上官晏两手把她又往上托了托,脚步不停,口里却说道,“大婶,你真的该减肥了!”

    吴丽丽瘪着嘴,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