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贱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若晚脸上一愣,这才想到两个孩子还站在门口等着她给换拖鞋呢,赶紧将手往后抽,转身就想要走回去。

    景慕琛却拉着她的两手不放,冷眸嗖嗖的射向景彦希,“这么大的人了,自己不会换?”

    景彦希委屈的瘪了瘪嘴,在景慕琛的严肃警告下收回了目光,两只小手扒着柜子,两只小脚在一起搓啊踩啊的脱着小雪靴。

    一旁的玖玖早已经脱完了小雪靴,踩着粉色毛毛拖,穿着一身乳白色的小羽绒服扑了过来,抱着景慕琛的大腿就娇憨地喊道,“爸爸!我好想你啊!”

    景慕琛只好松开苏若晚的手,一把将可爱的糯米团子抱了起来,“爸爸也想你,来,亲爸爸一口。”

    玖玖立马两只小手搂住景慕琛的脖子,撅起小嘴,就像个初生的小雏鸟似的,在景彦希的左脸、右脸纷纷啾啾了两下。

    苏若晚看着女儿那哄人的小样儿,唇边漾起了一朵温柔的笑靥。

    景慕琛突然转头斜睨着她,半天后,才淡淡的开口说道,“看咱女儿多会疼人,学着点儿。”

    苏若晚一窘,眼睛看了看玖玖,脸上有点发热。

    “妈咪,你快亲亲爸爸!”果然,玖玖立刻奶声奶气的说道。

    景慕琛的的唇角立马高高的翘起,怪不得人家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真是太懂他的心了。

    看着父女俩脸上都满是期待的表情,苏若晚眨了眨眼,只好踮起脚尖,在景慕琛的脸颊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

    那柔软又带着凉意的触感终于贴在了脸上,景慕琛脸上的笑意更浓,看向她的目光也变得更加温柔,带着一丝宠溺和深情的味道。

    苏若晚和他*的眼神对视了几秒,便脸颊红红的低下了头。

    “晚晚,我这个鞋子脱不掉啦!”背后,景彦希的哭腔响起。

    苏若晚赶紧转身走了过去,“我帮你。”

    。

    帮两个孩子把厚重的外套脱了下来,小家伙们就开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玩了,景慕琛也被玖玖拉的坐在了那儿,手中看着她这几天的幼儿园作业本,边看边夸。

    苏若晚看到景慕琛的行李箱还放在客厅,走过去就将箱子拉进了主卧。

    打开后,将里面的脏衣服都拿了出来,分门别类的按内外和颜色等扔进了洗衣篮,然后就又拖着箱子走出去,存放进了储物间里。

    再次回到卧室后,苏若晚抱着洗衣篮走进了卫浴室,先将浅色的衣服都放进了滚筒洗衣机里。

    刚按下洗衣机的开始按钮,腰上就多了一道熟悉的力量,身后,男人的身体紧贴着自己,下巴被他捏着转了过去,唇瓣随即传来了他柔韧又热烫的触感。

    一番浓烈的亲吻过后,景慕琛将她直接转了过来,两手向下把她抱在了洗衣机上坐着,一手搂着她的腰,薄唇贴近她的耳侧,亲吻住了那小巧又白皙的耳垂。

    “嗯。”苏若晚被迫承受着他的热情和暗示。

    两人在之前就很频繁,这一次又恰逢他接连好几天的出差,苏若晚承认,自己也有一些想要了。

    而他今天这刚一回来就这么迫切表示着,甚至连一点儿时间都等不及……

    于她而言,内心也是既激动万分,又有一些虚荣心上的满足感。

    只是,女人终究还是要比男人更顾忌和理智一些,她闭着眼睛,边轻轻地颤抖着,边说道,“孩子们在外面。”

    景慕琛拉着她的针织衫领口,亲吻着她细白的脖颈,声音变得黯哑又低沉,“放心,有乔婶陪着呢。”

    苏若晚瑟缩了下,两手更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先关门。”

    景慕琛一脚将卫浴室的门踢上,伸手过去反锁住。

    。

    小别胜新婚。

    极致的绚烂来袭的时候,苏若晚连上身的针织衫甚至都没来得及脱掉,被汗意沁湿了,黏糊糊的贴在了身上。

    同样还穿着上衣的景慕琛两手抱着她,长腿跨进了偌大的浴缸里,伸手打开水龙头,温热的水流就被放了出来。

    苏若晚慵懒的瘫软着身子,任由景慕琛将她的针织衫脱掉。

    背后传来热水温柔的洗礼,苏若晚闭着眼睛,靠在他的身上,蔫蔫的说道,“老公,我好困,想要睡觉了。”

    可能是因为这几天他不在,苏若晚都睡的不是太好,刚才又经历过一番运动,再加上内心的安全感重新归位,她只觉得阵阵困意袭来,只想就这么在他怀里长睡不起。

    “睡吧。”景慕琛说着,伸手将她马尾上的发圈拿掉。

    海藻般的黑发瞬间倾泻而下,他伸开五指从她的发间穿梭而过,直到黑发绵延般的盖在了她白皙的背上。

    视线再度回到苏若晚那张白净的睡脸上,景慕琛的眼中,是浓到化不开的深情。

    。

    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景彦希才看到爸爸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身上还换了一套衣服。

    他扭着小脑袋在景慕琛的背后看了看,问道,“爸爸,晚晚呢?”

    景慕琛低头看着儿子那张过分早熟的小脸,薄唇勾勒出了一抹笑意,“晚晚在睡觉,我们先吃饭。”

    。

    晚上六点钟,某西餐厅。

    乔蕊儿穿着一身象征着纯洁的白色束腰羊绒大衣,手上提着一个粉色prada贝壳包,柔顺的黑发披散在肩上,文静淑女的跟着上官晏走了进去。

    “唔。”她看着手里的菜单,秀眉微微拧在一起,“阿晏,我实在不知道要选哪一个套餐好,要不?我们选情侣套餐吧?”

    刚才她看了一眼周围,隔壁桌恰好有一对情侣吃的好像就是情侣套餐,看着他们在那儿你侬我侬的互相喂食,她也好想要试一试。

    上官晏端着柠檬水的手指顿了顿,放下杯子后,开口说道,“蕊儿,不好意思,我今天没有什么胃口,你随意点吧。”

    虽然历经了一天的劳累,午饭也没有吃,不过上官晏却丝毫不觉得饿,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吴丽丽怀孕的消息给震惊的。

    乔蕊儿却会错了意,她开心的抿着小嘴,立马伸手就示意道,“waiter!”

    等服务生过来后,她娇羞的看了一眼面前优雅矜贵的上官晏,含羞带怯的说道,“给我们来一份情侣套餐。”

    “好的,小姐请您稍等。”

    服务生离开了,乔蕊儿端起面前的柠檬水也喝了一口,“对了,阿晏,你刚才在电话里说有事情想要跟我说,是什么事情啊?”

    上官晏微微拧起眉,思忖了下,才看着乔蕊儿说道,“蕊儿,其实,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这段时间的相处以来,我也真的觉得你很不错。”

    乔蕊儿白净的脸上瞬间浮上了两朵红晕,她眼神闪烁的低下头,嘴角却不自觉地勾起,细白的手指绞在了一起,整个人显得无措又激动。

    “只是。”上官晏顿了顿,看着乔蕊儿抬起头后,他目光诚恳,深感抱歉的说道,“因为一些突发的事情,我们可能不能再继续交往下去了。”

    乔蕊儿原本娇羞的表情顿时僵在了脸上,她两眼直直的看着上官晏,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你说什么?”

    今晚不是应该两人互相告白,然后关系再近一步的好日子吗?为什么他会说不能再和她继续交往下去?

    “蕊儿。”上官晏有点为难,过去的二十四年,他的生活都被各种各样的学业和培训充斥着,几乎没有私人的时间,也就没有谈过恋爱。

    他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别人,尤其是乔蕊儿这样的一个温柔如水,单纯可爱的女孩子,他生怕因为自己说错了话,或者言辞过分了,而让她感到难堪,因此也只能斟酌着继续说道,“你真的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你也值得一个更好的男人来拥有,忘了我吧!我不值得你这么对我。”

    乔蕊儿这下子总算是明白了,他想要和她分手!

    “阿晏。”乔蕊儿睁着一双小白兔一样的眼睛看着上官晏,苦苦央求道,“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才让你对我有不满意的地方?你告诉我啊,我都可以改!只是,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

    上官晏赶紧说道,“不是,你没有不好,你真的很完美,不好的是我,我配不上你,我们分手吧,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男人。”

    “不要!”乔蕊儿的眼泪唰的掉了下来,“阿晏,你在我心里就是一个百分之百完美的男人啊,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我,我已经爱上你了!”

    “呃……”上官晏愣住了,她爱上他了?

    “阿晏。”乔蕊儿伸出白皙纤柔的小手覆在上官晏修长的大手上,“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们相处的时间还很短暂呀,还不够时间更多的了解彼此呢,不要这么快就轻易下结论,让我们再相处一阵子,你再好好地考虑一下好不好?”

    上官晏皱了皱眉,被她前后矛盾的说辞搞得有点发懵。

    这时,服务生将情侣套餐送了上来,一个爱心形状的摆盘,上面摆放着新鲜美味的鳕鱼和牛排,其他的配菜也是缤纷漂亮,无一不带着浓浓的有关甜蜜爱情的暗示,可上官晏却如鲠在喉,毫无胃口。

    “阿晏,你真的不吃吗?”乔蕊儿失望的问道,她本来打算两个人互相喂食来着,谁知上官晏只在那儿喝着柠檬水,一句话都不说。

    上官晏抬起左腕,看了一眼时间,直接站起身来,“蕊儿,不好意思,我还有一些急事需要去处理,我必须得先走一步了!”

    乔蕊儿立刻放下了刀叉,惊讶的问道,“你现在就要走?”

    “是的,不好意思,你吃完饭自己打车回家吧,单我会去买的。”

    说完,上官晏拿起外套,直接就朝着收银台走去。

    一会儿后,乔蕊儿看着他穿上外套,走出了西餐厅的大门。

    乔蕊儿美丽的脸上瞬间没有了刚才的无辜和娇弱,她双眼一眯,直接拿起外套和包,偷偷地跟了上去。

    。

    上官晏开着自己的白色宾利,迅速的往第一人民医院开去。

    身后,一辆蓝色的出租车载着乔蕊儿,维持着一段安全距离,始终跟在白色宾利的后面。

    到了第一人民医院后,上官晏停好车,就往住院部里走去。

    乔蕊儿赶紧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扔给了司机,“不用找了!”

    她踩着高跟鞋暗测测的跟在上官晏的背后,直到看到他进了电梯。

    乔蕊儿怕自己被上官晏发现,当下也没有立刻跟上,可是等电梯门关上后,她又懊恼的拍了一下脑门,真笨,电梯里面那么多人,天知道他是要去几楼啊?

    一共20层的住院部,如果一层一层去找的话,岂不是要把她累死。

    只是,他来医院做什么呢?最近没有听伯母说上官家里有人生病住院啊?

    乔蕊儿无奈,思前想后的在那儿又站了一会儿,最后实在没辙,只好泱泱的又离开了。

    。

    上官晏在电梯停在19楼时走了出来,朝着VIP病房1901号房走去。

    只是,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

    1901号房内,吴爸爸,吴妈妈,还有张清笃都坐在里面。

    吴爸爸看着吴丽丽被包得粽子一样的左脚,一脸的心疼,纠结的想要抽烟,可是因为在病房,只好又按捺住冲动,这种想抽而不能抽的状态下,整个人的脸色便很不好看。

    吴妈妈则是端着刚切好的水果盘放在了吴丽丽的手上,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丫头,受伤了住院也不和我们说一声,要不是你爸想问你比赛有没有拿到第一名,才让我给你打了个电话,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诉我们了?还有清笃也是,他现在可是你的男朋友,你受伤了也不告诉他一声,真是不像话!清笃啊知道情况后,立刻就开车去接我们过来了,你还不赶紧谢谢清笃!”

    张清笃斯文的笑了笑,“伯父,伯母,丽丽应该只是不想让你们担心罢了,你们啊也不要责怪她了,受伤本来就很可怜了。而且,我今天刚好也没有班,来回接送一下也是顺路的事情。”

    吴妈妈还在那儿唉声叹气,吴丽丽只好边嚼着火龙果边说道,“你们啊就放心吧,我又没骨折,就是擦几天药躺几天就好了嘛。”

    吴爸爸点了点头,又看了看病房内的设备,“闺女啊,这个病房,很贵的吧。”

    “嗯。”吴丽丽点头,笑眯眯的说道,“不过爸,你放心吧,这个病房是公司给负责报销的,你女儿我啊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这次,你知道吗?这一间VIP病房,一天少说也得四五千呢,我这啊可是享受了上流社会贵族一般的待遇哦!”

    “贵族!贵族!如果要受伤了要住这贵族一样的病房,我宁愿你没受伤!”吴妈妈气得恨不得伸手戳破吴丽丽的脑门,怎么她生了个这么拧不清的女儿,真是白养了这二十多年了。

    “好了好了。”吴爸爸拉了一下吴妈妈,“你声音小点儿,闺女现在受着伤,需要静养。对了……”他看着吴丽丽,关心的问道,“闺女啊,你饿不饿,现在都快七点钟了,要不要吃晚饭。”

    吴丽丽摇了摇头,“我下午两点钟才吃的午饭,吃了好多呢,现在一点都不饿。”

    对了,上官晏那个臭小子呢,不是说离开一会儿马上就回来的吗?可别临阵赖账啊,她可付不起这间的房钱。

    “哦,那这儿也没个护工什么的吗?医生呢?”吴爸爸又问道。

    吴丽丽摇了摇头,“我没有看到护工,我醒来的时候就是领导在照顾我了。”

    “你领导?”吴妈妈皱眉,“你崴个脚而已,你的领导干嘛要来亲自照顾你?”

    吴丽丽愣了愣,“可能……他自己也觉得对不起我吧,我跟他可是一个小组的呢,本来是要让他当组长的,结果他死活不当,所以我才那么累,才会晕倒啊!”

    门外的上官晏听得满头黑线,眼睛眯了眯,却始终站在门外,没有进去。

    “这样啊,没事。”吴爸爸站了起来,“既然医生不在这,清笃,你在这里陪会丽丽,我和你伯母一起去找医生问一下丽丽的具体情况。”

    张清笃也站了起来,“伯父,伯母,你们忘了,我就是这家医院的药剂师,这样吧,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出去找熟人问一下就可以了。”

    “对对对。”吴妈妈醍醐灌顶,“差点忘了清笃你就在这家医院里做事呢,也好,老头子,我们就在这儿等着清笃吧。”

    她笑眯眯的拍了拍张清笃的肩膀,说道,“清笃,那就麻烦你了啊。”

    “一点儿都不麻烦,伯母你太客气了。”张清笃笑了笑,拿起外套就要朝门口走去,这时,病房的门却被人突然从外面推了开来。

    上官晏在门外一听到那个张清笃竟然就是这家医院的医生,不得不立刻推门而入。

    他弯起嘴角,对吴爸爸,吴妈妈微微颔首说道,“伯父,伯母,你们好。”

    吴爸爸和吴妈妈都呆住了,病床边,张清笃也微微讶异的看向了上官晏,只是,很快地,他眼神一变,就将目光又收了回来,两只原本松懈的手也不自觉的紧张握在了一起。

    吴爸爸镜片后的老花眼眯缝了半天,才看清面前这个长相帅气的年轻人,那一身卓然又高贵的气质,昂贵奢侈的装束,一看就是出身极好的人家出来的。

    当下他便有一些疑惑,呐呐的开口问道,“你是?”

    上官晏看了一眼吴丽丽,开口说道,“丽丽是我的私人助理,我是她的领导,我叫上官晏。伯父,伯母,今天初次见面,我也没有备什么礼物,真是失礼。”

    “啊?”吴爸爸和吴妈妈一脸的受宠若惊,这么年轻又好看的男人竟然是丽丽单位的领导,而且说话还那么的客气,只是,一般不都是要给领导送礼么?怎么他说要给他们俩送礼?

    吴妈妈忙客套的回道,“上官先生您好,应该是我们说失礼才对,丽丽这不小心受伤了,竟然还让您亲自过来看望她,真是让我们过意不去啊。”

    “丽丽!”吴妈妈回头对正在吃水果吃的不亦乐乎的吴丽丽吼道,“还不快给上官先生说谢谢啊!”

    吴丽丽一脸茫然的看着吴妈妈在那挤眉弄眼,她看了一眼上官晏,只好说了一句,“谢谢总裁!”

    “总裁?”吴妈妈的音量骤然拔高,“您,您是总裁?”

    天哪,她原本只以为是一个什么小部门的领导,却没想到竟然是公司的总裁,那可是公司里面最大的官儿啊!

    上官晏微微低头看着比自己矮上一大截的吴妈妈,修养极好的说道,“副的,我现在只是公司的副总裁。”

    “那也很厉害啊!”吴妈妈因为这个“副”字稍稍心安了一些,不过依然还是很受惊吓,她忙将一旁的椅子给拖了过来,伸手示意道,“总裁,您坐这儿吧。”

    “呃。”吴丽丽有些尴尬,她抬头看了一眼张清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刚才吴爸爸,吴妈妈和张清笃一起进来的时候,吴妈妈可是自己一屁股就坐在椅子上了,可这会儿却这般殷勤的给上官晏让座,真是让她有些替张清笃感到不甘心了。

    而张清笃因为心中有事,见到吴丽丽看向他的笑容后,嘴角也只好极难看的扯了扯。

    至于上官晏,看着吴妈妈那一副殷勤的模样,总算明白吴丽丽平日的狗腿是从哪里遗传来的了……不过,他还是抬脚走了过去,只是将椅子又挪了挪,说道,“伯母,还是您坐吧,晚辈站着就行了。”

    “那哪行呢,你可是总裁啊!”吴妈妈和上官晏开始互相在那让了起来,吴爸爸只好“咳咳”地轻咳了两声,“好了好了,不坐就都别坐了。”

    他微微抬头看着身形高大的上官晏,问道,“是你送我家闺女来医院的?”

    上官晏看着吴爸爸,那墨镜后的老花眼此刻带着疑问和探究,竟无端的让他有了一丝的紧张,“对。”

    “嗯。”吴爸爸又问道,“那我家丽丽的身体情况,医生也都和你说了?”

    上官晏就像个学生被老师问话一般,一问一答道,“都说过了。”

    吴爸爸点了点头,“那清笃就不用再跑过去一趟了,这样,你把医生的话都告诉我一遍。”

    上官晏的脸上僵了僵,他极快地看了一眼仍在那没心没肺的吃着水果的吴丽丽,心底一盘算,开口就说道,“是这样的,医生说丽丽的脚是轻度的扭伤,并没有伤到骨头,经过这一下午的冷敷后,现在只需要静卧休养即可,过几天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吴爸爸脸上的法令纹稍稍得到缓解,“那就好。”

    吴妈妈也点了点头,“总裁,真是谢谢您啊。”

    上官晏忙客套的表示不用谢,心里却有些心虚了起来。

    他还没有告诉吴丽丽她怀孕的事情,而且,现在在场的杂人众多,只能暂时再隐瞒一阵子了。上官晏心里是这么打算的。

    一时间,病房里又恢复了安静,除了吴爸爸和吴丽丽,其他三人都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觉,吴妈妈是忌惮着总裁在场,张清笃则是忐忑心虚会被上官晏认出来,至于上官晏,则更是内心百般的纠结。

    不一会儿,吴丽丽看了看安静的四个人,开口叫道,“妈,你把遥控器递给我,我想看会儿电视。”

    “好。”吴妈妈终于有事情做了,忙不迭起身将遥控器递了过去。

    电视打开了,刚好在播一部火热的韩剧“来自星星的你”,剧中,女星刚怀了男配的孩子,却因为知道男配的秘密而被他残忍杀死了。

    吴妈妈越看越气愤,也忘了上官晏在场,开口就骂道,“这个男人可真是狠啊,这个女人是因为爱你才给你怀的孩子啊!竟然还杀了她,真是没有人性啊!”

    吴丽丽一头乌鸦飞过,刚想要调台,吴妈妈又说道,“这女人一定要知道保护自己,没有确定关系之前,千万不能怀孕。一旦怀了孕,如果男方肯负责任那还好,如果不负责任呢,要么去流产,要么生下来当单亲妈妈,可是这流产手术啊很伤身子的,做好了还行,这万一手术失败了,对于女人来说可就是一辈子的遗憾啊……”

    “妈!”吴丽丽越听越头大,“这放的是电视剧!现实生活中哪来的那么多狗血事件啊!”

    吴妈妈瞪了吴丽丽一眼,“怎么没有啊?你周叔叔家的那个女儿,你爸也知道的,前不久啊不就是,这才18岁啊,刚上大学呢,就跟男朋友那啥了,结果被她爸爸打的去做人流……啧啧啧,我那天去看了她,那小脸白的,可怜死了!”

    吴丽丽瘪了瘪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一听到吴妈妈的唠叨声就觉得头有点疼。

    她看了眼时间,提醒道,“爸,妈,时间不早了,要不?你们先回去吧。”

    “死丫头,这就想赶我们走啊?”吴妈妈皱着眉头,“不行,晚上我留在这里陪你吧,你这脚不方便,万一要上个厕所什么的我还能帮帮你……”

    “伯母,这样吧,您和伯父还是先回去休息,我下午的时候请了个女护工,待会应该就会过来了,有她在这里照顾丽丽,你们就放心吧。”上官晏忙开口说道,生怕吴妈妈留下来了,到时候穿帮就不可收拾了。

    “这外人照顾也不方便啊!”吴妈妈还是觉得不妥。

    吴丽丽赶紧附和道,“不用了妈,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别到时候我的脚好了,你却又病倒了,到时候爸又该来怪我了。”

    吴妈妈一听这话就白了吴丽丽一眼,但也只好起身,对上官晏说道,“总裁,那就麻烦您了哈,你们公司的福利可真好!给定了个这么好的病房,还安排了专人来照顾着,我替丽丽啊,感谢你们公司!”

    张清笃也站了起来,轻声对吴丽丽说道,“丽丽,那我明天再来看你。”

    “好,谢谢你,清笃。”吴丽丽微微笑着说道。

    一行人走到了门口,吴爸爸却突然回头,看着仍站在那儿不动的上官晏,“上官先生,您不走吗?”

    瞬间,吴妈妈也回头看了过来。

    上官晏眨了一下眼睛,只好说道,“走,这就走。”

    说着,回头拿起自己的外套,一起跟着众人走出病房。

    。

    电梯里,张清笃站在最后面,微微低着头,而上官晏站在他的旁边,一手拿着外套,一手插在裤兜里,下颚还微微抬起,两人的气场对比截然不同,一个卑微,一个高傲,看的吴爸爸不禁一阵的摇头。

    到了住院部的门口,吴爸爸和吴妈妈对上官晏再三道谢,就坐上了张清笃的黑色轿车离开了。

    上官晏在门口站了会,直到黑色轿车离开了医院的大门口,他才又转身走了回去。

    。

    车里,吴爸爸想着刚才电梯里的情形,斟酌着开口道,“清笃啊,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来回接送我们俩来看丽丽。”

    张清笃此刻已经恢复了淡定,他微微笑着说道,“不辛苦,伯父,这是我应该做的。”

    “嗯。”吴爸爸一脸的欣慰,又说道,“清笃啊,我家闺女虽然已经快二十七岁了,可是她的性格还是很幼稚的,很多时候就像个小女孩似的,所以啊还得麻烦你多体谅她了。我们老两口就这么一个闺女,我们也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只求她能找个知冷知暖的好男人,两人好好的在一起过日子就行了。”

    这番话,一来是表明吴家的态度,他们嫁女儿看重的是人,而不是家庭;二来也算是表态,说明了他们俩对张清笃的信任和认同。

    张清笃的脸上依然是淡淡的微笑,“放心吧伯父,我会好好对丽丽的。”

    吴爸爸点了点头,心头这才放宽了。

    。

    吴丽丽正在病房里百无聊赖的调着台,房门被打开了,她扭头一看,“总裁?”

    上官晏脱掉外套扔在了椅背上,将门关了起来,一句话也没说,却径自走进了一旁的卫生间里。

    吴丽丽将电视关掉,就突然清晰的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一阵,呃,男人嘘嘘的声音。

    她尴尬的立马又把电视打开,内心嘀咕道,竟然是因为尿急才跑回来上厕所的。

    不一会儿,上官晏边拿着手纸擦手边走了出来,他将手纸往垃圾桶里完美一扔,抬头看向了吴丽丽,说道,“你把电视关了,我要和你谈谈。”

    吴丽丽关掉电视机,一脸狐疑的再次看向了上官晏,“总裁,您要和我谈什么?”

    不会是让她付房费吧?还是……要开除她?不对啊,完全没理由啊,她又不是故意想受伤的。

    上官晏叹了口气,实在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整件事情的发生完全不在他的计划之内,而他已经预感到,自己原本中规中矩又计划周密的生活将会从此脱轨,不久后更将会彻底被颠覆打乱!

    吴丽丽看着上官晏一脸形同便秘的表情,内心的不安更加大了,她抿了抿唇,开口就说道,“总裁,您到底要说什么呀?”

    上官晏一咬牙,“你怀孕了。”

    “嘎?”吴丽丽整张脸都僵住了,“总裁,您,您说什么?”

    “你怀孕了。”上官晏再一次一字一句的说道,他在床边坐下,两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两侧,好防止她突然情绪爆发而伤到自己或孩子。

    这也是源于平日里他对她的了解,这个大婶绝对不是一个淡定省事的主,待会儿万一知道了被他酒后侵犯而怀了孕,只怕她会一个冲动,做出一些难以预估的动作和行为。

    “总裁,哈哈哈哈,你开什么玩笑哈哈哈哈?”吴丽丽快笑疯了,她伸手指着上官晏那一张严肃的俊脸,笑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我和清笃才交往一个多月,我们现在手都没怎么拉过呢,我怎么可能怀孕,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得了妄想症,哈哈哈哈。”

    上官晏看着她那大笑的表情,嘴角抽了抽,继续说道,“你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吴丽丽整个人都呆住了,她迅速摇了摇头,“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怀孕!就算我怀孕,孩子也不是你的!”

    她瞪着上官晏,浑身的气不打一处来,继续说道,“我跟你的那一次……那都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不是说了那一次就算是一场酒后的意外吗?事后你也答应了啊,怎么现在还惦记着呢!我要怀孕的话,早就应该怀了,还用等到现在?而且,那一次以后我有吃紧急避孕药,后来,我的生理期也正常的来了!所以,我绝对不可能怀孕!”

    上官晏只好如实交代,“不是那一次。”

    “……”吴丽丽头疼的不行,她皱着眉头就骂道,“臭小子,我们俩明明就有过一次好不好!”

    “呃,上一次,在G市,你还记得吗?”上官晏看着她的脸色,帮助她回忆,“去参加大哥大嫂的婚礼那一天,你喝醉了,我把你扶了回去,然后……”

    吴丽丽的双眼猛然一刺,“什么意思?”

    那天,明明自己一个人在酒店套房里醒来的啊!而且身边没有任何人,衣服也都完好无缺!

    上官晏俊脸微囧,“你喝醉了,拼命地抱着我,还摸我,亲我,脱我衣服,我实在没有办法,所以就……”

    吴丽丽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然后呢?”

    “然后我就和你上床了。”上官晏坦诚道。

    吴丽丽的脸上精彩纷呈,“那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

    “……”上官晏尴尬的闭了下眼,承认道,“我那天,呃,和你做过之后,我就把你的衣服又给穿回去了。对不起,我当时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所以……”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后,上官晏整张脸被打的向右侧了过去,很快的,他细皮嫩肉的左脸上就浮现了五个清晰的红手印!

    “贱人!”吴丽丽咬牙切齿,两手握成拳,直接在上官晏的肩膀上就死命的捶打起来,“你这个臭小子!简直就是个禽兽!竟然趁我喝醉了占我的便宜!我今天非要打死你!打死你!”

    上官晏开始还一动不动的任由吴丽丽不停打着,只是,过了一会儿后,他就眉头紧蹙,伸手将吴丽丽的两只手抓住,“别打了,医生说你的胎像不稳定,必须要小心静养,免得动了胎气。”

    吴丽丽顿时更来气,她怒吼道,“掉了才好呢!我今天非要揍死你不可!”

    说着,使劲的想把手给抽出来,谁知男女之间的力气相差实在太大,她抽了半天都没能成功。

    吴丽丽的内心好像在燃烧着一团火,她咬牙切齿地看着上官晏,再低头看着狠狠钳住自己的那一双白皙漂亮的大手,眼底发红,直接低头就张嘴咬了上去。

    “嘶!”上官晏瞬间痛得五官都纠结在了一起,这个女人,下嘴真的是好狠啊!

    ------题外话------

    五一加更!拜托月票都给景大爷留着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