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132上官这小子出车祸了

132上官这小子出车祸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了病房,一推开门,屋里的三个人都很安静,除了玖玖的小脸上是无忧无虑的笑容,其他两个人都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爸爸!”玖玖一看到景慕琛就开心的说道,“姨姨的肚子里有小妹妹,以后我要带小妹妹到家里玩儿!”

    此话一出,除了景慕琛,其他三个大人的脸色都猛地一沉,尤其是吴丽丽,一看到上官晏,原本稍稍淡定的脸上瞬间又要变得张牙舞爪。

    苏若晚见状赶紧说道,“阿晏,吴姐说她饿了,麻烦你出去买点儿早餐回来好不好?”

    上官晏一听立刻点头,“大哥,大嫂,那我先出去买点早餐,丽丽就拜托你们帮我照顾一下了。”

    “好。”苏若晚又说道,“对了,吴姐说她特别想吃金盛家的红豆紫米粥,还有水晶小笼包,能不能麻烦你……”

    “没问题。”上官晏一听吴丽丽这么地有胃口,心底也舒畅了一些,他一口答应,就拿起车钥匙往病房外走去。

    苏若晚跟着上官晏走到了门口,看着上官晏走进电梯后,她又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将房门给关上了。

    “玖玖,彦彦,你们俩去小屋里玩一会儿好不好?”苏若晚牵着景彦希和玖玖的手走进了里面的一间小休息室,将手机打开了“喜羊羊与灰太狼”的视频给俩人看着,吩咐道。

    景彦希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斜睨着苏若晚就说道,“晚晚,你们是不是要在背后说上官哥哥的坏话?”

    还特意把上官哥哥支开,一看就没有什么好事!

    苏若晚伸手捏了一下他肉嘟嘟的小脸,“没有!我们只是要谈一些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乖乖看动画片!”

    说着,她走了出去,将房门也给带上了。

    。

    外面,景慕琛听到开门声回头。

    “老公。”苏若晚走过去握着他的手,看了一眼吴丽丽,央求的说道,“老公,你今天一定要想办法帮帮吴姐啊。”

    景慕琛微微挑起眉,“什么意思?”

    苏若晚叹了口气,说道,“上官这件事情做的实在是太不厚道了,但是我们现在再讨伐他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吴姐的肚子已经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再过不久,这肚子渐渐就要大起来了,到时候就是想隐瞒都隐瞒不住了。所以,今天趁我们俩都在这里,一定要帮吴姐想出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

    “吴姐。”苏若晚又看着吴丽丽,问道,“你先告诉我,你现在,真的想要打掉这个孩子吗?”

    吴丽丽眨了眨眼睛,脸上出现了一丝的迟疑。

    “好。”苏若晚拍了拍她的手,“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啊?”吴丽丽睁大眼,她知道什么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吴姐,你能这样想就很对了。”苏若晚欣慰的笑着,“你知道吗?看着一个小生命,在自己的肚子里慢慢地从一个小小的胚胎,到长出小手和小脚,最后再从你的肚子里生出来,看着它慢慢地变化和长大,从只会爬,到慢慢学会走路,从不会说话,到能喊你妈妈……这真的是一件很有成就感,也很幸福的事情。对了,你不是一直说玖玖长得很可爱嘛,将来啊你生出来的孩子,也会这么可爱,这么漂亮,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心动?”

    “可是若晚。”吴丽丽瘪了瘪嘴,欲哭无泪的说道,“我真的不想要当一个单身妈咪,以前我又不是没有看过,你一个人带着玖玖的时候日子过得有多辛苦,公司的那些女人没少在背后说你的闲话!还有啊,我现在还有个男朋友呢,我爸妈要是知道我跟别的男人上床怀了孕,非打死我不可!我跟张清笃虽然目前还没有什么感情,分了倒也是无所谓,但是以后我总归还是要嫁人的吧?如果我带了一个小拖油瓶在身边的话,那样就更没有男人会要我了。”

    “怎么会是拖油瓶呢?”苏若晚不认同,“我觉得,如果一个男人他是真的爱你的话,他就应该能接受你的一切,包括你的过去,以及你的孩子。”

    “最重要的是。”苏若晚郑重的握着吴丽丽的手,“吴姐,你要真的觉得带小孩子很辛苦的话,我可以帮你啊,我反正也带过玖玖了,我有经验,我也可以教你。不管是在经济上,还是其他方面,我也都可以全力帮助你的。”

    “……”吴丽丽脸上有着动容,可内心的天枰却始终都在艰难的左右摇摆着。

    一想到流产的痛苦和可能性的失败,她就不敢再说要去打掉小孩子了,可是就让她这么把孩子生下来,去做一个单亲妈咪,她又觉得自己没有苏若晚的勇气,光想想就觉得未来的生活会很可怕,压根不敢去挑战。

    “或者这样,如果你实在担心伯父,伯母,或者外人在背后议论的话,你可以说这个孩子是你领养的。”苏若晚又献了一计,“也就是说,等你肚子慢慢开始显怀的时候,你就随便找个理由去外地待产坐月子,回来后,可以过一阵子再把孩子抱出来,这样伯父伯母肯定也不会怀疑的。”

    一直沉默不语的景慕琛在一旁不禁眉头深锁,以前他怎么没看出来,苏若晚竟然有当军师的潜质?

    吴丽丽也微微皱起了眉,她叹了口气,低头在那用心的思索着。

    苏若晚看了一眼时间,距离上官晏离开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她赶紧长话短说道,“吴姐,既然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了,那我们就来解决第二个问题,也就是上官晏的问题。你现在最大的困扰,应该就是不想和上官晏奉子成婚对吧?”

    吴丽丽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当然不会想要和他结婚!就算是以后我把孩子生下来了,我也只想要由自己来抚养。”

    “只是,他都已经在这里看着我一天一夜了,如果刚才不是你们来看我的话,他估计这会儿也是不会离开的。还有啊,如果以后万一被上官家的人知道有这个孩子存在的话,他们肯定也会来把它夺走的,那我到时候这一切不就都白忙活了吗?”吴丽丽急切的又说道。

    “你说得对。可是,让上官放弃这个孩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他已经知道你怀了他的孩子,我想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让自己的孩子去叫别人爸爸吧?”苏若晚说道。

    吴丽丽皱着眉想了一会,最后,她转了转眼珠,“有了,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她看着景慕琛和苏若晚,“这个办法,就需要你们俩的配合了。我要肚子里的孩子,但我也要让上官晏彻底死心,最重要的,我还要让他痛苦和后悔自己曾经犯下的错!我要让他知道,做错事,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哼哼!”

    说着,她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

    上官晏开着自己的白色宾利快速的来到了金盛,谁知,金盛并没有早餐服务,而且营业时间也是从早晨的10点钟才开始。

    他没有办法,在大堂里站了会儿就想要离开,只是转念一想到吴丽丽现在肚子里正怀着他的孩子,都说母子连心,可能就是自己的孩子现在想吃那两个小吃呢?

    上官晏这般想着,于是就直接掏出手机拨打了陆自衡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后才被接通,陆自衡的声音困倦的在那头响起,“周六一大早的,你抽什么风?”

    “三哥,不好意思啊。”上官晏陪着小心地说道,“是不是打扰到你和三嫂休息了?”

    “你说呢?”陆自衡不耐烦的吼道,“你最好有非常紧急的事情。”

    “……”上官晏弱弱地说道,“三哥,能不能让你家做红豆紫米粥,还有水晶小笼的大厨现在就到店里来啊,我要买这两份小吃。”

    电话那头安静了好一会,然后,传来了陆自衡危险而又压抑的声音,“这就是你非常紧急的事情?”

    “三哥。”上官晏也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但没办法,只好厚着脸皮继续说道,“求你了,就帮我这一次忙好不好?拜托拜托!只要你答应我这一次,回头,我马上就在你这儿办100张的黄金VIP卡!”

    “OK。说话算话!”

    陆自衡话风骤变,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上官晏安心找了个座位坐在那儿等着,果然,20分钟后,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看到上官晏就说道,“是上官少爷是吧?您稍等一会儿,您要的餐,半小时后就马上能做好。”

    。

    30分钟后,上官晏拎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盒的红豆紫薯粥,还有两屉的水晶小笼,急匆匆的上车开回了医院。

    他生怕东西冷掉不好吃了,将车在医院门口随意地一停就下车了,一路小跑着进了电梯,又跑到了1901室的VIP病房。

    谁知一推门后,病床上的吴丽丽不翼而飞,就连景慕琛,苏若晚以及两个孩子也不在屋子里面。

    他提着袋子又冲到了走廊中间的服务台,“医生,请问1901室的病人怎么不见了?”

    值班的小护士抬头看着上官晏,“你是说1901室的吴丽丽对吗?”

    “对。”上官晏点头,因为刚才一路的奔跑,额头上还微微的冒着热汗。

    “哦。”小护士看着手里的记录表格,说道,“刚才她的姐姐和姐夫来了,说带她去10层的妇科做流产手术了。”

    “流产手术?”上官晏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轰”地一声就炸开了,他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手中的袋子也“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红色的粥,和白色的包子洒满了一地。

    “是啊,都下去半个多小时了,现在应该都刮宫完毕了吧。”小护士看着他,继续在伤口上撒着盐。

    不可能,这不可能!上官晏内心在咆哮,他猛地转身就往电梯间冲去,到那儿就伸手不停地按着“向下”的箭头。

    就在这时,一旁的电梯门打开了,首先走出来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她边喊着,“小心,别碰到!”边将手术推车从里面拉了出来,当整个推车都出来的时候,上官晏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推车上躺着的,正是闭着眼睛,一脸苍白的吴丽丽!

    随后,景慕琛和苏若晚也依次地走了出来。

    一看到上官晏,苏若晚的脸上就闪过了一丝不自然,她伸手碰了碰景慕琛的胳膊,低声说道,“你去和他说吧。”

    说完,她就陪着护士一起推着推车往1901号病房走去。

    上官晏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护士推着推车进了1901号房,不一会儿,又推着空着的推车走了出来,直到再次进入电梯,电梯门也关上了,他的脸上,还是一副震惊的神情!

    “节哀吧!”景慕琛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解释道,“吴小姐一直说要打掉孩子,甚至还以自杀相逼。若晚是她最好的朋友,实在不愿意看到她因为一个不该来的孩子而这么痛苦,毁了她原本稳定安逸的生活。所以,我们迫不得已,只好答应了她。”

    “孩子,我的孩子……”上官晏开口,声音又抖又哑,“就这么没了?”

    “没了。”景慕琛的声音平静无波,仿佛只是在说着一个无关痛痒的话题。

    “我不信!”上官晏无声攥紧了双拳,猩红的眼底是一阵阵尖锐的刺痛感,就在一个小时前,吴丽丽还说想要吃东西,那应该就是她在改变主意了啊?怎么会突然趁他不在去做了流产手术!

    景慕琛叹了口气,从裤兜中掏出了一张白色的收据,将它递到了上官晏的眼前。

    上官晏放开拳头,伸手接过那张收据,上面清晰的写着,“2014年12月21日,第一人民医院,妇科,刮宫手术,吴丽丽,女,26岁……”

    他的双手开始不停的颤抖着,两道英挺的眉也死死地皱在了一起,原本温润又英俊的脸庞,突然间就显得失魂落魄起来,而眼底却是腥红一片,狰狞的痛苦着。

    突然,他将单据一扔,抬脚就往1901号病房里冲去。

    身后的景慕琛一怔,随即也快步跟了上去。

    。

    1901号病房里,吴丽丽已经醒过来了,她躺在病床上,两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一副虚弱又悲痛的模样。

    苏若晚坐在病床边上,正要开口,房门“嘭”地一声被人从外面直接撞了开来。

    “吴丽丽!”上官晏疯了一般的冲了进来,他头发凌乱,两眼猩红,盛怒地伸手指着病床上的吴丽丽,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这个女人,你真的是好狠啊!你凭什么要把我的孩子拿掉!那是我的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你没有权利就这么把它拿掉!”

    苏若晚被他这幅吃人的样子吓了一跳,身后,景慕琛紧跟着走了过来,他一把拉住上官晏,低喝道,“上官,你发什么疯?痛苦的是她,你有什么权利在这里大吼大叫的?”

    “凭我是孩子的父亲!”上官晏咆哮着,他狠狠地甩开景慕琛的手,眼睛看向苏若晚,又看向了景慕琛,痛苦和失落让他失去了理智,脱口而出道,“你们是我最敬重的大哥和大嫂,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么残忍,要帮她去拿掉我的骨肉?”

    苏若晚因为他话语中的指责而皱紧了眉,看着上官晏脸上那一副落魄而又痛苦的模样,她的内心也泛起了丝丝得不忍,张了张嘴,支吾着就说道,“阿晏,其实,我们没……”

    “上官晏!”吴丽丽直接开口打断了苏若晚,她同样咬牙切齿地看着上官晏,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给我闭嘴!你凭什么去指责别人?这个孩子根本就是被你给杀死的!是你自己亲自撒下的恶果!如果不是你做错事,把它带到了这个世界上,我又何必受这种切肉的痛苦?你根本就是一个刽子手!是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苏若晚看吴丽丽越说越激动,忙安抚着她道,“吴姐,你先不要激动。”

    外面的护士跑了进来,严肃的看着上官晏说道,“病人刚刚做过流产手术,现在身体非常地虚弱,需要卧床静养,请你不要大声喧哗,影响病人的休息!”

    苏若晚一脸尴尬,对着护士点头又哈腰,好声好气的将她送出了门。

    关门再回来后,苏若晚叹了口气,说道,“阿晏,我知道你也很难过,但是……最最难过的难道不应该是吴姐吗?她不仅要承受心里上的痛苦,还要多承受*上的折磨!她刚做完手术,不能激动,为了让她的身体尽快地康复,不要落下病根,我请求你,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以后,你还是上官家的大少爷,你也会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孩子的,你就把这个孩子忘记了吧,行吗?”

    吴丽丽冷哼一声,将头转了过去,看着窗外。

    上官晏看着吴丽丽的侧脸,窗外的冬日晨光刚好从玻璃外透射了进来,将她挺立的侧面蒙上了一层金色的轮廓,看起来有一些朦朦胧胧的美感。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就在刚才,残忍的将他的亲生骨肉从身体里摘了出去!

    他愤怒的睁大了眼睛,双手紧握,一句话也没说,直接转身就推门走了出去。

    。

    上官晏冲出了病房。

    医院门口,他坐进驾驶室,不一会儿,白色宾利就如一道离弦的箭一般开了出去。

    刚才吴丽丽的那一番话在他的脑海不停重复着,“你根本就是一个刽子手!是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愤怒和痛苦就像个恶魔一样夺走了他的理智。

    上官晏脚底疯狂地踩着加油,白色宾利在清晨的高速路上以150迈的速度横冲直闯着,车速越快,他就觉得内心的痛苦似乎少了一分。

    很快的,车后就跟随了几辆警车,甚至还有警察拿着喇叭高喊着让他停车。

    听到身后警车呼啸的声音和警察的警告声,上官晏猩红着眼睛,直接将车速提到了200迈,整个车身就像要飞起来了似的,让他领略到了一股风驰电掣的爽感。

    就在这个时候,左边的交叉路口突然冲出来了一辆黑色轿车,速度也极快,上官晏瞬间猛转方向盘,黑色轿车擦着他的车身,蹭出了一片噼里啪啦的火花,而身后的另一辆车也刹车不及,狠狠地拦腰撞上了白色宾利。

    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后,上官晏感觉车身猛然一震,他的头一下子就被甩到了车窗上,侧脑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一阵剧痛袭来以后,安全气囊猛地蹦开了,上官晏双眼一闭,鲜血瞬间弥漫了他的侧脸,整个人也没有一点儿的意识了。

    。

    第一人民医院,1901号病房。

    看着上官晏离开后,吴丽丽呼出了一口气,看着苏若晚说道,“吓死我了,刚才你差一点露陷儿啊!”

    苏若晚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说道,“吴姐,我只是看刚才上官好像真的挺伤心的,他可能真的是想要好好弥补你的,你最后说的那一些话,确实是有一些太重了,我怕他会承受不住,不会想不开吧?”

    “切,他一个大男人,能有什么想不开的?他应该庆幸我没有拿孩子拖住他才对!”吴丽丽伸手拿起一旁的苹果放进嘴里,咬的咯嘣脆,哪里还有刚才的虚弱?

    “吴姐,你别这么说啊。”苏若晚还是觉得有点不安,“上官都说了要和你结婚,我觉得他应该就是知道自己做错了,所以才想要对你负起责任的。”

    “唉,好了好了。”吴丽丽摆手,“反正现在骗也骗了,就让我和他从此以后老死不相往来吧!等我的脚好了我就去跟他辞职,回头我还得跟清笃说一下分手的事,然后我就以出差为由去一趟外地,等生完孩子了我再考虑回不回来。”

    苏若晚听着吴丽丽在那头有条不紊的计划着,她默默摇了摇头,暂时也只能如此了。

    吴丽丽啃完了一个苹果,看了眼病房,问道,“对了,玖玖和彦彦那两个小家伙呢?”

    “哦,刚才打电话让常德过来开车载他俩兜风去了,这会儿,应该就回来了。”苏若晚说道。

    景慕琛看了一眼吴丽丽,说道,“我去找人安排个护工,这几天就在这里照顾你。”

    “嗯,谢谢景大爷!”吴丽丽的心情也好起来了,笑眯眯的说道。

    景慕琛脸色一沉,直接转身就离开了。

    “哈哈哈哈。”吴丽丽笑着对苏若晚说道,“你家景大爷可真有意思,刚才演技还不错嘛!”

    苏若晚“唉”了一声,“让他选择背叛好兄弟,你怎么狠得下心哦!”

    “得了吧得了吧!”吴丽丽白了苏若晚一眼,“他还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肯帮的我,不然那些医生护士什么的,才不肯听我的话呢!”

    “对了若晚。”吴丽丽最后又警告道,“你和景大爷一定要帮我保守好这个秘密啊,除了我们四个人之外不能被第五个人知道,不然我怕会被我妈打死啊!”

    “放心吧。”苏若晚承诺,连孩子的父亲都伤成那样地隐瞒过去了,其他人,更不是问题了。

    正说着,房门被敲了两下,苏若晚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常德牵着玖玖和景彦希的手,一脸憨厚的说道,“太太,我把小少爷和小公主送回来了。”

    苏若晚不好意思的笑道,“常叔,太麻烦你了,这大周末的,还让你跑一趟。”

    “没事儿,我在家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常德笑眯眯的回道,“太太,既然没有什么其他事情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事的话您再打电话叫我。”

    “好,常叔再见。”

    送完了常德,苏若晚回头,就看到玖玖又趴在了床边,她一张天真无邪的小脸上满是好奇,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溜溜的看着吴丽丽的肚子,继续那个问了几百遍的问题,“吴姨姨,到底什么时候小妹妹才会出来陪我玩呀?”

    吴丽丽伸手摸着玖玖的小脑袋,看着玖玖那可爱漂亮的小脸蛋,她的内心也软到不可思议,仿佛可以看到几年后自己的女儿也会是这样的可爱又漂亮。

    她笑眯眯的说道,“还要等好久好久呢,到时候,玖玖给小妹妹当小姐姐好不好?”

    “好!”玖玖兴奋的拍着手。

    苏若晚却皱着眉走了过来,“吴姐,你怎么……”

    不是说好了要保守秘密的吗?怎么这会儿自己主动承认了?

    “没事儿!”吴丽丽牵着玖玖白嫩嫩的小手,毫不顾忌现场的两个小家伙,开口就说道,“那等以后吴姨姨生了小妹妹,玖玖也会喜欢小妹妹的对不对?”

    “对!”玖玖兴奋的跳了起来。

    “轻点儿。”苏若晚忙拉回了玖玖,“姨姨的肚子里有小妹妹,宝宝以后不能随便碰到吴姨姨了知不知道?不然小妹妹可能就不会出来陪你玩了哦。”

    玖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却也乖巧的立刻就往后退了退。

    景彦希在一旁突然说道,“我不喜欢小妹妹,我喜欢小弟弟。”

    苏若晚回头看着他,就看着小家伙一脸认真地对她说道,“晚晚,不是说好了要给我生个小弟弟的吗?你什么时候生呀?”

    吴丽丽在一旁“噗嗤”一声笑了,苏若晚脸红的瞪了他一眼。

    “你瞪我干嘛?爸爸都跟我说过了,让我不要缠着你,你就给我生小弟弟的。”景彦希不服气的说道。

    一旁的吴丽丽瞬间笑得更大声了。

    苏若晚只好走过去捂住了他的小嘴,说道,“彦彦乖,走,我们出去给吴姨姨买点吃的好不好?”

    她过去拿起包,对吴丽丽说道,“吴姐,你先休息下,折腾一上午了,肯定都饿坏了吧,我现在出去给你买点儿吃的啊!”

    “宝宝,你在这儿陪吴姨姨哦。”嘱咐完玖玖,她就拉着景彦希快步走出了病房。

    。

    景慕琛带着护工回到了病房,只看到吴丽丽和玖玖,他看了看小房间,抬脚走了过去。

    这时,吴丽丽酸溜溜地来了一句,“别看了,若晚带着彦彦出去给我买吃的了。”

    景慕琛打开小房间的门,果然没人。

    他转过身,斜睨着她说道,“好好的上官少爷不使唤,使唤起我老婆倒是挺勤快啊。”

    吴丽丽摇头晃脑的说道,“不是我让她买的,是她看我饿的不行了,浑身都很虚弱,就带着彦彦去帮我买吃的啦!”

    景慕琛抿着薄唇走到窗边,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来就接听道,“喂?”

    “大哥。”电话那头是韩禛,“你快来医院,上官这小子出车祸了。”

    “……”景慕琛不禁将视线投向了正和玖玖在那儿玩着拍手游戏的吴丽丽,问道,“严重吗?”

    “还好,应该不会死人。这小子啊学人家飙车,谁知技术不过关,直接给丫撞了个三车连环撞,刚才被送到了中医院这了,我妈跟赵阿姨关系好才知道的,所以就告诉我了。现在我正要赶过去,待会儿聿庭还有燕少也过来,你来不来?”韩禛在那头问道。

    景慕琛皱了下眉,“暂时先不过去了。我这儿,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好,那你赶明儿去看看他吧,我到医院了,先挂了啊。”

    景慕琛放下手机,看着在那儿赢了游戏笑得没心没肺的吴丽丽,突然觉得太阳穴有点儿疼。

    。

    军区医院。

    急救室的灯一直亮着,外面的走廊上,上官老爷子,上官厉,赵夏丽,甚至周婶都站在那儿焦急的等待着。

    不一会儿,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韩禛,郁聿庭还有燕南昇都赶过来了。

    “上官爷爷,伯父,伯母,阿晏的情况怎么样?”韩禛上前问道。

    “呜呜呜,我的晏晏,晏晏他……”赵夏丽好不容易忍住的泪水,一看到韩禛他们就又伤心的流了下来。

    “别哭了!这不是还在做手术嘛!”上官厉头疼的说道,他看了一眼面前的三个外形出色的晚辈,开口说道,“送进去一个多小时了,刚才警察也过来录过口供了,现在,就等着手术结束了。”

    赵夏丽嘤嘤嘤的哭着,皎白秀丽的脸上满是担忧和害怕。

    韩禛只好点了点头,三人在座椅上各找了位置坐着,等待着手术的结束。

    。

    又过了30多分钟后,急救室的灯终于暗了下来,手术室的门开了,护士推着手术推车走了出来。

    一群人忙起身迎了上去。

    “医生,我的儿子怎么样了?”赵夏丽看着推车上头被包的像个猪头似的上官晏,心疼到不行,拉着医生的袖子就问道。

    主治医生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手术很成功,患者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了。他的脑侧受到了剧烈的撞击,伤口不大,但是有一个破洞,失血过多,会有轻微的脑震荡,另外左腿也有骨折的情况,除此之外,暂时还没有发现其他的重伤。当然啦,也不排除脑内会有淤血的存在,这个可能在以后会有一些并发症或后遗症之类的。这样,你们也先别担心,毕竟具体的情况,还得等病人醒来了做详细检查了再说。”

    上官厉焦灼着一颗心,但也只能点了点头道,“谢谢医生了。”

    。

    转到VIP病房后,上官晏一直沉沉地睡着。

    韩禛他们看上官晏脱离了生命危险,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病房里,便只剩下上官一家人在那儿焦虑的等待着。

    “爸,要不你先回家休息吧,晏晏反正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这里有我和夏丽在看着就行了。”上官厉开口说道。

    上官老爷子站起了身,叹气说道,“我早就说过了,那个花瓶就是我们上官家的镇家之宝,这个臭小子把花瓶给砸了,这不……现世报来了吧。”

    赵夏丽忍着没敢顶嘴,她拿着棉花球蘸着水不停滋润着上官晏干裂的唇瓣,脸上都是心疼。

    “爸,晏晏都这样了,你就别再怪他了,出车祸谁也不想,好在孩子没有生命危险。至于上官家香火的事,我相信只要晏晏的身体好起来,肯定就能够延续的,你啊也就别担心啦。”上官厉只能这么安慰着。

    上官老爷子瞪了他一眼,将两手背在了身后,起身离开了。

    。

    第一人民医院,1901号病房。

    吴丽丽吃完饭,就让景慕琛带着苏若晚和孩子们先离开。

    苏若晚看着那个护工挺可靠的样子,也就放下了一颗心,再三嘱咐吴丽丽不要胡思乱想后,也才安心的离开了。

    吴丽丽躺在床上看了会儿电视,想着待会儿吴爸爸和吴妈妈可能要过来,她拿起手机就拨打了家里的电话,“喂,妈,你们什么时候过来?”

    “丽丽,我现在家里做午饭呢,待会儿给你带点儿过去,昨晚就熬的骨头汤,对脚伤很好的。”吴妈妈在那头乐呵呵的说道。

    “嗯,妈,那你们晚点儿过来吧,我这儿有几个朋友在呢,可能要聊多一会儿,这样吧,你们三点钟再来行吗?”吴丽丽看着时间说道,3个小时,应该够了。

    “这孩子,你朋友在,我去有什么关系啊?你们聊你们的,我干我的活!”吴妈妈不满。

    “呃,我这有护工啊妈,反正你就听我的话,晚会儿来嘛。”

    “好好好,那我三点钟再过去吧,那就不带午饭了,给你带骨头汤!”

    终于说服了吴妈妈后,吴丽丽又拿起手机拨打了张清笃的电话,“喂,清笃,你今天上班吗?”

    “丽丽,我今天没有班,正准备要去接伯父和伯母一起到医院看你。”张清笃在那头温柔的说道。

    吴丽丽内心一阵内疚,她抿了抿唇,开口道,“清笃,你现在就来医院里行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至于我爸妈,他们要晚点儿打车再过来,你就不用去接他们了。”

    “这样子啊?”张清笃笑了笑,“那你等我,我现在就去医院看你。”

    “嗯,谢谢你,清笃。”

    挂断了电话后,吴丽丽关掉电视,就躺在那儿等着了,心里头则一直打着待会儿要说的草稿。

    。

    半小时后,张清笃敲门走了进来,一身藏青色毛呢大衣,黑色的西装裤,左手抱着一大束清新好闻的百合花,右手则提着一大篮子各式各样的水果。

    吴丽丽一看到他这架势,内心的愧疚不禁又加深了几分。

    “小芳,你先去外面转一会儿好不好,我和我男朋友有点儿话要说。”吴丽丽对护工说道。

    “好的,吴小姐。”护工点了点头就出去了,还体贴的带上了门。

    张清笃将百合花插在了花瓶里拿过来,关心的问道,“丽丽,脚还疼吗?”

    吴丽丽摇了摇头,事实上,她的崴脚的确不算严重,那天之所以会晕倒,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怀孕又剧烈运动的关系。

    “清笃,你先别忙活了,坐下吧,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说。”吴丽丽打算快刀斩乱麻,趁现在两人才谈了一个多月,感情还没有那么的深,他可能也容易接受一些。

    张清笃的脸上快速闪过了一丝不安,难道,是昨天那个男人告诉丽丽自己是个同性恋?

    他将花瓶放在了桌子上,拉了椅子在病床旁边坐下,两手稍稍局促的握了握,说道,“丽丽,你要跟我说什么?”

    “清笃,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人,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以来,我真的觉得你很不错,是一个值得女人去托付终生的好男人。”吴丽丽开口说道。

    张清笃笑了笑,低下头,老实又诚恳的回道,“丽丽,其实……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吴丽丽看着他紧张到握在一起的手,咬了咬牙,直接就说道,“但是,清笃,对不起,我可能不能再和你继续交往下去了。”

    张清笃瞬间又抬起了头,脸上带着明显的茫然和不安,“为什么?”

    “呃。”吴丽丽看着他那一张诚实可靠的脸,心底又纠结了一会,才一狠心继续说道,“因为我怀了别人的孩子,我不是一个好女人,我也不配和你在一起。清笃,你忘了我吧,你值得一个更好的女人来爱你。”

    张清笃显然是有些被吓到了,他眨了眨眼,半天后才说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吴丽丽痛苦的别开了脸,仿佛不想要回想那一切,“你别问了,孩子的父亲就是一个畜生不如的衣冠禽兽!反正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了,我也不需要他来负责,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我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

    张清笃愣了愣,“你是被他强迫的?”

    吴丽丽皱了皱眉,她当时喝醉了,完全没有意识,应该算是被他强迫吧?于是她点了点头,说道,“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再追究他的责任了,反正就算是我倒霉吧,我认了!但是,这个孩子是无辜的啊,我不能就这么扼杀掉一个小生命,你说对吗?”

    “对。”张清笃点头,“丽丽,你做的很对。我是一个医生,我特别能理解你。”

    吴丽丽笑了笑,“清笃,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真的是一个好人。”

    张清笃腼腆的笑了笑,他伸手握住吴丽丽放在被子上的小手,可能因为这是第二次他主动握她的手,心里有点儿紧张,那只大手也颤个不停。

    吴丽丽讶异的抬头,就听到张清笃一脸诚恳的说道,“丽丽,我愿意和你一起,共同去抚养这个孩子。”

    “嘎?”吴丽丽瞬间有些风中凌乱。

    她原本打算今天就算被张清笃扇个耳光,她都要告诉他真相,然后分手的。

    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非但不生气?反而还主动要求和她一起去抚养这个孩子?这是什么节奏?

    “丽丽。”张清笃握着她的手,老实又斯文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笑意,“我的父母,一直都催着我早点儿结婚生孩子。我和你认识了这么久,其实他们也都知道,还一直催着我带你回家给他们看看。以前,我一直都不好意思主动和你讲,但是今天,我想正式表达一下我的心意,我,要郑重地向你求婚。”

    说着,他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一膝着地,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色的首饰盒,打开后,里面的钻戒瞬间迸射出了耀眼的光芒。

    他两眼发亮,诚恳又认真的说道,“丽丽,嫁给我吧,我愿意和你一起抚养你肚子里的孩子。我向你保证,我会对这个孩子视若己出,我会对你和孩子同样的好!婚后,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绝对不会去碰你。丽丽,既然你被人伤害了,那么我作为男朋友,就有这个义务来保护你,请你慎重地考虑一下我,嫁给我,让我们一起来照顾这个孩子,好吗?”

    。

    下午三点钟,吴爸爸和吴妈妈推门走了进来。

    “闺女,今天脚伤好点儿没有啊?”吴爸爸提着一个大保温壶,走到桌边问道。

    吴丽丽愣愣的回神,“爸,妈,你们来啦。”

    “这孩子,我说怎么让我们三点钟才来,原来是想要跟清笃单独相处啊!”吴妈妈看着病床边坐着的张清笃,一脸促狭的说着吴丽丽。

    吴丽丽扯了扯唇角,无力反驳。

    刚才张清笃的话还在她的脑海里回荡着,简直是直接就把她雷到外焦里嫩了,雷到现在还有一些回不过神来。

    她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完美而又白莲花的男人吗?他竟然会答应帮替别的男人照顾她肚子里的孩子?这也太荒谬了吧?

    鬼使神差的,她又回想到之前苏若晚和上官晏曾经都说过的那些话。

    吴丽丽不禁又偷偷地看向了张清笃,边打量他边想道,难道,他真的是一个男同性恋者?

    “伯父,伯母。”张清笃站了起来,“你别说丽丽了,其实,我也就是早来了一会儿。”

    “这孩子,我才说丽丽一句,这就心疼了?维护起来了?”吴妈妈看着张清笃那老实又可靠的模样,再听到他这么维护自家的闺女,眼底都是满意。

    “伯父,伯母。”张清笃腼腆的笑了一下,并不反驳。

    他看了一眼吴丽丽,说道,“其实,刚才我和丽丽正在讨论一个重要的问题。”

    “什么重要的问题啊?”吴妈妈饶有兴趣的问道。

    张清笃伸手从衣兜里又掏出了那个红色的首饰盒。

    这是他昨天回家路上就去买好的,昨天在这里看到上官晏,他担心夜长梦多,会被上官晏说出自己的同性恋身份,所以就一个冲动,买了个求婚戒指,想要有备无患……谁知这么巧,今天刚好就派上用场了。

    “哇,这个,这个是?”吴妈妈声音发抖,她两眼发亮的看着那个红色首饰盒,一时都有些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张清笃打开了首饰盒,再一次单膝跪地,将首饰盒里的钻戒对着吴丽丽,大声说道,“丽丽,你愿意嫁给我吗?”

    吴丽丽顿时整张脸都僵住了。

    刚才她半天都没有说话,最后实在看他在那儿跪了半天,于心不忍,只好说先考虑考虑。

    没想到现在,他竟然又在自己的父母面前上演了这一招,真是让她有些防不胜防了。

    一旁,吴妈妈则开心的两手使劲拍掌,“太好了!太好了!我家丽丽终于也有人要了!”

    吴爸爸内心喜悦,但是一听到吴妈妈这没出息的话就皱了皱眉头,出言阻止道,“你们才交往了多久啊?这太快了!不行不行!”

    “哪里快了啊?”吴妈妈不满,反驳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只要男女双方互相看对眼,这刚相完亲都是可以结婚的。还有啊,咱家丽丽过完年可都二十七岁了啊,这再不结婚,过个几年就成为高龄产妇了,到时候生不好生,生完也不好恢复,还影响优生优育呢。”

    一听到这话,吴丽丽的脸上又不可避免的抽动了几下。

    “那也不行!”吴爸爸板着脸,做了教书先生几十年的他依旧传统思想浓厚,直接大手一挥就说道,“如果实在彼此满意,想结婚也可以,但绝对不能是现在!你们认识的时间还太短了,还不够了解彼此!这样吧,我看你们还是先订婚吧,这样子两家人也放心,你们俩也不至于显得太仓促,刚好再多点时间彼此了解嘛!”

    “好,那也成!”吴妈妈一听也有道理,一拍掌,就想这么定了。

    “爸,妈!”吴丽丽赶紧叫道,“成什么成啊?我还没有同意呢!”

    吴妈妈赶紧走了过去,暗测测地小声说道,“你这孩子,又不是让你现在就结婚,只是先订婚而已,你有什么好不同意的啊?你要知道,像清笃这么样好条件的男人,你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听妈的话,没错的,啊?”

    吴丽丽脸上踌躇,她伸手无意识的摸向了肚子,脑中嗡嗡一片。

    如果张清笃真的是同性恋的话,用他来做肚子里孩子的挡箭牌,会不会正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和同性恋形婚,这样既能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又能保住两家人的面子,看起来,似乎真的很不错!

    但是……如果她就这样子去利用他的话,会不会显得自己太卑劣了一点?

    这样子的自己,和那个穿上裤子就跑的上官晏又有什么区别?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啊,是他自己主动提出来要跟自己结婚的,而且他还答应自己结婚后绝不会碰她……

    吴丽丽内心纠结的快要疯掉了,这短短不到一天的工夫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早已超出她的承受范围之内了!

    “啊啊啊啊啊!”吴丽丽再度哀嚎了起来。

    ------题外话------

    明天继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