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146妈咪,爸爸的车车来了!

146妈咪,爸爸的车车来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俪园。

    挂断电话后,苏若晚就有一些心神不宁的,吴姐的性格那么明烈,该不会做出什么糊涂事情来吧?

    吃过午饭后,让两个小家伙各自回屋穿衣服和拿书包,她就给吴丽丽又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后终于被接听了,吴丽丽的声音明显地带了一丝沙哑,“喂。”

    “吴姐?”苏若晚小心翼翼的开口,“你的声音怎么了?”

    吴丽丽吸了吸鼻子,“没什么。找我什么事?”

    “吴姐,对不起。”苏若晚揪着手指,低声的说道。

    “没什么对不起的,说都已经说了。好了,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挂了,我这还有点事情。”吴丽丽平静的说道。

    苏若晚皱了皱眉,走到沙发边坐下,说道,“吴姐,你就听我说几句话,行吗?”

    半天后,电话那头都没有传来吴丽丽的声音,只是依稀能听到一些汽车的鸣笛声,苏若晚开口就问道,“吴姐,你现在是在外面吗?”

    吴丽丽清了清嗓子,这才说道,“恩,我在外面买点东西。”

    苏若晚听着她的声音似乎恢复正常了,于是慢慢地又说道,“吴姐,今天上午,我和爸妈他们去庙里了,你知道我们遇到谁了吗?我们遇到上官晏的爷爷和爸妈了,他们说是去还愿的,说上官家终于要有后了,我看得出来,他们真的是挺开心的。尤其是上官晏的母亲,她还让我多照顾照顾你,她真的是挺喜欢你的,所以……”

    “若晚,你不必再说了,这些是我的私人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吴丽丽硬邦邦的回道。

    苏若晚一听到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委屈的说道,“吴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你……你还是在怪我把事情说出去了吗?”

    “……”吴丽丽看了一眼外面,快到火车站了,她快速的说了一句,“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这还有点事情,先挂了,拜拜。”

    电话被挂断了,苏若晚愣愣的放下手机,脸上又失落,又惆怅。

    “晚晚,我好了!”景彦希推开小房间的门,迈着小短腿,“咚”地一声扑过来倒在了苏若晚的腿上,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呀眨的,萌哒哒的看着苏若晚说道,“晚晚,你怎么了呀?不开心吗?”

    苏若晚回神,“没有。”

    她看着小家伙身上背好的大嘴猴小书包,又帮他把帽子给戴好,问道,“妹妹呢?”

    玖玖在小房间里叫道,“妈咪,我想要带美羊羊去,可以吗?”

    苏若晚起身走了过去,“可以,但是只能带一个哦,不然书包里放不下了。”

    “嗯,我就带一个。”玖玖把一个较小的美羊羊玩偶放进了小书包,又拉上拉链,乖巧的报告着,“妈咪,我也好了。”

    苏若晚笑了笑,帮她把小书包背在了身上,回屋拿起包和大衣,三人收拾好了就出发了。

    。

    母子三人到了跆拳道馆,景彦希换好了一身跆拳道衣服,挥了挥手,就蹦蹦跳跳的走了进去。

    苏若晚牵着玖玖,边给上官晏打电话,边走到了跆拳道馆的外面。

    “大嫂?”上官晏很快就接通了电话。

    “阿晏,你现在还是在军区总医院吗?我今天刚好没事,想过去看看你。”苏若晚说道。

    “好啊,那大嫂你直接来第一人民医院吧,我早就转院过来了,病房号是住院部的VIP房1802号。”

    “好,那我现在就过去。”苏若晚挂断了电话,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第一人民医院开去。

    到了医院外面的时候,苏若晚下车,买了一束百合花,又买了一篮子新鲜的水果。

    她把包好的百合花给玖玖抱着,自己提着那篮子水果,一大一小的这才朝着医院里面走去。

    。

    1802号病房里。

    “大嫂,玖玖,你们来啦!”

    上官晏笑眯眯地看着苏若晚和玖玖走了进来,他头上的纱布已经拆了,白皙的俊脸恢复了昔日的风采,看上去就像是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似的,特别的青春和朝气。

    “阿晏,身体养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出院?”苏若晚将水果篮放到了桌上,问道。

    “头部的伤已经没问题了,但是医生说小腿骨折较严重,所以还得待几天才能下地,到时候应该也就可以出院了吧。”上官晏解释完,看着漂亮的小姑娘又说道,“玖玖,这个花花是送给我的吗?”

    “嗯。”玖玖点了点头,抱着花蹭到了病床边,垫起小脚将百合花放到了上官晏的大手中。

    上官晏抱起那一束百合花,深深地吸了一口,“嗯,真香!谢谢小公主!”

    苏若晚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病房,有点讶异的问道,“阿晏,这里……没有人照顾你吗?”

    上官晏挑了挑眉,无所谓的说道,“我妈被我气回家了,这几天就周婶在照顾我,不过她刚才下楼去给我买水果了,所以啊,这里就我一个人咯。”

    苏若晚看他气色不错,说道,“想不想吃水果,我去帮你削个苹果吃吧?”

    “不用了大嫂。”上官晏赶紧推拒,他哪敢使唤大嫂来伺候自己啊,到时让大哥知道了,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那……要不要喝水?我帮你倒一杯吧。”苏若晚说着,直接拿起了一旁一次性的杯子,走到自动热水壶边倒了一杯开水。

    “谢谢大嫂。”上官晏忙说道,看着苏若晚端着热水过来,又开口提醒道,“大嫂你慢点儿,小心烫。”

    苏若晚笑着将水杯放在了桌上,又把玖玖带到了一旁的沙发上,打开她的小书包道,“宝宝,你在这儿和美羊羊玩一会儿,妈咪跟叔叔单独说会儿话,可以吗?”

    玖玖点了点头,抱着美羊羊,乖巧的坐在沙发上自己玩了起来。

    “阿晏。”苏若晚走了过去,“关于吴姐的事情,我能和你谈一谈吗?”

    上官晏将百合花放在一边的桌上,原本开朗的脸庞慢慢的染上了一抹凝重,“好。”

    苏若晚拉了一把椅子在病床边,“阿晏,吴姐她……今天早上给我打了一通电话,恐怕……”

    “恐怕什么?”上官晏眨了眨眼,看着苏若晚欲言又止的样子,急的开口催道,“大嫂,你快说啊。”

    “恐怕你知道她没有打掉孩子的事情,她都已经知道了。”苏若晚说道。

    “……”上官晏愣了愣,“那她什么反应?她怎么说的?”

    苏若晚皱了皱眉,说道,“吴姐她生气我告诉你事情的真相,所以……我才跟她说了几句就被她挂断电话了,也不听我的解释,所以我才过来找你。阿晏,我想知道的是,你对吴姐确实是认真的吗?还有你的家人,他们真的都可以接受吴姐吗?”

    “我对丽丽当然是认真的了!”上官晏一脸的急切,“而且大嫂,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腿都伤成这样了,根本不能下地,要不然,我早就冲到她家里把她给绑走了,哪里还有时间让她在那蹦跶!”

    说着,他叹了口气,再一次开口,语气中已经多了一丝认真和谨慎,“大嫂,我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和丽丽在一起的,虽然我们之间还存在着许多的问题,我们俩在各个方面也有许多的差异,但是我相信,所有的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因为我就是喜欢她,我心里只在意她,所以我不会在乎任何其他的外在条件,只要她愿意,我就可以为了她,去做任何我以前没有做过和尝试过的事情。只要她因为我,而感到了一丁点的开心,我也就心满意足,别无他求了。”

    “至于我的家人,这一点,大嫂你也可以完全的放心,我是上官家的独子,除非他们不想要上官家的香火继续延续,否则,他们就别想要试图去控制我的婚姻自由!”

    苏若晚垂眸不语,半天后她微微地弯起了唇角,抬眼看着上官晏,说道,“好,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大嫂,你会帮我的,对吧?”上官晏一脸恳切的看着苏若晚。

    苏若晚无奈,“吴姐她现在连我都不理了,我怎么帮你啊?还有,吴姐的性格比较爱憎分明,而且特别地有主见,一般是不会轻易被别人所说动的。虽然你现在也受伤了,但整件事情还是因为你犯错在先,所以她才会一直对你成见很深,根本就放不下这一块心结,也不愿意去接受你。”

    看着上官晏颓败的表情,苏若晚又心中不忍,只好继续开口道,“不过我觉得,既然吴姐愿意留下这个孩子,整件事情应该就还有转圜的余地……这样吧,你还是先好好地养伤,一切都等伤好了再说,我相信只要你表现出了你内心的诚意,吴姐应该会慢慢被你所打动的。毕竟我也希望,吴姐能得到属于她的幸福……”

    上官晏本来还愁眉苦脸的,一听到,星眸却整个都亮了起来,他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说道,“嗯,放心吧大嫂,我会好好养伤的,我也相信大哥的那一句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谢谢大嫂!”

    苏若晚看了他一眼,心中叹气,但也只能先这样了,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两点钟了,彦彦快下课了,她必须得走了。

    “阿晏,那你就好好休息吧,彦彦快下课了,我得去接他了。”苏若晚走过去帮玖玖收拾着小书包,边说道。

    “好的,大嫂。大嫂你慢走。”上官晏伸手冲着苏若晚和玖玖不断的挥手,俊脸上神采飞扬的。

    。

    刚从电梯走出来,苏若晚接到了景慕琛的电话,熟悉而低沉的男声在那头问道,“在哪儿?”

    “老公,我在医院这探望上官晏呢,现在准备去接彦彦下课。”苏若晚说道。

    “我过去接你们,门口等着我。”

    苏若晚挂断了电话,牵着玖玖走到了医院门口,站在那儿等着。

    今天的D市气温有点低,冷风也一阵阵的吹着,苏若晚正弯下身子帮小姑娘把围巾又紧了紧,这时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女声在一旁响起,“阿寻,我们继续回去玩过山车好不好嘛?我不想要看医生,打针好疼的。”

    “你都吐成那样了还想玩?乖,听话一点,我们先看完医生,打针也很快的,不会疼的啊。”面对夏晓丽的撒娇,赫连寻的语气充满了一丝霸道和宠溺。

    苏若晚愣了愣,一时不知道该是抬眼看过去呢,还是继续装作没听到。

    “妈咪,我们为什么还不走呀?”玖玖看着苏若晚一直弯着腰,好奇的大眼睛眨了眨,开口问道。

    苏若晚只好笑了笑,开口哄道,“宝宝乖,再等一会爸爸,马上就来了。”

    一旁的两人因此也立刻认出了她,夏晓丽更是直接开口招呼道,“咦,景夫人?你也在这儿啊?”

    苏若晚起身,对着夏晓丽微微颔首,并没有看向赫连寻。

    “景夫人这是在等景总吗?”夏晓丽好奇的开口,苏若晚竟然带着孩子单独站在医院的门口,真是奇怪?

    “对。”苏若晚简单回道,一手牵着玖玖戴手套的小手,脸上始终是淡淡又客套的笑。

    “恩。”夏晓丽伸手抱住赫连寻的胳膊,笑容甜美的说道,“那……我们就先进去了,不打扰景夫人咯。”

    苏若晚听着她一口一个“景夫人”,简直和私下判若两人,她只好继续微微笑着说道,“好的,再见。”

    “阿寻,我们走吧。”夏晓丽抬起头,娇俏的看着始终沉默不语的赫连寻。

    赫连寻收回在苏若晚身上的视线,红润唇角勾出了一抹笑,“好。”

    两人刚离开,一辆银灰色的揽胜便从远处开了过来,停在了路口边上。

    小姑娘认识了爸爸的车,高举着戴手套的小手,兴奋地喊道,“妈咪,爸爸的车车来了!”

    苏若晚看了一眼,嘴角也不自觉的弯起,牵着玖玖往揽胜走去。

    车门被景慕琛从里面推开了,苏若晚走了过去,才发现他坐在后车位座上,而驾驶座上坐着的是樊寅。

    “总裁夫人好,总裁刚喝了点儿酒,所以让我帮忙开一下车。”樊寅转头解释道。

    苏若晚点头,对景慕琛遵纪守法的行为很满意。

    她先让玖玖坐了进去,然后自己才关门坐了进去。

    “外面这么冷,怎么不在医院里面等着?”景慕琛伸手帮小姑娘解着围巾,说道。

    苏若晚看了他一眼,“我以为你快来了嘛,所以就在外面等着了。”

    景慕琛瞥了她一眼,吩咐樊寅开车。

    玖玖坐在中间的位置,爸爸妈妈分别坐在两边,还一人牵着她的一只小手,小脑袋也来回不停的看着,心底特别的开心。

    。

    第一人民医院。

    “恭喜夏小姐,您已经怀孕16周了。”医生笑眯眯地说道。

    夏晓丽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她怀孕了?

    一旁的赫连寻也有着长久的呆愣,直到夏晓丽两手抓着他的胳膊,叫道,“阿寻,我怀孕了!我们就要有小宝宝了!阿寻!”

    赫连寻回过神来,他看着夏晓丽那一张兴奋过度的美丽小脸,眼神一动,唇角这才慢慢地勾了起来。

    。

    30分钟后,夏成霖风尘仆仆地走进了输液室里,找到了正半躺在床边输液的夏晓丽。

    “晓丽。”夏成霖大步走了过去,担忧的问道,“怎么回事,肚子里的孩子还好吧?医生具体是怎么说的?”

    这时,赫连寻缴完费回来了,夏晓丽两眼痴痴的随着赫连寻而动,直到他坐在床头,她才歪过身子躺在赫连寻的怀里,娇弱的开口说道,“爸,你放心吧,医生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挺好的,就是最近我可能有点太过劳累了,所以这身体有点虚,医生就让我输两瓶营养液,输完液就可以回家了,回去再好好地注意休息就可以了。”

    夏成霖长长地吁了口气,说道,“你这孩子,怎么怀孕了也不注意着点?这么冷的天气,还去游乐园玩什么?这万一要是动到了胎气……”

    “我也不知道嘛!人家第一次怀孕。”夏晓丽吐了吐舌,委屈的说道,“之前我又有慢性胃病,所以我就把怀孕的反应都归到胃病身上去了,谁知道是真的怀孕了啊?”

    而且她和赫连寻每次亲密的时候都有带避孕套,仅有的几次也是在安全期,谁知道安全期这么不安全……

    “爸,都怪我,最近公司的业务比较忙,所以没有什么时间陪晓丽,也就没发现她怀孕的事情。今天刚好是周末,本来想着刚好一起去放松一下,谁知还没开始玩,晓丽就在那又吐又晕的,我们也是来医院检查才发现已经怀孕了的。”一旁的赫连寻一脸愧疚的解释道。

    “阿寻,这又不关你的事,你以前也没有经验嘛。”夏晓丽撅起了嘴。

    夏成霖叹了口气,只好说道,“好了好了。既然怀孕了,那你们就准备一下搬回家来住吧?你妈的身体现在也好多了,我也天天都待在家里,这样正好也方便照顾你。”

    “啊?”夏晓丽有点不乐意,她抬头看了一眼赫连寻,心底不愿意委屈他,嘟囔着说道,“可是……”

    “好,那就搬回去住。”赫连寻低头看着夏晓丽,温柔地说道,“有爸妈照顾你,我也放心一些。”

    夏晓丽看着赫连寻,撅了撅嘴,只好答应了。

    。

    G市,沫阳。

    吴丽丽出了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将近6点钟了,可当她坐上了出租车,却突然想起来自己根本就忘记了苏若晚家的具体地址!

    上一次去那儿还是苏若晚办婚礼的时候,现在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她早就忘光光了,只记得是一个便民小超市,但是小区的名字却死活都记不起来了。

    怎么办?打电话给苏若晚,不行,她都背叛自己了,万一又被她猜到自己来沫阳了,岂不是分分钟就跑去告诉上官晏了?

    不打电话吧,那就只能自己蒙头瞎找了,可是这沫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尤其这还是大晚上的,她还拖着个行李箱。

    算了,吴丽丽叹了口气,只好对出租车司机说道,“师傅,去中心大酒店。”

    。

    中心大酒店。

    吴丽丽在前台定了个最便宜的标间,拖着行李走进了电梯里。

    电梯上到3层KTV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了一男一女,男人年近40岁的样子,长得肥头大耳,形容猥亵,厚厚的西装外套都遮不住他那硕大的啤酒肚。

    而他怀里的女孩却身形窈窕,虽然浓妆艳抹,但也看得出五官长得很漂亮,此刻她一脸潮红,仿佛是醉了,又仿佛是被下了药一般,闭着眼睛一直在那嘟囔着说道,“放开我,不要碰我,坏蛋……”

    那个男人一把伸手就捂住了她的小嘴,绿豆小眼还迅速地看了一眼吴丽丽,这才伸手按下了10层。

    女孩发出了“唔唔唔”的声音,白皙的小手拼命拉着男人的大手,可是男人一手抱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死死的捂着她的嘴,就是不让她成功。

    吴丽丽脸色沉重的看着这一幅画面,不知怎么的,她仿佛看到了几个月前那一场婚礼后的自己,也是这样不省人事的状况下,被上官晏带进了套房,然后两人就……

    “先生?这位小姐似乎不愿意跟你走吧?”下一秒,吴丽丽将行李箱往旁边一放,直接开口说道。

    男人一脸惊慌的看着吴丽丽,仗着电梯里没人,大声冲着吴丽丽说道,“我带我女朋友出来开房,你特妈的管什么闲事?给老子滚远点,小心我抽你信不信?”

    说着,10层到了,男人一把拉着女孩的手就要出电梯,吴丽丽一手放在男人的胳膊上,一手拿着手机说道,“她是你的女朋友吗?可我看她的样子,该不会是被下药了吧?我国刑法有明确规定,对女人下药实施迷女干行为,那可是犯法要坐牢的!信不信我现在就打110报警?看看这到底是你的女朋友,还是被你给下药带出来的?”

    这时,外面刚好有两个服务生推着服务车走了过来,吴丽丽见状便扬起声音大叫道,“服务员,这个男人想要迷女干少女,我这里已经录下他的说话语音了,你们快叫警察过来抓人啊!”

    那个男人一听到这话,本就做贼心虚,这会儿更是吓得脸色大变,只好心中暗骂一声倒霉,撒开手就跑了。

    两个服务生看着男人落荒而逃的背影,面面相觑。

    吴丽丽则扶着那个女孩,笑笑的将电梯门又给按关上了。

    到了12层,吴丽丽将包背在背后,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扶着那个女孩,一步一踯躅地走到了自己所定的1203号房间。

    女孩整个图中都是半睁着眼,整个人也迷迷糊糊的。

    打开门后,吴丽丽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女孩扔到了床上,等她再次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女孩已经闭上眼睛安静地睡着了。

    吴丽丽吐了口气,还好还好,看这样子,应该是被下了迷药的,不是什么催情药,不然她一个女人可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洗完澡后,吴丽丽又累又困,很快的也在另一张床上睡着了。

    。

    夏宅。

    夏成霖在夏晓丽输完液后,才从医院赶了回来。

    走进客厅后,厉雨的视线从电视屏幕上移开,看向了夏成霖,“成霖,你回来了。”

    “嗯。”夏成霖脱下外套,走过去坐下,叹了口气道,“你这个女儿啊,真是跟你的性子完全不一样,这都二十四岁的人了,竟然连自己怀孕了都没有一点意识的!这么冷的天,风那么大,还要跟阿寻一起去游乐场玩那什么过山车……还好这没上去的时候就孕吐了,不然啊,这说不定孩子都保不住了呢,真是把我给愁坏了。”

    厉雨轻轻扯了扯唇角,说道,“孩子没事就好了,你别愁了。”

    夏成霖点了点头,伸手轻轻的揽住了她的肩膀。

    直到墙壁上的挂钟敲了六下,厉雨的声音才又再度响起,“成霖,明天是27号了。”

    12月27号,也就是厉晴的忌日。

    夏成霖皱着眉,心情也再度沉重了起来。

    。

    第二天早上,G市沫阳。

    吴丽丽是被一阵尖细的叫声给吵醒的。

    她睁开眼,就看到昨天晚上的那个女孩正跪在一旁的床上,脸上满是惊吓,两手捂着耳朵,“啊啊啊啊”地叫个没完。

    “别吵了!”吴丽丽吼了她一句。

    女孩的声音戛然而止,她一双描绘着浓厚眼影的大眼睛迅速眨了眨,声音柔柔细细的,“你是谁啊?你为什么跟我住在同一个房间?”

    吴丽丽坐起身,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你昨天晚上差点被男人当成尸体给扛走了,得亏姐姐我出手相助才保住了你的清白知道了吗?”

    “你救了我?”女孩伸手挠了挠及肩的乌黑直发,小嘴撅着高高的,“谁让你救我啦,我自甘堕落不行吗?”

    吴丽丽猛地抬头,“自甘堕落?”

    女孩“哼”了一声,揭开被子走下床,迈着两条小细腿走到床边,一把拉开了窗帘,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没有理吴丽丽。

    吴丽丽看着女孩那纤细的背影,问道,“喂,我问你话呢,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快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

    女孩转身,下巴高高的抬起,半天后,才不情愿地开口说道,“我叫于雾雾,今年19岁。”

    吴丽丽“嗤”笑了一声,“才19岁,小屁孩一个嘛,你懂什么叫自甘堕落吗?”

    于雾雾上下打量着吴丽丽那微胖的身材,小嘴撅了撅说道,“要你管。”

    突然,她猫眼一睁,两手开始在口袋里东摸西摸,嘟囔道,“咦,我的手机呢?”

    吴丽丽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揭开被子起身。

    昨天晚上她就累到没有吃东西,而现在肚子更是饿的能吃下整整一头牛!

    还是先喂饱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要紧,才没有工夫和一个萍水相逢的小屁孩讨论人生大道理呢,昨晚能救下她已经算是她的运气了,至于以后是自甘堕落还是迷途知返,那就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咯!

    。

    20分钟后,当吴丽丽洗漱完毕,打开浴室门出来的时候,整个房间里已经没有人了。

    她拿着毛巾轻轻的擦着脸上的水,走到床边,下一秒,“啊啊啊啊啊!卧槽啊!”

    只见她放在床上的背包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手机,钥匙,银行卡,钱包等更是杂乱的撒了一床单!

    吴丽丽将毛巾一扔,走过去拿起钱包,果然,里面的1000块钱现金全没了!

    她双手颤抖,内心更是有如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着,这个于雾雾,太特么地可恶了!自己明明救了她,她竟然还敢偷自己的钱?

    愤怒过后,吴丽丽又快速检查了一下其他的东西,还好,算她有良心,除了现金,其他东西都都在。

    吴丽丽咬牙切齿,将东西全部放回包内,换了一身衣服,这才起身去觅食。

    。

    取完钱后,在沙县小吃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吴丽丽便向老板娘打听道,“老板娘,请问您知道这儿最近的小区叫什么名字吗?”

    “最近的小区?”老板娘看着她,想了想说道,“有一个新世纪小区,还有一个花园小区,这两个小区都挺近的,走路十几分钟就能到了。”

    “好的,谢谢老板娘。”

    付完钱后,吴丽丽走出沙县小吃,拦了一辆当地的出租车,直接开口就说道,“师傅,去新世纪小区。”

    。

    10分钟后,看着眼前熟悉的小区样貌,吴丽丽满意地露出了笑容,果然,刚才一听老板娘说出这个小区名字时她就瞬间记起来了,果然没错!

    进了小区门口后,吴丽丽又随手抓了一个小孩问到了便民小超市的所在楼房号。

    于是几分钟后,吴丽丽就看到了便民小超市的店面了,她走到柜台前面,看着屋内正躺在躺椅上看电视的厉晴,笑眯眯的喊道,“苏姨?”

    厉晴闻声抬头,站起了身,“你是?”

    眼前的姑娘分明看着很熟悉,可是厉晴却脑海中一片迷茫,怎么也想不起来她是谁。

    “苏姨,我是吴丽丽,您还记得吗?我是若晚的好朋友,上一次她结婚的时候,我是她的伴娘啊。”吴丽丽侧着身子走进屋里,边说道。

    “吴丽丽?”厉晴恍然大悟,笑着说道,“原来是吴小姐啊,快坐快坐,真是不好意思,我这年纪大了,脑子都不怎么记事儿了。”

    吴丽丽笑眯眯的走了过去,坐在了厉晴的身边。

    “吴小姐,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还有,若晚她知道吗?”厉晴拿出一个一次性杯子,准备给吴丽丽倒水。

    “苏姨,您不用招待我了。”吴丽丽忙走过去把纸杯夺了下来,她环顾了一眼空荡荡的屋子,弱弱的开口说道,“苏姨,我很冒昧的问一句,我能在您这儿住几个月吗?您放心,房租和生活费我都会一分钱不少的交给您的。”

    “啊?”厉晴顿时整个人都有些愣住了。

    。

    中午的时候,吴丽丽便将酒店的行李什么的都拖过来了,正式在苏若晚的小房间里下。

    她虽然对苏若晚说出事情的真相有点生气,但是在她内心深处,苏若晚依然是她最好的朋友,而这也是她选择来沫阳的原因之一。

    和厉晴沟通的时候,吴丽丽没有说出上官晏的名字,只告诉她自己怀孕了,而她想要这个孩子,需要找一个安静又隐秘的地方把孩子生下来。

    令吴丽丽倍感欣慰和温暖的是,厉晴竟然二话不说就邀请她在这里住下了,还说刚好可以和她作个伴,心里头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只是,吴丽丽最后又对厉晴说希望这件事情暂时隐瞒,包括对苏若晚。

    厉晴愣了愣,随即便点了点头道,“好,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小晚的。”

    吴丽丽想了想,又不放心地说道,“苏姨,那……等过年的那几天,我就搬回去酒店里住的,免得若晚回来时再发现了……”

    厉晴笑了一下,说道,“今年小晚还不一定回家过年呢,而且我也挺希望,她能留在D市陪景家过年的,所以你就放心吧,先就在这里安心的住下吧,等过年那几天再说。”

    “嗯,谢谢苏姨。”吴丽丽点头,心底也踏实了下来,就这样吧。

    。

    ------题外话------

    大家别以为于雾雾是个打酱油的啊,后面某个番外会再次粗线哦~我好像透露了什么~

    PS:感谢亲们的月票,果然上官小弟一出马,绝对一人能抵俩啊!今天先更这么多,开始要掀开上一辈的恩怨了,我好好缕缕思路,并且我希望是6月份能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