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175她是晚晚,是我爸爸的老婆

175她是晚晚,是我爸爸的老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楼下母亲的房间。

    屋里面的装置都是她让乔婶给布置的,暗红色的衣柜,褐色的藤制摇椅,床头柜上还摆了几本张小娴的爱情小说。

    以前她竟然不知道,母亲也是个爱看书的人?

    苏若晚拿着那些书翻了翻,脑子里乱哄哄的,又将书放了回去。

    “怎么到这里来了?”低沉磁性的男人声音从背后响起。

    苏若晚转身,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景慕琛走了过来,看着她要哭不哭的委屈模样,伸手将她拥进怀里,“你最近这么爱哭,我看我们儿子生下来以后一定是一个爱哭鬼。”

    苏若晚吸了吸鼻子,忍住自己的情绪,哽咽说道,“我也不想哭的,我就是……不知道我妈为什么突然会病发了。”

    “好了好了。”景慕琛拍拍怀里她的脑袋,跟哄小孩似的轻声细语道,“妈的手术已经成功了,不要再担心了。”

    “老公。”苏若晚闷声在他怀里说道,“我是不是太自私了?自从来到D市后,我妈从来都不肯跟我出去,每次叫她,都说身体不舒服,想要睡觉,可等我回来的时候,她就说身体没问题了。我总觉得,她好像特别不喜欢D市,她是为了我才过来住的。可是,我又真的担心她一个人在沫阳啊,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好像今天晚上这样的……”

    苏若晚越说越哽咽,如果母亲真的是为了让她不内疚所以才过来D市住的,那她就真的是太不孝了,只考虑到让自己心安,却没有顾及到母亲的心愿。

    “我知道,我知道。”景慕琛紧紧的抱着她,眉头深锁,“不会有万一,妈现在已经度过危险期了,你不要自己吓自己。”

    苏若晚点了点头,听着耳边传来男人稳健的心跳声,心里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景慕琛微微眯眼,看着床头柜上的那几本书,视线又一一扫过床铺和地板。

    忽然,他松开了胳膊,走了一步,在床头柜边的地板上捡起了一枚小小的戒指。

    苏若晚转头,也走了过去。

    “这是妈的戒指。”苏若晚从他手中将戒指拿了过来。

    “哦?”景慕琛微微皱眉,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将戒指拿了回来,执起苏若晚的手,将戒指往她的无名指上套。

    “老公,我戴不上的,这个是尾戒。”苏若晚将他的手拨开,拿过戒指套在自己右手的小手指上,举着小手给他看,“你看,这样就戴上了吧?”

    “……”景慕琛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老公,你知道尾戒有什么含义吗?”苏若晚低着头,细细的摩挲着小手指上的戒指,眉眼还有一些愁绪,声音却轻柔又飘渺,“尾戒有两个含义,一个是象征着独立,单身,孤独,还有忘记过去,一个是表示内心永远只爱着一个人。这个戒指是我爸爸送给我妈的,我想她一定是为了表示永远只爱我爸爸一个男人……”

    景慕琛点了点头,握住她的手,“好了,那把这个戒指收好,明天去医院的时候给妈带过去。”

    “嗯。”苏若晚点头,这才跟着景慕琛一起离开了卧室。

    。

    经过一晚上的担惊受怕,再加上怀了孕,身子容易受乏,苏若晚刚贴到床就睡着了。

    景慕琛上床后,看着她右手小手指上戴着的尾戒,想到她所说的“单身”、“孤独”的含义,突然便觉得刺眼的很。

    于是,他动作轻柔的将尾戒从她的小手指上脱了下来,又将她的手放进了棉被里,向上掖了掖被角。

    伸手将台灯拧暗后,景慕琛靠在床头,细细观察着手里的那一枚尾戒。

    戒指的式样很简单,但表面的一层却有着细碎而精致的雕纹,一看就是颇具价值的,而戒指的内环上,好像……还刻了一个字。

    景慕琛微微眯起眼,伸手将台灯又拧亮了一些,将尾戒对准光线,仔细辨认着里面刻的那一个极小的字。

    是一个“夏”字……景慕琛有一些怔住了,半天后,他伸手又将胸前的那一枚墨玉的坠子也拿了起来,和戒指放在一起比对着。

    这两个东西,都不像是普通人家能拥有的,尤其是这一块厉晴送给他的上等墨玉。

    他转头看着苏若晚睡相安静的脸,神情突然变得有一些复杂起来。

    。

    第二天,早晨。

    收拾妥当后,景慕琛开车载着苏若晚和孩子,在外面吃完了早餐,来到第一人民医院。

    到了19层的VIP病房,厉晴果然已经清醒过来了,病床上,乔婶正在喂她喝着粥。

    “妈。”苏若晚快步走了过去,看着她苍白又瘦弱的脸庞,眼圈红红的问道,“妈,你觉得怎么样?疼不疼啊?”

    厉晴虚弱的笑了一下,“妈没事,小晚,阿琛,你们就别为我担心了。”

    两个小家伙也都乖巧的喊了声“外婆”,趴在病床的另一边上,看着厉晴喝粥。

    “对了,妈。”景慕琛走了过来,将手里的那一枚尾戒递了过去,“这是昨天在你屋里找到的。”

    厉晴脸上蓦然一愣,她推开了乔婶递过来的勺子,慢慢抬手,将戒指接了过去。

    苏若晚看着厉晴手上的戒指,说道,“妈,我帮你戴吧。”

    厉晴轻轻的点头,看着苏若晚拿过那一枚尾戒,动作轻柔的将它套在自己的小手指上。

    “好了。”苏若晚微微笑着,看着厉晴脸上似乎明朗了许多,她这才撅了撅嘴,开始埋怨道,“妈,以后我不准你再喝酒了,就算是过生日,开心,也不能喝那么多的酒啊。你知不知道,昨天你都快把我给吓死了,要是我们万一都吃完饭回楼上去了,没有听到你摔倒的声音,你说多危险啊……”

    厉晴艰涩的扯了扯唇角,轻轻点头,“小晚,你放心吧,妈知道错了。”

    苏若晚伸手将厉晴的头发别在耳后,温柔说道,“这还差不多。”

    。

    与此同时,赫连企业。

    赫连寻等了一天,陈隽祺的电话终于又来了,“小老弟,怎么……那一份报关还没有盖章签字吗?”

    “陈哥,我昨天已经说了,这次的买卖我真的不能再做了。”赫连寻觉得很为难,很多事情上,他并不想做的那么绝,毕竟无论如何,陈隽祺都是曾帮助过他的人,尽管帮忙的手段和方法并不光彩,但他不能磨灭这个事实。

    “可是……我这次真的没有别人可以找了,那边要的很急,你就帮我就最后一次,行不行?”虽是这么说,但陈隽祺的声音很平静,并不像一个很焦急的人所该有的语气。

    赫连寻看着桌面上的那一张相框,里面是他和夏晓丽的婚纱照。

    他心一横,说道,“陈哥,不好意思,这次我是真的帮不了你了。”

    “呵呵。”陈隽祺笑了,声音轻飘飘的传了过来,“小老弟,你还记得……几个月前,在酒店的那一次吗?”

    “……”赫连寻皱着眉。

    “看来你是真的忘记了。”陈隽祺轻笑了一声,“等着,我给你发微信。”

    “……”

    赫连寻放下电话,摇了摇头,拿过办公桌上的公文开始专心的看了起来。

    不一会儿,手机便传来了几声提示音。

    赫连寻将公文放了回去,伸手拿过手机。

    下一秒,他平静的脸庞开始变色,微信里,陈隽祺传过来的那几张照片,赫然是几个月前他在酒店里和一个陌生女人翻云覆雨后的画面……

    手机铃声这时又响了起来,看着上面显示的“陈隽祺来电”,赫连寻几乎是瞬间就滑下了接听,“陈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你不是忘记了吗?所以,我就让你回顾一下。”陈隽祺的声音带着一丝得意。

    赫连寻压抑着怒火,“之前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我答应和你一起做买卖,你就把这些照片都删了,我竟然不知道陈哥你是这种言而无信的人!”

    “小老弟,不是我言而无信,我当时的确是真的都删了,不过我答应你删的是手机相片。要不是你这次言而无信在前,突然说要撒手不干了,我至于找人去恢复手机云端的资料么,你知道把这些照片再找回来有多不容易吗?现在的黑客要价可是很贵的!”陈隽祺在那一头感叹道。

    赫连寻冷笑一声,“那你现在,是想要拿这些照片来逼我继续和你合作了?”

    “小老弟,不要用逼这个词,很难听的。”陈隽祺心情似乎很好,说话的时候一直都不急不缓,很是自在。

    “……”赫连寻觉得自己真的是无路可走了。

    虽然这种被人控制要挟的感觉真特妈的不爽,但是他能怎么办呢?

    晓丽她的性格那么火爆明快,被她知道自己曾经背着她出轨的话……

    如果在以前,他可能还觉得念在爱他的份上,晓丽有可能会闹一闹,就原谅自己了。

    可是现在不行,晓丽的身子怀着孕,每天情绪都瞬息万变的,万一再被这件事情刺激到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

    赫连寻不敢轻易去赌。

    “怎么样?我给你一个小时的考虑时间,要嘛就签字盖章,要嘛我就把照片传给你的老婆。对了,听说她现在怀孕了是吗?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了这个打击哦……”

    “陈哥。”赫连寻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一定要做到这个份儿上吗?我们是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你竟然算计我!”

    “兄弟?”陈隽祺冷哼一声,“兄弟就应该在一条船上,就算是沉船,也要绑在一起掉下去!小老弟,这个道理你不会没有听说过吧?”

    “……”

    “好了,我不想再多说了,你好好考虑吧。一小时后,我会等你的电话。”陈隽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赫连寻将手机从耳边拿下,白皙的面庞泛着微微的铁青,他看着桌上婚纱照里夏晓丽那一张灿烂无忧的笑脸,眼底慢慢猩红一片。

    。

    一小时后,赫连寻签字,盖了章。

    电话那头,陈氏别墅里,陈隽祺微勾着唇角放下了手机,脸上的表情是得意,也带着一丝势在必得的猖狂。

    苏涟漪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到陈隽祺脸上骇人的笑容,白皙的小脸瞬间就愣住了。

    “过来。”陈隽祺两手放在沙发的椅背上,发号施令的说道。

    苏涟漪慢慢的走了过来,她穿着一身粉色的孕妇装,腹部高高的隆起,四肢却依然纤细柔弱,脸庞也依然透着一丝少女的稚嫩,如果不看肚子,真的一点儿都不像一个怀胎七月的孕妇。

    她坐在陈隽祺的身边,下一秒,整个人被他拉进了怀里,一股浓烈的烟草味裹着他独特的男性气息席卷了她全身,肩上的胳膊在用力,唇瓣也被他紧紧的含在嘴里,肆意凌虐着。

    苏涟漪真的看不懂陈隽祺,她明明把第一次给了他的朋友,也吃了避孕药,可他却在几天后找到了自己,提出帮忙自己给奶奶做化疗手术,条件就是让她给他生一个孩子。

    她曾经想过,是不是有钱的男人都喜欢这样?找一个代理孕母,目的就是为了要一个自己亲生的孩子。

    可是他却对自己这么好,给奶奶治病,给自己住大别墅,买好看的衣服,名牌包和化妆品,甚至……怀孕后也经常和她亲热。

    难道……他喜欢上自己了吗?苏涟漪闭着眼睛,脆弱的想道。

    一吻完毕后,陈隽祺一手搂着她,慵懒的发问道,“我儿子最近老不老实?”

    苏涟漪抿了抿红肿的唇瓣,轻声说道,“刚才……他还踢了我一脚。”

    “是吗?”陈隽祺笑了一声,“看来,将来可以让他试试踢足球。”

    两人的对话寻常的就好像一对普通夫妻,只是陈隽祺的眉眼始终冷淡,而那,苏涟漪是看不到的。

    。

    第一人民医院里。

    景慕琛在病房里待了一会儿就被厉晴“撵”走了,主要还是担心他公司的业务多,待在这儿会耽误了他的工作。

    景慕琛只好对乔婶和护工再三嘱咐了一番,让她们照顾好苏若晚和厉晴,这才回景阳上班去了。

    VIP病房里很舒服,有一个长长的沙发,还有液晶电视可以看,只是,景彦希待了一会儿就有点待不住了,他扒在苏若晚的大腿上,眼巴巴的央求道道,“晚晚,我想要去上厕所。”

    苏若晚指了指屋里的小浴室,“里面有马桶,要不要我带你去。”

    “唔唔。”景彦希摇了摇头,“晚晚,我想要去外面上。”

    “外面?”苏若晚皱着眉,站起身来,“那我陪你去吧。”

    景彦希只好老实说道,“晚晚,那你把钱包带上。”

    “……”这个小滑头,苏若晚无奈的带上钱包,对厉晴说道,“妈,我带彦彦去下面走一会儿,玖玖,你乖乖在这儿陪着外婆好不好?”

    玖玖乖乖的点了点头,她早晨来的时候抱了自己最喜欢的故事书过来,所以现在正在看童话故事呢,一点儿也不无聊。

    苏若晚拿起帽子和围巾,给小家伙穿戴上,这才牵着他的手往外面走。

    。

    医院外面是一条繁华的小街,走几步就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华联超市。

    因为景慕琛不在,景彦希总算翻身农奴把歌唱,提着购物篮选了一大堆的零食,“这个是我爱吃的,这个是妹妹爱吃的……”

    小贪吃鬼竟然还记得妹妹,不错不错,苏若晚内心欣慰的想道。

    最后,他又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了一把玩具水枪,苏若晚看着那塑料水枪,感觉挺劣质的,可是也扛不住他喜欢,便都一一付款带走了。

    回到医院,景彦希就迫不及待的在一楼那儿接了水,瞄准前方一射,一小簇水流嗖的就射了过去。

    “哈哈哈哈。”熊孩子高兴地不行,撒开苏若晚的手,边跑边玩。

    苏若晚怕他打到别人,忙走过去牵住他的手,“好了彦彦,这个不能在外面玩儿,会打到别人的知道吗?”

    景彦希眨了眨眼,“晚晚,我不打别人,我就打地面。”

    “那也不行,地面上沾到水会滑的,万一别人滑倒了受伤怎么办?”苏若晚趁机教育着他,带他朝电梯走去。

    “那好吧。”景彦希有点失望,不过晚晚既然都这么说了,他便乖乖的把手枪收了起来,站在那儿等电梯。

    电梯到了,苏若晚带着景彦希走了进去,电梯门刚要关上,外面传来了一声“麻烦稍等一下。”

    苏若晚按下按钮,看着一个打扮淳朴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她手上大包小包的,先是对苏若晚感谢的笑了一下,随即又伸手隔着电梯门,毕恭毕敬的说道,“先生,小姐,电梯到了。”

    夏成霖胳膊上搭着外套,迈着稳健的脚步走了进来,他的注意力全在身后怀孕的女儿身上。

    夏晓丽一只手放在肚子上,羽绒服里是一件宽松的孕妇装,慢慢走了进来。

    苏若晚看到夏晓丽,四目相交的瞬间,她微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夏晓丽也笑了一下,开口说道,“真巧,怎么在这儿也能碰到熟人了。怎么?景夫人身体不舒服吗?”

    苏若晚握着景彦希的手往电梯的一侧挪,好让他们站的宽松点,轻声开口道,“不是,我母亲在这里住院。”

    夏晓丽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夏成霖站定位置后,伸手按下了电梯10层,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一旁的苏若晚,谁知却瞬间整个人都僵住了。

    因为她的脸,实在是和晓丽长得太像了,或者说,简直就是年轻时候的厉雨……夏成霖双眼紧盯住苏若晚的脸,表情怔忪,一时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老爷爷你好!”突然,一声稚嫩的童声响起。

    景彦希抬着小脑袋瓜观察夏成霖老半天了,这会儿才猛地想起来,这个人就是上一次在厕所帮他提裤子的老爷爷嘛。

    夏成霖的神思恍惚被这一声叫声打断,他收住心神,低头就看到了一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小男孩,穿着一套迷彩的短款羽绒服,下身是蓝色牛仔裤和黑色小牛皮鞋,还带着红色的尖顶帽和小围巾,看起来帅气又时髦。

    “老爷爷你不记得我了吗?”景彦希看着夏成霖的脸,语气有点失望,虽然他才五岁,可是他的记忆力可是很好的!尤其对帮助过自己的好人,他可是过目不忘呢!

    夏成霖眨了眨眼,“你……”

    “那天在厕所里,我的裤子坏掉了,你帮助了我啊。”景彦希皱着小脸,提醒道。

    苏若晚尴尬的看向了夏成霖,摇了摇手中的小手,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儿子他可能认错人了……”

    景彦希立马将小脸皱成了一个小包子,真是的,他明明没有认错人!

    夏晓丽看着这个小男孩,眉毛微微皱起,这就是景慕琛和苏若晚的儿子?一看就是一肚子坏水的熊孩子!

    “哦,我记得你。”夏成霖终于想起来了,他笑着伸手,慈祥的摸了摸景彦希的小脑袋,说道,“我记得你,上一次在商场里,你裤子的拉链坏了,我帮你提起来的。”

    “嘿嘿对啊,老爷爷你终于想起来了。”景彦希高兴的不行,差点忘了这件事苏若晚其实并不知情。

    果然,苏若晚皱了皱眉,狐疑的看向了他,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都没有听他提起过?

    夏成霖对景彦希笑了一会儿,忍不住的又抬头看向了苏若晚。

    再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的脸,竟然慢慢的和记忆里的那张脸完全重合在了一起。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长得如此相似的人吗?夏成霖的内心深深地震撼着。

    “爸!”夏晓丽忍不住了,她轻轻推了一下近乎痴呆的夏成霖,“你看什么呢?”

    夏成霖在她心里一直是一个痴心深情的情圣代名词,他对母亲数十年如一日的爱和照顾,让夏晓丽羡慕又向往,可是今天,他竟然对苏若晚看得这么入迷,简直是让她这个女儿都看不下去了!

    还好母亲今天没有跟他们一起过来,不然岂不是要被气死!

    夏成霖愣愣的回神,看着夏晓丽,又看了看苏若晚,没有被捉包的尴尬,反而开口问道,“晓丽,这位是?”

    苏若晚尴尬的看了一眼夏晓丽,虽然对方是一个年长自己许多的长辈,可是被他这样直愣愣看着,终究是有些不自在。

    夏晓丽瘪了瘪嘴,一点都不想帮他们介绍。

    父亲今天的表现实在是让她太失望了,失望之余,她又狠狠的瞪了一眼苏若晚,心里不停腹诽道:真是个狐狸精!迷完阿寻就算了,现在竟然连自己的父亲都被她迷住了!

    景彦希却张着小嘴就说道,“老爷爷,她是晚晚,是我爸爸的老婆,也就是我的妈妈。”

    电梯刚好到了,门开后,夏晓丽抬脚愤恨的走了出去,夏成霖却一动不动的站在电梯里面,看着苏若晚继续确认道,“你是阿琛的媳妇儿?”

    苏若晚点了点头,毕竟夏家也是D市的大家族,认识景慕琛那是必然的,遂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您好。”

    “……”夏成霖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可是……“爸!你还愣在那儿干什么啊!”夏晓丽在外面尖叫道。

    电梯外面,保姆也一脸不安的看向了夏成霖,忍不住还把视线往苏若晚的身上凑,那副表情,俨然就像在看八卦似的。

    夏成霖看了一眼电梯里面亮着的数字,只好抬脚走了出去。

    。

    电梯门终于慢慢的关上了,向着19层的VIP病房升去。

    苏若晚伸手摸了摸脸,想到刚才的情形,整个人还尴尬的不行。

    景彦希晃了晃苏若晚的手,说道,“晚晚,刚才那个老爷爷人可好了,上一次我裤子……”

    突然,他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赶紧闭上了小嘴巴。

    苏若晚无奈的看着他,倒也没说什么。

    景彦希看着苏若晚似乎没有生气,咧着小嘴又说道,“那个老爷爷人挺好的,可是他的女儿就一般般了。”

    女儿?对哦,没想到夏晓丽现在也怀孕了。

    苏若晚皱了皱眉,带着小家伙往1906号病房里走。

    。

    ------题外话------

    小一:二更完毕,吃饭去~

    彦彦:有票的捧个票场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