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180我给你捏捏?

180我给你捏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很快的,赫连寻被带进了另一间单独的牢房里。

    他看着明显比之前要干净,又宽敞许多的牢房,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什么把我换到这儿来?”

    其中一个警察斜睨了他一眼,说道,“上头吩咐,对你特殊照顾一点儿。”

    “……”赫连寻紧紧皱着眉,以他现在的重责罪犯身份,他当然不会认为,如今的赫连家或者是夏家,能有这样的本事去让警局对他特殊关照。

    可是除此之外,又会是谁呢?

    。

    夏晓丽做了一个梦。

    梦中,赫连寻穿着一身囚服,整个人苍白又瘦弱,带着手铐和脚镣,被警察带着跪在了一块空地上。

    一声巨大的枪响过后,他缓缓倒地,再也没有了呼吸。

    “阿寻,阿寻……阿寻!”夏晓丽猛地惊醒,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窗边,夏成霖忙挂断电话走了过来,他拿起纸巾擦着夏晓丽满额头的汗,眼中满是心疼。

    夏晓丽死死的皱着眉,脑中回想起了她昏迷之前的事,转头抓住了夏成霖的手,迫不及待的便说道,“爸,我要见阿寻,你帮我,让我去见他一面好不好?”

    “晓丽,不是爸不帮你,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很不好,医生说你要是再不注意的话,这肚子里的孩子,很可能就会保不住的。”夏成霖皱着眉,极力的想要劝服她。

    “我现在哪里还顾得上孩子……阿寻他现在还被关在牢里面,几天后可能就要被定罪了,我是他的妻子,我怎么可能不去管他?爸!我求求你,你让我去见他一面好不好!爸!”夏晓丽说着,又流下泪来,脆弱的小脸上满是哀伤和乞求。

    “不行!阿寻的事情我会给你想办法的,至于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里好好的躺着,把身体养好,把孩子给保住!其他什么事情,你都不需要管!”夏成霖狠下心说道。

    “爸……”

    最后,夏晓丽看夏成霖坚决不答应,无奈之下,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说道,“好。爸,我答应你,我会在这儿好好养病的,但是……我还有最后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夏成霖松了口气,只要女儿能答应好好在这儿养病,其他什么都好说。

    夏晓丽看着他,目光坚定,“我要见警察。”

    “什么?”夏成霖气的站了起来,“晓丽,你能不能不要胡闹了?阿寻他一口咬定此事与任何人无关,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让你能平安把肚子里的孩子给生下来吗?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他的苦心,你……”

    “爸!我没有胡闹!我是有重要的线索要跟警察说!”夏晓丽大叫着。

    她怎么可能不明白赫连寻的良苦用心,但是她更不理解的是他为什么要包庇那个陈哥?

    夏晓丽还记得几个月前的一天,在景阳集团开会的时候,她曾经听赫连寻在电话里和那个陈哥起过冲突,从电话中所听来的,分明就是那个陈哥在逼迫阿寻做这件事情的!所以,那个陈哥才是主犯,阿寻最多是被强迫的!

    事到如今,她只恨当时自己为什么那么懦弱和逃避,没有能够当面去提醒阿寻,要不然这件事情也不会发展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既然阿寻不愿意去当坏人,那么这个坏人就让她来当好了!她要跟警察说出事实的真相!夏晓丽心中坚定地想道。

    。

    很快的,郁存遇便带着几名警察上门来了。

    录完了夏晓丽的供词后,郁存遇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有多说,便带人又离开了。

    夏成霖悠悠地叹了口气,说道,“晓丽,既然这个事情你早在几个月前便知道了,为什么当时你不早点提醒阿寻,让他悬崖勒马呢?”

    夏晓丽没有回答,她转过头去,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面容安静又忧郁。

    以前她不知道,原来在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什么原则,是非观,道德观……竟然都是可以完全被抛至脑后的。

    似乎只要他还在她的身边,她就宁愿粉饰太平,却不愿意去做一丁点的冒险。

    她也讨厌这样子的自己,但是……她却发现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挣扎,似乎所有的事情,只要沾上赫连寻,她就像一个染了毒瘾的瘾君子似的,没有了任何的抵抗力。

    这一点,从她在美国遇到他的那一刻便注定了,此生无解!

    。

    再说张啸魜。

    前一天,在张洛雅离开两个小时后,他就给她打了个电话,提示音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张啸魜也没有多想。

    直到忙了一天,晚上回到家后,张洛雅还没有出现,他这时才发觉有点不妙。

    终于耐着性子熬了一夜,今天一大早,也就是距离张洛雅失踪整整24小时后,他终于到了警局报案,立刻让人调出了事发当天,在大成企业楼下路口的监控视频。

    视频里,张洛雅一脸如常的伸手招了一辆绿色出租车便离开了。

    可是经过一番查证后,警察却发现这辆出租车并没有在所属的公司登记,因此,也就查不到车主的资料。

    张啸魜皱了皱眉,从警局离开后,直接开着车来到了景家。

    。

    景宅。

    “先生,这位先生,您到底要找谁呀?您不能进去的呀!”门外,传来了佣人惊慌失措的叫声。

    客厅里,黎曼婷皱了皱眉,吩咐道,“慧姨,你去外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太太。”

    慧姨一路小跑着出去,谁知刚到客厅的门口,张啸魜已经横冲直闯了进来,不管不顾的直接就来到两个老人的面前,一双狭长的眼睛四下里打量一番,吼道,“景慕琛他人呢!”

    景老爷子看着张啸魜,拄着拐杖站了起来,一张老脸严肃又骇人,中气十足的吼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找我孙子有什么事?”

    因为对张洛雅颇有怨言,所以对她的这个哥哥,景老爷子也实在给不出什么好脸色来。

    “哼,有什么事?等我见到他你们就知道了!”张啸魜眼睛看着楼上,提高音量喊道,“景慕琛!景慕琛!有本事你就出来对付我,绑架一个女人,你算是个男人嘛?景慕琛!”

    黎曼婷被他吼得耳膜都发疼,走上前说道,“张先生,阿琛他现在不在这里住,家里面还有老人,你能不能别在这里大吼大叫的。”

    “不在这里住?”张啸魜冷笑一声,“你骗谁呢?怎么?肮脏事都做了还不敢出来认啊?你们景家的男人是不是都这一副德行?当缩头乌龟当习惯了是不是?快让景慕琛出来见我!”

    “你……”景老爷子气的双手直发抖。

    “闭嘴!”就在这个时候,黎慕晨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他穿着黑色纯手工西装走了进来,身材修长又挺拔,沉静内敛的面庞隐约怒意,微眯着双眸,看着张啸魜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呵呵,妹夫来了呀?”张啸魜看着黎慕晨,薄唇讥诮的说道,“也行,弟弟不在,我找你这个哥哥说也是一样的,就是……不知道他听不听你的话咯。”

    黎慕晨看了一眼景老爷子和黎曼婷,说道,“有什么事,跟我去外面说。”

    “好啊。”张啸魜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抬脚就往客厅外面走去。

    黎曼婷立刻担忧的走到黎慕晨身边,低声问道,“阿晨,这个张啸魜来找你和阿琛做什么呀?是不是……张洛雅她又……”

    “妈,没事的,我出去跟他谈谈。”

    黎慕晨说完,又看着景老爷子说道,“爷爷,对不起,让你受惊了。”

    景老爷子叹了口气,摆摆手,表示不要紧。

    黎慕晨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

    院子里。

    张啸魜两手插在裤兜里,等黎慕晨走到跟前,开口便说道,“景慕琛他绑架了我的妹妹,识相点的,就赶紧让他把人给放出来,否则我怕你们会承担不起后果!”

    黎慕晨伸手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后放进薄唇,“人是他绑的,我可能无能为力。”

    “切,这一点我早就猜到了。”张啸魜冷哼一声,“所以,我也不想为难你,你只要把他的住址告诉我就行了,或者联系方式也可以。”

    “这个……”黎慕晨吐出了一口浓烟,淡淡的说道,“恐怕,我也很难办到。”

    “……”张啸魜深深吸了口气,压抑着怒气说道,“好啊,没关系!那就等我回去召开新闻发布会,把五年前的事情告知天下!我倒要看看,景慕琛是不是宁愿让景家身败名裂,也要和一个女人过不去呢?”

    说完,他就转身,抬脚想要离开。

    “慢着。”黎慕晨开口。

    张啸魜得逞的笑了一下,转过头来,下颚微微抬起,一脸的骄傲和自负。

    只是,还不待他开口,却听到黎慕晨继续不紧不慢的说道,“念在你我曾经亲家一场的份上,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我这个弟弟呢,他从小就戾气很重,做事情一贯离经叛道,至于女人,他更是没有半点的耐心。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要和他谈条件的话,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张洛雅现在的处境。”

    “你……你威胁我!”张啸魜狠狠咬着牙,双拳不自觉的握紧。

    黎慕晨没有否认,他低头将烟抽完,走了两步,将烟头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里,又看着张啸魜说道,“总之,你好好考虑一下吧,到底是要张洛雅,还是要和他斗,两者的后果究竟如何,你自己想清楚吧。”

    张啸魜一听到这句话,脸上顿时变得精彩纷呈起来。

    待黎慕晨离开后,张啸魜又在那儿站了一会儿,最终,他转身,颓然离去。

    。

    景慕琛挂断电话后,再次走进了文具店里。

    高高的货架旁边,苏若晚正抿着唇瓣,怀里抱着几个花花绿绿的本子,垫着脚尖,伸手想要够架子最上面的那一个笔筒。

    景慕琛伸手扶住她的腰,长手一伸就将笔筒拿了下来,说道,“要这个?”

    “嗯。”苏若晚点头,从他手中接过笔筒,弯着身子说道,“彦彦,玖玖,来挑你们喜欢的,一人只能挑2个。”

    两个小家伙还挺听话的,一人从里面拿了2支各自喜欢的图案。

    苏若晚将笔筒又递还给了景慕琛,吩咐道,“老公,你帮我放上去。”

    景慕琛皱着眉,“哪那么麻烦,都买了不就好了?”

    苏若晚看了某“土豪”一眼,“都买回去他们也用不了。”

    “留着以后用。”景慕琛看了一眼笔筒,其实也就几十根,应该……能用到上小学吧。

    “小孩子都喜新厌旧的,一模一样的东西用的时间久了就不喜欢了,所以,一次就让他们选两个不同图案的,用完了再来买就好了呀。再说了,这种东西更新换代很快的,新图案随时都会出来的。”苏若晚耐心的解释给他听。

    景慕琛两眼戏谑的看着她,“哦?这么会过日子?”

    苏若晚瞪了他一眼,转身就离开了,继续给两个小家伙挑文具。

    景慕琛伸手将笔筒递了上去,亦步亦趋的也跟了过去。

    。

    终于挑选完毕,结完账后,景慕琛提着一个大大的购物袋,一家四口往停在路边的揽胜走。

    刚坐上车,手机铃声就响了,景慕琛拿起手机一看,双眼微微眯了一下,接起放到了耳边,“大哥?”

    “阿琛,你现在哪里?”

    “在外面,正准备回去。”

    “嗯,你先来老宅子一趟吧,有关张洛雅那件事,我想要跟你谈谈。”

    景慕琛挑了挑眉,道,“好。”

    挂断电话后,景慕琛便说道,“先回老宅子吃午饭。”

    苏若晚点头。

    厉晴和乔婶都在医院,她一个孕妇也不能下厨做饭,景慕琛更指望不上了,所以……去老宅子蹭饭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

    到了景宅后,景老爷子一看到两个孩子,原本被张啸魜影响的心情立刻又变好了,搀着小家伙就往沙发边走。

    黎曼婷则赶紧吩咐着厨房准备午餐,生怕把孕妇给饿着了。

    苏若晚看了一眼时间才10点半,不过看黎曼婷那么积极又热情,也就随她去了。

    她换好拖鞋,走过去坐在景彦希的旁边,一起看着电视上的动画片。

    黎慕晨这时从楼上走了下来,看着苏若晚微微点头,喊了一句,“弟妹。”

    苏若晚看他状态似乎不错,也笑笑的回道,“大哥好。”

    “大伯!”景彦希似乎好久没看到黎慕晨了,当下便站了起来,脆生生的喊了一句。

    黎慕晨眼底含笑的看着他,小家伙今天穿了一身红色三件套卫衣,脚上是一双灰色小牛皮鞋,加上他肉呼呼的小脸蛋,看起来特别的萌。

    忍不住地,黎慕晨便伸手在他头上摸了摸,语带感叹的说了一句,“彦彦又长高了。”

    还记得半年前,他还叫自己“爸爸”的时候,当时他也不过才到自己的膝盖边儿上,这会儿,都已经蹿到大腿这儿了。

    “当然了,我以后要长得比爸爸还要高呢!”景彦希立马伸着小手努力往天上比,说完后,还得意的看了一眼景慕琛。

    “哈哈哈,好,有志气!彦彦,将来一定要比你爸爸更优秀哦!”景老爷子在一旁,看得呵呵直笑。

    “太爷爷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比爸爸更优秀的。”景彦希臭屁的抬着小脸。

    景慕琛冷冷的抛来一句,“你先考试突破了0分再说吧。”

    “……”景老爷子立刻惊讶的看向了景彦希,“彦彦,你不是说考的不错吗?”

    黎曼婷也满脸的惊讶,上一次两个孩子刚考完试她就问了,景彦希说考得还不错,所以她后来也没细问,怎么……竟然是考的0分吗?

    “呃……”景彦希乖乖的坐到沙发边上,看到苏若晚就伸手抱住了,然后把头钻进她的怀里去,半天都不敢出来见人了。

    苏若晚好笑的搂着他,知道小家伙害羞,也没有再开口数落他。

    “好了好了,小孩子嘛,考试……以后再好好考就是了。”黎曼婷出来打圆场。

    黎慕晨笑了笑,便说道,“阿琛,去书房吧。”

    景慕琛点了点头,便跟着黎慕晨朝楼上走去。

    。

    楼上,书房。

    “阿琛,你把张洛雅绑架了?”黎慕晨开门见山的说道。

    景慕琛没有否认,不过却双眼一眯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黎慕晨伸手掏出烟,拿出一根递给景慕琛。

    “若晚怀孕了,我不抽烟。”景慕琛眼也不眨的说道。

    黎慕晨笑了一下,忍了忍,将烟又塞了回去,开口说道,“张啸魜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景慕琛点头,“他告诉你的?”

    “对。”黎慕晨叹了口气,说道,“他是张洛雅的哥哥,有关五年前的那件事情,他竟然也是知情的,而且从他的表现来看,两人似乎也并不是兄妹那么简单。”

    景慕琛薄唇微勾,“原来是这样。看来,我还真的是小看张洛雅了。”

    “阿琛。”黎慕晨正色说道,“张洛雅的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毕竟,她是因为我,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她所有的怨恨,也都是冲着我来的,整件事情可以说是因我而起,我不希望把你们大家都牵扯进来。”

    “而且……”黎慕晨顿一下,又说道,“弟妹她现在身子有孕,你有空就多陪陪她,好好照顾她,不要把精力浪费在无谓的人身上。”

    景慕琛皱着眉,“大哥,五年前的那件事情……”

    “我知道。”黎慕晨淡淡的一笑,“放心吧,都交给我来处理。”

    。

    从楼上下来后,兄弟俩神情无异。

    苏若晚见状,也悄悄在心底松了口气。

    虽然很多的事情,景慕琛并不会跟她讲,但是女人的第六感通常是很准的,尤其当那个是你所在乎的人时,他的一丁点儿不正常的反应,往往都会引起你情绪上的变化。

    “阿琛哪。”黎曼婷见景慕琛下来,便开口道,“亲家母现在还住在医院里,乔婶也过去照顾她了,要不这一阵子你们就先住在这儿吧?若晚她怀了身孕,在这儿我也好照顾她,每天还可以熬点补品给她喝。”

    苏若晚不禁抬头看着景慕琛,听他说道,“不用了妈,我回头再找两个佣人就行了。”

    “哼哼,佣人能抵得上自家亲人用心吗?”景老爷子忍不住了,开口呛道。

    苏若晚愣了一下,随即只好开口说道,“好啊,爷爷,妈,那就这么说定了,这一阵子我们就先在这里住下了。”

    “……”景慕琛皱眉看着她,脸上有着一丝不悦。

    苏若晚立刻搂着他的胳膊,笑得甜甜的说道,“老公,待会儿吃完饭,我们回去把收拾一下,把要用的东西都带过来吧?”

    “对嘛,这样就太好了。”黎曼婷满意的点头,又说道,“对了,我今天早上也跟慧姨说了,以后一天三顿给亲家母往医院里送饭。若晚你想过去的时候,我就陪你一起过去,坐周叔的车,也省得阿琛总是来回跑了,我看这阵子啊,阿琛好像都瘦了似的。”

    瘦了吗?苏若晚一听到这话,不禁细细观察着景慕琛的脸。

    可能是因为两个人每天都在一起,苏若晚看了半天,也并没有觉得他瘦了,但是毕竟“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听黎曼婷这么一说后,她的心里便有些内疚起来了,暗暗在心中想道,以后要对某人好一点儿了。

    。

    吃过午饭后,黎曼婷让慧姨带着两个佣人跟景慕琛回去收拾了。

    苏若晚在楼下坐了一会儿后便觉得困意连连,打了几个哈欠后,便打算回屋睡午觉。

    刚走上二楼的时候,她看到黎慕晨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苏若晚讶异的看着他,问道,“大哥,你这是……要出差吗?”

    黎慕晨微笑的看着她,“对。”

    “呃……”苏若晚虽然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不过还是冲他点了点头,说道,“路上小心点。”

    黎慕晨也点了点头,提着箱子便朝楼下走去。

    。

    楼下。

    一看到黎慕晨这出远门的架势,黎曼婷也讶异的站了起来,“阿晨,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妈,我有点事情要出国一趟,等爸回来的时候,你记得跟他说一声。”黎慕晨说道,将箱子拖到了玄关处,低头换鞋。

    “出国?”黎曼婷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忙问道,“怎么回事啊,公司最近有什么问题吗?你为什么突然要出国啊?”

    “没什么问题,妈,你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回来的。”黎慕晨拍了拍母亲的肩膀,笑着说道。

    黎曼婷看他这幅没事人的样子,只好叹了口气,说道,“好,没事情就好,妈还以为你因为阿琛回来住就不开心呢。”

    “妈,你这说的是哪里话?”黎慕晨无奈,“阿琛他是我的弟弟,弟妹现在又有了身孕,在家里住大家才会放心,我怎么可能因为这个不开心呢。”

    黎曼婷笑了笑,点头道,“好,你心里这样想就好了。那你路上小心点啊,到了那儿记得照顾好自己,千万不要生病了啊。”

    “好,妈,我知道的。”

    黎慕晨说完,又对着两个小家伙挥了挥手,这才提着行李箱离开了。

    。

    苏若晚睡了一觉醒来,手往旁边一摸,冰冰冷冷的,看了一眼身上纯黑色的床褥,脑子里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是在老宅子里。

    她打了个哈欠坐起身,看了一眼时间,才下午的三点钟。

    起身走到书柜前,挑了半天,苏若晚拿了一本“红楼梦”回来,回去继续窝在床上。

    景慕琛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苏若晚正歪在床头,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在那儿煞有其事的看着。

    他关上门,走了过去。

    “老公。”苏若晚把书丢到一旁,拉着他的手问道,“累不累啊?”

    景慕琛挑了挑眉,勾唇笑道,“累。”

    苏若晚眨了眨眼,“那……我给你捏捏?”

    景慕琛当然不可能让她捏了,歪过身子和她一起躺在床头,问道,“在看什么书?”

    “红楼梦。”苏若晚将书拿了起来,随口说道,“你这儿的书柜里都没有我爱看的,全部都是什么企业管理,只有几本名著还可以看看。”

    景慕琛点了点头,将书从她手里抽了出来,“别看这个,对胎教不好。”

    苏若晚笑了笑,突然想起来先前的事情,开口道,“对了,大哥他出差去了。”

    “哦。”景慕琛拥着她,淡淡的应了一句。

    “我总觉得大哥哪里怪怪的。”苏若晚说道。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景慕琛摸着她的头发,低低的说道。

    苏若晚点了点头,有他这句话,心中就好像突然安定了下来似的,晴朗一片。

    。

    是夜,陈氏别墅。

    陈隽祺在客厅一隅的茶海前面,拿起紫砂壶在面前的两个杯子里依次倒入刚泡好的茶水。

    他的面容沉静,平和,薄唇边甚至勾着一抹淡淡的微笑,身着一身诡异的日本黑武士服,显得整个人更加沉稳,内敛。

    苏涟漪试探的走了过去,在距离他三、四米外的地方站定。

    很多时候,他不下指令,她是不敢靠他太近的。

    陈隽祺端起茶杯贴近唇边,随着饮水的动作,喉结也微微的上下动着。

    放下茶杯后,他的声音在昏暗的室内响起,“保险柜的密码是你的生日。”

    “什么?”苏涟漪眨了一下眼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陈隽祺笑了下,低头坐在那儿,没有再开口。

    苏涟漪站了好一会儿,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的9点钟了,她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低声说道,“我先去睡了。”

    “嗯。”陈隽祺依然坐在那儿纹丝不动,却低声应了一句。

    苏涟漪转身朝着卧室里走去。

    门关上后,客厅里,再度恢复了先前的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突然传来了司机和佣人一阵吵杂的声音。

    陈隽祺抬眼看着门口,一会儿后,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郁存遇带着几名警察迅速走了进来,最终停在了他的面前,“陈隽祺先生,现在怀疑你与赫连企业走私军火一案有关,麻烦你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

    陈隽祺站起身来,脸上无一丝的惊慌或者意外,看着郁存遇淡淡的说了一句,“郁警官,我们又见面了。”

    郁存遇冷笑一声,“带走。”

    。

    两辆警车在夜色中呼啸着离开了别墅。

    苏涟漪悄悄的打开卧室房门,客厅里,司机和佣人正在那儿窃窃私语着。

    除此之外,客厅里没有任何变化,仿佛刚才,警察根本就没有来过一般。

    她将头缩了回来,把门反锁,浑身颤抖的走到了衣柜那儿。

    打开衣柜门后,一个黑色的保险柜赫然在眼前。

    “保险柜的密码是你的生日。”脑海中开始不断回荡着刚才陈隽祺所说的那一番话。

    她微微蹲下身子,依照自己的生日一一输入了密码,“叮”的一声后,保险柜的门打开了,里面,却只有一个牛皮纸袋。

    苏涟漪将牛皮纸袋拿了出来,关上保险箱,慢慢的走到床边,坐下。

    打开保险柜后,里面是一支录音笔,一张银行卡,还有几张……暧昧却触目惊心的照片。

    这是?苏涟漪皱着秀丽的眉头,一张一张地看着那些照片,直到……她看到了那一张沉睡的男人面孔……

    几个月前那一夜的记忆与此同时也涌入了脑海中!

    苏涟漪将照片远远的扔开,手指却不经意的按在了录音笔的按钮上,里面立刻传来了陈隽祺低沉的声音。

    “拿着这几张照片,去D市第一人民医院1907号VIP病房,找一个叫夏晓丽的女人。记住,那一天跟你上床的男人,他叫做赫连寻,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

    苏涟漪浑身瘫软的倒在了大床上……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陈隽祺早就安排好了今天的这一切,而她,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棋子罢了。

    “陈隽祺!”苏涟漪紧紧的握住那支录音笔,浑身都在瑟瑟的发抖着,心中各种情绪充斥而来,竟让她复杂难辨。

    。

    第二天,一早。

    苏涟漪忍不住内心的冲动,还是去了一趟警局。

    她穿着厚厚的,拖至脚踝的深色羽绒服,在警察的带领下见到了陈隽祺。

    没有想象中牢狱之灾的颓废之气,眼前的陈隽祺依然沉敛冷静,看到她第一句话就是,“看了保险柜了吗?”

    苏涟漪浑身忍不住的发抖,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害怕……

    她将手塞进羽绒服的口袋里,抬起一双小鹿般怯弱的眼睛,颤声说道,“没有看。”

    陈隽祺眯了眯眼,似乎在考量她这句话的真实性,不过很快的他便再开口说道,“卧室的衣柜里,有一个黑色的保险柜,密码是你的生日。”

    “哦。”苏涟漪看着他,轻声回道。

    陈隽祺朝她微微靠近,压低声音说道,“你回去,按照我录音里所说的去做,事成之后,我就会把那一张银行卡的密码告诉你。以后你奶奶的化疗费用,还有你和肚子里孩子以后的生活,都在那一张卡里。”

    “……”苏涟漪猛地睁大了眼睛,白皙柔弱的小脸上满是震惊。

    半天后,她才慢慢的低下头,看着面前光滑的桌面,哑声开口道,“那你呢?”

    陈隽祺“嘁”笑一声,没有说话。

    两人之间是持久的沉默。

    直到时间到了,警察过来把陈隽祺带走了,苏涟漪才慢慢的抬起头,看着他挺拔的背影,目光绵长而又哀伤。

    。

    ------题外话------

    景大爷:听说我媳妇儿说要以后对我好一点儿,具体怎么个好法,我倒是挺期待的。

    晚晚:以后每天送你一张月票,够不够好?

    景大爷:我要那破玩意儿干嘛?

    晚晚:呃,那亲们就送月票给小一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