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194谦叔亲口承认,私生女曝光!

194谦叔亲口承认,私生女曝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吴晚谦走出1902号病房,却没有看到夏槿之的身影。

    他拿出手机拨打了夏槿之的电话,却提示那头正在通话中。

    稍微思忖了片刻后,吴晚谦就朝着电梯走去,他手里紧紧握着的,正是刚才于婧给他的密封袋。

    他等不及……必须马上要得到结果!

    。

    尽管吴晚谦心急如焚,但亲子鉴定,最快也得要好几个小时才能知道结果。

    抽完血后,他看了看时间,只好又拨打了夏槿之的电话。

    这一次电话通了,只是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

    “晚谦。”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电话里,夏槿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对劲。

    “槿之,你怎么了?现在在哪里?”吴晚谦问着,边说,边走到了电梯外面等候着。

    “哦。我,我没事,我在19楼这里。”夏槿之的声音慢慢恢复了平静。

    “嗯,我现在就上去,你在那等我,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要跟你说。”吴晚谦凝重的说道。

    “……”电话那头,半天都没有声音,好久后,才传来了一声,“好。”

    吴晚谦挂断电话,刚好电梯也到了,他走了进去,按下了19层。

    。

    那一头,挂断手机后,夏槿之也慢慢的冷静下来了。

    她掏出湿纸巾将额头的冷汗擦拭干净,又拿出化妆镜照了照自己,深吸一口气后,拉开楼梯间的门,慢慢走了出去。

    1902号病房的门口,夏槿之伸手敲了敲门。

    “请问您找谁啊?”来开门的护工一脸警惕的问道。

    夏槿之看向里面,声音稍稍抬高,“我来找于婧的。”

    “不好意思啊,于小姐已经睡着了,您稍后再过来吧。”护工谨记吴晚谦的吩咐,不敢随意的放人进去。

    夏槿之皱了皱眉,刚想要开口,身后传来了吴晚谦温润的声音,“槿之。”

    她回过头,“晚谦。”

    吴晚谦拉着她的手,说道,“跟我来。”

    。

    医院门口,对面的一家咖啡屋里。

    客人很少,吴晚谦和夏槿之在床边的位置面对面坐着,室内正播放着《AnotherDayInParadise》,可两人的心情都有点沉重,半天都没有人开口说话。

    服务生将咖啡上来以后,吴晚谦将视线从窗外移到面前,看着对面的女人。

    她的眼角已经有了细细的皱纹,一头黑色的长发规规矩矩的盘在脑后,身体坐的很直,两手交握的放于桌上,虽然已经退休了,却依然保留着大学教授所该有的仪态。

    她个性独立,但同样的,她也是一个比较强势的女人,这一点,从刚开始接触的时候,吴晚谦就已经意识到了。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他们彼此并不合适,他喜欢的,是厉晴那样活泼又娇憨的女孩,开朗,外向,但同时也性格柔和,宜动宜静。

    但是因为二十几年的一场意外,他们终于还是走到了一起,可能由于他的性格较为温和,两人的相处倒也愉快,婚后这二十多年以来,几乎就不曾有过吵嘴。

    他甚至觉得,因为演艺工作的特殊性,他经常不着家,若不是她这样一个坚强又独立的女人,他觉得,别人也未必受得了自己。

    可是……再坚强的女人,如果遇到自己的丈夫从天而降的一个私生女,这心里面恐怕也是会撑不住吧?

    吴晚谦这般思忖着,心里就突然又有了犹豫。

    夏槿之见吴晚谦一直看着自己,内心开始变得毛毛的,忍不住先开口说道,“晚谦,你说有事情要跟我说,是什么事啊?”

    “……”吴晚谦皱眉,半晌后,才开口说道,“槿之,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

    夏槿之讶异的看着他,“晚谦,你……”

    “这么多年,你为我们吴家,付出了许多的心血。这些,我都看在眼里,我也不会忘记,事实上,我在内心深处,一直觉得对你很抱歉,因为我工作的特殊,很少能在你身边陪着你,这么多年,你一定过得很寂寞吧?”吴晚谦说道。

    吴晚谦的话,让夏槿之的眼圈突然就红了,这一刻,她真的有一种“媳妇熬成婆”的感觉,多年的孤独和委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他一句理解和安慰的话,就足以让她彻底崩溃,毫无一句的怨言了。

    她泪光闪闪的看着眼前这个温润如玉的男人,岁月的荏苒并没有让他染上一丝世俗之气,他仍然就像她第一次所见到的那样,清隽,温和,内敛而又风度,就是他的这种气质,才让她一见钟情,终生无悔。

    吴晚谦伸手过去,握住了她的一只手,声音沉稳的继续说道,“槿之,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对吴家的付出。但是……接下来,我想要跟你说一件事情,你要答应我,不要激动,而我向你保证,在昨天晚上之前,有关这件事情我是真的一点都不知情的。槿之,你能答应我吗?”

    夏槿之的手突然就僵住了,她愣愣的看向吴晚谦,原先的感动荡然无存,只剩下不安在慢慢的扩大。

    什么意思?难道……刚才黄维德骗了自己?难道他昨天已经将当年的事情告诉了晚谦?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夏槿之浑身都有一些颤抖了起来。

    “槿之?你没事吧?”吴晚谦握紧了她的手,面露忧色的问道。

    他都还没有开始讲,槿之就紧张成了这样……他是不是应该拖一阵子再说呢?

    夏槿之慌乱的眨了眨眼睛,开口说道,“晚谦,其实,当年大……”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夏槿之未出口的话,吴晚谦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放到了耳边,“喂。”

    “……”

    “什么?”吴晚谦的脸瞬间都愣住了,手机从他手里掉了下来,夏槿之依稀听到手机那头还在喊着,“吴先生,吴先生……”

    吴晚谦站了起来,一句话没说的就跑了出去。

    “晚谦!”夏槿之喊了一句,透过玻璃窗看到他人已经跑过马路,朝医院里跑去。

    她拿起手机,对着那头说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刚才那个护工的声音,她有点疑惑的在那头问道,“吴先生他人呢?”

    “我是吴晚谦的太太,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跟我说就行了!”夏槿之拿起包,快速朝咖啡屋的门口走去。

    护工愣了一下,随即立刻说道,“刚才有两个记者冒充家属闯了进来,问了一大堆的问题,于小姐也突然晕倒了,被送进急救室去了,麻烦太太赶紧告诉一下吴先生啊,医生说于小姐病危,可我这做不了主啊……”

    夏槿之快速对那头说道,“晚谦现在已经过去了,你先把那两个记者拖住,我马上就过去!”

    也没听那边的答复,夏槿之直接将电话挂断,左右看了看马路,飞速朝着医院跑去。

    。

    急救室外面,吴晚谦铁青着脸,厉声对护工说道,“不是跟你说过任何人都不准进去的吗?如果这么一件简单的工作,你都做不好的话,之前就不要对我妄下什么承诺!”

    护工抖抖索索的说道,“我……我确实没有让他们进去,但是他们在外面敲门,我刚把门打开就被他们冲进去了,我也没有办法啊。吴先生,对不起,总之都是我的错,您要解雇……就解雇我吧!”

    说到最后,她也有点委屈了,刚才那两个人冲进来的时候,一下子把她撞倒在地,到现在屁股都还有点疼呢。

    吴晚谦深吸了口气,将自己的情绪平缓,半天后才沉声说道,“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我为我恶劣的态度而感到抱歉。”

    护工擦了一把眼泪,“没有……吴先生,都是我的错,您要骂就骂我吧。”

    两人正说话的工夫,夏槿之也赶过来了,她匆匆的看了看周围,问道,“晚谦,那些记者呢?”

    护工说道,“吴太太,那两个记者正在被警察问话呢,您放心吧,坏人一定逃不过法律的制裁的!”

    听到这句话,夏槿之的脸上不禁划过了一丝尴尬,她眨了眨眼,便将视线移开了。

    不一会儿,有一名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过来,对着吴晚谦说道,“你就是吴晚谦?”

    吴晚谦点了点头。

    “好,你跟我来一下。”警察说着,转身就要往前走。

    夏槿之眼神躲闪,听到吴晚谦温润的声音响起,“槿之,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好。”她抬头匆匆看了一眼吴晚谦,目送着两人离开。

    。

    没多久,急救室的门打开了。

    主治医生走出来,问道,“谁是病人的家属?”

    夏槿之走上前,“我是于婧的朋友,请问她的情况怎么样?”

    主治医生皱了皱眉,“她没有家属什么的吗?”

    夏槿之只好说道,“没有。医生,有什么话你就跟我说吧。”

    主治医生看着夏槿之,说道,“病人的癌细胞都已经扩散了,并发症对她的身体摧毁很严重,下一次昏迷,很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你们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吧。”

    “……”夏槿之怔怔的看着医生,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知道于婧的肺癌已经是晚期了,只是没想到……竟然到了如斯严重的地步。

    护士推着手术推车走了出来,推车上,于婧原本艳丽娇美的脸庞此刻死灰一片,脸上还罩着氧气罩,整个人再也不复从前的光彩。

    夏槿之看着她,心里也开始沉重了起来。

    。

    不一会儿,吴晚谦就回来了。

    夏槿之看着他一脸阴郁的表情,忍了忍,没把于婧的情况告诉他,只说了人已经救回来了,现在被送到19楼的病房了。

    吴晚谦点了点头,和她一起朝电梯走去。

    夏槿之想到之前的事情,问他,“晚谦,警察怎么处理这件事的?”

    吴晚谦皱了皱眉,说道,“决定私了了。”

    “私了?”夏槿之不满意,“晚谦,这种事情你不能让步!不管怎么说,硬闯病房打扰了病人就是不对,你可以告他们的……”

    “别说了。”吴晚谦无力的开口,“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

    夏槿之皱了下眉,只好闭上了嘴巴。

    。

    于婧一直都没有醒来。

    夏槿之陪着吴晚谦等在病房里,正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手机铃声又响了。

    她拿起手机一看,不安的站起身来,“晚谦,我去外面接个电话。”

    “好。”吴晚谦点点头,便将视线又移到了于婧的脸上。

    。

    楼梯间,夏槿之不耐烦的接听了电话,“黄维德,我已经说了我会尽快筹钱的,你能不能别老打电话过来?”

    黄维德流里流气的声音从那头响起,“怎么了?这么大的脾气?害怕了?”

    “谁害怕了?”夏槿之捂住手机,咬牙说道,“快说,你打电话过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我突然改变主意了。”黄维德在那头说道,“后天!后天我就要1000万!”

    “后天?”夏槿之整个人都气的有些发抖了,“我又不是开银行的,你让我从哪里这么快就筹到1000万?你是不是疯了?”

    “少废话,我已经给了你中间一天的期限了,后天,只要你把钱带过来,我立刻就带着老婆和孩子飞回加拿大。如果到时候你没有带钱过来的话,我可以马上就将当年的事情都告诉吴晚谦!”黄维德似乎铁了心似的,语气很强烈。

    。

    挂断电话后,夏槿之打开楼梯间的门走了出去。

    1902号病房里,吴晚谦肃穆的坐在那儿,脸上的表情近乎发呆。

    “晚谦。”夏槿之走了过去,轻声说道,“我身体好像有一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吴晚谦回神,看着她,“怎么了?”

    夏槿之扯了扯唇角,“没什么,可能……昨天晚上觉没有睡好吧。你不用管我,我先回去睡一觉就好了,你就在这里陪于婧吧。”

    吴晚谦点了点头,看着她开门离开了。

    。

    夏槿之这些年任职大学教授,其实并没有什么积蓄。

    把所有的银行账户统计了一下,一共也就100万不到的样子,距离1000万还有900多万的差距。

    900多万,让她去哪里筹备?

    想来想去,夏槿之一咬牙,只能动用自己在夏氏企业的那部分股票了。

    夏家老爷子去世的时候,夏家的三个儿女每人获得了一份均等的股份,这些年来,夏槿之从来也没有管过它,只是在年底分红会有一大笔钱进入一个固定账户,如果将这些钱都取出来,再把股票都变卖掉的话,应该也能有好几百万的样子吧?

    决定之后,她匆忙走进了一家证券交易所,高薪委托了一个信得过的代理人,帮忙办理这件事情。

    等事情终于办妥后,虽然距离1000万还差一点,但夏槿之的心里已经轻松多了。

    走出证劵交易所,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多钟了。

    在这短短半天里经历了几度惊吓,午饭都没顾上吃,夏槿之整个人都已经有点支撑不住了。

    她伸手拦了一辆车,直接回到了夏宅。

    。

    而这一天晚上,吴晚谦照例又是凌晨才回到夏宅。

    夏槿之心中藏事,也没有对他多加盘问,更没有注意他几次的欲言又止。

    。

    一夜相安无事后,第二天早晨,吴晚谦突然起的很早,简单吃了早饭后,就往医院里赶去。

    夏槿之并没有要跟过去,她漫不经心的坐在早餐桌旁,往面包上涂抹着花生酱,心里不断想着昨晚酝酿好的说辞,待会儿好开口跟夏成霖借钱。

    只是,今天厉雨一直都坐在对面,反而是夏成霖,吃过饭后就起身去楼上了。

    应该是去找晓丽了吧?夏槿之咬了一口面包,想要跟去楼上,却又怕厉雨起疑心。

    终于在纠结和不安中,她吃完了早餐,夏成霖还是没有下来。

    夏槿之只好放下牛奶,拿过对面的报纸,心不在焉的翻到了娱乐版。

    一看到那几个红色的大字:“独家新闻:谦叔亲口承认,私生女曝光!”夏槿之心里一惊,失手将杯子碰倒在了桌上,还没有喝完的牛奶立刻流了出来,洒在了她的裤子上面。

    “槿之,你没事吧?”对面的厉雨吓了一跳,起身喊道,“许阿姨,快拿抹布过来。”

    佣人急匆匆的从一旁走了过来,拿着抹布擦着桌上的白色液体,看着夏槿之裤子上的那一块痕迹,想要擦又不敢贸然上前。

    夏槿之完全没有意识到周围的人,她眼睛直愣愣的看着报纸,脸上的表情可以用震惊来形容。

    厉雨见状,只好挥了挥手让佣人下去了。

    她走过去,把手放在夏槿之的胳膊上,柔声问道,“怎么了,槿之?”

    夏槿之“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大嫂,晚谦……晚谦他竟然在外面有个私生女!就是他和那个经纪人的……呜呜呜呜!”

    “什么?”厉雨皱着眉,吴晚谦?那个一向温润有礼的翩翩公子……和经纪人生私生女?这怎么可能?!

    夏成霖这时也从楼上走了下来,手里还拿着手机,匆忙说道,“小雨,槿之,我现在必须马上去医院一趟。”

    夏槿之满脸眼泪的看着他,“大哥,晚谦……晚谦他背叛了我,他竟然跟那个于婧……”

    夏成霖一脸凝重的看着她,眼神中有着一丝讶异,“槿之,你都知道了?”

    夏槿之惊愕的看着他,“大哥,难道你们……”

    “你先别激动。”夏成霖安抚着他,“我也是刚才接到电话才知道的。不管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槿之,我们现在先去医院,因为……于婧她昨天夜里过世了。”

    “什么?”夏槿之惊呼出声。

    。

    第一人民医院。

    夏成霖和夏槿之匆匆跑到了一楼的太平间,在外面走廊上,找到了正一个人坐在那儿的吴晚谦。

    长长的走廊上,只有他一个人坐在那儿,黑色的身影,看起来多少显得有些落寞。

    夏槿之看着他低头的样子,心疼的无以复加,可想到早晨报纸上的内容,她的心里又复杂的不行,眼底更是一阵阵的发涩。

    听到脚步声后,吴晚谦抬起头,他的眼眶有一些发红,脸上的表情也很伤痛。

    夏成霖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声说道,“晚谦,你多保重身体,不要太难过了。”

    吴晚谦低下头,没有说话。

    夏成霖回头看着夏槿之,喊道,“槿之,你过来。”

    夏槿之慢慢走了过去,看着吴晚谦紧握在一起的十指,因为用力,指节都已经泛白了,青筋更是突突的曝起。

    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委屈,脱口而出道,“晚谦,你真的和于婧有了私生女吗?”

    吴晚谦浑身一僵,他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夏槿之,半天后,才哑声说道,“槿之,你……都知道了?”

    夏槿之紧紧的握着拳头,喉头一阵哽咽,难受的几乎说不出话来,“晚谦,这么多年,我到底对你怎么样,你应该心知肚明!我一直很放心你和于婧,可是没想到,你们竟然背着我暗通款曲!你说,你怎么对得起我!你……”

    夏成霖一把拉住了她,“槿之,不要再说了。”

    “为什么不让我说!”夏槿之瞬间激动了起来,她又尖又细的嗓子响彻了空旷的走廊,“亏我这么多年还挺感谢她的,逢年过节我还给她送礼物呢,真是没想到啊,她竟然在背后狠狠的给了我一刀!抢我的男人!还有了个小杂种!于婧,于婧你给我出来!你别以为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你出来我们说清楚!”

    说着,她就冲到门边,死命拍着那间门,歇斯底里的喊叫着。

    吴晚谦猛地站了起来,一把将她扯了回去,“你闭嘴!”

    夏槿之被他一扯,整个人向后踉跄了好几步,虽然努力的平衡着身体,却也还是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臀部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但更疼的是她的心。

    一向对她温柔客气的吴晚谦,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而让自己“闭嘴”,还让她跌倒在地上,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她真觉得这会不会是一场梦?

    吴晚谦看到她摔倒,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忍,走过去就想要把她扶起来,“对不起,槿之,我……”

    “不要碰我!”夏槿之的脾气也上来了,她撑着地面,在一旁夏成霖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吴晚谦看着她一脸受伤的样子,往前一步,“槿之……”

    “妈!”

    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还有女孩带着哭声的叫喊。

    吴晚谦转过身,就看到于雾雾满头大汗的从走廊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哭喊着,“妈,妈……”

    看到吴晚谦后,她两眼如同看到救星似得立刻跑了过来,边喘气边说道,“刚才是你给我打电话的对吧?我妈呢?我妈……”

    女孩稚嫩的脸上满是不安和害怕,眼泪更是如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断从眼睛里面滑出来,那一幅脆弱的模样,让吴晚谦根本就开不了口,尤其在知道她就是自己遗落在外将近20年的女儿后,他又怎么忍心……

    “你是于婧的女儿?”一旁,夏槿之盯住于雾雾,突然开口问道。

    于雾雾点了点头,看了看吴晚谦,又看向夏槿之,颤抖着开口,“我妈她……”

    夏槿之一步上前,“啪”地一声,二话不说就打了于雾雾一个巴掌。

    所有人在那一瞬间都愣住了,下一秒,在夏槿之两手抓着于雾雾还想要再动手的时候,吴晚谦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厉声说道,“住手!”

    与此同时,一大群记者又从走廊那头跑了过来,手中的闪光灯不断,身后还跟着几个医院的保安。

    场面瞬间乱到不行。

    。

    第二天,更爆炸性的新闻登上了D市各大报纸的头条。

    华府瑞园。

    客厅里,厉晴看到那一篇报道,最终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妈,早。”

    苏若晚今天起得比较早,正在景慕琛的陪同下从楼上走了下来。

    ------题外话------

    昨天发红包发到手软,大家都收到了吗,开心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