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207你们难道就不觉得羞愧吗

207你们难道就不觉得羞愧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有,我没有开玩笑……”厉雨泪如雨下的看着女儿,回忆不堪的往事让她痛苦万分,可是,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儿误会自己的妹妹……

    她两手握着夏晓丽的手臂,因为内心的迟疑和抉择,手指用力直至泛白,眉心也拧成了一个“川”字,咬唇许久,才开口说道,“晓丽,你的亲生父亲不是夏成霖,你也不是夏家的女儿,妈当年……突然怀了孕,刚好家里又出了事情,我们都以为你姨妈跟外公外婆在那场大火中一起离世了,所以,就有了这一场欺骗世人的婚姻。这么多年,成霖因为要治我的病,放弃了公司,也放弃了自己原本自在的生活,他是我们母女俩的恩人,你知道吗?真正的夏家女主人应该是你的姨妈,苏若晚……才是夏家的女儿。”

    “……不!”夏晓丽跌坐在了地上,厉雨的话,就像是一盆冰水从头到脚的泼了下来,将她整个人淋了个彻底。

    她不是夏成霖的女儿?不,这怎么可能?明明她才是夏家正宗的女儿!那个苏若晚只是个夏家的私生女才对!

    “不信!我不相信!”半天后,夏晓丽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她咬紧牙关,转过身看着对面的夏成霖,一脸急切的问道,“爸,妈刚才说的话都是骗我的对不对?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对不对?”

    夏成霖两眼空洞的看着眼前的母女,面容呆滞,没有一点儿的反应。

    “爸,你怎么不说话啊爸?”夏晓丽立刻连滚带爬的扒到了夏成霖的脚边,伸手拉着他的胳膊使劲的来回晃着,“爸,你快说,你快说话啊!你说我是你的女儿,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对不对啊,爸,爸!”

    夏成霖脸色发白,在夏晓丽的摇晃下颤抖了两下,这才如大梦初醒。

    “爸?你怎么了啊?”夏晓丽害怕的看着夏成霖,这还是从她记事以来,第一次看到父亲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

    夏成霖眼神一变,伸手拂开了夏晓丽的手,颤着身子站了起来,抬脚就要往外面走去。

    “爸!你要去哪里啊?”夏晓丽大声喊着,起身拽住夏成霖的胳膊,不准他走。

    夏成霖回头看着夏晓丽,她那一张急切又不安的脸让他感到陌生。

    他想到了刚才在厉家大宅的时候,苏若晚那一张苍白如纸的小脸,他的亲生女儿被她指认成了私生女,而他却还在这里……

    “你妈说得对,你不是我的女儿。”夏成霖眼眶猩红,猛地一甩胳膊,夏晓丽一个不稳,身子向后跌倒在了沙发上,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么走了。

    厉雨看着夏成霖决然而去的背影,眼底泛起了一丝苦涩,心底的哀伤轰然而至,让她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爸?爸……”夏晓丽失心疯一样的大叫,爬起身子还想要追过去。

    “……”厉雨起身把她抱住,眼泪从脸上滑落了下来,“别追了,晓丽,他不是你爸,你不要追了好不好?”

    “妈?”夏晓丽又哭又笑的回头看着厉雨,“你说夏成霖不是我爸?那你告诉我,我的亲生父亲是谁?他到底是谁啊?”

    “……”厉雨松开手,在夏晓丽的逼问下泪如雨下。

    “妈,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啊?你刚才都是骗我的对不对?”夏晓丽笑了一下,她就知道,母亲就是太善良了,宁愿让自己委屈也不愿意伤害到别人……

    “我没有骗你。”厉雨用手捂着脸,眼泪从指缝中流了出来,脆弱又无助的喊着,“晓丽,妈求你了,你别问了行不行?就当……就当你没有父亲,你父亲早已经死了,行不行……”

    夏晓丽不相信的摇头,“你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我的父亲就是夏成霖,他就是夏成霖!”

    说着,她起身就朝外面跑了出去。

    “晓丽!晓丽……”厉雨追了几步,突然眼前一黑,整个人跌在了地上。

    。

    夏成霖开车迅速的重新回到厉宅,却发现苏若晚和厉晴早就已经走了。

    整个客厅里很安静,只有厉远洋和林杏芬坐在那儿,仿佛先前热闹的那一幕幕场景,就像是从没发生过似的。

    厉学睿还没有入睡,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的心情多少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此刻正在书房里抄写古词,沉心静气。

    厉远洋过来敲门,“爸,姐夫来了,说有事情想要和你说。”

    厉学睿停笔,苍老的脸上带了一丝不悦。

    。

    30分钟后,书房里,听完了夏成霖一番话后,一屋子人都陷入了沉默。

    “对不起,因为当年我的思考不周,处理不当,没想到竟惹出了今天这么多的事情……对各位造成的困扰,对此我感到非常的抱歉。”

    夏成霖眉间紧皱,深吸了一口气后,又继续开口说道,“但是这一件事情,和小晴,还有小晚是没有半点关系的。小晴她不是第三者,小晚……也不是什么私生女,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希望各位长辈,不要对她们有任何不好的看法,也不要因此……影响了东胜继承权的这件事情。”

    厉学睿脸上的线条紧绷,沉声说道,“你还有脸提继承权?我的这两个侄女,就因为你,这一辈子就算是这么完了!你们几个都五十多岁的人了,现在竟还扯出这么多的陈年旧事来,还是在各自的儿女面前!你们……你们难道就不觉得羞愧吗?你让我……让我以后怎么去见我的大哥和大嫂?”

    “……对不起。”夏成霖紧握双拳,羞愧和悔恨,让他除了对不起,说不出任何其他的话来。

    “好了,爸,事情既然都已经是这样了,再追究二十几年前究竟是谁的错,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厉远洋扶着厉学睿,低声安抚着,“不如,我们还是商量下,现在该怎么解决问题吧。”

    厉学睿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良久,才又开口说道,“好,我可以不再追究当年的事情,那么现在,你跟我说说……你打算怎么做?”

    夏成霖抬头看着一脸沉肃的厉学睿,迟疑了片刻,艰涩的说道,“我过来,就是想要找小晚,我要告诉她,她并不是什么私生女,她是我夏成霖的亲生女儿……”

    “那小雨怎么办?晓丽又怎么办?”厉学睿逼问着他,“难道你要让晓丽知道,她的母亲是被人强奸的,她是一个强奸犯的女儿吗?”

    “……”夏成霖握紧双拳,说不出话来。

    。

    华府瑞园。

    客厅里,苏若晚静静的坐在沙发上,脑海中翻来覆去的都是厉晴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

    她以为她知道了真相,也许会开心一点,毕竟,她不是什么私生女,母亲也不是什么小三,真要说起来的话,夏成霖和厉晴在一起的时间还更早,不是吗?

    可是,她的眼前来回出现的都是夏晓丽在书房里那歇斯底里的样子,还有夏成霖那一张惊慌失措的脸,最后,画面闪烁,最终定格在了夏成霖拉走了夏晓丽的背影上。

    她的亲生父亲,在那样关键的时候,选择的是顾全了另一个“女儿”的颜面,而不是她这个“私生女”的名声。

    苏若晚看着落地窗外苍茫的夜色,眼底酸涩,心里头也空落落的,恍惚的连景慕琛的声音也没有听到。

    直到客厅里亮起了一盏壁灯,手上传来了温热又熟悉的触感,苏若晚这才鼻子一酸,委屈的掉下了眼泪。

    “怎么回事?”景慕琛低头看着她,伸手轻抚着她眼角的泪水。

    苏若晚摇摇头,深吸了口气,把眼泪擦干净,“没什么。孩子们,都睡了吗?”

    她的声音又干又哑,听得景慕琛眉头深锁。

    在厉家大宅的时候,为了避嫌,他并没有在书房,直到夏成霖拖着发疯一样的夏晓丽离开,他才意识到不对劲。

    ……

    他坐在沙发上,张开双臂将苏若晚搂在怀里,坚毅的下颚贴着她柔软的发心,大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她细致的脊椎骨,声音低柔如悦耳的大提琴,“妈都跟你说什么了?”

    因为他的发问,苏若晚刚擦干净的眼泪又掉了下来,不管怎么强忍着都没有用,喉头传来一阵阵艰涩的哽咽,甚至身体都因为哭泣而猛烈颤抖了起来。

    意识到胸口传来的濡湿,景慕琛拦腰将她抱了起来,朝楼梯走去。

    。

    楼上卧室里,苏若晚将事情的来回始末讲了一遍。

    最后,她整个人蜷缩在景慕琛的怀里,垂着泪,哽咽说道,“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我妈……心里面藏了那么多的秘密。甚至,我妈还跟……他说好,隐瞒这件事情,为的就是……就是要……”

    景慕琛轻叹了口气,大手轻拍着她的肩膀,“好了,别说了。”

    苏若晚吸了吸鼻子,半天后,才又继续开口说道,“你知道吗?前几天,他来家里面,我妈跟我说,姨父出院了,所以,他想要过来看看我……我当时喊他姨父,他……愣了半天……”

    “我现在才想道,他们……应该在那天就说好了,在他心里面,他应该……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认我吧?”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景慕琛伸手抽出两张纸巾,动作轻柔的帮她擦着眼泪,“你想要知道的话,我明天就带你去问他。”

    “不要!”苏若晚脱口而出,她抬起头,双眸潋滟的看着景慕琛,带了一丝恳切的味道,“我不想要见他。”

    对于夏成霖,她实在不知道该抱着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他。

    这样的一个男人,让母亲孤独了二十五年,也痛苦了二十五年。

    尤其在刚才,他又再一次的选择抛弃了她们……

    她现在已经生活的很幸福了,她有母亲,有丈夫,还有可爱的孩子,她真的已经不需要这样的一个所谓“父亲”的角色了。

    景慕琛抱着她的力量加重,薄唇贴紧了她的额头,语似承诺,“好,都听你的。”

    。

    景慕琛抱着苏若晚冲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晚上的10点钟了。

    室内开着晕黄的顶灯,窗帘随晚风轻轻的浮动,带来一丝初夏的清凉。

    他将苏若晚放在大床上,拉过被子将两人盖住,低头在她红肿的眼皮上亲了两下。

    苏若晚闭着眼睛,发出了细微的呼吸声。

    这一个晚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怀孕的身子又极容易疲乏,景慕琛看着她双眼红肿的模样,低声在心中叹了口气。

    手机震动的声音在室内“嗡嗡”响起,景慕琛从床边起身,拿起电话看了一眼,走了出去。

    。

    别墅门口,夏成霖焦急的看着大门,眼底尽是血丝。

    他给苏若晚打了电话,接听人却是景慕琛,他只好跟他说自己在别墅的外面,想要跟他说几句话。

    当看到景慕琛打开别墅门走出来的时候,夏成霖忙走了过去,“阿琛,小晚她怎么样了?”

    “她已经睡着了。”

    夏成霖欣慰的叹了口气,脸上满是愧疚和不安,“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本来,我都和小晴说好了,关于当年的事情,就让它都过去就算了,谁知……”

    “……”景慕琛看着他,眉眼沉俊,没有说话。

    夏成霖抬头看了看别墅二楼的落地窗,那里黑压压的一片,看不出一丝的光亮。

    半天后,夏成霖收回了视线,开口说道,“小晚,她是我和厉晴的女儿。”

    “我知道。”景慕琛两手兜进西装裤的袋子里,夜色中,他的声音清冷无波,“刚才,若晚都已经告诉过我了。”

    “……”夏成霖尴尬又羞愧的低下头,沉声说道,“当年,我和小晴本来是两情相悦,打算等大学毕业了就结婚的。谁知……突然而来的一场变故,让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路灯下,两人男人站在那儿,空气中是凝结的安静。

    过了许久过后,夏成霖又开口说道,“小晚的生日,应该是12月份,她今年应该才24岁。小晴为了隐瞒我,把她的出生时间都给改了。”

    “我对不起小晴,更对不起小晚,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她们早就不在人世了,所以……”他的脸上是纠结的痛苦,眼底更是酸涩的难堪,“我是一个失败的男人,更是一个……失败的父亲,我不敢奢求她们的原谅,我也没有这个资格去请求她们的原谅。我只希望,这一件事情,不会影响到她们……在厉家,还有景家的关系。”

    景慕琛看着眼前满脸愧疚的老人,深重的黑眸平静无波,“不会的。”

    夏成霖抬起头看着景慕琛,不管怎么说,心底多多少少因为他的这一句话而得到了一些安慰。

    他点了点头,最后又说了一句,“阿琛,那就麻烦你,多照顾小晚了,我……先走了。”

    景慕琛微微点头,看着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直到那一辆宝马彻底离开了视线,他这才转身,回去。

    。

    夏成霖在半路接到了家里佣人的电话,告诉他厉雨晕倒了被送进医院。

    他将方向盘一拐,直接开向了第一人民医院。

    。

    等他到了医院,厉雨已经被送进VIP病房里面了。

    医生耳提面命的跟他说道,“病人现在的身体和心里都很虚弱,我查过她曾有过抑郁症,建议不要再对她造成任何精神上的刺激,否则很难保证不会再复发。”

    医生离开以后,夏成霖坐在厉雨的病床边上,他的脸上,满是疲惫和不堪。

    。

    第二天早上,厉雨终于醒了,一睁开眼,她就焦急的发问道,“成霖,晓丽去哪里了?”

    夏成霖撑着一夜没合过的眼皮,倦声说道,“她不是在家里吗?”

    “没有啊,她昨天晚上跑出去了,我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我怕她发生什么意外啊。”厉雨抓住他的手,急切的恳求道,“成霖,我求求你,去帮我把她找回来好不好?”

    夏成霖拿出手机拨打了夏晓丽的电话,铃声却从门边响了起来。

    “晓丽!”厉雨惊喜的叫出声。

    夏成霖回头,看到夏晓丽正推门走了进来。

    她的身上还穿着昨晚的那一件紫色及膝短裙,只不过,原本骄傲又精致的小脸上此刻遍布苍白,整个人也显得有一些落魄。

    “晓丽,你吓到妈妈了,你昨天晚上跑去哪里了啊?”厉雨艰难的坐起身,抬起还插着针管的手招了招,“快过来。”

    夏晓丽看了一眼满眼血丝的夏成霖,迟疑的抬脚走了过去。

    厉雨两手握住夏晓丽的手,眼圈发红地看着女儿,问道,“晓丽,你昨晚去哪里了?”

    夏晓丽吸了吸鼻子,酸涩的开口说道,“我去监狱了。”

    “……”厉雨睁大了眼睛,“你又去……找阿寻了?”

    夏晓丽点了点头,眼泪扑朔的掉了下来。

    厉雨知道她肯定没看到阿寻,别说晚上,就连平时,监狱里的探监时间都是有严格规定的,根本不容许她随意的去进行探监。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伸手擦着女儿脸上的泪水,心疼的不行。

    夏成霖站起身,“我去外面给你们买点吃的。”

    厉雨却突然抬起头看着他,“成霖,你有antony的电话吗?”

    antony是厉雨在美国西雅图的心理医生的名字。

    。

    夏成霖离开病房以后,厉雨拿过夏晓丽的手机,按照电话号码,给antony打了个简短的电话。

    因为电话的内容,夏晓丽渐渐睁大了眼睛,等厉雨挂断电话后,她焦急的开口问道,“妈?你要去西雅图?”

    西雅图,是她们过去25年曾在美国居住的地方。

    厉雨点了点头,伸手将女儿的碎发别到耳后,声音和动作都温柔如水,“不是我,是我们一起去。”

    “……”夏晓丽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颤抖着双唇问道,“那爸呢?他不去吗?”

    厉雨笑了笑,面容平静又淡然,似乎这个想法早就定下了似的,“我已经耽误你爸爸二十多年了,我不想,也不应该再耽误他了,我会跟他离婚,然后……我们回西雅图定居,好不好?”

    定居?

    “不好!”夏晓丽猛的站起身,暴躁的在病房里面来回走着,慌乱无措的说道,“要去西雅图你自己去,我是不会跟你走的!我不去,我不去……”

    她还要在这里等阿寻出来呢,她怎么可以离开D市?

    “晓丽,你听妈说。”厉雨耐着性子解释,“阿寻还要三年后才能出来,难道……你就这样天天地在这里苦等着吗?跟妈回西雅图吧,我们在那儿开一家咖啡店,等阿寻出来的时候,你再回来找他过去也是一样的。或者,你可以每个月回来一趟,去监狱里看看他啊……”

    “我不要!”夏晓丽低吼着,越想越不能接受,“你们要离婚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上我啊!我不走,我就是不走!我要在这里等阿寻,阿寻呜呜呜……”说着,她就捂着脸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从小到大,日子都过得一帆风顺地,虽然厉雨在她很小的时候曾经打骂过她,但是夏成霖一直都对她极好,只要是她要求的,他什么都会给她。

    她还记得有一次,隔壁那些白人的小孩看到厉雨精神萎靡的坐在那儿晒太阳,就拿出小石头在那砸她。

    她自己一个人根本打不过那群孩子,直到夏成霖开车回来……

    他一下车门将满头流血的她抱在怀里,对着那几个小孩大声严厉地训斥,最后家长都出来道歉他还是没有平息怒气,一直等到警察过来……

    在她心底,夏成霖就是她的父亲。

    可是才短短不到几个月的时间,阿寻犯罪坐了牢,她小产伤了身体,竟然现在还突然告诉她自己不是夏成霖的女儿,夏成霖的女儿还是那个她最讨厌的女人……这让她怎么接受?

    厉雨忍痛将针管拔下,不顾猛然冒出来的血珠,揭开被子走下床,将大哭的夏晓丽拥入了怀里,“晓丽,你别哭,你哭了……妈这心里面……也特别难受……”

    “妈。”夏晓丽抬起脸,一向自信又耀眼的眼中满是脆弱和无助,“你不要离婚好不好?爸……爸他都没有跟你说要离婚啊,你们就好好地过日子嘛,好不好啊?”

    厉雨痛苦的低下头,没有回答。

    。

    华府瑞园。

    早晨,苏若晚醒来的时候,嗓音还干的难受,出声沙哑的不行。

    景慕琛下床,走到外面,拿热水壶倒了一杯温开水,走过来坐上床,扶起她,“先喝口水。”

    苏若晚就着他的手连喝了几口,这才感觉嗓子舒服了一些。

    景慕琛将杯子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再睡一会儿?”

    他的声音低沉又温柔,带着一股刚睡醒的磁性,听在苏若晚耳里,悦耳的不行。

    苏若晚将手搭在他温暖又结实的胸膛上,轻声问道,“现在几点钟了?”

    景慕琛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时钟,“七点二十五分。”

    苏若晚吸了吸鼻子,问道,“你今天没有出去跑步吗?”

    景慕琛基本上每天早晨都会去晨跑半小时,时间一般都是7点到7点半。

    景慕琛低头看着双眼红肿的妻子,心中叹了口气,却说道,“今天不想跑。”

    苏若晚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情不自禁的,她抬起下巴在他脸上亲了两下,眼神缱绻的说了一句,“老公,我爱你。”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她比以前又一次深刻的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拥有一个能随时随地包容你,保护你的人是多么地重要。

    她真的很幸运,能碰到这样一个宠着她,纵着她,无时无刻给予她温暖的男人。

    景慕琛伸手抚着她的眉眼,自然也看出了她眼中明显的爱意和柔情,薄唇微勾的笑了一声,道,“一大清早的,这是在跟我告白吗?”

    “……”苏若晚看着他风华霁月的容貌,突然歪着脑袋,有点俏皮的开口说道,“是啊。景先生,我在跟你告白,你看不出来吗?”

    景慕琛看着她娇俏的红唇,薄唇直接凑了过去,“看出来了,景太太。”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