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231大结局【3】

231大结局【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警察这时候一步向前,“顾清歌小姐,跟我们到警局走一趟吧。”

    顾清歌手里的包顿时掉在了地上,浑身的血液几乎要凝固,两眼发直的看着警察,说不出一句话来。

    在冰冷的手铐拷上顾清歌双手的时候,顾博义和冯珮媛提着几袋特产,匆匆地赶了过来。

    一看到顾清歌被两个警察逮着的模样,冯珮媛整个人一愣,差点儿都要站不住了。

    顾博义扶着她,心底满是不安和疑虑,问道,“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我女儿从来没做什么犯法的事情啊。”

    “你们是顾清歌的父母吗?”警察看着顾博义和冯珮媛发问。

    顾博义点头,听到警察毫无情绪的声音又说道,“顾清歌涉嫌故意伤害罪,受害人宋云翔正在医院里进行抢救,请你们也跟我们到警局走一趟,协助警方进行调查。”

    警察的声音刚落,冯珮媛两眼一翻,手里的袋子“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直接晕了过去。

    。

    到了警局,冯珮媛悠悠转醒,接受了警察的询问。

    三个人是分开来被审理的,顾博义和冯珮媛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对前一天晚上顾清歌的失踪皆是供认不讳。

    等知道是宋云翔父母报的警,说顾清歌故意开车在凌晨撞伤了宋云翔,又逃逸回家后,两人都有些傻眼了。

    审问完毕后,过了一会儿,就有警察走出来宣布,“你们两人可以离开了。”

    冯珮媛满脸的灰败,双眼直直的看着警察,声音颤抖的问道,“警察同志,请问,我女儿,她会坐牢吗?”

    警察看着她说道,“这件案子是受害人父母报的案,受害人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你们就祈祷他没事吧,否则……”

    “……”冯珮媛张了张嘴,眼泪唰的又流了下来,等警察离开以后,她哭哭啼啼的对顾博义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今天原本是他们一家回法国的日子啊,原本以为回去就能恢复平静幸福的日子,怎么也没有想到会临时出这种事情?

    “爸,妈。”顾清城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冯珮媛转身,看到齐承灏扶着顾清城从门外匆匆走了过来。

    听到冯珮媛在电话里哭说顾清歌出事了,顾清城顾不得自己正在保胎的身子,立刻就让齐承灏开车送她过来了。

    “清城,555555,清歌……清歌她……”冯珮媛伤心过度,抱着顾清城,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等听完了顾博义的复述后,齐承灏和顾清城都皱紧了眉。

    虽然对这个妹妹失望太多,但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自己唯一的亲妹妹,今年才二十三岁,在这样美好的花季年华里,如果真的要去坐牢,那未免也太残忍了。

    顾清歌叹了口气,一时却不知道能有什么好办法。

    现场唯一冷静的齐承灏说道,“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应该还是在于宋云翔及其父母的身上。这样吧,爸,妈,你们先别急,我先找个律师和清歌沟通一下,了解一下他们两人之间的问题。回头我们再去医院看一下宋家,如果能说服他们把这件事私了,事情也就好办的多了。”

    顾博义频频点头,“阿灏说得对,珮媛,我们现在就先去医院吧。”

    冯珮媛擦了擦眼泪,看了一眼警局里面,也只好答应了。

    。

    华府瑞园。

    吃过早饭后,厉晴和黎曼婷相约去什么美容院做美容了,苏若晚留在家里。

    看了会儿书后,她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玖玖白嫩嫩的小脚丫,给小姑娘剪脚趾甲。

    玖玖舒服的躺在沙发上,怀里还抱着一本故事书,看得津津有味的。

    等苏若晚剪完了后,玖玖放下书爬了起来,乖巧的自己穿好了袜子,还不忘喊哥哥,“彦彦哥哥,轮到你剪了。”

    景彦希正撅着小屁股在玩lego模型呢,听到声音后头也不抬的说道,“我不要剪,我要堆这个。”

    苏若晚直接伸长脚踢了踢他的小屁股,不容拒绝的说道,“快点过来!”

    哪儿来那么多的废话?

    景彦希嘟了嘟嘴,只好不甘不愿的放下模型爬了起来,然后又几乎是用跳的蹦到了沙发上,但是躺下来的时候又动作缓慢,好像生怕自己的脚会踢到晚晚的肚子似的。

    苏若晚把他的袜子脱掉,露出两只白胖胖的小脚丫,拿着指甲剪给他细致地剪起脚趾甲。

    小家伙躺在那儿看着苏若晚,悠悠叹了口气,跟个小老头似的说了一句话,“晚晚,我发现你现在没有以前温柔了。”

    “……”有吗?苏若晚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唉。”景彦希又叹了口气,两只黑亮的大眼睛咕噜噜的看着天花板,小嘴不停的说道,“不过我听外婆说过了,怀孕的女人脾气容易暴躁,所以我也就原谅你了。”

    苏若晚剪完了一只脚,又换了另一只脚,没好气的说道,“就算我脾气再坏,我也是你的妈妈,你啊,就认命吧!”

    景彦希翻了翻白眼,小声地嘟囔道,“我又没有说要换。”

    “什么?”苏若晚没有听清楚,以为他又在说自己坏话呢。

    景彦希摆了摆手,“没什么啊。”

    苏若晚收回眼,认认真真地把他的两个脚丫子都剪干净了,拍了拍肉呼呼的小脚掌说道,“好了!起来吧。”

    景彦希动也不动,掀着眼皮子懒洋洋的看她,“我的袜子呢?”

    袜子?苏若晚左右看了一下,把丢在身后的袜子拿了起来,认命的给他套在了脚上。

    景彦希抿着小嘴,这才满意的起身。

    苏若晚把剪碎下来的小指甲用面纸包着,全扔进了垃圾桶里,听到手机铃声响起后,她头也不抬的指使道,“彦彦,帮我接一下电话。”

    在家里的时候,苏若晚一般都会把手机放的比较远,比如现在,手机就放在靠近落地窗那儿的书桌上。

    景彦希虽然刚才嫌弃苏若晚脾气不好,不过听到这一话时,仍然二话不说的就听话走了过去,看着电话上显示的“亲爱的老公”五个字,小脸嫌恶的皱了皱,直接按下了接听,“喂!”

    听着那头软绵绵又带着点儿脾气的小声音,景慕琛不禁皱了下眉,低沉的声音响起道,“你妈妈呢?”

    “有什么事儿就跟我说吧!”景彦希大言不惭。

    苏若晚讶异的看了他一眼,“彦彦,谁的电话?”

    景慕琛自然也听到了那头苏若晚的声音,冷着嗓音就说道,“把电话给你妈妈,不要再让我说第二次。”

    景彦希哼哼两声,迈着小短腿走到沙发边,把电话递给了苏若晚,还不忘顺便告个状,“晚晚,爸爸他刚才凶我!”

    苏若晚立马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拿过电话,放到耳边就说道,“你刚才对彦彦凶什么了?”

    苏若晚此刻的语气完全就像个护短的母亲,完全忘记了先前自己还用脚踢儿子呢,就是这么的没原则!

    景慕琛,“……”

    心里各种腹诽:这个臭小子,看我回家不收拾你!

    景彦希顿时也对lego模型没兴趣了,索性爬上沙发,靠在苏若晚的身上,竖起耳朵听着电话。

    “今天下午没什么事儿吧?”景慕琛顿了一会儿,忽略前面的问题,开口问了另一个问题。

    “没事啊,在家带孩子呢。”苏若晚舒适的靠在沙发上,伸手搂过景彦希的小身子,手捏着他肉肉的小脸,心情好得不行。

    “嗯。下午想出来转转吗?顺便看一下生日party的地方。”

    苏若晚还没说话呢,景彦希在一旁已经开心的大叫起来,“好啊,我去!我去!”

    苏若晚笑了笑,伸手捂着景彦希的小嘴,说道,“好啊,地方是哪里,你告诉我,待会儿我直接过去吧。”

    “唔唔唔……”景彦希挤眉弄眼的,使劲把苏若晚的手拿了下来,说道,“晚晚,我也要去看一看嘛,放假了待在家里好无聊啊!”

    景慕琛在那头笑了一下,说道,“行,那你待会儿带两个孩子一起来吧,彦彦,照顾好你妈妈,听到了没有。”

    “那还用你说嘛!”景彦希听到可以出去玩,整个人开心的不行,冲着电话那头就喊了这么一句。

    苏若晚“嗯”了一声,听着他在那头说了地址。

    挂断电话后,苏若晚带两个孩子上楼换衣服,不一会儿,小王便载着母子三人朝高尔夫球场开去。

    。

    高尔夫球场。

    韩禛微微眯眼看了看远处的目的地,低下头,薄唇微抿,手里的球杆一挥,球高高的飞了出去,弹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后,在草地上滚了一会儿,最终落入了前方的洞里。

    “哇!禛哥哥好棒啊!”太阳伞下,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儿拍手跳了起来,声音娇俏,身材火辣,透着无比的青春活力。

    韩禛勾起唇角笑了笑,桃花眼扫过一旁的过道,看到正走过来的一家四口,将球杆丢给了一旁的球童,抬脚走了过去。

    “大哥,大嫂,好雅兴啊,一家四口来这儿度假吗?”韩禛笑的坏坏的,戏谑的开口道。

    “韩叔叔!”景彦希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他的大腿,两眼冒光的说道,“7月2号我的生日宴会你记得要来哈。”

    “……”韩禛扯了扯唇,心里各种OS:我可以不去吗?我可以不去吗?我可以不去吗?重要的事情要问三遍!

    “我儿子都亲自来开口邀请了,韩大少到时候记得带上厚礼。”景慕琛微掀薄唇,说的随意。

    韩禛满头黑线,一脸假笑的说道,“一定,一定!”

    “耶!太好了,我又要有钱咯!”景彦希立马举起双手,那模样,活脱脱一个小财迷。

    玖玖眨了眨眼,喊了一句,“韩叔叔好!”

    “小公主好!”韩禛发现自己真的好喜欢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弯下腰,伸手在她乌黑漂亮的头发上摸了又摸。

    “把你那狼爪子拿开!”景慕琛一脸嫌恶的看着他,等韩禛一脸吃瘪的缩回手后,景慕琛弯下腰,对小丫头说道,“玖玖,以后不准不认识的男生靠近你,听到没有?”

    玖玖拧着小眉头,粉嫩嫩的小脸上满是迷茫,“可是爸爸,他是韩叔叔啊。”

    “就是!我是韩叔叔!”韩禛立马在一旁叫了起来,枉他没白疼这小丫头,看,多向着自己。

    “嗯,你记住他,以后,千万不要让这个韩叔叔靠近你。”景慕琛欣慰的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一脸“孺子可教也”的表情。

    韩禛在一旁狂呕血三公升,还能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啊?

    “禛哥哥!”一声柔的不得了的女声这时传了过来。

    苏若晚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二十出头的年纪,虽然还不到七月的天气,却穿着一条牛仔热裤,笔直修长的美腿一览无遗,搭配上一张精致的脸庞,还有那窈窕挺秀的身形,整个人明艳漂亮,又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真哥哥?还有假哥哥吗?”景彦希童言无忌的开口。

    黄以柔微撅着小嘴,一脸不快的看了看景彦希,拉着韩禛的袖子说道,“禛哥哥,你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景慕琛一脸的嘲弄,在韩禛开口之前先说道,“我们先去那边了。”

    韩禛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好,大哥,我待会儿再去找你。”

    景慕琛带着苏若晚和孩子从他身边经过,抛下了一句,“不必了,别来打搅我们。”

    “……”韩禛一脸的尴尬,要不要这么现实啊?

    “禛哥哥,他们怎么走了呀?”黄以柔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了看离开的一家四口,随即又笑着抱住了韩禛的胳膊,“那禛哥哥,我们继续打球去吧。”

    韩禛转过身,刚好将手从她的怀里脱离,“走!”

    黄以柔立马跟了过去,小脸上始终都笑脸盈盈的。

    。

    另一边,景慕琛他们在太阳伞下坐定。

    不一会儿,服务员就送上了鲜榨的果汁和椰奶,还有一些零食,后者都是景彦希要的,什么开心果,爆米花,鸭脖子,辣条……

    两孩子在那吃的开心,苏若晚则看着眼前偌大的绿色草坪,有点讶异的问景慕琛,“真准备在这儿给他们办生日party?”

    未免有些太大阵仗了吧?她以为只要找一个地方吃顿饭就好了。

    “怎么样?这儿还不错吧。”景慕琛低头看着她。

    苏若晚今天穿了一条荷叶绿的无袖及膝裙,头发绑成了一条蜈蚣辫,就那么随随意意的搭在肩头,因为怕太阳晒,还特地戴了一个大大的草帽。

    如果不往下看到她凸起来的肚子,一眼看去,就像个南方的小姑娘似的,嫩的不行。景慕琛这么想着,身子便又贴近了她一点。

    苏若晚点头,对身旁男人的贴近还没有什么意识,自顾自的说道,“是挺不错的,你们可以打打球,小孩儿可以在草地上玩耍,想喝酒或者吃东西都挺方便的。”

    景慕琛笑了一声,刚要说话,后面“哎呀”一声,景彦希打翻了自己面前的橙汁。

    两个大人转回头,苏若晚还好,景慕琛的脸瞬间就黑了起来,山雨欲来的趋势。

    景彦希下了椅子,颜色极好的看了看景慕琛,马上就蹭到了苏若晚的身边,小声的说道,“晚晚,我的衣服脏了,怎么办?”

    苏若晚无奈,看着他白色T恤上一大片的黄色果汁,反问他,“能怎么办?你又没有带衣服过来。”

    景彦希今天打扮的还挺帅的,白色T恤,红色小短裤,脚上蹬了一双黑色小皮鞋,只可惜,现在白色T恤衫上全是果汁。

    一旁的服务生开口说道,“从这儿往前走就有个内部商场,太太可以去那儿帮小少爷买一件新衣服就好了。”

    “好,谢谢您。”苏若晚点头,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老公,你留在这儿照顾玖玖,我带彦彦去买个上衣,换好了就回来。”

    景慕琛看了一眼商场,“还是我去吧。”

    景彦希连忙摇头,“不要,我要晚晚带我去!”

    景慕琛,“……”

    “好啦,我带他去就是了,放心吧,就这么点儿路。”苏若晚安抚着他,带着小家伙就离开了。

    。

    “晚晚,我要这一件!”

    商场里,景彦希看了半天,喜欢上一件绿色迷彩的短袖T恤,立马就指着它开心的喊道。

    “……呃。”苏若晚看了看,的确很好看,可是……小家伙腿上穿的是红色小短裤啊,这红配绿,一般人hold不住啊!

    “我就要这一件啦,晚晚,你快给我买吧!晚晚,求你了,我就要这一件……”景彦希挂在苏若晚的腿边,生怕她不答应似的,一直在撒娇。

    “……”苏若晚招呼着服务员,“您好,帮我把这一件包一下吧。”

    买完了新衣服后,苏若晚本想当场就给景彦希换上。

    谁知他拉了拉身上的白色T恤,一张小脸皱成了一团,嫌恶的说道,“我的肚子上都被弄脏了,这样子怎么换啦。”

    “……”苏若晚无奈的看着他,“那你说怎么办?”

    “最好有个地方能洗个澡……”景彦希弱弱的开口。

    苏若晚快被他打败了,早知道今天这么多事就不带他出来了,还洗澡,以为这是自己家里吗?

    “好啦好啦,那就去洗手间擦一下好了。”景彦希看着苏若晚,极有眼力劲的退了一步。

    苏若晚点点头,拿起衣服,“走吧。”

    。

    到了洗手间里,苏若晚伸手把他的T恤脱掉,拿着面纸沾水擦了擦他的肚子,怕他着凉,马上就把新衣服给他换上了。

    景彦希臭屁的垫脚想要照镜子,可惜人太矮,半天都看不到,只好眼巴巴的回头看着苏若晚,“晚晚……”

    “不用看了,你很帅,也很洋气!”苏若晚当然不会抱他,毕竟怀了六个月的身孕,小家伙现在又这么重!

    景彦希叹了口气,“好吧,那就相信你的眼光吧。”

    “我现在抱不动你,乖哈!”苏若晚摸摸他的头,将脏衣服放进袋子里装好。

    洗手间的门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苏若晚洗了洗头,准备带景彦希离开,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被眼前的状况蹙紧了眉。

    她当然不会想到,难得出来玩一次,竟然会在这儿遇到好久不见的叶伟庭,而且还是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

    门口,叶伟庭正抱着一个女人在那儿壁咚,他的手放在女孩儿的腰上,两个人贴的过分亲热,吻的如痴如醉。

    叶伟庭听到脚步声转过头,一眼就看到了牵着孩子从洗手间出来的苏若晚,下一秒,他立刻放开怀里的女人,笑容有一些不自然的开口,打招呼道,“若晚,这么巧。”

    “伟庭哥。”苏若晚点了点头,眼睛无法从他嘴上的口红印离开。

    眨了眨眼后,苏若晚才后知后觉的想捂住景彦希的眼睛,谁知小家伙“哎呀”一声就躲过去了,眼神还充满了不耐烦。

    “她是谁啊,为什么叫你伟庭哥!我不管啦,你快说,是不是你背着我又找了个相好的?”一旁,又柔又媚的嗓音突兀的响起。

    苏若晚顺着声音,下意识的看向了他身边的那个女人。

    一头乌黑的长发,一张清纯的面孔,又大又亮的眼睛,皮肤又白又嫩,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岁吧,可是……却不是方芷悠。

    女孩儿和苏若晚对上眼,立马鼓起了嘴巴,气呼呼的看着她,眼里全是敌意。

    叶伟庭愣了愣,随即眼含警告的看了她一眼,淡声说道,“一个朋友而已,你别闹。”

    “朋友?朋友还喊得这么亲密?”女孩儿一脸的不信,瞪了瞪叶伟庭,又回头将苏若晚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

    不过这一次,看完苏若晚的全身后,女孩儿突然笑了起来。

    原来是一个孕妇啊,那么大的肚子,手边还带着一个熊孩子,那她也就放心了。

    “你好,我叫叶薇薇!”叶薇薇笑得甜甜的,开始打招呼。

    没有了刚才的跋扈,此刻看起来倒也亲切有礼,不失为一个可爱的姑娘。

    “你好。”苏若晚虽然心中有疑惑,也对叶薇薇轻轻点了下头。

    她天生不是个好奇的人,尤其在知道了方芷悠在当年陷害她的事情之后,连带的,对叶伟庭的情绪也淡漠了起来。

    关于他的私事,她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

    于是,苏若晚下一句就说道,“伟庭哥,那……我们就不打扰二位了,先走了。”

    叶伟庭扯了扯唇,几近苦笑的说道,“好,若晚,再见。”

    直到苏若晚和景彦希的身影走远了,叶伟庭还站在那儿痴痴的望着,连身边叶薇薇的叫声都没有听到。

    “伟庭!伟庭!”叶薇薇快气炸了,刚才还说是“一个朋友而已”,这会儿就这么失魂落魄的,都不理自己了!

    叶伟庭回神,看着眼前像个小狮子似的叶薇薇,突然心生疲惫,皱眉说道,“你刚才的行为我很不喜欢。”

    “……”叶薇薇睁大了眼睛,下一秒,她就瘪着嘴,委屈的说道,“伟庭,人家刚才是没注意的啦,人家就是太在乎你啦,所以才会……”

    “在乎我?”叶伟庭冷冷的“嗤”笑一声,“是在乎我的钱吧?”

    叶薇薇的脸上划过了一丝尴尬,“伟庭……”

    “你走吧,回头我会把钱打到你的账户。”

    叶伟庭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伟庭?伟庭!”叶薇薇立马追了上去。

    好不容易钓上的金主,可不能就这么丢了啊!

    。

    苏若晚带着景彦希返回原路。

    景彦希突然开口说了一句,“晚晚,那个胃痛哥刚才是在跟小三在一起吗?他怎么那样啊?不是都结过婚了吗?”

    小家伙虽然没有和叶伟庭见过面,但是对他的印象可深刻着呢,很久很久以前曾经约晚晚出去吃饭,就因为这个,爸爸还跟晚晚闹了点小矛盾呢!

    “……”苏若晚皱眉看着他,“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么叫小三吗?”

    “小三就是第三者啊,这有什么不懂的?”景彦希一副“你少见多怪”的眼神看着苏若晚。

    苏若晚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无奈。

    “唉,现在的男人啊真是不不靠谱,竟然在外面跟小三打啵儿!”景彦希又摇头晃脑的说道,一副世风日下的口吻。

    “好了好了,别整天说话跟个小老头似的,听到了没有?”苏若晚真担心景彦希会不会太早熟了,什么都懂,也什么都敢说,说不定哪天就不小心得罪人了。

    景彦希长吁短叹了一番,最后又担心苏若晚不放心似的,加了一句,“不过你放心吧晚晚,我们景家的男人都不会这样的!我们很专情的!”

    “……”苏若晚忍不住捂嘴笑,他这样,是在侧面夸他的爸爸吗?

    “我说真的,你笑什么啊?”景彦希看着苏若晚,脸上写着不满意。

    “我知道啦!走吧!”苏若晚不笑了,牵着小家伙的手继续往前走。

    。

    回到原处,原本空落落的座位上多了个人。

    韩禛手上端着一个高脚杯,正和景慕琛坐在那儿聊天,脸上的表情还有些严肃,而先前的那个小妹妹已经不见踪影。

    玖玖坐在景慕琛的旁边,低着小脑袋,一个人乖巧的看着平板电脑上的动画片。

    听到声音后她抬头,立马伸手喊着,“妈咪!”

    景慕琛转过脸看她,眼神里透着一丝热烈,那毫不掩饰的眼神,让苏若晚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哎呦喂,彦彦,瞧瞧这一身的红配绿,挺潮啊!”韩禛一看到景彦希,那贫嘴的习惯又忍不住了。

    太阳有点大,景彦希手被苏若晚拉着往前走,只好眯着眼看韩禛,“我帅吧?”

    韩禛点了点头,“那是相当的帅啊!有颜值,可以任性!”

    景彦希得意的哼哼了两声,爬到椅子上坐下,抱起服务员刚才上的新橙汁就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苏若晚坐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两个大男人,开口问道,“刚才聊什么呢?”

    “……”韩禛的脸色立马古怪了起来,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没说话。

    “……”苏若晚不禁簇紧了眉心,他这是什么反应啊,难道有什么话还是不能当她面说的?

    “怎么?有什么事情,是我不方便知道的吗?”苏若晚于是挑眉,有些嘲弄的看向了景慕琛。

    景慕琛无奈的看着她,“没有。”

    “那他刚才干嘛那个反应啊?”苏若晚怒了努下巴,指着韩禛。

    韩禛立马放下酒杯,抬起双手,“大嫂,冤枉哪!我就是……刚才说了太多话,一时口渴了!哪,你现在想知道什么,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苏若晚也知道他不好对付,遂直接开口问景慕琛,“我就想知道,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呢?”

    景慕琛笑了一下,直接说道,“没什么,就是阿灏刚才打电话过来了,说了一些……顾清歌和宋云翔的事情。”

    ------题外话------

    冲冲冲~有多余票票的快送上啦~接受一切形式贿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