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 235大结局【7】

235大结局【7】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若晚今天在外面折腾了一天,整个人疲惫不堪,几乎是刚沾上床就立刻睡着了。

    景彦希虽然是听的似懂非懂,不明白为什么姨姥爷突然就变成外公了?

    但是他也没有多问,想到爸爸不在家里,换好睡衣后,就自己抱着一个小枕头走了进去。

    “晚晚,晚晚?”他把枕头放到大床上,看着苏若晚睡着的脸,想了想,又爬下床,跑进了卫浴室里。

    苏若晚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到脸上传来温暖又舒服的触感,她睁开眼睛,看到小家伙正趴在床头,小手正拿着热毛巾给自己擦脸。

    “晚晚,你醒啦?”景彦希见苏若晚醒了,咧着小嘴,笑的特别开心。

    苏若晚看着儿子“孝顺”的模样,心头一软,笑了笑,说道,“彦彦,怎么还不睡觉?”

    景彦希扭捏着手里的热毛巾,羞答答的说道,“晚晚,爸爸今天晚上不在家,我在这里陪你睡觉好不好?”

    “好啊。”苏若晚撑着身子起床,感觉到身上的粘腻,“彦彦,你先上床上躺着,妈妈去洗个澡。”

    “恩。”景彦希把毛巾丢到一旁,立马四肢并用的爬了上去。

    把景慕琛的枕头扔到了床尾,然后把自己的小枕头放上去,和晚晚的并成一排,景彦希揭开被子,舒服的躺进了被窝。

    等苏若晚洗完澡出来后,他揭开被角,拍了拍旁边的空位,娇憨又卖萌的说道,“晚晚,我帮你捂好被窝了,快进来睡觉吧。”

    这都六七月份了,捂什么被窝啊?

    苏若晚忍笑,走了过去。

    刚躺上床,景彦希便自动自发的将台灯给拧灭了,黑暗中,苏若晚觉得自己的脸被柔软又濡湿的小嘴亲了一下。

    “晚晚,晚安。”

    苏若晚笑了笑,轻声说道,“晚安。”

    。

    城市的另一端,有人还在兴奋又紧张的等待着消息。

    终于手机的屏幕亮了,发出震动的“嗡嗡”声,方芷悠迅速拿过手机,回身看了看大床一侧沉睡的叶伟庭,确定他没有醒后,轻轻揭开被子起身。

    客厅,阳台上,方芷悠接通了电话。

    “方小姐,事情都已经办妥了,钱什么时候打过来?”带头大哥林发财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方芷悠内心一阵兴奋,忙问道,“照片呢,把照片都发过来。”

    “……啊?”林发财顿了一会儿,“方小姐,照片……我忘记拍了。”

    “你们是吃屎的吗?让你们拍她裸照的忘记了吗?事情办不到还想要要钱,你们的心可真大啊!我不管,我一定要看到照片,不然的话,你们一分钱也别想拿到!”方芷悠气的对那头不住的低吼。

    “可是,我们都照您的吩咐把那个女人吓唬过了啊。”林发财说道。

    方芷悠气的快吐血了,她要光吓唬吓唬有什么用?

    她要的是让苏若晚被拍裸照曝光于世,这样子才能让叶伟庭看清苏若晚,对苏若晚彻底的死心!

    谁知这一群草包,竟然只是吓唬了她一下,裸照都没有拍到,这万一打草惊蛇了,景家以后对苏若晚更是各种贴身保护,再想接近她就更加有难度了。

    她昨天打电话给cerulean高尔夫球场,旁敲侧击刚好知道今天这儿要给景家两个孩子办生日party,所以她才找了这几个人从早晨就守在球场门口,看有没有机会能抓到苏若晚落单。

    晚上,苏若晚带孩子单独离开正中她下怀,老天爷给的这么好的机会,那几个草包竟然都没能抓住,实在是让她太失望了!

    方芷悠握着拳头隐忍许久,才一字一句的对那头继续说道,“你们是怎么吓唬她的?这一次的行动没有走漏风声吧?”

    林发财立马说道,“方小姐,您就放心吧,我这两个小弟都是跟我混了十几年道上的了,我说往东,他们绝对不敢往西!我们昨天吓唬过那个女人后就走了,小区保安没能追到我们,警察也根本就没有过来。”

    方芷悠翻了个白眼,“我知道了。那先这样,我挂了。”

    “方小姐!”林发财急了,“您事先答应给我们的二十万……”

    “二十万?你们还想要二十万?”方芷悠怒不可恕,“我当时说好的是看到照片再给钱!你没有照片还想要要钱,门儿都没有!”

    说完,她挂断电话,伸手揉了揉眉角,转身。

    下一秒,她的脸色就僵住了。

    阳台的推门那儿,叶伟庭双臂环胸的靠在那儿,一身黑色丝质睡衣,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黑眸直勾勾的看着她,无端的让她内心惊颤。

    “伟,伟庭?”方芷悠只用了两秒就让自己恢复了笑容,走过去抱着他的胳膊,轻声问道,“你怎么站在这儿?睡不着吗?”

    叶伟庭低头看她,“刚才跟谁打电话?”

    “啊?没,没有啊。”方芷悠微笑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他究竟听到了多少,但起码可以肯定的是,她刚才并没有说苏若晚的名字,所以她也不怕。

    “撒谎!”叶伟庭眯着眼,声音嘲讽的说道,“方芷悠,我跟那个叶薇薇已经分手了,以后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又何必做的这么绝?”

    原来他以为自己是找人对付叶薇薇呢?

    方芷悠瞬间笑意更深,“伟庭,我知道啦。你放心,他们并没有那么做,你如果不相信的话,我马上再打电话让他们收手好不好?”

    叶伟庭冷冷的转身,“随你!”

    方芷悠看着他挺拔迷人的身影,撅了撅嘴,又得意的一笑。

    。

    第二天早上,苏若晚一睁开眼,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大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

    她看了一眼时钟,已经是上午的快9点钟了。

    急急忙忙起身,洗漱,换好衣服下楼,就听到小孩子叽叽喳喳的声音在下面。

    “小晚,起床啦?”厉晴走出房间,看到苏若晚便问道。

    苏若晚点了点头,等下了楼梯,才发现景彦希和玖玖正站在玄关那儿,仰着小脑袋,跟一个一身黑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

    “彦彦,玖玖。”苏若晚喊。

    “晚晚!”“妈咪!”

    两个孩子立马转身跑了过来,景彦希更是忙不迭就问道,“晚晚,那个叔叔说他是保镖,保镖是什么意思?”

    苏若晚抬头看向那个男人,听到一旁厉晴说道,“小晚,刚才阿琛来电话了,说待会儿让他们护送我们去医院。”

    “……哦。”苏若晚眨了眨眼,呐呐的对那人点了下头。

    。

    在那一名保镖的护送下,厉晴,苏若晚带着两个孩子到了第一人民医院。

    1801号VIP病房。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刚从里面走了出来,手上还提着一个垃圾袋。

    苏若晚看着她,开口说道,“请问……”

    李嫂看着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孕妇,想到刚才景慕琛所说的话,遂笑着说道,“您是来找先生的是吧?”

    苏若晚点头,又听到她说道,“先生刚吃过早饭,现在睡着了。景先生刚才出去打电话了,一会儿应该也就回来了,他让我跟您说一声,来了的话就先进屋去等他。”

    “谢谢您。”苏若晚有点儿不好意思。

    “不客气。”李嫂笑了笑,便提着袋子离开了。

    。

    苏若晚嘱咐两个小家伙待会儿要轻点儿声,看两人懂事的点头,她这才推开了房门进去。

    谁知,夏成霖正躺在床上,闻声后扭过脑袋看了过来,并没有睡着。

    一看到苏若晚和孩子们,他的眼中立刻闪出了光亮,激动的抬起还插着针管的手,叫了一声,“小晚……”

    他的脸色已经比昨天晚上好很多,只是因为伤痛依然憔悴而又瘦弱,与之前那一幅风度翩翩的样子相比,现在的他,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罢了。

    苏若晚看着他,张了张嘴,却突然不知道该叫他什么了……

    “外公!”景彦希却一下子就叫出了声,怀里还抱着刚才在外面买的康乃馨,吭哧吭哧的就走了过去,最后靠在了床边上。

    夏成霖眼底发涩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孩子,又抬头看了看苏若晚。

    “晚晚说了,其实你才是我的亲外公,但是……我之前已经叫过别人外公了,突然改口对他也不太好,所以我认真思考了一下,以后我就叫你外公,叫他小外公,行吗?”

    夏成霖的眼圈渐渐的红了,忙不迭点头,有些哽咽的连胜说道,“行,行。”

    厉晴欣慰的笑了笑,松开牵着玖玖的手,把小丫头也往前推了推。

    玖玖抬头怯怯地看了一眼妈咪,然后看着夏成霖,也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句,“外公。”

    夏成霖听到这一声软糯的“外公”,再也忍不住心头翻腾的情绪,眼泪几乎都要掉出来了,赶紧伸手擦着眼睛。

    “外公,你怎么啦?”景彦希站得近,看夏成霖动作奇怪,疑问也随之说出口。

    夏成霖放下手,颤抖着唇说道,“没事,外公的眼睛……进沙子了。”

    “外公我帮你吹吹……”景彦希立马凑了过去,还没怎么着呢,苏若晚在后面叫住他,“彦彦,不要乱动。”

    夏成霖的身体还受着伤,小孩子这么贸然靠过去,万一再压到哪里了真说不准。

    景彦希立马就停住了动作,小短腿也往后退了两步。

    夏成霖,“……”

    苏若晚看着夏成霖有点忐忑的样子,开口解释,“我是怕他没注意压到哪儿了……”

    几乎在瞬间,她发现自己话音刚落,夏成霖整个人都好像重获新生了似的,一动不动的看着她,激动又有些无措。

    苏若晚移开了视线,内心突然有一些别扭了起来。

    厉晴看了看女儿,眼底酸涩却又欣慰,将保温壶放在桌上,开口说道,“这些是家里熬的粥,还有一些小菜,待会儿中午了你吃一点儿。”

    夏成霖连连点头,“好,谢谢。”

    病房里有了小孩子,气氛都顿时轻松了起来,景彦希和玖玖趴在病床边,和夏成霖玩着带来的五子棋,一边玩还一边念念有词的计算着步子。

    厉晴帮忙收拾着屋子,苏若晚则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节目,脸上的表情始终淡淡的。

    直到李嫂都从外面回来了,说出去接电话的景慕琛却始终都没有现身……

    。

    医院附近的一家酒楼,二楼某个包房里。

    景慕琛坐在主位,右手边依次坐着郁存遇,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桌上摆放着满满一桌的菜,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然而却没有一个人下筷子,气氛冷肃到不行。

    不一会儿,包厢的门终于被人“叩叩”敲了两下。

    “进来。”那个男人开口,声音低沉又有力。

    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外,对着那个男人毕恭毕敬的说道,“大哥,人都带过来了,您看……”

    “都带进来。”那个男人眼也不眨的说道。

    “是。”

    中年男人对外面招了招手,昨天的那三个年轻男人就被一个个的拉扯了进来。

    待包间的门关上,带头大哥林发财抬头看着那个男人,最终战战兢兢的叫了一声,“雷,雷老板。”

    雷老板看了一眼景慕琛,见他依然没什么表情,看着那三个人就大声吼道,“说,你们昨天都做什么好事了!”

    林发财一听到这话,眼神中立刻升起了一股慌乱,不是吧,昨天就接了个小活,怎么道上的老大都知道这事儿了?

    他又看了看雷老板身边的那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表情冷漠,气质内敛,不认识。

    另一个……他仔细分辨了一下,下一秒瞬间整个人都坐不住了,郁存遇!D市最年轻却又最让人闻风丧胆的警司!

    他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犯下了什么大错,“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雷老板,雷老板,小的错了,小的昨天只是接了个电话,小的真的不知道……”

    “谁的电话?叫什么名字,赶紧说!”雷老板看着,眼里满是不耐烦。

    这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草包下属,平日里收钱没收多少,接私活接的挺勤快啊,搞得他今天一大早的就被郁存遇电话招呼过来吃“大餐”,看着这一桌的海参鲍鱼,他气都气饱了。

    知道这可能是自己唯一可以开脱责任的机会,林发财立刻眼睛发亮的说道,“是一个姓方的小姐,她跟我说有一个小三抢了她的男人,现在还怀了孕,让我找几个人在半路截住她,把她衣服扒光了拍裸照,还说如果小三反抗的话,就让我们往死里揍,出事儿了的话都算她的。”

    景慕琛原本一直不喜不怒的坐在那儿,听到这一段话后,手中被子“噔”地一声放在了桌上,抬起狭长的双眼看着他,说道,“方芷悠?”

    林发财狗腿似的说道,“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我这有她的电话号码。”

    景慕琛看都不看他递过来的手机,“你给她打一个电话。”

    “哦,好。”林发财看着景慕琛,忍住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感。

    这个男人虽然始终都没什么情绪,但是给人的压力却一点都不比雷老板少,因为不知道他是谁,也猜不透他接下来的表情动作,所以也就更危险。

    当下,林发财也就不敢多说,直接手抖的拨打了方芷悠的号码。

    他按下了免提,电话接通的时候,里面就传出了方芷悠不耐烦的声音,“你怎么又打电话过来了!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没有她的裸照,二十万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再见!”

    “啪”地一声,电话就这么被挂断了。

    事已至此,事情的真相一目了然。

    郁存遇开口,“雷老板,你的这几位下属,做事之前不先问问你的意见,擅自拿钱接人私活,不但把景总的岳父给打成了重伤,如果不是保安来的快的话,说不定景家的媳妇,连同她肚子里的金孙儿也都会有生命的危险。”

    ------题外话------

    【请假条】

    景彦希:各位美女姐姐,2015年1月8日我在520小说出生了,从出生那一天到现在,我的后妈程小一就每天催我表演耍猴戏,风雨无阻,雷打不动,现在后妈终于给我放假啦,下一次表演的时间,待我胖手掐指一算,唔,应该是本月的29号,为啥是29号呢,因为7月29号是后妈的生日~\(≧▽≦)/~啦啦啦~

    【正经脸】

    打算29号上大结局,因为小一都是现写现码,没计算过多少字数,如果字数多的话,我会提前先发一部分上来,这也是本文开坑以来第一次请假,大家多多包涵哈~这一章字数太少,大家先凑合看着~(* ̄3)(ε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程小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小一并收藏隐婚前妻疼你入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