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野人凶猛 > 第两百六十九章 闲谈

第两百六十九章 闲谈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白闻声,不由的转过头去,而看着身后所站立的人,他不由惊讶道。

    “是你。”

    只见在顾白的身后不远处,赫然站着一个拄着拐杖、头发花白,容颜苍老的驼背老人,而这个老人顾白也正好认识,事实上,在这个小山村当中几乎没有人会不认识他。

    村庄管事,约伯夫。

    作为罕有的在中古世界活到了七十多岁的人,他可以说是看着山村当中的一代代孩童长大、步入壮年、然后又陷入衰老、步入坟墓当中,虽然平生也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成就,但在这个小山村当中,毫无疑问,他就是绝对的权威,他的一句话,就能够让整个村庄当中的人都乖乖服从,这一点,即使是村庄当中的牧师也无法与之相比。

    事实上,顾白和莉莉现在居住的那间简陋小木屋,就是他让给顾白的,若不是因为如此,恐怕顾白就只能是被迫生活在荒野当中,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野人”了。

    短暂的惊讶之后,顾白随即对着这位老人郑重的行了一礼,沉声道。

    “这些天以来,还要多谢您的帮助了。”

    受人滴水恩,当以涌泉报。

    这位村庄管事的帮助,顾白也都是看在眼里的,若非因为不敢过于靠近山村中心的教堂,顾白早就直接去登门感谢他的帮助了。

    而听着顾白的感谢,约伯夫只是微微睁开那被因为衰老而下垂的眼袋,遮挡到几乎看不见的眼睛,呵呵一笑,微微摆了摆手道:“没什么,都是一些小事罢了,我年轻的也曾经受到过别人的不少帮助,现在帮你,也算是对当年的一个回馈吧,倒是你,当初的伤好了吗?”

    因为顾白最初来到小山村的时候,就是处于昏迷状态当中,一直昏迷了差不多半个月时间,全靠粥米灌才捡回一条命,所以,约伯夫倒也知道顾白身上有伤的事情。

    闻言,顾白微微一凛,沉声道。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这话自然是假的。

    事实上,顾白此刻不要说是神罚没有能够祛除,甚至于连当初“大限”的后遗症都没有能够完全好,包括脊椎骨在内的全身骨骼处处都是断裂的情况,换做常人肯定就是个死了,就算没死,就冲那根断裂成十七八截的脊椎骨,哪怕好了也是个瘫痪,也只有体质强悍到非人的新人类能够活下来、并且还可以做到渐渐自愈。

    可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纵然是自身愈合能力惊人,如此严重的伤势也绝非什么一朝一夕就能好的,更不要每次的神罚暴走,都会导致顾白陷入疯狂当中,然后再度二次损伤自己的身体,大大延长了伤势愈合的时间……

    虽然从表面上来看,顾白好像行走跳动毫无影响,甚至是完全可以去和老虎赤膊搏斗,玩一个“逐虎过涧”的戏码,但实际上,只有顾白自己心知肚明,自己其实是根本没法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力量,一旦火力全开,迎接他的就只有旧伤复发、愈合不全的骨骼承受不住如此之大的力量,然后根根断裂开……

    可以说,按照顾白的估算,他恐怕是要做很长一段时间的病秧子了。

    但很显然,对面的约伯夫自然不会知道那么多,而是一边摸了摸自己的灰白色胡须,一边呵呵笑道。

    “伤好了就好,伤好了就好……”

    说着,他先是低下头沉思了片刻,然后又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顾白,在他那浑浊的瞳孔当中,倒映出了一个相比驼背且矮小的他,身材高大无比的巨人,看着自己面前的巨人,他慢悠悠的说道。

    “如果你不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烦人的话……不介意和我这个将死之人说说话吧。”

    “嗯?”

    顾白不由的惊讶的发出了声音。

    ……

    因为长期踩踏而形成的平坦道路之上,两侧都是处于休耕期的田地,虽然这次的冬季意外的温暖,丝毫不见寒意,但农夫们还是习惯性的选择了停止耕种,等待田地的肥力恢复,所以导致到处都是裸露干枯草杆的田地,显得格外寂寥。

    而在这一片莫名寂寥的氛围当中,一个拄着拐杖,身材矮小且又驼背的老人,与一个身材高大且健壮的年轻人,就这么完全不相称的一前一后的走着。

    而一边慢吞吞的走着,走在前面的老人还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唉,今年的冬季也真是奇怪啊,不见下雪的季节,我虽然也曾经见过,但温暖的如同春天一样的冬季,我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是第一次见……也不知道明年开春,田地里的麻虫老鼠什么的,能不能少一点……”

    “前几天,骑士老爷又来催促,说要我在这几日里准备好粮食,还说要是准备不齐,就要拿我这个老骨头问罪……真是的,我一个糟老头子,这么大把年纪了,居然还不得不亲自挨家挨户的去要粮食……丢人啊,丢人……”

    “昨天,小约翰家的小子和小舒尔家的小子打了一架,打的头破血流……想当初,他们两个的爷爷可都是从小就好的不能再好的朋友,谁能想到,小家伙这一辈居然打成这样……”

    “说起小约翰,前几天他们还有这么一件事……”

    在老人那絮絮叨叨的口中,数十年的人生宛如一张平铺的画卷一样清晰,而顾白却好像通过他的讲述,看到了一个有矛盾、有恩仇、有争斗、有团结……栩栩如生的小村庄模型。

    在这个小村庄当中,有毒舌尖牙的杰奎琳,也有沉默寡言的黛布拉,还有大大咧咧的马尔斯,还有喜欢小偷小摸的肯尼……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恩怨,最终融为了一个充满活力和生机的村庄。

    正在这时,仿佛说的口有些干了一般的约伯夫无意之间往后转了一下头,却看见了身后始终一言不发,静静听着的顾白,随即哑然失笑道。

    “哈哈,你看我这张嘴,一说起来就停不住,恐怕你已经听得不耐烦了吧?”

    “不……我觉得很有趣。”

    顾白语气真诚的回答到。

    但显然,约伯夫并没有相信顾白的话,他只是摇了摇头道。

    “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在外面的世界闯荡久了,怎么可能会对我们这样的乡下地方的事情感兴趣呢。”

    说着,他也不等顾白回应,转过头去,不再看他,继续慢吞吞的向前走着,一边走,一边说道。

    “说起来,你别看我好像只是小老头子,当年我也曾经是去过帝都的,也算见过一些世面,像你这样雄心勃勃的在外闯荡,最后却落得一身伤的健壮年轻人可是见过不少。”

    老人显然是误会了什么,语气当中带着几分叹息,但顾白也不好解释什么,只能是沉默无声。

    “不过,孤身一人,拖着一身伤病黯然神伤的回家的年轻人,我也算见得多了,但带着一个小女孩走的……我活这么多年,还真是第一次见。”

    说着,老人的声音当中带上了几分疑惑。

    “那个小家伙……和你究竟什么关系呢?”

    顾白沉默了,良久之后,他才说道。

    “我……曾经救过她。”

    看着面前的顾白,老人那浑浊不堪的瞳孔却仿佛已经直接看穿了顾白暗藏在心底里的心思一样,他摇了摇头,不置可否道。

    “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你们之间的事情,但我也能明白,她对于你而言,有一种特殊的重要性,这绝不仅仅只是因为你救过她可以解释的。”

    特殊的重要性……是啊,确实很重要……也很特殊啊。

    在顾白的心中,发生了一声黯然的叹息。

    或许,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人知道当初的真相了,但是,顾白也还依然清晰的记得那一天的事情,记得……那一天发生的真相……

    那熊熊燃烧、宛若遮天蔽日般的烈焰,那充斥着浓浓欲望的肆意狂笑,还有那四处奔走、试图加大火势的佣兵身影……

    是他……

    让莉莉成为孤女的。

    他,才是导致莉莉一连串不幸的元凶。

    他无法反驳……唯有这一点,是他所绝对无法反驳的事实。

    虽然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表露过,无论是姜薇还是其他玩家面前,但顾白却依然能够清晰的明白,他的心中,其实始终都对于莉莉抱着浓浓的歉意与愧疚。

    正是这份愧疚,让他宁可冒着枪林弹雨、也要冲入基尔萨城镇;正是这份愧疚,让他即使面对狼人当中的传奇人物俄里斯,也始终不肯退让分毫;也正是因为这份愧疚,让他即使是面临天上地下、过去时代的无数英灵咆哮之声,也依然要固执以自己的单薄之躯,将那宛如世界末日降临般雷霆震怒死死拦在自己面前,即使是死,也不肯让其跨过自己哪怕一步、伤害到自己身后的那位少女……

    因为,这本就都是他欠她的。

    ……

    仿佛看出了顾白并不想提起此事,老人便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移了话题道。

    “说起来,我之前看到你的时候,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啊。”

    老人一边拄着拐杖向前走着,一边慢悠悠的说道。

    “确实。”

    “有什么事情,如果不嫌弃的话,不妨让我这个糟老头子给你一点建议?”

    顾白看着自己面前的老人,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迟疑了片刻之后,然后说道。

    “我有一位很强大对手,非常强悍,强悍到根本难以对抗,我试着想过击败他,但却发现非常难以实现,我想过一个有机会成功的方法,但是……同样难度很大,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

    微风习习,风吹在脸上,让人只觉得很是凉爽,而老人则始终走在顾白的前面,并没有直接回答,仿佛也在思考着什么。

    一时之间,两人都安静了下来,平坦的道路上,唯有拐杖敲击在地面上时,不时磕碰石子发出的些许声响。

    良久之后,老人突然缓缓道。

    “曾经……有一个年轻人,什么都不懂,只是凭借一股心中的锐气前行。”

    顾白静静的听着,并没有说话,而老人则仿佛是在回忆着什么一样,不紧不慢的说着。

    “然后,和自己的家族闹到决裂,独自一人出去闯荡,结果却是四处碰壁,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几乎把他给彻底压垮,最窘迫的时候,他甚至只能是寄宿在荒野当中的破庙当中,饿的头晕眼花。”

    “他靠在墙角里,好几天滴米未进、几乎饿的奄奄一息,然后他心里想着,什么都完了,也什么都不想做,只是呆呆的靠着墙壁旁。”

    “但就在他呆呆的看着头顶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头顶的檐角处有一只蜘蛛在试图指望织网,但是,破庙实在太破了,外面的大风止不住的往里刮,每当蜘蛛好不容易快要织好蛛网的时候,就会有一阵大风将蛛网吹散。”

    说到这里,老人的语气当中带着些许的感慨。

    “一次……一次……一次……一次,每一次,蜘蛛都会功败垂成,但是,那只蜘蛛没有一次选择过放弃,它每次都是在竭力的试图把蛛网织好为止,直到最后,它终于得意的盘踞在自己织成的蛛网中央,傲视着袭来的大风,而蛛网始终稳稳当当的,没有被吹散。”

    “年轻人看到了之后,深受感动,再次恢复了斗志,踏上了前进的道路……”

    “后来,那个年轻人就成功了?”

    顾白不由的追问道。

    “不,他还是失败了。”

    出乎意料的是,老人摇了摇头,给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事实上,直到他八十岁的时候,他也依然在不断的失败,但他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在自己逝世的几个月前,他指挥了自己人生当中的最后一场战斗,尤那金之战,那场战争,直到他去世的那一天后才彻底终结,但正是那一战,宣告了龙萨帝国的建立……”

    说着,老人转过身,看着身后的顾白,缓缓道。

    “这就是我要将的故事——‘百战九十九败的歌尔达亚’。”

    说着,老人停顿了片刻,然后说道。

    “这个世界上,拥有勇气生死搏命的人很多,但是,能够有勇气坦然面对失败的人却很少,而能够面对失败、并不断战斗的人,努力不让自己留下遗憾、让自己不后悔,更是少之又少。”

    “但是,很多人却往往不明白,什么都不做就放弃的人,是最愚蠢的……”

    说道最后,老人注视着眼前的顾白,沉声道。

    “你,不想后悔,对吗?”

    顾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了片刻,然后向老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多谢……您。”

    顾白说着,在最后的那个字上,格外加重了语气。

    而听着顾白的声音,老人微微一愣,深深地望了顾白一眼,随即笑道。

    “你,果然很有趣。”

    什么都没有在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向小山村走去。

    ……

    小山村附近。

    老人正在不紧不慢的走着。

    但就在这时……

    “等等!”

    冰冷的声音,暗藏着愤怒与压抑,仿佛是从九幽之地当中发出来的一样。

    老人闻声,却仿佛早有所料一般,平静的转过身去。

    在他面前,翠绿色头发的少女低着头,没有露出表情……

    “你,是谁。”(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野人凶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染丛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染丛林并收藏野人凶猛最新章节